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言情小說 > 淺草茉莉 > 雲雀曲 > 尾聲
選擇背景顏色︰
選擇字號︰

小竅門︰按左右鍵快速翻到上下章節

雲雀曲 尾聲

作者︰淺草茉莉

    李維生忍不住接著道︰「其實王爺一開始並不知符姑娘的意圖,但後來發現了,沒說破是因為符姑娘是您極為重視的朋友,王爺不忍心您得知她的所作所為後傷心難過,因此便選擇隱瞞,之後您又懷孕了,他更擔心您會受刺激,對這事更加絕口不提,可誰知他對您善意的隱瞞卻造成了更大的傷害,甚至因而失去了你們的孩子。」他說完不禁搖頭嘆息。

    褚用力閡上眼楮,撫著小腹,任眼淚淌流。失去孩子的創傷,將教她一輩子內疚。

    「阿褚,王爺是愛這孩子的,只是他同時也為你擔憂。你懷孕後,他雖未拆穿我,卻不再讓我去見你,搬出與你同住的寢室更是為了保護你,因為我……我被敏戈逼急了,他要我找機會直接殺了王爺。」符莪淚流不止的說。

    褚一驚,符莪競有膽刺殺他?

    「對不起,我當時……當時……被敏戈蒙騙了,他說只要我殺了王爺,就立刻娶我為妻,帶我遠走高飛,怎知這事根本難逃王爺法眼。」符莪緩緩道出一切。

    「沒錯,對于符姑娘的行為,王爺只是不動聲色,因分他想同時拿下策劃這一切的主謀敏戈,但王爺並不想讓這件事驚動有孕的您,也怕你們同寢時若符莪真敢動手會累及您,所以才堅持搬出你們的寢室。」李維生接口解釋。

    「你們說的都應該只是原因之一,還有一點也是他的顧忌。」安靜了許久的宋太醫插口。「皇上至今無後,若你肚里有孩子,必是冬弛第三順位的王儲,王爺防著我,怕我會因此謀害這孩子,所以他暫且封住消息,只想等處理完他府里的「內憂」,再來處理我這「外患」。因為藏有太多顧慮,他才會讓你誤解他不愛你肚里的孩子,事實上,自從你讓敏戈帶走後,王爺日夜瘋狂的找你,甚至動用到京衛,我這才知道你失蹤了。而當他帶著命危的你來到我面前,得知你腹中的孩子確實沒了後,我第一次見到剛強如他,競也在我面前痛哭流淚……

    褚全身一頗,面容衰戚,捧著心不住地哭泣。

    原來事情的真相完全不是如她所想,那男人競為她獨自承受了這許多。

    「可當初……他若不隱瞞就不會造成遺憾,我就不會誤解他的作為,這一切悲劇或許就不會發生……」她難過的說。

    這點讓宋太醫不得不嘆氣了。「就是因為這樣,他一念之間以為對的決定卻傷害你更大,他的內疚與自責絕對不會比你輕,但錯誤已經造成,他必須負起這個責任,再沒立場強迫你什麼了。」

    「阿褚,王爺知道我來見你,所以讓李公公陪著著來,順道要我轉告你,明日晨起到日落,他會在御花園里的那張石椅旁等你,你若出現,就是肯原諒他,兩人重新開始。若不然,他會放你自由,派人送你回沙河村。」符莪將話帶到。

    宋太醫站起身。「該說的咱們都說了,接下來就是你自己的決定,留下或離開,王爺都不再為難你,今晚,你好好想想吧。」

    清晨,御花園的石椅邊,一道挺拔的身子站立子那。

    事實上,他不知己在這站了多久,似乎是前一夜就己在這里了。

    晨霧在陽光出現後逐漸散去,他的身影更加清楚,黑發己被霖水浸濕,蒙色大袍的下擺滿是水氣。而這些他全然不在意,胸中只余一份等待與企盼。

    他目不轉楮的直視那女子可能會出現的方向,只要那道縴細柔美的身影一現身,他必能馬上得知。

    日陽攀上正午了,那抹身影仍未出現。

    他忐忑的等,一生僅有的幾次不安情緒皆與她有關,只是這回更甚以往。他心跳如擂鼓,明知這或許是奢望,可他不想放棄,一點都不想。他清楚記得那日她離去王府樓閣時,對他不屑一顧的神情。

    他恐懼著,日夜為那神情而受驚,他生怕……怕他們真己走到最後,再無可能繼續走下去。

    午後落下陣雨,打落了御花園里的艷紅牡丹,他心中因而波瀾翻涌,卻不得不竭力壓下這份驚慌不安,不願去想他們之間也許就如同這午後陣雨下的花辮,離枝凋落,再無生姿。

    雨,很快的停了,但陽光也逐漸西下,更多的懼怕在他心中席卷而來。

    當夜幕低垂,群星閃爍,他一顆心已徹底墜入極寒的冰雪之中。

    她……終究沒來……

    強烈的失落攫住了他,眼底的悲傷如江水奔騰,淚水自他眼服落下,他最終還是沒能留下她。

    彪身力氣像在轉瞬間被抽干似的,他內心痛到無可抑止的地步。

    他沉痛的站在原地,像尊毫無生命的巨石,萬念俱灰,心痛難當。站了不知多久,他最後才僵硬的轉身邁步離去。

    必到王府,他面如搞木,周身散發著寂霧的死氣,旁人見他如此皆是心驚惶恐。

    「王爺……」李維生大著膽子迎上前。

    「讓人進宮去接人,今晚就送她回沙河村!」他含恨受代。

    既然挽留不住,他會遵守承諾讓她走。

    「可是……」

    「滾!」他神色嚇人,頭也不回的往自己寢房走去,今夜他想嘗嘗一醉解千愁的滋味。

    「王爺……」

    「我要你滾沒听到?!」今天這奴才是怎麼了,競敢一再來煩他了他停下腳步,忍不住供喝。

    「听……听是听見了,可……王妃來了,正在舞場里等您……」

    「大膽!沒本王寵許,誰敢使用舞場……等等,你說什麼?王妃?!」

    李維生霖齒笑了。「是啊,王妃一早就回來了,等您到現在,這會用過晚膳,休息了一會,正在練舞……」

    他話還沒說完,某人己經消失得不見蹤影。

    舞場中,那抹舞動的縴細身影一如海芋綻放,在他眼中縴塵不染,閃著燦爛的光芒。

    他眼神如痴如醉地緊盯著她的身影轉,正在練舞的人听見一旁侍女的輕笑聲,以及郎哥的嗚嗚低吠,曉得他來了,停下了舞步轉身臨著他。

    他怕自己所見是幻影,不禁往前路去一步,但她還在原處,一歡水眸定定回望著他,他喜極。

    「回來了?」她主動走至他跟前。

    「嗯,我……我回來了。」他雙目緊凝著她。

    她失笑。「有些晚,我以為今更早些呢。」

    他眉心狂攏,隨即憂然大悟,臉上立刻有了笑意。「是你故意不讓人去通知我,讓我獨自在那絕望的枯等到底?」

    她嫣然一笑。

    「不可以嗎?」她確實是故意的。

    「這是懲罰?」他問。

    「是懲罰。」她答。

    「那原諒我了馬?」他瞅著她為人的杏眼,每次見她,皆如當年的第一眼,除了驚艷還是驚艷。她總有辦法讓他坪然心動,愛火不息。

    「還沒。」

    「那我該如何做,才能取得你的原諒?」他急迫的問。

    「再還我一個孩子。」

    他眼神立即黯淡下來。失去的如何歸還?她還是不可能原諒他?

    她明媚地睨視他一眼。「做不到嗎?」

    「縱然老天垂憐,也難以再找回咱們的孩子。」他失落的垂下肩道。「怎會找不回?再讓我生一個,孩子不就回來了?」

    「再生一個你說什麼?好,好,咱們再生一個不,你要生幾個就生幾個,我都依你,都依你!」猛然明白她話中的意思,他驟地狂喜,放動的抱住她。

    她咯咯笑了。「話是你說的,若做不到,我立刻回沙河村去。」她嬌嗔的道。

    他一听連忙放下她,深深地凝視她。

    「別回去……請你留下來,做我的妃子。」他嗓音沙啞干澀的乞求。

    在這雙充滿情意的眸子前,她終于含淚點頭。

    「我想明白了,你固然有錯,不該自負隱瞞我,可我又如何呢?始終不肯真正信任你,甚至不願成為你的妻室,內心總想著自己的退路……我不該只指責你一人,若非我堅持負氣離去,敏戈又何嘗會有機令傷害咱們的孩子?但過去的錯誤己無法挽回,現在,就讓咱們重新開始吧。」她說。

    他頷首,動容的緊摟她在懷里。「好……太好了……咱們重新來,重新來……」

    喜悅的淚水滑過她白哲的臉龐,他捧過她的臉頰,吻去了她的淚痕,也奪去了她的唇。

    這一刻,雪地逢春,連郎哥都搖著尾巴繞著他們轉圈子,四周的奴僕們個個笑開懷。

    總管太監李維生的身旁還站著一個人,那是婉師父,剛進王府的她看見這一幕,發自內心的微笑了。

    本來她是來接褚回去的,現在看來不需要了。她的阿褚徒弟確實賭贏了,這一生應該會一直幸福下去,她不用再擔心了。

上一頁返回目錄頁下一頁單擊鍵盤左右鍵(← →)可以上下翻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