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言情小說 > 七季 > 他的良家小老婆 > 尾聲
選擇背景顏色︰
選擇字號︰

小竅門︰按左右鍵快速翻到上下章節

他的良家小老婆 尾聲

作者︰七季

    五年後。

    林代容看著窗外的瓢潑大雨,小朋友陸續被家長接走,她收拾了東西也準備下班。

    出了幼兒園雨勢還是很大,但她不擔心自己沒帶傘,因為那輛熟悉的轎車依然停在那個地方等她。

    上了車,車內的音樂音量隨之轉小,一只大手撫上她的頭頂,在她發間亂抓。

    「還是淋到雨了,我應該下車去接你的。」曹東明像是對著她的頭頂說話。

    「別這樣啦,那你就真的變成管家了,我又要被同事取笑。」林代容連忙阻止他,「今天還被同事說你對待我跟對待小孩子一樣,嘲笑我都沒有私人空間。」雖然老公每天接送上下班是件令人羨慕的事,但如果一連接送五年的話……

    「私人空間,我又不是不讓你跟朋友出門,還要什麼私人空間?」曹東明不太高興,「反正到幼兒園很順路,順便接送一下有什麼關系,不用理他們。」

    「明明是因為幼兒園順路你才會讓我到這里上班。」林代容只敢悄悄說,反正說得再多他也不會听,而且每次提起這件事他都會生氣。

    「有什麼差別嗎?公司事情那麼忙,每天見到你的時間都很有限,送你上下班還能多跟你說說話,怎麼能浪費掉?」曹東明果然生氣了,「當初我爸媽要你去公司幫忙,你執意要當幼兒園老師,不知道我有多傷心,我已經放棄了一整天都能看見你的機會,你還嫌我接送麻煩。」

    「公司的事我又不懂,能幫什麼忙?」看他那可憐兮兮的樣子,五年了還看不膩嗎?

    這五年間他果然如他當初許諾的那樣,或許是找到了目標,他爸媽都說他像換了個人一樣,但她對那個所謂的「目標」就是自己這件事始終沒有真實感。

    在她還沒找到真實感時,他已經取得了醫師執照,他爸爸也放心地讓他參與公司的工作,他也買了自己的房子,發喜帖給她的父母,最後才跟她求婚。

    她順理成章地嫁給他,原以為婚姻生活會讓她找到真實感,但婚後她仍覺得自己生活在夢里,一晃眼竟然就過了五年,而他們也有了一個一歲多的女兒。

    她覺得很愧對他,一心想生下他的孩子,但曹東明不許,盡管她的病情很穩定,他說他沒辦法冒這個險,而她依然堅持,于是他帶她去了孤兒院,遇到了在襁褓中對著他們笑的佳佳。

    曹東明的爸媽很喜歡那孩子,林代容本來想自己帶,但孩子總是會被半退休狀態的祖父祖母借去玩,借去了就不還了,她因為無奈找了幼兒園的工作,才不會整天悶在家里,而這一切對她來說仍然沒有真實感。

    正胡思亂想著,車子拐到了另一條路,林代容回過神來,因為那不是回家的路,「要去哪?」

    「你覺得今天應該去哪?」曹東明愉快地問。

    「今天是星期五,應該去爸媽那把佳佳接回來啊。」周末一家三口在一起,這是好不容易才爭取到的。

    「佳佳現在正是最可愛的時候,我爸媽才不會松手呢,讓她在那里多待一下,你再想想今天是什麼日子。」曹東明一點也不急著見孩子。

    林代容左思右想,不是求婚紀念日、不是結婚紀念日、不是相識紀念日更不是誰的生日……想不出來了。

    「真讓人傷心,這麼重要的日子都想不起來,難得我還在餐廳訂了位置。」曹東明興奮地告訴她,「今天是我們的初夜紀念日啊。」

    林代容一拳過去打得他差點沒握緊方向盤。

    「你怎麼每到周五就會想出這些古怪的紀念日?」林代容又害羞又不知道自己該不該羞,怎麼說都是老夫老妻了。

    曹東明卻委屈地指控,「我有什麼辦法,自從有了佳佳,你心思都不在我身上了,平常要上班,好不容易明天可以休息又要陪那個小鬼玩,今夜是難得的自由夜,你都不願意跟我浪漫地吃頓飯嗎?」

    「我哪有。」

    「你就是有,人家談個戀愛都會到外面吃大餐,我卻沒讓你有過什麼浪漫的回憶,想事後彌補一下你又不理我,看吧,是你先對我感到厭煩的。」

    「誰說我們沒有浪漫的回憶,比如說在……」林代容支吾了半天,硬是擠了一個例子出來,「在墓園那次有星星又有煙火,我才不會對你感到厭煩呢,永遠不會。」

    「誰知道是不是真的,你明明就想著孩子不想我。」曹東明得寸進尺,希望能听到她更多保證。

    「今天下大雨耶。」

    「正好賞雨啊。」曹東明口才越來越好,「而且還是這麼重要的紀念日。」

    「好吧好吧。」林代容扶額,心底卻偷偷地笑,他這種死纏爛打的招數有時候還真能達到定心丸的作用呢,「說真的,娶了我你後悔嗎?」

    「你陪我吃飯我就不後悔。」

    林代容給他一拳,「我會陪你吃飯啦,燭光晚餐嘛,是不是還有預備好的玫瑰花啊?」

    「當然了。」曹東明很得意,「而且我只會送你紅玫瑰,再也不會送你黃玫瑰了,你還問我後不後悔,你是豬嗎?」

    不送黃玫瑰,是說他再也不會對她道歉了嗎?還是說他再也不會做出必須向她道歉的事了?

    林代容的心一下子就軟了,雖然還是懸在半空中一點也不踏實,可是他的三言兩語和細膩的動作總是讓她那懸著的心被幸福填滿著。

    「你知道嗎?雖然我們在一起五年了,但我始終覺得日子過得太快、太不真實,我總是想辦法多親近你一點,總怕一個不小心你就會離我遠去。」曹東明聳了聳肩,「即使你覺得我很煩也沒關系,那說明我纏你纏得很緊。」

    林代容笑了起來,笑得曹東明的臉害羞地泛紅,就在他要惱羞成怒時,她在他臉頰上捏了一把。

    「好痛,怎麼說了好話還虐待我?」

    「沒有啊,只是想幫你確認一下是不是在現實里。」

    原來不只她一個人有這種感覺,原來幸福的人都會覺得不真實,是不是因為怕幸福消失、怕失去幸福,所以才總是懸著一顆心、才會覺得不真實呢?

    這麼說的話這種不真實感也是很美好的,這說明他們害怕失去對方,說明他們現在都很幸福,不過這種事只要她自己知道就好了,不然他又要得寸進尺了。

    「東明,嫁了你我不會後悔。」

    「廢話,我可是曹東明呀。」

    【全書完】

上一頁返回目錄頁下一頁單擊鍵盤左右鍵(← →)可以上下翻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