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言情小說 > 菲比 > 大叔系司機 > 第一章
選擇背景顏色︰
選擇字號︰

小竅門︰按左右鍵快速翻到上下章節

大叔系司機 第一章

作者︰菲比

    艷陽高照,鳥兒在樹林間一邊唱歌一邊飛翔,甚至遠方還傳來狗兒此起彼落的叫聲,听得彭芃益發煩躁。

    「這是什麼鬼地方啦!」穿著公主袖棉質內搭,外罩細肩帶粉紅色碎花長裙的彭芃對著無人的鄉野小路大聲吼叫。

    一條泥土壓成的道路比旁邊的雜草地高出二十公分左右,兩旁長了雜草與蒲公英的路直直地看不見盡頭,大概長到腳踝的雜草地兩旁連接著茂密的樹林,根本是前不著村,後不著店的荒涼鄉下地方。

    彭芃努了努粉嫩雙唇,心里非常慌張,擔心自己會不會在這里迷路了。

    腳步停下,將左手拖著的粉紅色底白點點圖案的二十吋硬殼行李箱放下,從右肩背著的竹籃包里取出吊了滿滿布偶裝飾的粉紅色手機,速度飛快地按了幾個按鍵,用力吸吸鼻子,將手機放在耳邊,等電話接通後,馬上開口講話。

    「阿磊,人家……」

    「該用戶目前無法接听,請稍後再撥。」

    「怎麼這樣啦!」彭芃噘著嘴,心不甘情不願地闔上手機。

    前天早上八點鐘,手機鈴聲吵醒酣然入睡的彭芃,她迷迷糊糊地接了電話,連「喂」一聲都還來不及說,另一頭馬上傳來一道低啞,毫無禮貌的年輕男子聲音。

    「彭小姐是嗎?這里是『皇家速運』,妳星期一有投了一封履歷到我們公司對吧?」

    「對對對,我有投履歷。」彭芃一听是工作上的電話,精神馬上來了。

    「妳要的台北轉運站職缺已經有人遞補了,不過總公司少了一名會計,甘有興趣?」男人的聲音粗啞低沉,話里還摻雜了台灣國語。

    「有興趣,我非常有興趣。」失業整整四個月的彭芃早已山窮水盡,還擔心有沒有下一餐的她听到工作上門,馬上點頭如搗蒜,想也不想地表示非常樂意接受。

    「我把總公司的地址傳Email給妳,這個星期三下午一點來總公司面試,妳來公司時,就跟他們說要找『阿修』就好,如果合用,隔天馬上上工。」電話里夾雜台灣國語的男人聲音,講到英文的部分竟然字正腔圓。

    「沒問題,星期三我一定準時抵達總公司。」彭芃沒有多想,立馬答應前往面試。

    這都要怪她答應得太早,也得怪銀行存折數字只剩下兩位數,當她收到「皇家速運」寄來的Email,才發現總公司的地址竟然位于中部一個連名字都沒听過的鄉鎮里,她思考著該不該回信拒絕,于是打算先問問男朋友的意見。

    接到彭芃電話的常磊口氣依舊溫文,好聲好氣地開導已經四個月沒收入的她,「妳星期三就去看看這個工作適不適合,如果待遇不錯的話,就在中部工作一段時間也好,現在經濟不景氣,很多失業者都是騎驢找馬,所以妳如果錄取了,就先工作,下班後再繼續投履歷找台北的工作。」

    彭芃直覺常磊說得很有道理,從被迫「自願」離職後,她花了整整四個月都找不到工作,先前所賺的錢也逐漸見底,因此騎驢找馬才是她現在必須要做的事。

    接到電話的第二天,彭芃找了住在樓下的房東小姐退租,好在她平日人際關系做得不錯,房東阿莎力的退她押金,她才有錢可以買客運車票前往指定地點,還可以預備一些到時租房子的押金。

    「這里到底是哪里啦!」彭芃看著前方,感覺自己是前途茫茫。

    雖然離開台北來中部工作的彭芃意志堅定,非要得到這份會計工作不可,但是當她從中部客運轉乘站下車又問了好幾位當地人,才得到指示,轉了三次公交車,最後在一處荒涼的站牌下車,公交車司機還非常好心地告訴她,她要前往的地址就在公車站牌旁的這條路,直直往前走就會到了。

    不過她都已經走了半個多小時,卻連一個人影都沒有看見,更何況是「皇家速運」的總公司呢。

    叭!溉!

    震天價響的貨車喇叭聲猛然從彭芃身後傳來,嚇得她差點心髒病病發。

    「小姐,別站在路中央發呆,妳這樣,要我怎麼過去?」貨車駕駛座旁的窗戶搖了下來,一名臉型輪廓分明,穿著白色吊嘎的男子單手曲起靠在窗框上,頭探了出來,橫眉豎目地對著彭芃毫不客氣的大聲說話。

    「對不起……我以為這條路沒有車子行走。」彭芃看向她猜測大約是四十來歲的男子,略顯方正的臉殺氣騰騰,嚇得她三魂七魄沖出體外,她吞了吞唾液,小小聲地道歉。

    「這條路沒有車子行走?那開這條路要干嘛?專門開給妳擋路用的嗎?」

    男子的嗓門大得嚇人,靠在窗框上的二頭肌隱隱抖動,讓彭芃好不容易收回的眼淚又要奪眶而出,覺得自己下一刻被這人殺死都不無可能。

    「對不起……我不是故意的……」彭芃越說,頭越來越垂,視線落在自己的腳跟上。

    彭芃這回是悲從中來,清晨五點,天都還沒亮,就拖著裝有全部家當的行李箱來到客運乘車處,一路輾轉換車,又下車走路,走得後腳跟都磨破皮了,卻還沒抵達「皇家速運」總公司,眼看時間都已經是中午十二點四十分了,距離面試時間只剩下二十分鐘,她人卻還在完全不知名的地方打轉,身心早已疲憊不堪,現在又來一位貨車司機對她大吼大叫,讓她的委屈已達到最高點。

    「我不是在怪妳啦,喂,別哭……」男子一見到彭芃的腳跟旁落下一顆顆水珠染濕了泥地,趕緊跳下車想要安慰她,卻是手足無措,只能在她身邊打轉,不知如何是好。

    「我真的不是故意的,我不是故意要擋你的路……」听曬得一身黝黑的男子好言安慰,彭芃心里所有的委屈全都一古腦地發泄出來,淚珠就像關不住的水龍頭般,撲簌簌而下。

    「我知道,我知道妳不是要擋我的路。」瞧彭芃哭到不可收拾的模樣,男子完全不曉得該怎麼辦才好,「妳要去哪里?不然我送妳去好了。」

    「真的?」一听身旁看起來凶神惡煞的男子主動開口說要開車載她,她高興得抬起頭,破涕為笑。

    「嘿啦,當然是真的。」男子低頭瞧著彭芃那又圓又大的眼眸淚光閃閃的模樣,心里忍不住一驚。

    好古錐……

    「請送我去這個地方。」彭芃將寫有「皇家速運」總公司的地址交到男子手上,粉嫩嫩的雙唇高高揚起。

    男子接過彭芃遞來的紙張看了上頭的地址,嘴角忍不住翹起。

    「請問,你知道在哪里嗎?」彭芃瞧他沒回話的模樣,有點擔心地探詢。

    「當然知道,妳沒看見貨車上寫什麼?」男子比了比停在身後的貨車。

    彭芃疑惑地上前查看,猛然發現貨車車廂上寫了大大的四個字──「皇家速運」,笑逐顏開地如獲至寶。

    「上車。」男子繞過車頭打開副駕駛座的車門,先讓彭芃上車後,麻利地將她的行李箱放在已經空了的後車置物鐵櫃,才回到駕駛座。

    「大叔先生,真的非常感謝你的幫忙,如果沒有你答應載我一程,我一定來不及趕在下午一點參加面試。」彭芃見男子發動車子往前平穩地駕駛後,十分有禮地點頭道謝。

    金古錐,長得像洋娃娃一樣,居然還這麼有禮貌,真是一位好女孩。男子在心底一邊點頭一邊贊揚。

    「不客氣,所謂助人為快樂……」等等,剛剛是不是漏听了什麼?男子將頭轉向彭芃,一臉嚴肅地問話,「妳剛剛叫我什麼?」

    「大叔先生。」彭芃完全不清楚自己說錯了什麼話。

    「大叔?」男子揚高濃黑眉頭,「妳覺得我的年紀已經到了需要叫大叔的地步嗎?」

    「咦?這是什麼意思?」彭芃是摸不著頭緒。

    「我說這位小妹妹,妳覺得我今年幾歲?」男子動了動嘴角後問話。

    彭芃十分認真地看著眼前的男子,她瞧他黝黑的方正臉上掛著又濃又粗的眉毛,狹小眼楮底下還有不容忽視的眼袋,菱形唇上帶有淡淡胡碴,心里開始盤算該如何回答。

    「妳就誠實回答第一次看見我的感想,我不會怎樣的。」男子一邊開車一邊轉頭看向彭芃,要她不需要太在意他的想法。

    反正頂多也說他三十五歲上下,長相比實際年齡大個兩、三歲一點關系也沒有。男子是這樣自我解釋。

    彭芃一雙骨碌碌的黑白眼瞳看了看男子,微微偏頭想了大概兩秒鐘,才又開口,「我覺得大叔的年紀大概在……四十一、二歲左右吧。」

    「四十一、二歲?」男子忍不住拉大嗓門。

    「怎麼了?我說錯話了嗎?」彭芃嚇得倒抽一口氣,明明是他說可以不必多想,直接把第一次看到他的想法說出來呀。

    彭芃低著頭不敢直視他投射過來的憤怒眼神,眼角余光看見握在方向盤上的寬薄大掌用力握緊,讓藏在黝黑皮膚下的骨頭與青筋明顯浮現,彷佛用力壓住內心的憤怒般嚇人。

    「我今年才三十三歲,說什麼我已經四十一、二歲了,妳這小妹妹嘴巴還真不甜。」男子瞪著彭芃的頭頂,強忍著怒氣說話。

    他從以前就不怎麼在乎自己的長相,但是他今年才三十三歲,卻被說成四十一、二歲,要他怎麼可能不生氣!

    「咦?」彭芃還以為自己的耳朵出了問題,她抬起頭,忘了方才的恐懼,紅著眼眶的水眸漾滿疑惑,「你剛剛說你今年才三十三歲?」

    「有問題嗎?小妹妹。」對啦,他就是少年老成行了吧!

    「大叔的長相,我沒有任何意見,只不過我男朋友今年也三十三歲,跟大叔同年紀,但看起來怎麼好像差了一輪?」彭芃百思不得其解。

    這位好心人的長相與實際年齡嚴重不符,但說他長得老,卻又不能這麼一言以蔽之。

    方正的臉型稜角分明,狹長的黑眸堅定剛毅,穿著吊嘎與牛仔褲的高大身軀壯碩巨大,就像時下正流行的大叔系明星,雖無精致的五官與縴長的身形,卻透露著年輕男子難有的滄桑與睿智,這樣的男人打扮入時,若出現在台北東區,一定是眾多女子的目光焦點。

    「對啦,我就是長得比較『臭撈』一點,跟妳的男朋友沒得比。」男子心里頗不是滋味,嘴里吐出的話也就酸葡萄了些。

    「的確是,做這份運送貨物的司機工作,的確比較操勞一點。」彭芃非常同意地點了點頭。

    「挖哩,妳這個小女孩居然這麼不懂說話的藝術,我說自己『臭撈』,妳就響應我『臭撈』,好歹也講點好听話吧!」男子可是忿忿不平。

    「不是的,我覺得為了工作操勞,非常的了不起呢。」彭芃搖搖手趕緊解釋,「在這個時代願意活得操勞,實在很不簡單。」

    本來就是啦,現代很多年輕人全都想不勞而獲,或是做輕松又光鮮亮麗的工作,而這位看起來像大叔的年輕人出賣自己的勞力討生活,讓她很想替他按個贊。

    「『臭撈』還會了不起喔?而且有誰想活得很『臭撈』?我長這麼大,還是第一次听過。」男子越想越不對,猛然間,他突然會意過來,「挖哩,我說的是台語的『臭撈』,不是妳口中的國語『操勞』好嗎?現在的小孩是怎麼了?怎麼國台語不分的。」

    「你說的是台語?真的很抱歉,因為你國語和台語混在一起講,我有點搞不清楚了。」她抓著頭道歉,不過馬上又接著開口,「先生,我雖然以貌取人說你是大叔,但你也跟我沒啥兩樣,一直叫我小妹妹,我已經不是小妹妹了。」

    「哦?不是小妹妹,那會是什麼?」男子轉過頭望了彭芃一眼。

    那張白嫩嫩的小臉上掛著一雙圓滾滾的黑眸,妹妹頭的劉海蓋住額頭,看起來又更顯年輕,男子再往下看想要在心里繼續挑剔,卻撞見包裹在棉質T恤下的胸脯渾圓豐滿,以及手臂上柔軟白皙的嫩肉,立刻收回視線,不敢再多看。

    這就是所謂的「童顏巨乳」嗎?

    想什麼!桂對不認識的小妹妹心生遐想,這樣跟變態有什麼兩樣!男子趕緊驅除心中的邪惡想法。

    「我今年已經二十七歲了,是稱呼為小姐的年紀。」彭芃噘著嘴反駁。

    「二十七歲?」男子猛然轉頭,一臉詫異,「我還以為妳才剛滿十八歲。」

    天呀,真的是貨真價實的頂級「童顏巨乳」。

    喂,亂想什麼!人家都已經有男朋友了。男子又趕緊抓回奔馳的惡劣遐想。

    「我早已經成年了,所以不準叫我小妹妹,如果你再叫我小妹妹或是小女孩,我就要一直叫你大叔喔。」彭芃裝狠恐嚇。

    彭芃的恫嚇對高大男子完全起不了作用,在他眼里,她根本就像出生兩、三個月的小貓咪,卻學成貓逞凶斗狠模樣,完全不足為懼。

    「不會了,以後不會亂叫妳小妹妹了。」男子勾著嘴角搖搖頭,接著指向前方,「妳要去的地方到了。」

    一听總算抵達「皇家速運」總公司,彭芃粉嫩的嘴角一邊高高揚起,一邊轉頭看向前方,粉唇瞬間凍結。

    這是「皇家速運」總公司?

    在網絡人力銀行注明資本額五千萬的貨運公司總部,就是前方這間……像鐵皮屋,卻又說不上是鐵皮屋的詭異房子?

    ☆☆☆☆☆☆☆☆☆

    灰色約莫一百五十公分的水泥牆圍成一個方形,牆里頭稀稀落落停了三輛「皇家速運」黑色車體的貨車,更往里頭,是靠著牆面整齊排了好幾輛彭芃說不出名字的橘黃色堆高機、挖土機之類的特殊用途車型。

    越過佔地廣大的停車場,後頭是一棟水泥砌成,屋頂是暗紅色鐵皮屋瓦的獨棟平房,彭芃看那樣子,猜測應該是工人的休息室。

    男子將貨車駛入停車場,利落地停在水泥地上畫著白線圍成的停車格里,他轉過頭望著彭芃,剛毅的嘴角淺淺勾起,露出一排白色的牙齒。

    「『小姐』,妳要去的地方到了。」男子刻意加重對彭芃的稱謂。

    彭芃知道他是在笑話她,沒好氣的瞪了他一眼,才開口說話,「謝謝你,『先生』。」

    要耍無賴,她彭芃是不會輸的。

    男子對于彭芃的反應只感有趣,嘴角弧度依然不減。

    「妳的東西還在車廂里,我幫妳拿來。」男子說完話,兀自打開車門下車。

    彭芃跟著他跳下車,瞧他從口袋里取出鑰匙,先是打開安在車廂大門的黑色鐵盒,盒子里有一道電子密碼鎖,他按了密碼後,鐵門應聲而開。

    車廂里空無一物,只剩下彭芃的硬殼行李箱孤單地站在里頭。

    男子雙手放在車廂底層,準備要跳上里頭,替彭芃取來行李箱,卻被她接下來的話打住。

    「大叔……不,是先生,可以讓我在里面換一下衣服嗎?」彭芃知道自己的要求很奇怪,但她總不能穿成這樣面試吧?只能厚著臉皮要求。

    「換衣服?」男子揚高眉頭,一臉不解。

    他由她的頭頂往腳下審視,完全不覺得她現下的穿著有何不妥。

    「拜托了,請幫幫我的忙。」彭芃雙手合掌,半瞇著眼楮再說︰「不瞞大叔……不是啦,是先生,我其實等一下要面試,面試總不能穿成這樣吧?」

    誰教眼前這名高大的男子頗有「老起來放」的好習慣,害她看見他,總忍不住喚他大叔,但是現在她是有求于人,總不好大叔、大叔的叫,只能改口。

    「雖然我不覺得妳穿這樣有什麼不妥,不過妳要換就換吧。」男子聳聳肩,一副隨彭芃去的姿態。

    「太感謝你了。」彭芃開心得手舞足蹈,雙手趕緊撐在車廂底層,就要學他跳上光是底層,就高至她胸部的車廂。

    彭芃雙手施力,用力往上一蹬,卻只離地五公分,根本跳不上對身高才一百五十六公分的她而言過高的車廂。

    此時,彭芃突然覺得雙腳猛然離地,才發現自己的雙膝被有力的臂膀托起,她就如旱地拔蔥般讓他直直舉高,鼻腔里聞到的是帶著淡淡的香皂氣味,完全沒有男人的汗臭味。

    「腳施力。」男子將彭芃抱進車廂里,卻貼心地沒讓她坐在車廂的鐵皮上,免除她的衣物被殘留在車廂里的泥土弄髒。

    彭芃听話地在他輕松地將自己微微傾斜,讓鞋跟踫觸到車廂底部時,腳掌施力,在他的幫助下站起身。

    好在彭芃夠矮,站在偌大的車廂里,完全不需要低頭外,還能行動自如。

    彭芃拉過自己的行李箱,將其平放後打了開來,取出刻意放在最上層的黑色套裝與高跟鞋,然後轉過頭看著一直站在原地的男子。

    「可以幫我把車門關起來嗎?我要換衣服了。」

    男子沒有回話,很自動地將鐵門關起來,並刻意留了一個小縫,「換衣服吧。」

    「為什麼要留一個縫?」彭芃不解地問,難不成他想偷看她換衣服?

    「妳該不會以為我想看妳這位小妹妹換衣服吧?」雖然她可是男人眼中的「童顏巨乳」級的極品,但他還沒有這麼下流無恥好嗎!「很抱歉,偷窺這種嗜好,我還沒開始培養,我故意留一個縫是讓妳方便,如果我把門全關起來,里面是暗得伸手不見五指,還是妳習慣在黑暗中換衣服?」

    「對不起,是我誤會了。」這下可糗大了,她將好心當成驢肝肺。彭芃面有難色地直直道歉。

    「知道就好。」男子扯了一邊嘴角,接著轉過身替她把風。

    不到三分鐘的時間,男子听到後頭傳來甜甜的叫喚聲,他轉過頭看向站在車廂門旁的彭芃。

    「大叔……不是,那個……先生,我換好了。」彭芃對轉過頭的男子勾起一抹笑容。

    彭芃將長發于後腦勺綁起一束馬尾,露出縴細的頸項,黑色合身的迷你裙套裝內搭白色襯衫,呼之欲出的胸脯幾乎要撐開襯衫鈕扣,膝上十公分的緊身短裙露出白嫩卻勻稱的雙腳,看得男子瞬間傻眼。

    「先生?」彭芃見男子完全沒有動作,疑惑地偏著頭。

    男子急忙回過神,走近車廂,大掌握住彭芃的柔軟腰肢,協助穿著高跟鞋的她跳下車廂,接著再替她取過行李箱放在地上。

    「謝謝你的幫助,讓我及時趕上一點的面試。」彭芃似乎穿起套裝後,不只笑容,還有對話內容也充滿了職業的官方味道。

    「不客氣。」男子輕淺回話,在他眼底,雖然穿著合宜套裝的彭芃外表年紀瞬間增長了兩歲,但看起來依然青澀。

    「對了,請問可以帶我去找『阿修』嗎?」彭芃記得星期一通知面試的男子說要她進公司後,找名為「阿修」的人。

    「跟我來。」男子很自動地替她提起行李箱,走在她前頭領路。

    彭芃望著幾乎要將眼前視線全數遮住的高大背影,結實的臂膀因為施力提起略有重量的行李箱時,隱隱抖動著,有力的後背肌肉在太陽映照下,閃閃發亮,看得她瞠目結舌。

    她還以為肌肉猛男只有在電視上或雜志上才得以窺見,現實生活中,她根本不認得任何一位肌肉發達的男人。

    在男子領著彭芃來到水泥圍牆里唯一的一棟房子時,他探出手拉開合金鐵門,轉過頭示意她先行入內。

    「等一下,你先進去,我馬上進去。」從彭芃不斷調整呼吸的動作看來,不難看出她的緊張。

    彭芃接過男子手上的行李箱,來到鐵門旁安放的躺椅上坐下,不顧男子的異樣眼光,從里頭拿出鏡子與梳子,開始整理儀容。

    瞧她柔軟的身形就像一只雪白的兔子,他的嘴角忍不住淺淺上揚,接著轉過身走入屋里。

    不到一分鐘,彭芃怯生生地打開鐵門,她還以為會看到髒亂不堪的景象,但當她親眼確認時,才發現自己錯得離譜。

    大約二十坪的屋里分成三個部分,全部的空間從地板、牆壁、天花板都采用木頭拼接而成,十張辦公桌整整齊齊地排好,桌面上除了計算機屏幕,還有一些文件數據也都整理得非常干淨。

    中間的區域擺了兩組黑色牛皮沙發與兩台液晶電視,上頭坐了兩名也穿著白色吊嘎的男子正一邊扒便當,一邊收看午間劇場,最後的一個區域底端擺了整面牆的書櫃,里頭則放著一個個文件夾,而櫃子前方有張可容納二十人的橢圓形木質會議桌,完全像個走在時代尖端的小型工作室。

    「請問……」彭芃沒瞧見方才開車載她來這里的大叔先生,只好怯怯地走近正在吃飯的兩名男子身側。

    「沖啥?」其中一名男子從便當里抬起頭,一邊嚼著米飯,一邊操著台語。

    「干嘛嚇人!」另一名光頭男子趕緊出聲制止,接著扯著與凶神惡煞的神情一點也不搭軋的微笑,「美眉,有什麼事嗎?」

    「我要找阿修,請問他在嗎?」彭芃努力抑下心中的恐懼,她知道自己已經山窮水盡了,這份工作,她一定得得到。

    「妳找我們老板?他在最後那張辦公桌。」光頭男指了指最後一張靠窗的辦公桌。

    她道謝後才走入辦公區域,來到靠近窗戶的辦公桌,總算得以見到方才一入門沒能發現,藏身在目前市面上最大尺碼的三十吋計算機屏幕後的「阿修」。

    「您好,我是今天來面……咦?」彭芃一見載她抵達總公司的肌肉猛男大叔先生正坐在黑色牛皮辦公椅上,很認真地看著她的紙本履歷,嚇得話都說不出來。

    「彭小姐妳好,我就是『皇家速運』的老板。」男子從抽屜里取出一張黑麻麻的名片交給彭芃。

    彭芃必恭必敬地雙手接過名片,瞧著以黑色為底,字體寫成白色的名片,上頭署名「皇家速運」以及公司的電話號碼後,眼里猛然映入三個大字,忍不住噗哧沒禮貌的笑了出來。

    「歐陽修?」彭芃抬頭看著身穿白色吊嘎,露出健壯二頭肌的粗壯男子,只覺得他的父母替他取這個名字是在整他嗎?

    歐陽修挑高一邊眉頭,面無表情地冷眼盯著彭芃咯咯笑著的模樣。

    「我就叫歐陽修,有任何意見嗎?」

上一頁返回目錄頁下一頁單擊鍵盤左右鍵(← →)可以上下翻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