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言情小說 > 白翎 > 家有總鋪師 > 尾聲
選擇背景顏色︰
選擇字號︰

小竅門︰按左右鍵快速翻到上下章節

家有總鋪師 尾聲

作者︰白翎

    看著那扇幾乎已經被她塵封在記憶里的門扉,余曼青顯得扭捏又神經兮兮。

    「你干麼?」

    簡維政停好車,牽著女兒跟了上來,卻看見她杵在門前,渾身長蟲似地焦躁不安。

    他的聲音讓她回神,明顯嚇了一跳。

    「喔,沒有……」她有些茫然地搖搖頭。

    「你又跟你媽吵架了?」

    她只有在拉不下臉、卻又必須放下身段的時候才會露出這樣的姿態,不過今天的癥狀似乎加劇了些?

    余曼青干笑,支吾道︰「這很復雜,我很難跟你解釋。」

    在她的記憶里,父母早就已經上了天堂,而這棟透天別墅在父母辭世之後,她便以最快的速度賣給了一對年輕的新婚夫妻。

    總而言之,她需要心理準備面對父母。

    簡維政靜靜地睇著她,若有所思了一會。

    「還是你想要改天再來?」他提議。

    「不,不用了。這樣就好,我只是……只是……唉,算了。」她放棄掙扎了,反正船到橋頭自然直。

    思及此,她像是豁出去般按下門鈴,然後表情活像是等著手榴彈爆炸,那模樣逗得簡維政發笑。

    「笑什麼啦?」她狠狠瞪了他一眼。

    「誰教你的表情太夸——」

    門在這時被打了開來,簡維政立刻將語尾吞了回去。

    余曼青的母親就站在門後,一臉詫異。「咦?怎麼突然過來了?!」

    余母顯得又驚又喜,趕緊退身讓他們進門,「要回來也不先打個電話,家里也沒什麼好東西可以招待你們。」

    余曼青卻僵在那兒,彷佛時空跟著她一起凝結。

    她原本以為事情可以很容易,以為自己可以笑一笑,打聲招呼,然後踏進門,就像以前一樣,坐在客廳聊聊彼此的近況、聊聊鄰居、聊聊維政的事業最近發展得怎麼樣。

    可是她辦不到。

    她就像個孩子一樣,突然迸出眼淚,嚇壞了現場另外兩個人。

    「你、你怎麼突然哭啦?」余母瞠大眼楮,錯愕地看著女兒。

    「媽!」

    一個箭步上前,余曼青張手緊緊抱住母親,心中滿是懊悔。

    她想起自己有生以來,從來就沒有好好愛過自己的雙親,可他們卻疼她疼了一輩子。

    她想起自己以前總是嫌他們嘮叨,嫌他們多事;日子得意的時候不會想過要回來看看他們,永遠只有受了傷、需要後盾的時候才會回到這個家。

    她也想起自己在雙親的喪禮上有多麼悔恨。

    他們幾乎是同時離開人世,父親是因為急性腎衰竭死亡,接著母親因為過度傷心,沒多久也因為突發性心髒病而辭世。

    父親離世的哀傷都還沒平復,母親就跟著走了。

    她連彌補過錯的機會都沒有。

    「好了,乖,別哭了,有什麼事情慢慢說,嗯?」余母溫柔地摸著她的頭,同時向一旁的簡維政投以困惑的目光。

    簡維政只是聳聳肩。「大概是因為孕婦的情緒比較不穩定吧?」

    余母一愣。「孕婦……等等,你是說——」

    余曼青這才退開,抹去眼淚,破涕為笑,「嗯,我懷第二胎了,本來打算等一下同時告訴你和爸的。」

    余母又驚又喜地說︰「那你還站在這里干什麼?還不進來坐著休息?!」

    進門後,余曼青從提袋里拿出一只紙盒交給母親,「這是我做的月餅,很好吃喔!」

    「你?」余母皺眉,「你會做月餅?!」

    「嗯哼。」她眉毛一挑,故意擺出驕傲的嘴臉。

    「她現在會做的東西可多了。」簡維政插話。

    「我的媽,」余母發出了驚嘆,「你是誰呀?你是我女兒嗎?」

    簡維政听了壓低嗓子,湊到了岳母的耳邊,低聲道︰「其實我也懷疑過她不是我老婆,是外星人住在她的身體里面。」

    「我听到了唷。」她瞠大雙目,白了他一眼,嬌嗔地發出警告,卻在下一秒噗哧一聲笑了出來。

    看著眼前的摯愛和親人,余曼青感到萬分感謝,也終于成功實現她上輩子最後所發的誓——

    下輩子,我一定要做一個好妻子、好媽媽。

    想知道還有哪些中秋月圓人團圓的美好愛情,請看——

    黎孅《香草甜點王》

    風光《蛋黃酥達人》

    【全書完】

上一頁返回目錄頁下一頁單擊鍵盤左右鍵(← →)可以上下翻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