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言情小說 > 淺草茉莉 > 帝王攻心計 下 > 尾聲
選擇背景顏色︰
選擇字號︰

小竅門︰按左右鍵快速翻到上下章節

帝王攻心計 下 尾聲

作者︰淺草茉莉

    四年後的錦華宮好不熱鬧。

    兩個娃兒,一個三歲男娃,一個兩歲女娃,在宮里跌跌撞撞的四處跑,讓一干宮人在後頭追得滿頭大汗,而指揮兩個娃兒作亂的竟是在一旁呵呵大笑的皇上。

    只要娃兒跌倒,他便拍手叫好,兩娃兒為討曾祖父開心,滿屋子跑得更起勁,而被柳延秀接進宮里奉養的柳如遇,此刻正坐在一旁跟著皇上逗弄孫子,整座宮殿因此歡笑聲不斷。

    元牧由外廷歸來,正好見到兒子拉著女兒鑽進圓桌底下,接著搞不清楚方向的胡亂沖向他,兩個小鬼一頭就往他腿上撞,這一撞,他沒事,但小鬼們跌得四腳朝天,立即哇哇大哭。

    他挑眉,分別拎起兒子和女兒。「你們哭什麼?」

    兩人見父親的臉色不豫,哭得更大聲了。

    「干什麼,干什麼!誰教你欺負膚的寶貝曾孫們的!」皇上沒好氣的要人將兩個曾孫抱過來給他和柳如遇,兩人一人抱一個,輕聲細語的哄著。

    這兩個仗勢的娃兒,有了人靠,居然哭得更委屈大聲了。

    柳延秀聞聲由內殿走出來,見自己夫婿正對著家里的兩老、兩小橫眉瞪眼,有些無奈。

    瞧她出現,元牧立刻不滿的道︰「如何才能讓這兩個老人不要天天往這來,咱們的孩子都教他們寵得無法無天了!」

    「怎麼,你還嫌朕常來嗎?聯辛苦了大半輩子,難道救不能含怡弄曾孫嗎?你說這是什麼話!」皇上立刻不悅的道。

    元牧更火了。「皇爺爺,我瞧您是太閑了,不如孫兒還政于您,讓您忙碌些,您才沒空來這拿曾孫當樂子玩!」

    自從三年前,自己的第一個孩子出世後,皇上就將朝政上的大小事全丟給他代理,自己完全不管事的情況下,每天唯一做的就是帶著曾孫到處玩耍,說玩要是好听,這分明是帶壞小孩。

    他這話一出,某老頭閉嘴了,身邊的柳如遇則是忍不住的掩笑。

    其實這位皇帝高齡七十了,但隨著年紀越大越是孩子心性,凡舉斗蛐蛐、放紙鳶、打陀螺、惡作劇,都是這老頑童帶著曾孫們做的,玩得比曾孫們還要高興。

    自從老人把政權丟出去後,似乎才真正開始過著享樂的日子,不過這就可憐了自己的女婿,每日代皇上上朝處里政事,搞得疲累萬分,回來還不得清閑,見他們兩老賴著不走,成天在他這吃吃喝喝玩小孩,教他連抱娘子的時間也沒有,難怪女婿會不平衡,火氣越燒越旺。

    「皇上,今日咱們也玩夠了,不如就先回去了,讓殿下好好抱抱孩子吧。」柳如遇笑著勸說。

    「不要,我不要曾祖父走,我還要玩!」三歲的小蘿卜頭馬上抱住皇上的脖子不讓他走。

    另外一只小的,有樣學樣,跟著哥哥也跑來抱住皇上的腿,口齒不清的道:「曾祖祖……不要走……」

    兩個小家伙完全無視親爹臉上的青筋抽搐得有多嚴重,賴得皇上龍心大悅,一手抱起一個,哈哈大笑「好好好,朕不走——」

    「皇爺爺!」元牧臉都綠了。

    「哼,走走走,你們的外公寫得一手聞名遐邇的好字,咱們到他那去,讓他教你們正統的柳家字法!」感受到孫子的怒氣,他也識相的很,話鋒一轉,帶著兩個小的溜了,那柳如遇只得跟在後頭呵笑追上。

    「兩個小家伙連筷子都拿不穩,這能握筆寫字嗎」柳延秀站到丈夫身邊,好笑的問。

    「寫什麼字,皇爺爺分明是帶著兩個小的改戰場到你爹那去鬧,我听說上回岳父那套珍藏的狼毫筆,就教兩個小鬼毀成雞毛筆了,這兩個小鬼早晚讓皇爺爺教成小魔頭!」他氣憤的說,不解皇爺爺怎會有如此頑劣的一面!這以前可掩藏得真好,直到兩個娃兒陸續生出,

    才露出真面目。

    忽然,一只細嫩小手伸了過來,輕拍了他的胸口。「不氣了,皇爺爺疼愛曾孫,會有分寸的。」

    對他而言,妻子的軟言細語是最有效的退火湯,他頓時消氣不少,摟著她,連眼神也一如既往,一見到妻子就溫柔得仿佛掐出水來。

    柳延秀微笑的環住他的腰。「牧,誰說皇室沒有親情,咱們這一家幾代,不就幸福快樂的很嗎?」

    他的神色更顯柔情了。「是啊,就連爹也變了,三不五時就來與皇爺爺搶孫子玩,他終于樂于過含怡弄孫的日子了。」

    皇上收回成命,沒有問斬太子,但仍廢了他太子的身份,不過沒有貶出宮,還是留他在宮里生活。

    平日爹對他的態度表面上雖然冷淡,但是因為兩個娃兒的關系,比之過去,爹對他己親近許多。

    「嗯,過去一切的不如意,都過去了,咱們家終能順心。」她滿足的笑說。

    「而我所有的幸福都因為擁有你而得的。」他低首吻上了她嬌艷的紅唇。

    「啟稟殿……」張勞由外進殿,聲音戛然而止。

    皇上要他傳話,兩位小主子今夜睡在養心殿與皇上同寢,不回來了,但他在見到主子親密擁吻的場面後,自動將這些話改為腹語,不好打擾,笑著又退出去了。

    泉州,鐘靈毓秀的書院內,書香遍遍,學子的朗讀聲陣陣傳出。

    男子在教完學生後,回到夫于閣,品茗讀書。

    女子上前為他披了件薄衫,之後什麼話也沒多說就要靜靜退出去。

    「紅紅,過來陪我坐一會吧。」在沉寂七年後,他首次開口對她說話。

    紅紅立時驚住,反而呆一站著不敢動。「傅少爺……」

    「過來吧。」他眼中竟出現多年來不從有過的溫柔色彩。

    「好……好。」她回過神後,心跳不住的加速,忐忑的轉回到他身邊。

    他將那件她披上的薄衫取下交還給她。

    「傅少爺?」她怔住,沒伸手去接。這是連她這一點好意也要拒絕的意思嗎?

    他不願再讓她繼續照顧了嗎?

    傅挽聲朝不安的她微微一笑。「天涼,你自己也該加件衣服了,別著涼。」他將那件薄衫親自搭在她肩上。

    這一瞬間,她的眼淚自眼眶滾落下來。「您……您終于…」她激動不己。

    「對不起,讓你久等了,希望你別怪我。」他柔聲說。

    她含淚,拼命搖首。「不怪,不怪,只要您肯看我一眼,就什麼都夠了!」

    「紅紅……你不比我傻啊,這麼傻的丫頭,我何忍辜負?」他輕輕抱住了她。

    她在他懷里喜極啜泣,總算也讓她等到這一日,她感激顫抖,謝謝老天爺能讓她守得雲開見明月——

    全書完

上一頁返回目錄頁下一頁單擊鍵盤左右鍵(← →)可以上下翻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