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言情小說 > 蘿絲小姐 > 跨越時空的情夫 > 第十章
選擇背景顏色︰
選擇字號︰

小竅門︰按左右鍵快速翻到上下章節

跨越時空的情夫 第十章

作者︰蘿絲小姐

    沒想到他們之間還有這樣的故事,楚祈也不禁感到動容,想起夏孟苓那張總是堅強的臉蛋,他現在才明白,就是因為那樣的過去,她才不得不逼自己堅強。

    「為什麼要告訴我這些?」這對他們來說,應該是要守口如瓶的秘密才對。

    突地,黎曉生的目光異常灼亮,深深凝視著楚祈道︰「直覺。」

    直覺?楚祈微微眯起黑眸。

    「我直覺你是老天爺派來替我守護她的人,否則也不會這麼剛好,每次她發生意外時,你都在她身邊,還恰巧成為替她解圍的人。」

    「你都說是意外了,這同樣也是意外。」被他這樣一提,楚祈竟也開始覺得這一切莫非真是冥冥中自有安排,他才會轉生到此處?

    「我們都知道,那些並不是意外。」說到這,黎曉生露出疲倦又無力的神色,「孟苓一直都是個貼心的女孩,我知道她是怕我擔心……甚至難過,才會選擇隱忍那些事而沒告訴我。」他雖然病了,但腦子可還清楚得很,對這一切心知肚明,只是充斥著無奈跟無力。

    「她的確處處為你著想。」這一點,他再認同不過了,「她寧願自己受盡污辱,也不想讓你操心。」

    「這孩子……」黎曉生感嘆的吁了口氣,緩緩道︰「我知道是我太自私,對我的孩子,我有我的私心與歉疚,所以一直以來,才會讓孟苓不斷受委屈,但現在牽扯到她的安危,我也不能再坐視不管。」

    楚祈的心頭一凜,瞳仁微微縮成一抹漆亮。

    黎曉生沉默了幾秒,又開口道︰「況且繼業那臭小子,我……唉……老實說,我承認我除了擔心孟苓的安危之外,也不希望那臭小子真做出什麼糊涂事而毀了自己。」

    「……我能理解你的心情。」黎曉生讓他想起了自己的父皇,當初父皇也是無法狠下心處置存有野心的二皇兄,才會造成父皇死後由二皇兄帶頭推翻太子,並掀起一場奪嫡血腥斗爭的災難。

    骨肉親情在天家是種奢侈,看來在現代豪門也是,總是無法單純享天倫之樂。

    「我知道我的日子不長了,唯一放心不下的就是孟苓。」黎曉生朝楚祈顫巍巍地伸出枯瘦的手。

    楚祈不忍,迅速用厚實大掌反握住他。

    「答應我,替我照顧她。」黎曉生正色請托。

    看著老人硬撐著病體也要請托,輕楚祈輕頷首道︰「其實就算你不開口,我也會照顧她的。」

    老人微微挑眉,露出了安心的微笑,「我相信你的保證。」

    楚祈也松開了緊抿的唇,好奇問道︰「我們才見第二次面,你就不怕我貪圖什麼?」

    「我闖蕩商場這麼多年,識人的本領還是有的,不過若真是我看走眼,孟苓也不是笨蛋,她自然也有她識人的辦法。假使你真能瞞過我們兩個人,那就是你的本事,我也無話可說。」黎曉生豁達說道,唇角噙著淡笑,「不過,這些都是後話了,如果你真的想貪圖什麼,也得先得到孟苓的心再說。」

    得到她的心?楚祈的心一悸,臉上閃過一抹尷尬,粗聲道︰「你別誤會,我沒那個意思。」

    當他听到他們的婚姻只是有名無實之時,的確是松了口氣,但那只是因為他可以不用再如此拘謹的跟她相處,搞得兩個人之間的氣氛尷尬,絕不是因為貪圖什麼。

    聞言,黎曉生沒有多說,只是露出一抹促狹笑意,接著將手收回身側,緩緩闔上眼楮,似乎是睡著了。

    老人方才饒富興味的目光,讓楚祈一向冷靜沉穩的心跳莫名多跳了幾拍。

    本想再開口替自己辯解幾句,但又覺得這樣反而欲蓋彌彰,索性噤聲不語,讓自己的情緒沉澱一下。

    論感情,在大楚他從未主動追求過任何一個女人,正妃和側妃都是父皇賜婚,幾個妾室不是眾臣塞進來的人,就是王妃收入房的陪嫁,彼此的關系除了男女之情,還充滿了政治上的角力斗爭。

    所以,雖然他從不吝于給妻妾們物質上的享受,卻也總是相敬如賓,若要說起誰可以讓他上心,還真挑不出一個,跟誰的感情都是平淡得像清水。

    反倒是在這重生之後,遇上了夏孟苓,他才算是第一次能在女人面前表現出自己的真性情,不用考慮她背後所代表的龐大勢力,只是單純的與這個人來往。

    而她就是她,一個大膽斥喝過他、嘴硬心軟、率直又頑固的善良女人,也不需要在他面前假意溫柔。

    這樣想來,他的確對她上了心,在意起她是不是被人欺負羞辱,甚至還不顧她的「不知好歹」,厚著臉皮執意對她的事情插上一手。

    他還無法厘清自己對她的想法,只知道他就是想這麼做,與黎曉生的請托無關,就當作……是回報她收留了他。

    楚祈坐在床旁的沙發,耳邊听著黎曉生短促的呼吸聲,與間歇響起的咳嗽聲,垂眸沉浸在自己的思緒中,竟沒發現夏孟苓悄聲推開了房門,緩步走了進來。

    「花嬸呢?」

    夏孟苓的詢問聲響起,楚祈的身子一震,這才回神望向她,連忙將紛亂的思緒拉回,努力讓那亂了節拍的心跳跟著恢復正常。

    凝視著她明顯紅腫、覆上一層霧氣的雙眸,他的心一緊,眉頭緊擰,「你哭了?」

    他的視線太灼燙,讓夏孟苓有種無所遁形的羞窘,連忙撇開臉道︰「沒事。」

    楚祈半眯起俊眸,想起方才醫生把她請去辦公室商談的事,便能猜想她是因為黎曉生的病情而難受,但當著黎曉生的面——雖然黎曉生此刻已睡著,還是不適合談論這件事,他也就不再追問。

    「花嬸呢?」怕他會打破砂鍋問到底,她趕緊重復問了一次,試圖轉移他的注意力。

    事實上,楚祈此刻的心緒全放在她那雙還漾著水色的曈眸,頓時有種想要把她抱入懷中安慰的欲望。

    「怎麼了?難道是黎叔有事?」見他都不說話,她的心一驚,連忙湊到床邊查看黎曉生的狀況。

    見狀,他才出聲,「他沒事,佣人去買東西還沒回來。」照剛剛黎曉生的吩咐,佣人想必還在外頭逗留,不敢太快回來。

    夏孟苓松了口氣,但隨即顰眉看向他,「買什麼東西?」

    「是我叫她出去的。」黎曉生虛弱的出聲,睜開了眼楮,望向夏孟苓微笑。

    「黎叔!你醒了?」夏孟苓的眉頭霎時舒展開來,輕聲詢問,「渴嗎?要不要喝點水?」

    黎曉生搖搖頭,掙扎著想坐起身。

    她連忙將病床搖起,然後熟練的將枕頭塞到了他背後,讓他可以舒適的半坐著。

    看著夏孟苓一氣呵成的動作,完全沒有任何遲疑停頓,楚祈可以想象得到她平常就已經對做這些事習以為常,並不是臨時可以假裝得出來。

    她對黎曉生是真切的關心照顧,沒有一絲虛假。

    黎曉生喬了個舒適的姿勢,阻止了夏孟苓忙著想替他蓋被的動作,自己扯來被單,詢問道︰「醫生怎麼說?」

    沒料到黎曉生會這麼迫不及待的追問,夏孟苓的臉上閃過一抹心虛,扯謊道︰「醫生說沒什麼,在醫院多休息幾天,等穩定就可以回家。」

    「我想也是,我這都老毛病了,也不是一時半刻就死得了的。」黎曉生自嘲道。

    「黎叔!」她抗議的低喚了聲。

    「沒事,我自己心中有數。」黎曉生的視線掃過她還沒消腫的雙眸,暗嘆一聲。

    看樣子自己的生命真的是進入倒數計時了,他得趕緊做好安排才行。

    「孟苓,我剛剛已經跟楚祈說了,以後他必須寸步不離的保護你,所以在我住院的這段時間,他會搬到家里住,你叫佣人替他整理出一間客房吧。」他交代道。

    「他要住進來?!」夏孟苓錯愕的看向楚祈,卻發現他似乎也是一臉驚訝,像是第一次听到黎叔的打算。「這樣不太方便……」

    她想要勸阻的話,被黎曉生給打斷了,「這有什麼不方便?家里又不是只有你一個人,還有佣人啊。」

    「可是……」

    「沒有可是,我已經決定了。」黎曉生堅決的道,「楚祈,孟苓就交給你了。」

    聞言,夏孟苓的心一悸,黎叔這話彷佛是在交代什麼遺言似的,讓她感到忐忑不安,連忙道︰「黎叔,你說到哪里去了?我還有你呢。」

    黎曉生溫和的笑笑,卻執拗的等著楚祈回答。

    楚祈澀聲點頭,「我說過的話絕對不會食言。」

    黎曉生這才滿意的點了點頭。

    「等等,你們剛剛趁我不在的時候說了什麼嗎?」她有些心疑,怎麼他們好像達成了某種協議似的。

    「先生,咖啡買回來了。」佣人突然打開門走進來,打斷了眾人的談話,看著三個人六只眼楮都望向她,她猶豫起該不該繼續上前,只好尷尬的問︰「呃……我是不是太早回來了?」可她已經在外頭晃了一個小時有了啊。

    「孟苓,你跟楚祈先回去吧,這里留花嬸就可以了,我想睡一下。」黎曉生示意佣人過來替他搖下床鋪。

    看著黎曉生又被疲憊佔據的虛弱神態,夏孟苓感到心頭一陣酸楚,忍不住哽咽道︰「我陪你。」

    「不用了,你還得去處理我交代的事情。」這話是對她說,但黎曉生意味深長地看了楚祈一眼,隨即緩緩闔上眼,「快去吧。」

    「那好吧,我明天再過來。」她了解黎叔的個性,說一不二,即便擔心,也只有順著他的意思做。

    黎曉生沒有再開口,像是又睡著了。

    夏孟苓替黎曉生掖了掖被角,交代佣人好好照顧黎曉生,確定一切妥當之後,又多看了黎曉生一眼,才放心的走出病房。  

上一頁返回目錄頁下一頁單擊鍵盤左右鍵(← →)可以上下翻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