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言情小說 > 七季 > 不好哄的嬌妻 > 第十六章
選擇背景顏色︰
選擇字號︰

小竅門︰按左右鍵快速翻到上下章節

不好哄的嬌妻 第十六章

作者︰七季

    宋藍筠一氣之下直朝那個魚缸而去,在床上的陸知瑤又茫然又緊張,不曉得他要干什麼。

    他要毀了這些面目可憎的魚!他竟然還不如這些目光呆滯的生物,反正她也不在乎他,還不如毀了她最心愛的東西,讓她從此恨他,他如此極端地想著。

    宋藍筠雙掌抱住那魚缸,腦中的畫面是將魚缸高高舉起、狠狠摔下,對著因魚缸碎了一地而掙扎的魚哭泣不止的陸知瑤,露出一個殘酷的勝利微笑,但是,該死的他又沒養過魚,哪里想得到看上去這麼小的魚缸,放滿水會這麼重?這麼重……他抱不起來啊!

    只見宋藍筠使盡力氣,也只是把魚缸抱起五厘米,而後又被重量重新壓回桌上,反復了幾次,陸知瑤擔心地看著他問︰「不要緊吧,要不要我幫你抬?」

    「我不是在幫你布置房間好嗎?」宋藍筠放棄了那只魚缸,現在他是真正的惱羞成怒了,臉皮火辣辣的燒,但她還十分無辜地不懂他怒從何來。

    那張臉、那張臉……真是夠了!宋藍筠抓過呆坐在床沿的陸知瑤的衣領,強勢地攬過她的腰,俯下頭就是一陣狂吻。

    她掙扎,他把吃奶的勁使出來按住她,搞不定魚缸還搞不定她嗎?他的舌在她口中游走,挑逗著陸知瑤喉嚨深處的小舌,吸吮著她的呼吸及她的一切,陸知瑤連點聲音都發不出來,他現在禁止她出聲。

    陸知瑤的拳頭捶打著他的背,他手臂使力,將她的腰貼向他,好像要把她揉進自己身體一樣。

    「唔唔……」終于他背後那只小手由捶打改為抓著他身上衣料顫抖。

    宋藍筠可不想這時候停止,反正她都不在乎他,他還在乎她的感覺干什麼?他干脆向前倒去把她壓倒在床上,他剛一離開她,在她被他吻腫的唇口呼吸變順暢前,便大力地撕開了她的衣襟,她那件豎排扣的花裙子被他向兩邊應聲撕開,露出了內衣和她白皙的肌膚。

    陸知瑤像是被過度地驚嚇,以至于連反抗的意識都還沒產生出來,她目光迷離又有點呆呆的,看著上氣不接下氣的他,似乎不明白他在拚命個什麼勁,而絲毫沒為自己的安危擔憂過。

    「看著我干什麼?大驚小怪!」宋藍筠賭氣地瞪她,「又不是沒做過。」

    「不……這……為什麼?」她眼中是真的只有疑惑。

    這個時候她不是吐他一臉口水,還有心思問他原因?他哪知道為什麼?他自作多情,還以為自己能留住她,以為自己多麼地有本事,結果連幾條魚都搞不定,他好沒用,好氣自己,怎麼就愛上了這麼一個不解風情的家伙!他這個人,注定是感情生活中的失敗者嗎?

    可就算失敗了,他也不會讓她安然無恙地離開的,她得記住他,必須記住他!

    「嗯……」她並不打算抗拒那種感覺,還主動抱住他的頭,將他更深地壓向她。

    陸知瑤這麼配合,倒是嚇到了宋藍筠,他猛地抬頭,她水盈盈的眼望著他,好像跟他做這樣的事是天經地義的。

    「你、你干什麼不反抗?」他問了個很不合他此時行為的問題。

    「我在等你告訴我答案。」陸知瑤平靜地說。

    他干什麼要突然抱她?他不是已經有洛亭亭了嗎?她努力不讓自己往那方面去想,可他的樣子看上去真的像在舍不得她啊,他不想讓她走,是單純地為她好,覺得國外的環境並不適合她,還是另有其意呢?是有更深的意思,掩藏在他對她沖動的擁抱中嗎?

    宋藍筠心音鼓動,這個女人再這樣不按常理出牌,他真的會受不了的,大掌一揮,干脆將她的衣物全部扯去。

    ……

    陸知瑤失神地看著魚缸反射出的他們,緊緊地抱在一起,多好……永遠都是他的女人,听上去好棒的樣子,他那麼高傲地說出這樣的話,是代表,他也認為這是件值得自豪的事嗎?

    不知道是不是力氣用光了,宋藍筠最終放過了那只魚缸,兩人相對無言地坐在床上,一個衣著完整,只不過有些皺巴巴,另一個縮在床頭把被子裹到脖子。

    陸知瑤的十指在被子里交叉,顯示中她心中的不安,可從宋藍筠的角度看,她只是在發呆而已,大概是還沒從剛才的事情里緩過神來,說實話他也一樣,總覺得是作了場夢,太激烈的夢……糟糕,不能去想。

    ******

    「那我走了。」宋藍筠生硬地說,再看著她那張紅暈未消的臉,不知道他又會干出什麼恐怖的事情,他突然站起身來,別扭地不去正視她。

    「啊?」陸知瑤一愣,「你……要去哪?」

    「當然是回家。」他偷看她一眼。

    她將被子又往上拉了拉,連嘴都蓋住了,低聲說︰「哦。」

    「那……我回去了。」

    「哦。」

    「你……算了,我走了。」

    宋藍筠氣呼呼地大跨步離開了臥室,過了一會,陸知瑤听到大門打開的聲音,又過了一會,她听到大門關上的聲音,她吁出口氣,把頭從被子里完全探了出來。

    說來就來,說了一堆沒人听得懂的話;又想走就走,他們又不是大老板和情婦的關系!

    陸知瑤揉了揉眼,舒服地蜷縮在床角,手托著下巴對著書桌笑了開來。

    雖然莫名其妙,可大老板是不會對情婦扭扭捏捏的,更不會走時還明目張膽地偷東西,不過她真是不明白,他拿什麼不行,干什麼要拿她放在桌上的書呢?

    那是她前年出的繪本故事,最近再版後剛寄來的樣書,她放在那連翻都沒翻過,卻被他氣鼓鼓地拿走了,真是的,那可是商品耶,拿人家東西不給錢可不好,所以說,他還會把那本書還回來的吧?陸知瑤這麼想著。

    不知不覺地日子過得飛快,因為陸知瑤叔叔的病情很穩定,醫生判定為可以坐飛機,嬸嬸就陪著他提前飛去了加拿大。

    這一天陸知瑤只身到了機場,出門前接到洛亭亭的電話,真沒想到她會是最後一個跟她告別的人,因為宋藍筠沒有出現,本來,她覺得他才應該是最後一個跟她告別的人,他還沒還她書呢。

    眼看到了出關口,陸知瑤卻遲遲不進去,提著行李在人潮涌動的機場四處張望著,他不來,真的不來?她相信他會來的,如果那天他吐露出的話是真的,那他怎麼舍得她真的走呢?

    機場廣播開始重復她所乘坐航班的登機信息,陸知瑤仍是在張望,看了看表,她的手表並沒有走快吧?看著時間一分一秒地過去,登機信息變成了將要起飛的信息,托運的行李都運上去了,她不可能在機場大廳站到腳下生根。

    陸知瑤焦急,卻也無可奈何,等她通過了出關口,拚命地在飛機起飛前的最後一刻成功登機,她知道她又錯過了,真是的,身為一個大男人,就算賭氣也好,也不能真的不來見她最後一面吧,這可是最後一面耶!

    要不是那天他像個無賴的嫖客,做完事就走,別提深情告白,連句溫柔的撫慰都沒有,她才不會由著他就那麼離開,假如他再多說一句好話,她肯定會撲倒他、親吻他,放下自己所有的自卑,向他訴說她是從什麼時候起,心里再也抹不去他的身影。

    可是再怎麼說她也是個女人啊,就算他氣急下吐露的真相讓她面紅耳赤,她也不能在他強行要了她後就投入他的懷抱吧……總要有個象樣的告白不是嗎?可她等啊等,明明就差那最後的一句話,她卻怎麼也等不到了。

    陸知瑤坐在靠窗的位置,看著窗外的機翼默默詛咒,咒那個宋藍筠上廁所沒帶衛生紙、出門就摔跤、洗澡沒熱水。

    「糟糕,忘記帶面紙了。」她只能用手指抹去眼眶里掉出來的淚,「這破飛機,怎麼還不起飛啊!」害她那麼趕,想叫它晚點飛時它就催,等想著它飛吧,飛得遠遠的,眼不見為淨時,它卻靜止得叫人心急。

    「小姐,你這心態不好哦。」她旁邊的中年乘客低聲說︰「也許是還在等什麼人吧。」

    「飛機哪里會等人的?那得是多麼重要的大人物啊。」她順勢轉頭,將視線從窗戶那邊移向旁座,眼楮霎時瞪大,不相信自己看到的是什麼魔術,「怎麼會……」

    宋藍筠竟然坐在她旁邊正在對她笑!怎麼可能?她眨眨眼,真的是他!不是她產生的幻覺,「可、可是,剛剛坐在這的還是個中年大叔啊!」她驚訝地合不攏嘴。

    「本來是,可在你咒罵飛機的時候,我已經跟那個大叔換座位了,是你太專注沒發現罷了,害我好傷心呀。」宋藍筠很滿意她的反應。

    「換座……你……」陸知瑤的腦袋卡住了,「你也搭這班飛機?」

    「真奇怪,又不是只有你能出國。」正說著,飛機開始上升,他們都先停下,靜靜地听著自己的耳壓聲。

    可是除了心跳哪還能听到別的?陸知瑤的心咚咚咚地跳著,她攥緊的手悄悄被宋藍筠握在了手心里,她看他,他對她微笑,好像是在問她,這次你要把我拐到什麼地方去啊?

    「你的工作呢?」她小聲問。

    「我升職了,給自己放個年假。」宋藍筠輕松地說︰「而且以我的業績,就算在國外也不愁找不到工作。」

    「你還想一去不回了啊?」

    「是有那個打算,怎樣,怕了嗎?」他看她,「不管你去到哪,結果還是一樣,一間房子,一張桌子,一個魚缸,還有我。」

    陸知瑤笑著,聲音卻在發抖,「你可以說得再明白些。」

    他扭頭,「不說了,你對我一點都不好,我說那麼多干什麼?」

    「我對你不好,你卻還要跟來?」她問他,期待著。

    他悶悶地說︰「因為你值得我對你好。」總是值得他找一個又一個理由纏著她!

    陸知瑤笑了起來,笑得好大聲,引來周圍乘客的注意,連宋藍筠都被她嚇了一跳,緊張地看著她,怕她不會是受不了他的糾纏,精神崩潰了吧?

    等陸知瑤笑夠了,好不容易停下來,擠著眼淚看他,斷續地說︰「可是你想在邊那待下去,我卻下周就要回來了,這該怎麼辦呢?」

    宋藍筠的臉一下白透了,「什麼?你不是要以養女的身分跟著你叔叔移居加拿大嗎?」

    「我都這麼大了,還當什麼養女啊?」陸知瑤忍不住又笑了起來,「我叔叔病了,我當然要去看看他、陪陪他,但用不著陪他一輩子啊。」

    所以當他問她是不是要走時,她才大方承認,所以面對他發神經一樣的反應時,她才會那麼茫然?天啊,她只是去旅個游,他卻有那麼大反應當然會很奇怪了,他只問了她去不去,卻沒問她還回不回來啊。

    「是你故意誤導我的。」他指控。

    「我哪知道你是因為那個才緊張,等到發現時,當然就想多享受一會你的緊張了……」只是她猜測最後他會來挽留她,卻沒想到他會下決心跟她一起去,想想,她又耍笑出來了,「原來你真的這麼愛我。」

    「不準說出來!」宋藍筠的臉脹得通紅,「我哪像你這麼沒心肝,說走就走,也不會擔心我。」

    「我擔心你啊,我擔心真的會再見不到你,所以才準備了這個。」陸知瑤說著,從衣服口袋里掏出了一顆糖果。

    「什麼東西?」宋藍筠撥開糖紙,只是一顆糖而已嘛。

    「啤酒糖。」陸知瑤無不俏皮地說︰「因為不許帶液體上飛機我才準備了這個,想著萬一你真的沒有來而我又後悔了,就吞下這個,飛機也許就又會飛回去了。」

    宋藍筠以迅雷不及掩耳的光速吞了那顆糖,而後才有空以驚恐的眼神看向她。

    陸知瑤笑了,笑得好開心,十分輕快地說︰「我是認真的。」

    「所以,你身上還有嗎?」

    「那你要回答我一個問題。」她拍拍自己的口袋,好奇地問他,「你偷拿我的書到底干什麼?」

    「這問題很重要嗎?」

    「我們之間因為不坦誠,走的彎路還少嗎?」

    他支支吾吾,仗著嘴里有糖,含糊地說︰「只是想看而已。」

    「什麼?」

    「那本我沒看過啊!只是想看而已不行嗎?」他暴跳如雷,「你喜歡畫、我喜歡看,這組合不是很好嗎?不準笑,不準笑,都說了叫你不要笑啊!我這麼愛你,你還笑我……」

    【全書完】

上一頁返回目錄頁下一頁單擊鍵盤左右鍵(← →)可以上下翻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