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言情小說 > 七季 > 我的大丈夫 > 終章
選擇背景顏色︰
選擇字號︰

小竅門︰按左右鍵快速翻到上下章節

我的大丈夫 終章

作者︰七季

    「趕走也好,殺死也好,我可以弄啞自己,只為了不再說出讓妳傷心的話。」他抱住她,看似激動,用的力量卻是小心翼翼,「安亞,妳必須再給我一次機會,真的。」

    「甜言蜜語,真不適合你。」

    她答應給他一次機會,因為怎麼想,自己似乎都沒有拒絕的理由。

    必焦宇要賭上自己的未來追求她,她又何嘗不是賭上自己的未來?正因為她知道一旦兩人成為情侶關系,她就再也沒有失戀的本錢了。

    所謂的「追求」也不過是個形式,她知道關焦宇的行為和他的腦子一樣單調,但是沒想到居然會單調成這樣離譜的境界……

    他每周日的晚上會請她出去吃一頓晚餐,吃完飯後看場電影,看完電影就送她回家,當然他也等于回了自己的家,然後就各自散去、自由活動。

    卓安亞從來沒指望過他能真的帶來什麼驚喜,她也無法想象出關焦宇浪漫的樣子,但是,這樣的交往卻沒有以前來得自在,他不再與她為了點小事吵架,不再在她面前大聲嚷嚷,也不再高興時就揉著她的頭。

    想來她恐怕真的有點自虐吧?這樣的「追求」讓她好不自在。

    與關焦宇並肩走在路邊,兩邊商場上的LED燈轉換著各種顏色,打在臉上使人看起來怪怪的,不過她沒心思去看路人的臉,只是在心中暗暗想著一周又這樣結束了。

    「那部電影拍得不錯。」旁邊像保鏢一樣的關焦宇突然開口,口氣一個僵到不行。

    「是嗎?你不是中途都在睡覺嗎?不過,散場時你居然還知道該起床了!」听到他那樣刻板的語氣,她就莫名地生氣,在她面前,裝什麼裝啊?明明電影開始沒多久就睡著了。

    必焦宇有些尷尬地抓了抓頭,「那是因為被旁邊的女生哭醒的,看她那麼慘,那電影應該很感人?妳覺得呢?」

    「是嗎?」反正她也最討厭看愛情片了,完全不知所雲。

    要按照平時,他肯定會跟她對嗆起來,不過此時的他只會安靜一下,然後默默地說︰「那下次看別的好了……」

    真是一點都不像他!卓安亞決定發脾氣,就當她正要發作時,後面一個少年沖上來,猛撞上關焦宇,那大力的一下,要不是關焦宇全身硬得像石頭,怕早就躺在地上了。

    「對不起、對不起?」那少年一刻停歇都沒有,還在向前跑著,拉出了一道長音。

    「搞什麼卓安亞皺著眉看那個背影,卻見關焦宇臉色一暗。

    這是她再熟悉不過的表情,就是在辦案時他打算和誰玩命時,才會露出的狠表情,「怎麼了?」她心一沈,反射性的抓住他衣服。

    他大手反復在她的手上,輕拍了拍,「安亞,在這里等我,那小子搶了我的錢包。」

    居然敢這樣明目張膽的搶關焦宇的錢包的人,卓安亞真的是打從心底佩服起那個少年。

    必焦宇如箭似的沖了出去,卓安亞卻沒有依照他說的在這里等他,而是也隨著追了過去。

    一般人,會在約會的時候,為了追一個小偷把女伴放在一邊的嗎?雖然她知道關焦宇正義感極強,但他更重視她不是嗎?一個錢包而已,錢沒了再賺,比起她擔心他出事,他還是更執著于那個錢包嗎?

    深夜的街上人比平常少了很多,卓安亞把高跟鞋丟到一旁,拼命地追前面那道隨時可能消失的身影,口中喊著他的名字,他肯定听到了,卻充耳不聞。

    那少年顯然想不到自己偷的是反應極快、體力極好,而且相當執著的人,幾次回頭,都看到關焦宇離自己越來越近,那雙眼神像要將人吃干抹淨了不可!

    少年明顯是慌了,人類的本能告訴他,就算少賺一筆也不能被那男人逮到,不然一定會比死更慘,所以當他跑過一座大橋時,他毫不猶豫地將那錢包丟進了橋下的河里,那錢包在橋邊橙色的光照下,閃了一下就消失在了墨藍的河水中。

    卓安亞也看到了這一幕,心想那少年真是死定了,但是接下來的一幕讓她忘記了自己還在跑動中,就那樣呆呆地站住了。

    她看到關焦宇不去追那少年,反倒是隨著那錢包一起,躍過橋欄跳入了河中!

    自殺的人都沒他那麼干脆!卓安亞整個人呆掉了,她腦袋里嗡嗡的響,剛剛還生龍活虎奔跑的人突然就消失在她的眼中。

    追小偷時沒人幫忙,但是有人掉進了河里,人馬上就圍了起來,拜此所賜,她才保住了一條命,因為當她回過神來時,自己大半個身子已經在橋外了,要不是後面幾個好心人及時抱住她,她現在肯定也在那條冰冷的河里了。

    冰冷的河,現在氣溫可是是幾近五度的寒冬!

    那個豬頭,到底發什麼神經?她順著橋欄無力的跌坐在地上,眼前是看不到一絲波瀾的河面,身後有人報了警,也有人叫了救護車,听到這兩個詞,她心都冷了。

    「一定要下去找他才行啊……」她喃喃地說著,听不到自己的聲音。

    猛地有人向河岸那邊一指,大喊找到了,卓安亞順著看去,路燈所及的最外緣,真的有個黑影從河的方向過去朝大路走。

    卓安亞急忙推開人群,跌跌撞撞地沖下橋去,她只想朝他而去,她從不知道這座橋這樣長,長到她差點就跑不到未來!

    那個人全身的水都往腳下匯集,顫抖著身軀,正冒出白煙,眼楮被貼在臉上的頭發擋住,看樣子一直喘得很厲害,手上死死握著一個錢包。

    看到了她,他才好像找到了一個方向,速度加快跑了過來。

    「安亞,妳怎麼穿成這樣?外套呢?」才一會兒功夫,他聲音就沙啞到她認不得了。

    「丟了、丟了,不要了。」她隨口不知說著什麼,一頭撲進他懷里,臉緊緊地貼在他的胸前,他的身上比她冷一千倍。

    偵該感謝老天給了他這麼健壯的身體,她緊抱著他,他身上很冷、很冷,不過她抖得比他還厲害。

    必焦宇有些無措,然後他才有些發慌的回抱住她。

    「安亞,怎麼了?」

    怎麼了?他竟然敢問她是怎麼了?她突然推開他,一把搶過他手里的錢包。

    「這個東西對你就這麼重要?錢對你就這麼重要嗎?比我……比失去我還重要嗎?你這個笨蛋!」

    他哪里敢說自己被冤枉了,不過看到她哭得那麼慘的時候,他意識到自己又做了一些不可挽回的傻事。

    不是告訴過自己,只能做讓她高興的事,再也不讓她生氣、讓她傷心、讓她哭嗎?為什麼他好像總是沒辦法成功?

    「不是錢。」他撥了一下前額的濕發,心里一急嘴就笨,「我只是想拿回照片,這條河我以前下去過,不要緊的……」

    「不要緊?全天下只有你才覺得不要緊!有什麼照片比你的性命更重要?」她強忍著哆嗦的手硬翻開那個錢包,這個她翻過無數次的錢包,哪里有什麼照片?

    「在票夾的後面……」他看出她的動作,想幫她又似乎不想,弄得一副很為難的樣子,「本來想說,能找回來真的是奇跡。」

    你能回還才真的是奇跡!卓安亞哭得上氣不接下氣,說話的力氣都沒有,就是把所有情緒都發泄在那個可恨的錢包上。

    她翻出一張已經被水泡透的照片,小小的,看上去可憐兮兮。

    那是他們兩個的合照,他在一棵樹前面,面無表情地站著,她在他身後,只露出一個臉笑瞇瞇的看著鏡頭。

    印象中,這好像是高中時一次旅游中,她強迫他照的。

    照片和錢包都丟在了地上,她頓了下來,泣不成聲,「這種東西,有什麼要緊的……」

    「要緊!」他全身濕答答的,在她身前也蹲了下來,「所有的照片都被妳拿走了,我就只剩這一張了。」

    她搬家時帶走了所有的照片,卓安亞抬起頭,看他眼中寫著抱歉。

    只因為這張照片一直在他的錢包里,所以才「幸免于難」?

    她曾要求他,手機要用自己的照片當待機畫面,錢包里要放她的照片當護身符,他那時只是斜著眼,說了句「太娘」就沒下文了。

    「照片的話,我那里有很多啊。」

    「安亞,妳不會懂的。」他跪下去,不顧周圍涌來看熱鬧的人,用力的將她環在了自己懷里!

    將她輕輕的吻了又吻,才道︰「我想盡方法把妳追到手,但是妳卻怎麼樣都不高興,我很怕自己這輩子最大的賭注會落空,如果哪一天妳不要我了,那樣的話,我就只有這張照片了,所以當時,我的腦子都空了,只想著要把照片拿回來……」

    「拜托你,不要再這樣嚇我了。」她抓著他的肩膀,抓出了一道道紅印,「妳承諾我的東西太多了,小時候你承諾過我長大以後會很快樂的,長大後你又將未來承諾給我,你給的承諾那麼多,我不會讓你在兌現前離開的!」

    「兌現……」他重復著,突然全身一震,「安亞,妳在等我兌現嗎,真的?」

    罷才看到他跳下去,她才發覺,原來自己的生活中除了他一個又一個的承諾外,什麼都沒有了,就如同她從小就在等帶著自己長大一樣,現在的她所期待的就是和他一起變老,就像他說的那樣,兩個人的未來……

    她的未來其實只有一種可能,那麼她還有什麼好值得猶豫的呢?

    她將那照片和那錢包一揮臂,又丟進了河里。

    「這一次,不要再放我一個人傻傻的等了。」她對已經呆若木雞的關焦宇嗔笑道。

    他痴呆的臉漸漸地染上了一絲喜色,然後嘴角揚起,嘴巴大大地咧了開來。

    「不會了,有妳在我身邊,我什麼也不要,哪里也不去了!」他顧不得自己的狼狽樣,再次甩開大手將她緊緊地抱住。

    「你說的?」她低聲問。

    「我說的!我說的話,我會用一輩子來兌現!」關焦宇承諾道。

上一頁返回目錄頁下一頁單擊鍵盤左右鍵(← →)可以上下翻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