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言情小說 > 唐小蘭 > 怎麼老公是色狼 > 第十六章
選擇背景顏色︰
選擇字號︰

小竅門︰按左右鍵快速翻到上下章節

怎麼老公是色狼 第十六章

作者︰唐小蘭

    「小魔女,你想要珍珠還是珊瑚?」李掣突然躍出水面向她招手,他身上盡是粼粼水光,看上去就像一條銀白色的美人魚。

    「非法捕撈是犯法的,你要記住的只有一點,注意安全。」徐馥雲雙手攏作喇叭狀向他喊道,他在水里玩得開心,她在船上看得也挺開心的。

    「放心,都說我是猛男了。」撩了撩濕發、抹了抹臉,深吸一口氣後李掣又向海底潛去。

    她看著他穿梭在五顏六色的礁石間,心一直和他在一起,一起漂流、一起冒險,一起努力去獲得愛與被愛的權利。

    李掣在遠處浮出水面換氣,緊接著又潛了下去,留給她那道剛勁的古銅色背影,再次深深地攫住了她的心,只覺得心髒就在耳邊跳動,又響又劇烈。

    按著胸口,徐馥雲試圖讓自己冷靜下來,愛得越轟轟烈烈,死得越快,愛情還是細水長流比較好,這是她過去的經驗,可是這真的是對的嗎?感情是可以收放自如的嗎?

    她有一顆想墜入情網的心,她的心再次無法自拔地愛上了他,此刻她不得不承認,再也不能自欺欺人了。

    嘩啦嘩啦!底下突然響起嘈雜的水聲,徐馥雲隨即回神尋找他的身影,沿著凌亂的波痕,她跑向船尾,直覺告訴她可能出事了,一顆心立刻懸在半空。

    「阿掣、阿掣!」她慌張地大叫著。

    「這里。」李掣艱難地爬上船尾的平台,接著力氣用盡地趴在那里大口喘著氣。

    一見他這樣,徐馥雲急忙走下扶梯,沖到他的身邊,奮力將他的身體翻轉過來,捧著他的臉哭著問︰「怎麼了?阿掣,你不要嚇我,嗆到水了嗎?」

    李掣的嘴唇隱隱發紫,有氣無力地回道。「踫到水母了。」

    「水母,中毒了嗎?」她徹底慌了,將他的上身緊緊抱在懷里,哭喊道︰「怎麼辦、怎麼辦?」

    「需要馬上注射解毒血清。」李掣伸手撫上她的臉,擦去她根本止不住的淚,「徐馥雲,你愛我嗎?」

    「我愛你。」徐馥雲抓住他滑落的手貼回自己臉上,心痛欲絕地說︰「都怪我,不然我們早就回台灣了。」

    她不知道要怎麼駕駛游艇,而且這里離他們上次登陸的島嶼起碼也要三小時的航程,要到哪里給他找解藥啊?她不希望他出事,真的快要發瘋了,為什麼幸福和她的距離看似很短,卻總是擦肩而過?

    「徐馥雲,你原諒我了嗎?」李掣抖著嘴唇問道,像是拚盡了全力一樣,「小魔女,我愛你,我沒有遺憾,真的。」

    「我當然原諒你,我愛你,李掣,你絕對不能死,知道嗎?」徐馥雲的額頭抵著他的,邊說邊吻著他冰涼的唇瓣,「我命令你,你一定要活著,和我一起白頭到老。」

    什麼叫沒有遺憾,明明還有好多想和他一起做的事,結婚生子、相夫教子,一起慢慢變老……

    時間一分一秒過去,海水時不時地沖上平台,將他們的身體浸得濕冷。

    「別哭,我不會有事的,冰箱第二層放著急救箱,你快去拿過來。」李掣揉著她的頭斷斷續續地交代著。

    他對她的承諾真的都做到了,寵她、愛她、保護她、呵護她,比起生命更在乎她。

    「傻瓜,怎麼不早說?」徐馥雲急忙小心翼翼地將他的身體放平,然後狂奔而去,沒過多久就拎著藥箱回來。

    「是哪種藥?」打開藥箱,她心急如焚地翻找著。

    「針頭、針管還有第四格的紅色小藥瓶。」為了說這幾句話,李掣額頭上的青筋都暴起了。

    徐馥雲按照吩咐取出所有東西,又遵照他的指示完成靜脈注射的動作。

    「會沒事的,對嗎?」做完一切,徐馥雲癱在他的身邊,卻不忘將身上的罩衫脫下來給他保暖。

    「嗯,因為有你的愛,我是不會輕易認輸的。」李掣硬是擠出一個笑來讓她安心。

    她已經沒有力氣回答他,只好以吻表達自己對他的感激之情,謝謝他沒有事,謝謝他為她活了下來,真的太好了,他回到她的身邊、回到她的生命里,真是太好了。

    現在看來,之前的自己還不夠成熟,竟然以為不繼續愛就不會再痛苦,又何曾想過沒有了愛也就沒有了活力,沒有了活力,其他一切又從何談起?

    就在她以為自己即將失去他的時候,靈魂仿佛都被抽空了,只剩下一具行尸走肉又有什麼意義?

    能夠愛的時候就珍惜吧,能夠相愛就不要猶豫,不是人人都有機會跟心愛的人一起白頭到老的,所以和相愛的人在一起的每分每秒都要牢牢把握才是。

    李掣的手漸漸有力起來,緊緊地摟住了她,一顆心甜得發膩。

    他總算是大功告成了,他設下了陷阱,但要是她真的不愛他,這個陷阱就會是他自己的最後一站,他不是賭徒,他敢賭這麼大只因為發牌的是她,而她是絕對不會讓他輸的。

    天邊逐漸西垂的太陽將萬道光芒打進雲層里,讓堆疊的雲朵泛出一層層珠光,氣勢恢弘仿佛天上有著一座座宮闕。

    天黑之前,在李掣的指揮下,徐馥雲靠若游艇的衛星導航系統及自動駕駛系統,順利將船開進距離他們最近的港灣,接著他們透過海岸巡邏隊叫了救護車,總算是平安地度過了此劫。

    當地的醫療機構雖然有點落後,但對于治療水母螫咬所引起的中毒還是經驗豐富,李掣在病房里打了一整個晚上的點滴之後就好得差不多了,徐馥雲自然形影不離地陪了一夜,到早上確定他完全沒事之後才安心地躺到他的身邊,窩進他的懷里沉沉睡去。

    直到夜晚再次來臨,除了海浪聲、蟲鳴聲婉轉反復之外再無雜音。

    下一秒,熾熱的愛情在浪漫情懷的觸動下一發不可收拾地爆發了。

    李掣附唇在徐馥雲的耳邊,用喑啞低沉的嗓音訴說著情話,接著執起她的手親吻後按在自己熱烈狂跳的心口,向她許下終生的誓言,要用自己的一生換取她的一生,而她沒有理由不答應,她愛他遠勝過愛自己,就和他一樣。

    夜涼如水,濃情恰好,薄夠翻騰,軀體就像藤蔓般緊緊纏繞,連一絲風都擠不進去。

    李掣吻著她,濕熱的舌頭掃過她光滑的牙齦,讓她癢得直用舌頭來抵,推擠之間擦出更熱烈的火花,四溢的津 液將舌與舌、唇與唇牢牢焊接在一起。

    ……

    「不舒服嗎?」他一手滑向她的小腹,淘氣地揉弄起她的肚臍。

    「就是太舒服了,總感覺有什麼不對勁的地方。」他弄得她全身癢癢的,好像又想要了,她到底變得多欲求不滿啊?

    「不對勁,是不是肚子里有什麼在動?」

    「只有你的手在亂動。」

    「你這個月的好朋友是不是沒來?」

    「你在想什麼啊?」他一個大男人干嘛問這個,「來過了。」

    「那就看這次了。」

    「什麼這次?」

    「就是懷孕嘛。」

    「什麼,懷孕?」徐馥雲嚇了一跳,瞪圓了眼楮,發表著與他截然不同的觀點,「對喔,你怎麼都沒有做避孕措施?我自己還是個小孩子,干嘛要這麼早生小孩啊?」

    「什麼叫自己還是個小孩,不是說你已經是個成年人了嗎?」

    「生孩子有點太早了啊,生下來誰帶啊?」

    「奶媽跟佣人帶啊。」

    「生孩子好痛。」徐馥雲癟嘴,試問這世界上有多少女人想在二十歲的時候就懷孕生小孩啊?

    「一回生、二回熟,生多了就不痛了。」

    「什麼,你的意思是要生幾個啊?」她再也受不了他一邊對她毛手毛腳,一邊又跟她討論這麼嚴肅的問題,奮力地將身體挪了出去,等她終于成功翻身,他的手腳又纏了過來。

    「八個,三年兩個的話,你要連續生十二年,所以現在就開始努力吧。」

    「十……十二年?」這是多麼驚人的數字啊,「阿掣,你是瘋了還是水母的毒沒清干淨?」

    「這樣就可以將你完全綁在我身邊了。」

    他們兩個整整差了十二歲,她才二十歲,正是精力旺盛、愛玩愛鬧的時候,要是不多生幾個孩子拖住她,三十二歲的自己又怎麼看得住她?

    徐馥雲轉過身去伸手按上李掣的眉峰,笑道︰「你這是沒信心嗎?怕我回台灣之後就會變成禁不起誘惑的花花公主嗎?」

    「可能吧。」他展臂將她棲入懷里,又補充一點,「我三十二歲又是家里的獨子,你認為我們結婚後,我爸媽就不會著急嗎?」

    「嗯,這倒是。」她用手描摹著他五官的輪廓,一臉陶醉的表情,「其實單憑你這麼在乎我,我小小的虛榮心就已經被大大地滿足了。」

    「所以……」 「不就是生孩子嘛,不就是十二年生八個孩子嘛。」

    他吻上她,她即刻就變成了無所畏懼、無所不能的小魔女,「通通都是小菜一碟呀。」

    徐馥雲快慰地嘆息一聲,徹底軟化在他懷里,不管是青春還是孩子,她都會給他,因為她是屬于他的。

    沉醉其中的還有他,一向討厭小孩的他竟然想用八個孩子來綁住她,其實這也是綁住了他自己,但他就是要這麼做,因為徐馥雲是他這輩子的唯一,為了這個唯一,他什麼都可以給她,包括自由和生命這兩樣對他而言最重要的東西。

    是誰誘惑了誰?沒有誰,是愛情誘惑了他們。

    【全書完】    

上一頁返回目錄頁下一頁單擊鍵盤左右鍵(← →)可以上下翻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