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言情小說 > 七季 > 痞子睡上門 > 第十章
選擇背景顏色︰
選擇字號︰

小竅門︰按左右鍵快速翻到上下章節

痞子睡上門 第十章

作者︰七季

    沒把唐素送回自己家,是因為赫連繡不放心留她一個人。

    一進了家門,赫連繡把唐素直接領進浴室,再把她推入浴室里;關上門,他沒離開,而是倚著門站了好久,直到听到浴室內傳出水聲,他才松了一口氣。

    瞧著自己一身也沒好到哪去,趁著唐素洗澡的工夫,他也去外面的浴室快速地沖了個澡。

    洗個熱水澡整個人舒服不少,唐素擦著頭步出浴室,左右看了看,並沒瞧見赫連繡;由于臥室實在太過安靜,于是她推開房門,向客廳張望而去。

    這次,她看到了,茶幾上放著兩杯熱騰騰的咖啡,赫連繡坐在其中一杯面前,背倚著沙發,閉著眼;唐素緩步走過去,站在沙發邊,低著頭靜靜地瞧著他。

    好奇怪,上次在醫院,她好像也是以這種角度靜靜地看著他;一晃眼,又這麼多天過去了,他每天從InNight的大樓下經過,停車卻又不下車,過了一會就開走,真不知道他腦袋在想些什麼。

    可是,一天天這樣看著他,唐素簡直快受不了了!所以,她才想出了這招「苦肉計」;想避她不見?不可能!

    彎腰,問候一句︰「早。」

    赫連繡如中魔咒般,雙眼倏地睜開,一臉驚愕全映進了她的眼中。

    「你……」赫連繡本來只是想稍微躺一下而已,卻沒發覺唐素是什麼時候過來的,而最恐怖的是她那問候……現在太陽都快下山了耶!

    「你知道我不久前差點被赫連錦的人襲擊的事,回來後卻連問也不問一聲。」唐素一改之前那茫然的樣子,不急不徐地說。

    她怪他……果然是在怪他啊!

    偏偏赫連繡無力為自己辯駁,唐素所說的事,正是他心中的愧疚,不管她有沒有跟他走,她都會因他而受到牽連;知道她平安無事,當然很好,但是加加減減、一件一件事情擺在一起……他該拿什麼臉去見她?

    「反正谷均逸把這邊一切都處理得很好,你在他身邊,安全不成問題。」連他自己都覺得這口氣酸溜溜的,不過說真的,他本來就不是那麼大度的人!

    唐素嘆了口氣,「你對我不聞不問,我好傷心。」

    「我沒有對你不聞不問!」赫連繡心下一顫。

    「你把我推給谷均逸。」又指控。

    「因為你在他身邊會比較安心啊!你跟了他那麼多年,彼此信賴、了解從沒出過事,而我只會害你遇上各種麻煩;相比之下,這段時間讓他護著你不是很好?」

    明明是唐素受了委屈,但赫連繡倒比較像是很需要人安慰的樣子。

    唐素無視于他的倔強,只靜道︰「今天,我被InNight辭退了。」

    赫連繡像顆懸在半空,不上不下的熱氣球,他的五髒六腑全擰了,胸腔那口氣活生生憋著,找不到出口。

    半晌,他才生硬地吐了三個字︰「不可能。」

    「我把事情都告訴了谷均逸,我騙了他這麼多年,沒資格再待在那里。」只不過,她不是被辭的,而是在谷均逸僵住的情況下,主動辭職;然後,看準他快經過樓下的時間,耐心地等著,等著上演苦肉計。

    事實上,這招很靈,赫連繡一看到她呆站在雨里的樣子,只能聯想到她肯定是受了莫大的打擊;只是他不懂,她明明那麼難過,為什麼還要說呢?他明明答應過她幫她保密的,難道他就這麼不可信任?

    扶住她的肩膀,「你怎麼這麼傻?這麼一來,這些年都算什麼?為了留在那里,你費了多少努力?何必要自己毀掉!」也許,有一個谷均逸在,他永遠不會成為她心中的全部。

    可那又如何?只有他自己痛苦而已,也總比看她痛苦要強一千倍啊!

    唐素甩開他的手,讓赫連繡有些呆愣。

    她退開沙發,拉開了和他的距離,意外的冷靜,「我真的一直都在做傻事沒錯,可是這次不是,我不想要自己的生活還由別人來決定,我該在誰的身邊、該由誰來保護我,或者我到底需不需要被保護,這是我個人的事;現在我沒了老板,總該能自己決定了。」

    好半天,赫連繡才反應過來,他極其不能相信,導致聲音都有些顫抖。

    「就為了這?」她這……分明是在賭氣嘛!

    「你甚至從來沒有問過我,就幫我作了選擇,還覺得這是小事?」她眉心擰起。

    赫連繡苦笑,這要他怎麼問?以他的聰明智慧,見一知百,就因為他懂,所以他不敢去問,表現得大方一點,也許還能給她一點好印象……

    大方的後果就是,一切都變得糟糕透了!

    「我想問、我想問、我想問!我想問你對那個該死的谷均逸,到底是怎麼回事,難道就因為他比我早認識了你幾年,是改變你人生軌跡的男人、是比我更為沉穩、更為可靠的男人,我就要甘心認輸,將你交給他照顧?他有他的女人,而你是我的女人,憑什麼天下的好事都讓他得手、憑什麼他就可以得到你的信任!而我,就只能帶給你麻煩和危險?」

    「我初見他那年才十四歲,他突然出現,帶著大城市的氣息;他對我意義非凡,那是無可替代的,我也曾經迷惑過;可是後來,我明白了那只是一種仰慕、欽佩;那是因為有了對比,才會顯得截然不同。」唐素幽幽嘆氣,頗有些無奈,「你想知道那是怎樣的不同嗎?就算為了那個人被人用刀架在脖子上,也不會覺得自己是被連累了,那是一種甘願。」

    「誰拿刀架在你脖子上!」他彈起,差點撞上咖啡桌,「谷均逸明明說,那些混蛋沒踫到你的!」

    她凝望著他,直到他臉上竄起的怒火轉成了尷尬,她笑了,「看來你很清楚那個人是誰,繡,我從不覺得自己被誰連累。」

    「別這麼說,你這樣說真的會讓我胡思亂想!」他在屋里踱起圈子來,好像一下子身體被賦予了太多東西,承受不住,無法發泄。

    「怎樣胡思亂想?」

    「想帶你走!離開芸越、離開InNight、離開那些視你為偶像的該死員工!你怎麼會答應?你對這里的感情這麼深,可是我希望往後的日子,你的眼里就只有我,你怎麼可能願意!」赫連繡說話不曾這樣矛盾,可是唐素一下子給了他太多希望,讓他口不擇言。

    「我的家鄉是很小的地方,如果你要帶我去的地方,是像我家鄉一樣平平淡淡、不會這麼充滿戲劇性,那很好。」

    赫連繡倒抽一口氣,雙眼像釘子一樣釘在她身上;唐素偶爾會笑,很淡、很淡的那種,非常好看,可是都不及現在這個笑容,讓他心慌意亂。

    「我早說過跟著你,是你不要我啊!」

    「我怎麼可能不要你!」

    沖過去,以蠻力一把把她按在牆上,就是一通狂吻,把她貼得嚴絲合縫。

    無預警地被他吻上,當唐素渾沌的大腦終于反應過來發生什麼事時,她的唇間已被勾起一陣熟悉的麻癢,背後的牆面是冷硬的,而身前與她緊貼的,是他發燙的身體。

    「嚇了一跳嗎?都是你害的!你不該去那該死的醫院、看那該死的簡訊……你不該、不該如此包容我的任性!」他的額頭頂上她的前額,略帶粗喘的聲音里,帶著笑意和滿滿的感動。

    他忍不住親吻她呆愣的小臉,那個樣子可愛透了!

    無論是她說要跟著他時,臉上那股令人生畏的堅定;還是突然被他抱住,臉紅羞澀得可愛透頂的她,他都喜愛,愛得不得了。

    他靈巧的舌舔過她透出粉紅的耳垂,知道她會不好意思,他就越發在她身上磨蹭起來,讓她更多地感受到他身體的變化,然後笑笑地問她︰「怎麼辦?你害我發情了。」

    雙掌箝制住她的腰側,不讓她有躲開的機會,他繼續向下吻去,吻上她的頸,他會這麼瘋狂地發起情,全都要怪她!

    發情?天啊!唐素臉紅頭又暈。

    多想就這樣沉溺下去,可唐素還是沒有停止推拒他,甚至躲避起他的親吻,「不行……」

    「哪里不行?」赫連繡深陷于她的頸間,品嘗著她身上美好的氣息,「你知道這些日子我被自己的自私和嫉妒,折磨得有多慘嗎?我需要補償。」

    她也好不到哪去啊,為什麼要她補償!

    頸間被他弄得好癢,他那雙可惡的手在她身上揉來揉去,真把她當面團,可又圈摟得好緊,讓她想躲都沒辦法躲,除非她也扣住他手腕,可是她又怎麼舍得?

    「可是,還有很多事要處理,所以……」

    「比我還重要的事?」赫連繡抬起頭,哀哀怨怨,只有那對晶亮又深邃的眸子,教唐素心間一顫;赫連繡很專注地打量她,接著揚起好嫵媚的一抹笑,絕對可以稱之為嫵媚。

    「素素,你總是喜歡幫自己找借口,你明明知道,這世上不會有什麼事比我更重要了。」

    好可怕的自信!唐素真是好氣又好笑,可是赫連繡沒有開玩笑的意思,他突然松開對她的禁錮,就在她以為他玩夠了時,他拉起她的手,逕直把她拉進了他的臥室。

    他發情了,一發不可收拾,唐素總算明白了這句話的意思,他不可能停下來的!

    ……

    赫連繡並沒有真的讓她動不了,雖然他的確失去了控制,不過像是種更深層的自覺,即使在他最瘋狂的時候,他也沒有傷到她。

    只是,真的很累。

    唐素清醒過來時,自己正躺在舒適的大床上,身上穿著他的睡衣,睡衣上有衣服剛洗過的肥皂香味,而她身上也是清洗過後的清爽。

    一想到她都不知自己是什麼時候睡著的,臉又紅了。

    外面天是黑的,不知道現在幾點,她轉身,想看看表,一看卻嚇了一跳,她看到的是盤腿坐在床另一邊,一瞬不瞬地盯著她瞧的赫連繡。

    一時間,她也忘了自己要做什麼了。

    赫連繡緊張地差點蹦起來,不過還是克制住不敢動作太大,怕牽動她一般。

    「這樣醒來,真是新奇。」她笑笑,說。

    他臉也是一紅,「我已經睡過了。」堅決不承認他被甜蜜和激情充斥,很沒膽地不敢闔眼,深怕醒來後,一切都消失不見,只有手上布滿皺紋的他,獨自躺在醫院的床上。

    一瞬間太長、一輩子太短,誰說得清?他和她在一起,能擁著彼此入睡、守著彼此醒來,還有什麼可擔心的?

    見她想坐起,赫連繡連忙上前攙扶,唐素對他這種過度體貼,投去不解的目光,他只是紅著臉問她︰「有沒有不舒服?你、你昏過去了……」

    原來他那戰戰兢兢的樣子,一部份是出于心中有愧。

    「沒什麼,只是這樣不太好,不要再這樣了。」她夠平靜了吧?就是臉燙了點,不要緊的。

    她的大度卻換來他的不滿,「不要、不要……你總是說‘不要’!你明知我多想,可你就只會說‘不要’,好像我可有可無似的;這次也是你的推拒,我才一時沒把持住,有點過火……」

    哦,對了!她想起來了。

    唐素看了看他,用一種讓他很捉摸不透的眼神,赫連繡罵上閉了嘴,「好吧,下次不會這樣了。」看吧,都說一物降一物,就是這個道理,他這輩子就只為她反反復覆。

    而唐素垂著眼,也不答話,就在他又開始著急時,她幽幽說︰「我說‘不要’,是因為我懷孕了。」

    等了一刻,等了兩刻……怎麼沒動靜了?

    不會是睡著了吧?抬眼一瞧,又被嚇得不輕,赫連繡稱得上漂亮的臉完全扭曲變形,像是被融化的蠟,一雙眼楮瞪得比雞蛋大,嘴巴能放進杯盤;是不是錯覺,怎麼好像鼻子都被拉長了?感覺好像必須馬上伸手去托,不然下巴也有掉下來的危險。

    他……不會是受到什麼打擊了吧?

    「懷……孕……」他視線好慢、好慢地下移,移到了她蓋著被子的小腹處。

    「嗯,我把過脈了,不會有錯。」這件事,她也是從美國回來後才察覺的,剛開始只是覺得不太舒服,給自己把了一下脈,把出了喜脈,才知道是怎麼回事。

    這樣很好,本來想說,他如果還是不開竅,擔心這個、擔心那個,再把她往誰懷里送的話,她就出這個殺手 ;一進門時沒來得及用上,也就錯過了說出口的最好時機。

    她、她……赫連繡只覺天旋地轉,蒼天啊,她要不要在這方面也這麼「全能」!讓他這個當爹的顯得要多沒用、就有多沒用!

    「你懷懷懷……懷孕了還還還……我還那樣那樣……」話都說不清了,赫連繡承認自己真的很沒用,「你怎麼不告訴我!我我我……我會不會傷到他?會不會有什麼危險?我還那樣……我竟然還對你那樣……」

    「只是還沒想好怎麼跟你說,你動作又太快。」後來,她就把這事忘了;不過她也了解自己的身體狀況,心中明了是不會有什麼問題的,才會半推半就地由著他。

    誰教她也是很想要他……不過,這件事還是先不要告訴他好了,不然難保他又會做出什麼驚人之舉,眼下還是先安撫他比較重要,「不要太擔心,沒事的,我自己曉得。」說著,她下意識地按在被子上小腹的位置。

    沒事、沒事……那就好!赫連繡一口氣總算提了上來。

    不、再等一下!他細細思索,追尋記憶,覺得自己好像還忽略一件十分重要的事。

    她懷孕了,也就是說,肚子里有他們的小孩了;也就是說,他要當爸爸了!而她,也答應跟他走,去過田園般平靜美好的生活;也就是說,他們將有一個房子、一個小孩,他們……

    眼前一黑,那件事真的十分重要!超出赫連繡的期望,一瞬間,她讓他站在世界的最高點上,以致于他這個當爸爸的有點承受不住。

    長期的心情憔悴加上體能消耗,再加上過度喜悅的沖擊,赫連繡身子一倒,所幸身處的地方就是床,可以放心地昏了過去。

    赫連繡的轉醒,是在天亮之後,可見這個沖擊的確太大了點,超出了他嬌貴身體的負荷。

    他醒來,身邊的人倚著枕頭坐著,姿勢似乎連動都沒動過,他視線正對著的,就是她疊放在小腹處的雙手。

    赫連繡顫顫巍巍地伸出一只手,覆在她的手上;這個畫面,他這輩子都不會忘。

    「我要當爸爸了……」

    「是啊!所以我們要結婚嗎?」

    「要!」

    「那很好,再遲一點,婚紗穿起來就不好看了。」

    「你穿什麼都好看。」

    欸?不對!不應該是這樣的,這甜蜜的氣氛好像有點走樣……

    赫連繡這才發現,他是不是被求婚了?這和計劃中的不一樣啊!

    不是應該由他向她求婚,而且場面還要無比盛大,讓所有人都羨慕她的完美求婚嗎?怎麼……怎麼會讓她搶先了?而且還是在他家、在他的床上,而且他還答應了!

    哦……天啊,可不可以重來!

    掄起枕頭蓋在頭上,此時的赫連繡真的想哭了,全世界的好事都落到了他的頭上,可面對這些天大的好事,他怎麼會這麼的沒用?好恨自己啊!

    唐素笑了,拿開枕頭摸了摸他軟軟的發,笑得好開心,另一手摸著小腹,忍不住在腦海里描繪出幸福未來的藍圖。

    全文完

上一頁返回目錄頁下一頁單擊鍵盤左右鍵(← →)可以上下翻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