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言情小說 > 心寵 > 妾居正室 > 尾聲
選擇背景顏色︰
選擇字號︰

小竅門︰按左右鍵快速翻到上下章節

妾居正室 尾聲

作者︰心寵

    蘇府新建在荷塘之上的水閣里,有一個偌大的花廳,其中擺著一套從京城千里迢迢運來的編鐘,凡看過之人,無不謂之壯觀。

    周冬痕常常在閑的午後,敲打編鐘玩耍,一邊听著叮叮咚咚的樂聲,一邊觀賞浮荷美景,嗅見清香,著實人生一大享受。

    蘇品墨日理萬機,一天之中大半時間不在府里,生意的事情,她也幫不上他的忙,但無論他再忙,每日回到府里,頭一件事便是來到水閣處,听她演奏一曲。

    而後,他們會對飲一杯清茶,各自講述著這一天都做了些什麼事、踫到了什麼人,雖然話題平淡無聊,但兩人卻聊得十分開心,仿佛有什麼奇遇似的。

    周冬痕想,所謂夫妻相處之道,便是如此吧?

    廊上傳來腳步聲,一听便知是再熟悉不過的人回來了,她起身而笑,眸中映入蘇品墨的身影。

    他今天穿著一身隆重的衣裳,像是去喝喜酒一般,早起她就覺得奇怪,但也沒問他到底去了哪兒。

    「給你帶了一只八珍鴨子,」他笑道,「我嘗著味道不錯,想來你也會喜歡,等會兒你若是餓了,讓小萍給你張羅。」

    「哪里來的八珍鴨子呢?」她迎上前,替他解開繁重的外衣。「酒席上剩下的,我倒不介意打包。」蘇品墨挑眉道,「這鴨肚子里裝的可都是些珍貴食材,除了喬府,天下沒人這樣舍得。」

    「哦,原來是喬府請客啊。」周冬痕依舊笑盈盈的。

    「喬府嫁千金,此等沁州城中頭樁大事,夫人會不知?」他笑睨著她,寵溺地輕點了她的俏鼻一下。

    「喬雨珂終于有歸宿了,」她嬌笑頷首,「听說新郎官是鎮遠將軍之子,想必今天的婚禮十分風光吧?」

    喬雨珂出嫁,她當然知曉,蘇品墨也早已知曉。只不過,他不提,她亦不問。

    他倆,總是有這般默契。

    「她本來也請了你,可我想著你一定不願去,我便自己去了。」蘇品墨道。

    「難為相公了。」周冬痕答。

    喬雨珂心里一定還藏著一口氣吧,就等著把婚禮辦得風風光光的,在他倆面前炫耀一回,可偏偏她沒去,這興便掃了一半。

    無論如何,蘇品墨去了,這段恩怨也算了了,只盼喬雨珂從此能另覓幸福,不要再惦記著他倆。

    「你呢,今天一整天,都做了些什麼?」蘇品墨問道。

    「收到三封信,一封來自宮里、一封來自昭平,還有一封——」周冬痕從案上拿起信箋,「來自饒山溪地。」

    「貴妃娘娘若再派我一個替宮里采買的美差,你便替我推了吧。」他不禁蹙眉道,「雖說心里感激,可這皇商還真不是好當的。」

    「我也是這個意思,下午已經回信給長姊了。」

    周冬痕知道,周夏瀲又在睦帝面前替蘇家說好話了,這幾年蘇家做生意順風順水,多少是得了朝廷的幫助,只是這便宜不能佔得太多,以免朝野上下又有閑話要議論。

    「昭平來信,定是有映城與二姊的消息了?」蘇品墨極聰明,一猜即中。

    「當初二姊為了二姊夫,不惜做出那樣的事來……」周冬痕憶起那個驚心動魄的故事,「爹娘一直不肯原諒她,這次寫信來說娘親的語氣似乎緩和了許多,想來這冰凍之水不日便會化解了。」

    「哦?」他眉間一喜,「那我得快快寫信給映城,告訴他這個好消息,再匯一筆款子給他。這些年來,他們夫妻兩人流亡在外,想必過得十分辛苦。」

    當初睦帝要鏟除朝中季漣一黨,江映城被連累其中,周秋霽為了助他脫險,竟不惜綁架周夏瀲初生的皇子……如今事過境遷,周夏瀲早已原諒二妹,睦帝趙闋宇也是睜一只眼、閉一只眼,沒再通緝兩人,只是周氏父母一直不肯原諒二女兒的冒失行為。

    時間果然能夠平復一切。

    「至于饒山溪地的那封信……」周冬痕笑道,「我不說,你也能猜出寫了什麼吧?」

    蘇夫人恢復健康後,某次曾主動向兩人提及她想回到曲郎身邊,彼此陪伴、共度余生,蘇品墨起初還有些猶疑,但想著娘年紀也大了,若能有心愛之人相伴,想必更能覺得此生無憾,且若換作是他,定也這般希望,便應允了。

    至于周冬痕更是樂見其成,立即捎了封信給師父,並備妥馬車及一切所需,和蘇品墨兩人親自護送老夫人過去。

    「師父與娘親,如今一定過得不錯,」蘇品墨亦笑,「看來,今天都是好消息啊。」

    「只盼每日都如此。」周冬痕沏了清茶,端到他手中。

    人生並非每日都會像今天這般喜慶,有時候沒有消息、有時候只有壞消息,但她想,就這般靜靜地過日子,總會等來讓人開心的消息。

    剛隨蘇品墨回府的時候,她也曾有過一段憂心忡忡的歲月,生怕他還記得喪妹之痛、生怕他心底其實在怨恨她、生怕他會遇到另一個更好的女子……

    然而,兩人每日微笑以對,終究什麼事也沒發生。他倆漸漸忘了傷痛,彼此的心從脆弱變得堅固,關系也自然能化為永恆的藤。

    這便是人們所謂的幸福吧?

    茶水沏了一注又一注,她看著碧綠的茶葉,在杯中回旋,耳畔听著蘇品墨的溫柔笑語,一如湖面清風。

    【全書完】

上一頁返回目錄頁下一頁單擊鍵盤左右鍵(← →)可以上下翻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