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言情小說 > 蘿絲小姐 > 跨越時空的前妻 > 第十二章
選擇背景顏色︰
選擇字號︰

小竅門︰按左右鍵快速翻到上下章節

跨越時空的前妻 第十二章

作者︰蘿絲小姐

    一切似乎都很順利的進行,只等準備妥當就可以隆重開幕了。楚婧滿意的在茶坊內巡視著,務必要讓茶坊完美的重生,這可是她在這里翻身的唯一機會,絕對不能搞砸。

    「等等,那個花瓶不要放那邊,那邊容易妨礙行走,還是放這邊角落吧。」楚婧喊住了正在擺置花瓶的年輕男子吩咐。

    「是,老板。」年輕男子望向她,朝她笑了笑,他正是當初唯一留下繼續工作的柯文青。

    楚婧輕輕頷首,對他贊賞的一笑,這個大男孩很勤奮,還在念大學夜間部就半工半讀,是個不可多得的好青年。

    當初留他是留對了,也因為知道他的難處,所以從茶坊籌備期開始,她就如常支付他薪水,也或許是如此,他做得更勤快了,只要有空就會來幫忙,即便不是自己的工作範疇也毫不計較。

    再想想那喬伯安,把虧空的錢補足後,見她又大張旗鼓要重起爐灶,竟還厚著臉皮想繼續留下來當管事?真是可笑,結果被她狠狠的削一頓之後才又夾著尾巴離開。

    要不是他真有把吞進去的公款吐出來,她非上衙門——不,上警局告他不可。

    真是不管在哪個地方,都有這種無恥貪婪之徒……

    「楚楚……」

    楚婧還在想著,店門口卻傳來了呼喚聲,一個身影往里頭探頭探腦。她舉步上前,不解的看著眼前的女子。

    「你先听我說,我真的不是故意要倒債連累你的,我也是逼不得已、走投無路所以才躲起來,真的對不起。」女子一開口就先認錯,雙手合十懇求著,就差沒跪下來。

    楚婧微蹙眉頭,心中暗忖對方的身分,試探的斥道︰「你還有臉出現在我面前?」

    「我……我知道你是個善良的人,否則當初也不會好心替我作保了。你就大人有大量原諒我吧,是我蕭玉嬌不是人,我對不起你,對不起。」說著,蕭玉嬌還真的雙膝一屈,跪了下來。

    蕭玉嬌……喔,原來就是那個害任楚楚因作保而使豪宅被拍賣的元凶啊?楚婧冷冷扯唇,「所以你是來還錢的?」

    蕭玉嬌一愣,囁嚅著道︰「我……我沒錢。」

    「那你來找我干麼?該不會是妄想我會再做一次保人吧?」楚婧嗤笑了聲。

    「欸,楚楚,你怎麼好像變了……」蕭玉嬌不確定的看著她,連臉上愧疚得想死的表情都忘記做了。

    「是嗎,可能是被朋友背叛,遭受到太大的打擊吧。」楚婧淡道︰「如果你不是要還錢,那我們之間也沒什麼好說的了。」

    「楚楚。」蕭玉嬌趕緊扯住她的裙擺,悲戚的擠出點眼淚道︰「楚楚,你一定要幫幫我啊。」

    「我幫你幫到房子被查封,你覺得我還敢幫你嗎?」楚婧皺眉反問。

    「你一向最溫柔善良,絕不會眼睜睜的看著我餓死的對吧?我只希望你能賞我一口飯吃,讓我在茶坊工作就好。我一定會好好工作的,欠你的錢就從薪水里扣,可以嗎?我求你。」

    「你要在我這邊工作?」這倒出乎楚婧的意料之外。

    「嗯,我一邊工作一邊還錢,這樣你也不用擔心我會再消失不見了。」蕭玉嬌連忙點頭。

    楚婧沉吟片刻後斷然搖頭,「不用了,我已經找足人手,不缺人。」

    「楚楚,看在我們多年的交情分上,你就可憐可憐我,給我一份工作吧!算我求你、拜托你,你若不答應,我就不起來了。」一邊說,蕭玉嬌竟磕起頭來了。

    這女人怎麼這麼糾纏不清啊?楚婧煩躁的看著一直磕頭的蕭玉嬌,店門外也開始聚集看熱鬧的路人,看樣子這女人是真的不打算罷休了。

    「你快起來吧。」她不耐煩的道。若是在大楚,她早遣人將她拉出去了,再不然就狠狠打幾大板再趕出去,偏偏這里是民主自由國家,她無法干涉任何人的行為,可若蕭玉嬌每天跪在店門口,那又成何體統。

    「你答應了?」蕭玉嬌站起身,馬上換了一副笑臉。

    楚婧瞟了她的額頭一眼,光滑無傷,方才的磕頭看來根本就是假動作嘛,「算了,你要是願意好好工作,慢慢還錢也還算有良知。」

    「你放心,我一定好好做,不會再讓你失望。」蕭玉嬌再三保證,伸手就想挽上她的手臂。

    「嗯。」楚婧不著痕跡的閃開她,淡淡應聲,「那你明天再過來吧。」

    看楚婧冷淡倨傲的神態,跟以往那個哄幾句就心軟的模樣有天壤之別,蕭玉嬌暗暗驚奇,不過也沒有多說,陪笑幾句就轉身走出了店門。

    一踏出店外,她不由得回頭看了看裝潢得古色古香、好似真走進了古代的茶坊,臉上露出欣羨的神色。

    誰會想到那女人居然還能東山再起,而且這次似乎還胸有成竹,搞得有模有樣的,依照自己原本對她的認識,只要輕言軟語幾句肯定就能讓她原諒自己,可沒想到剛剛自己不但得下跪,還得磕頭?

    想到任楚楚冷酷厭煩的表情,蕭玉嬌不禁打了個寒顫,第一次在面對她時有種恐懼的感覺,好像在面對什麼高貴的公主一樣。

    那一身在上位者的氣勢,會是因為有京家當靠山嗎?

    還在猜想,手機鈴聲已經響起,她低頭看了看來電顯示,刻不容緩的接起電話,恭敬出聲……

    才送走了蕭玉嬌,後邊又傳來焦急的叫喚聲。

    「老板,麻煩您到廚房一下。」二廚熊貝急忙沖出來喊人。

    「怎麼了?」楚婧皺皺眉,快步走向廚房,只見廚房內一個高壯的男子臭著一張臉,冷眼看向面前委屈落淚的女子,周遭則圍了一群員工,或是看戲,或是出口緩頰。

    「你們若沒事做的話就可以先回去了,若還有事,就快去把事做好。」楚婧不悅的出聲命令。

    幾個員工看她走進來,識相的摸摸鼻子,一哄而散。

    等淨空廚房之後,楚婧才詢問那名臭臉男子,「怎麼回事?」

    「我不跟這種沒廚師自覺的人工作。」高柏面無表情的道。

    楚婧將視線望向哭得像淚人兒的女子,女子抽抽噎噎的道︰「我……我不過是想將煮好的肉拿起來切……」

    「對,在剛剁過生牛肉的砧板上。」高柏冷冷補充,「你連廚師基本的常識都沒有,根本不適合當廚師。」

    「我以為那是干淨的,所以——」

    「你是瞎子嗎?如果不是,那你就是白痴,連干淨的砧板跟染有血漬的砧板都分不清。」高柏扯出一抹諷刺的嘲笑。

    「你……你怎麼可以這樣罵我?」女子懊惱的反駁。

    「怕挨罵就滾回家當你的大小姐,少在這邊礙手礙腳。」高柏冷哼了聲。

    「我……我不做可以了吧?」女子跺跺腳,脫下圍裙,嗚咽一聲沖了出去。

    「欸。」楚婧輕嘆一聲,她都還沒開口講話耶。茶坊尚未開幕,只是試做菜色,她請的這位大廚已經罵跑好幾個助手了。

    高柏睇了她一眼,轉身又忙自己的事去了。

    「你……其實講話可以婉轉一點。」看著他的背影,她開口道。

    「我沒空浪費唇舌。」高柏淡淡道,沒有回頭。

    面對他的直接,楚婧也不惱怒,當初上門應征的廚師,只有他能完美做出她想要的菜色,連味道都跟她記憶中的幾乎一樣,所以即便他個性陰沉古怪,不喜歡跟人交際說話,她還是決定雇用他。

    不過他還真是挺難相處,尤其講話更是毫不留情,常得罪人也不以為意。

    「高柏,我尊重你的專業,但人的資質本來就各有不同,我希望你能稍微包涵一下那些不及你出色的人——」

    咚!

    忽地,她的話被刀子插上砧板的聲音給打斷。

    高柏緩緩轉過身,漆黑的眸子緊盯著她,「我就是這個樣子,不要試圖改變我。如果你不滿意,可以解雇我。」

    面對他高大身軀的壓迫,楚婧的心猛然漏跳一拍,眼前的男人有張充滿野性的帥氣臉龐,宛若獵豹的雙眼冰冷銳利,讓她幾乎喘不過氣來。

    相較于京岷那種冷漠俊逸的氣質,他的好看是另一種充滿侵略性的狂野,令人有點畏懼他的接近。雖說她已經逐漸適應這邊比大楚還要開放的男女互動方式,但突然這樣近距離的跟他獨處,她還是忍不住緊張,心跳微微加快。

    「我很欣賞你的廚藝,現在也很需要你替我做事,所以我不會解雇你,但我不確定我能容忍你古怪的個性到什麼程度,或許哪天受不了時,我就會請你走人。」楚婧深吸口氣,表明自己立場。

    高柏沒料到她會這麼坦率,微微彎下了身子,俯視著比自己矮上一個頭的她,他饒富興味的瞅著她半晌,直到楚婧覺得自己快要窒息時,他才又站直身子點了點頭,隨即悶不吭聲的轉過身,不再理她。

    楚婧暗吁口氣,撫了撫胸口,睨了眼他散發著生人勿近氣息的冷漠背影,搖搖頭轉身走開。  

上一頁返回目錄頁下一頁單擊鍵盤左右鍵(← →)可以上下翻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