首頁 > 言情小說 > 風光 > 蛋黃酥達人 > 第二十四章
選擇背景顏色︰
選擇字號︰

小竅門︰按左右鍵快速翻到上下章節

蛋黃酥達人 第二十四章

作者︰風光

    裴母指著他吃了一口的蛋黃酥。「只要你願意接納紀揚鈺,剩下的事,我幫你處理。」

    「真的?」保羅面露喜色,根本沒有猶豫便答道︰「都到這個地步了,我當然接納她。」

    「不要說得好像你很委屈,這個女孩子很不錯,你以後就會知道了。」事情算是處理到一個段落了,裴母才突然大聲說道︰「外頭的不要偷听了,你父親已經答應了,你們可以進來了。」

    保羅不由得一愣,沒幾秒後,他的房門再次被打開來,裴盛遠一家三口笑得有些尷尬地走了進來。

    丞丞整個人直接沖進保羅懷里,撒嬌地道︰「爺爺,你不討厭媽咪了?」

    「不討厭、不討厭,當然不討厭。」這簡直是大絕招,保羅的心都快化了,現在叫他上天摘星星他都願意。

    「爸,這個蛋黃酥,還合你胃口吧?」裴盛遠笑問。

    「嗯……還不錯。」保羅將丞丞扶正,清了清喉嚨後,才恢復他正經八百的臉色說道。

    「父親,你應該還記得,中秋節時,亞洲總部的業績翻了幾倍,帶動整年業績成長吧?」裴盛遠覺得,這件事有必要讓父親知道,否則他心里總對紀揚鈺有個無法幫夫的疙瘩。「那是因為我們推出了瓷器月餅禮盒,你可知道,月餅禮盒里的蛋黃酥,就是揚鈺做的,而且是她的獨門配方。」

    難怪……如果是如此的美味,那麼業績會翻好幾倍成長也不奇怪了,保羅心忖,就連他也好想多吃幾顆。

    「所以,剛剛媽還少說了一點。」裴盛遠直入重點。「揚鈺等于是英國皇家瓷器在亞洲業務蓬勃發展的最佳推手,如果不是她的蛋黃酥給了我靈感,還在我們工廠燒掉後,幫我找到當地瓷器工廠,結合英瓷設計出中國風的瓷盒,亞洲的業務可能仍停滯不前。她並不是沒有幫助,我若能娶了她,才是我的幸運。」

    保羅眉梢一揚,有些難以置信地望向紀揚鈺。

    每個人都幫她緩頰美言了,紀揚鈺知道自己似乎也該為這段關系做些什麼。

    「薛利特爵士,前幾天我與您說話時語氣沖了一點,這點我向您道歉。」她行了個禮,接著淡定誠懇一笑。「我已經和盛遠蹉跎了五年,孩子也五年沒有父親的陪伴,我希望您能給我這個機會,讓我們一家團聚,我會永遠感激您,我的孩子,也會是您永遠的孫子。」

    如今,保羅反對的理由,已經完全不成理由,每個人都說是他錯,而他也知道明明是他的固執造成僵局,連紀揚鈺都把錯攬到自己頭上,如今他要再堅持下去,就不通情理了。

    「唉,你沒有錯,幸好你提醒我,或許我太拘泥于傳統觀念,差點錯失了最重要的東西。」雖然沒有明言,但他的語氣里已帶著歉意。「你把丞丞教得很好,給了我一個乖巧的孫子,也還了我一個個性開朗的兒子,連我在外流浪的老婆都因你回來了,應該是我要代表薛利特家,向你提出聯姻的請求才對。」

    「老頭,難得你這麼通情達理,說不定我會想留在家里久一點。」裴母回來了這麼久,終于露出第一個笑容。

    「幸好我早就求婚了,否則連這都被老爸給搶了,豈不是很糗?」見風波已過,裴盛遠心情愉悅,也有心思開玩笑了。

    「你什麼時候求的婚?」紀揚鈺不由得反問。

    「咦?我昨天晚上到你房間……跟你說的你忘了嗎?」他睜大了眼。

    「閉嘴!」她粉臉微紅,這麼私密的事,這笨蛋居然大剌剌的說出來。

    然而狀況外的丞丞,倒是好奇地問道︰「爸爸,昨天晚上你到媽咪房間去干什麼?」

    听到他童真的問題,每個大人皆是一愣,最後裴母先忍不住笑了出來,接著所有人全笑成一團。

    「哈哈哈……」

    保羅突然覺得,他已經好幾年……不,是好幾十年,沒有這麼快樂了。

    原來放下成見是這麼美好,幸好他覺悟得還不晚,老婆、兒子、媳婦和孫子都還能在身邊,共享天倫之樂。

    「好吧好吧,大家都出去吧!今天晚上我們一起在院子里舉辦燒烤大會,薛利特家好久沒這麼熱鬧了。」盯了眼桌上的蛋黃酥,保羅忍住直流的口水,維持他嚴肅莊重的態度道︰「揚鈺,甜點的部分就麻煩你了。」

    「啊?」

    這記突襲,不只紀揚鈺,連裴盛遠及紀丞宣,都一起瞪大了眼。

    「你做的蛋黃酥,真的很好吃,應該很會做甜點吧?」基于對蛋黃酥的信心,保羅已經樂陶陶地開始編織心里的菜單了。「對了,上回盛遠帶回來給我吃的菠蘿酥我很喜歡,要不然做那個也可以……」

    「爸,我想……還是吃家里廚師做的甜點吧……呃、那個……丞丞應該比較想吃蛋糕、布丁之類的。」裴盛遠不動聲色地推了推兒子的背。

    「對對對,爺爺,丞丞要吃蛋糕和布丁。」機靈的丞丞連忙附和。

    「是嗎?你可別自己想吃什麼,就誤導孩子……」對于他父子倆的小動作,保羅可是看得一清二楚。

    「咳!薛利特爵士,其實,我也滿想吃蛋糕和布丁的……呵呵呵……」紀揚鈺在緊要時刻也插口,希望天助自助者啊!

    「是嗎……」保羅還想掙扎,不知道他們一家人究竟玩什麼把戲,只覺得有點可惜,畢竟台式糕點在英國不是那麼容易可以吃到的……

    陰霾過了,太陽接管了大地,射下暖暖的光線。可以想見,以後這個清冷的大宅,未來必定充滿了笑聲與歡樂。

    至于以後保羅想吃台式甜點怎麼辦呢?光看裴盛遠緊急聯絡台灣趕快寄個十盒八盒什麼鳳梨酥、花生糖、太陽餅之類的東西到英國,就知道保羅對于紀揚鈺手藝之看重,她這一次英國之行,可真是「食來運轉」了!

    英國的夏天,氣溫幾乎不會超過三十度,通常都是二十三、四度這種宜人的溫度,因此下午時分,紀揚鈺便懶洋洋地坐在薛利特大宅的英式庭園里,享用著僕人送來的英式下午茶。

    說到下午茶,以往都是英式三層架擺滿了蛋糕與三明治,如今因為裴盛遠努力的「補貨」,其中一層架也多出了鳳梨酥、蛋黃酥等中式點心,當然是給保羅以及想念家鄉味的裴母吃的。

    這幾天在英國的日子,保羅或許覺得對她有所虧欠,因此對她極度的好,讓她幾乎是茶來伸手飯來張口,充分展現了英國紳士風度,還給她一個專屬司機,讓她可以到處觀光;裴母更是基于同鄉之誼,對她袒護有加,只要裴盛遠一個不周到,立刻會被她罵得狗血淋頭。

    至于其它一些拉拉雜雜的人,比如潘卓,他因為刻意阻撓亞洲總部的營運,被撤去副總裁一職,調回了英國,職位也只是個普通的經理,听說是想讓他從基層學習起。至于夏芸芸,因為保羅的反應,她父親知道她拆散了一對有情人好幾年,狠狠教訓了她一頓,接著把她送到遙遠的大西洋彼端,美國去了,希望她能深切反省。

    至于紀揚鈺的蛋黃酥,因為在薛利特大宅大受好評,不小心傳出去之後,每個吃過的英國人都贊不絕口,因此保羅考慮將在亞洲掀起銷售熱潮的產品,也在英國販賣,甚至推廣到整個歐洲。

    至于瓷器的設計,自然盧文琰還是不二人選。他將幾個樣張經由裴盛遠轉交給保羅看時,得到了絕佳的贊賞,或許他的名聲,也能借著這個機會傳到全世界。

    身邊的事情都有了好結果,紀揚鈺簡直覺得自己在天堂了。

    縴手拈起一塊酥油餅干,她輕輕咬了一口,閉上眼體會那濃濃奶香及脂香,接著再喝一口茶去除油膩,微風徐徐吹來,吹得她昏昏欲睡。而遠處紀丞宣正開心地與狗兒玩成一塊兒,他的爺爺奶奶也在一旁,笑語聲斷斷續續地傳入她耳中,可比天籟。

    這種懶人生活,就是她夢寐以求的。

    就在她半夢半醒之際,一道陰影遮住了她的頭,接著陰影移到了她身旁,裴盛遠倚著她坐了下來,傾身過去在她額際親了一口。

    「親愛的,你睡著了嗎?」

    「沒有,我只是在思考。」紀揚鈺淡淡一笑,睜開眼,若有所思地盯著跑來跑去的紀丞宣。

    「思考我們婚禮的細節嗎?」他調笑道,前幾日他父母才說要幫兩人辦一場盛大的婚禮。

    「這件事有媽咪處理,她辦得可來勁了,我們要插手也很難,就不用再想了。」想到以薛利特家之名,不知道婚禮會有多麼的氣勢磅礡,紀揚鈺不由得打了個冷顫。

    「那你在想什麼呢?」裴盛遠體貼地替她披上了一件薄外套。

    她感激地笑了笑。「我在想丞丞的事。」

    「喔?」他不解。

    她指著一群人和一條狗玩在一起的方向。「丞丞跟我們回台灣之後,爸爸和媽咪應該會很寂寞吧?」

    裴盛遠看了過去,在他記憶里,父母幾乎沒有像這樣在一起,還笑得那麼開心。若丞丞一回台灣,這種景況便不復在,他也不由得心里一沉。

    彷佛沒有察覺氣氛有些僵硬,紀揚鈺徑自說道︰「當初英國皇家瓷器派你到台灣,是因為亞洲總部的業績不振,所以讓你來整頓吧?」

    嗯?什麼時候話題轉到這里來了?他被她弄得一頭霧水,不過仍老實回答,「當初的規劃是這樣沒錯。等亞洲總部業務穩定、一切供銷都上了軌道之後,可能會請專業經理人接管,或者由總部這里調一名中階主管過去,台灣就成為訓練高級主管外派的地方。」

    「那要幾年呢?」

    「估計要五年吧。」

    她突然轉過頭去,對他燦爛一笑。「那我們就一起努力吧!看這段期程能夠加快到什麼地步,我在想,這段期間,丞丞先在台灣學習基礎教育,寒暑假再來英國,等到亞洲總部的任務完成後,或許可以考慮讓他過完整又正統的英國生活。」

    裴盛遠的表情慢慢變了,從原本的平靜,到之後的納悶,再來漸漸轉為狂喜。

    「你的意思是……」

    「我願意,到時候和你一起回英國定居。」她深情地看著他,溫柔地道。

    「你真的願意?」他不敢高興得太早,他知道其中窒礙難行之處。「可是這樣……會不會太委屈你了……」

    她在英國沒有朋友,沒有人可以說話,交通又不方便,認識的人只有他一個,等于是拋棄她在台灣的一切跟隨他,他能這麼自私,要她遠渡重洋再重新開始一段人生嗎?

    紀揚鈺當然知道他在想什麼,回給他一個安撫的笑容。

    「這件事,我已經思考好幾天了。我沒有父母,台灣沒有我需要奉養的人,在英國,你的父母就是我的父母。至于朋友圈我可以重新建立,何況現在因特網那麼發達,和朋友在網絡上聊天也不難。而且,英國的步調很懶散,我很喜歡,說不定,外公的三合院,反而會變成我們回台灣度假的住處呢!」

    最後,她才道出她做出這重大決定的真正原因。「重點是,我希望大家都在一起,每個人都能一直保有像今天一樣的笑容。」

    「天啊!我實在太愛你了!」裴盛遠歡呼一聲,捧起她的臉蛋親了又親,興奮得像個小男孩。「我要趕快去告訴爸媽這個好消息,他們煩惱這件事煩惱了很久呢!」

    紀揚鈺笑看著他沖了過去,和保羅及裴母說了好一陣子,接著,便听到遠處傳來尖叫聲與大笑聲,幾個人開心地摟在一起,高興得連丞丞都被抓起來往天上拋,狗兒也跟著汪汪叫,像在為他們的喜事慶賀。

    這幅畫面,溫暖了她的心,也溫暖了每個人的心。

    今天的天空,很藍,而在這片藍天下的幸福,相信在大家的努力堅持以及互信互諒之下,也會一直持續下去。

    想知道還有哪些中秋月圓人團圓的美好愛情,請看——

    黎孅《香草甜點王》

    白翎《家有總鋪師》

    【全書完】

上一頁返回目錄頁下一頁單擊鍵盤左右鍵(← →)可以上下翻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