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言情小說 > 綺萱 > 專情大野狼 > 第十七章
選擇背景顏色︰
選擇字號︰

小竅門︰按左右鍵快速翻到上下章節

專情大野狼 第十七章

作者︰綺萱

    「你在吃醋?」他似笑非笑地覷著她。

    聞言,她粉頰微赧,雖然她承認她是有那麼一丁點介意,不過也只能怪她找了個帥氣又多金的男朋友,會引起其他女人的覬覦,也代表她眼光高,自然也得大器一點。

    「才沒有,不過你真的不打算參加這次的時裝周嗎?」她擰著眉,有多少設計師想參加卻不夠資格,而他居然想放棄這個機會。

    「我還有比那個更重要的事要做,等這件事告一段落時,我再來考慮要不要參加。」他一點也不在意揚名國際的機會。

    對他來說,席宥莎才是他生命中最重要的人,如果沒有她的陪伴,他絕對無法從傷痛中走出來。

    前陣子,奶奶因為病情惡化,在睡眠中與世長辭,當時的她唇角微揚,似乎是在沒有煩惱的情況下離開人世的,原本他以為他會無法接受這個事實,但意外地他並沒有想象中的傷心,反而還替奶奶覺得開心,至少她解脫了。

    只是唯一的遺憾是奶奶並沒有親眼目睹他們的婚禮,為了一圓奶奶的夢,他決定向席宥莎求婚,在奶奶百日之內完婚。

    「什麼事比這件事重要?」薛奶奶都已經過世了,他父親也對他們兩人交往的事沒有太大的意見,她想不透還有什麼值得他費心的事情。

    「就是……我替一個很重要的人設計了一件衣服,想當她的生日禮物,不過我又怕她穿起來不合身,剛好她的身材和你差不多,你願意幫我試穿一下嗎?」他溫柔地問道。

    「當然沒問題,不過是哪個很重要的人?」她柳眉微挑,有些在意地問。

    她的生日已經過了,所以不可能是她,難怪這幾天他老是神秘兮兮地把自己關在工作室,就連和她約會都一臉疲憊的模樣,如今他又這麼說,教她心頭不免有些在意。

    難不成他發現她其實一點都不適合他,所以打算和她分手?

    思及此,她俏臉微僵,就怕他會說出分手的字眼。

    「她在我生命中佔了非常大的位置,我打算未來的每一天都能和她一起度過,讓她成為這世界上最幸福的人。」他深情款款的言詞,將她一顆惶惶不安的心,直接打入無底深淵。

    「……是嗎?有你這樣為她付出,我想她一定會很幸福的,衣服在哪里?我來試穿。」她皮笑肉不笑地說,就算心里覺得受傷,她也不想表現出來。

    原來以為幸福就在眼前,沒想到她還是抵擋不了魔咒,再度面臨男友背叛的命運,看來是她做人失敗,才會讓他的心跑到另一個女人身上。

    她強顏歡笑的模樣,薛仲凌全都看在眼底。

    傻丫頭,對他就不能多點信心嗎?在他們兩人經歷了這麼多的風風雨雨,他早就將她視為自己未來的伴侶,即便她想離開,他也不會輕易放手。

    不過這樣也好,就讓她誤會吧!等到謎底揭曉的那一刻,他迫不及待想看她的反應了。

    「我們吃完飯再過去吧!」他揚起神秘的笑容,拉著她坐下,開始享受她精心制作的料理。

    駱瑋悄悄離開現場,他永遠搞不懂薛仲凌骨子里在賣什麼藥,不過他唯一擔心的,還是米蘭時裝周的事呀!

    當薛仲凌帶她來到一處熟悉的民宅時,席宥莎倏地瞪大眼,有些難以置信地望著他。

    「這不是我家嗎?」他沒事帶她回家干嘛?

    「是呀!這是你家。」他牽著她的手上樓,黃郁荷早就等在門邊迎接他們了。

    「總算回來了,我們可是等你們好久了呢!」黃郁荷笑咪咪地將女兒拉了進來,還不忘朝薛仲凌眨了眨眼。

    席宥莎不明所以地皺著眉,不是說要讓她試穿衣服,怎麼他會把她帶回家?而且她母親過于興奮的表情也不合理,讓她忍不住心生疑竇。

    「姊姊,快來快來!」席宥萍一臉興奮地拉著她,麗容上也帶著神秘的笑容。

    「你們怎麼那麼興奮?家里有誰中樂透了嗎?」她一頭霧水地問道。

    「是啊!中了頭獎。」身為一家之主的席立章,也忍不住打趣回應。

    他向來不干涉女兒的感情生活,即便當初知道席宥莎和薛仲凌交往時,他是反對的,不過看薛仲凌對女兒一往情深,也和其他女人斷絕來往,再加上這陣子的觀察,他才放心把女兒交給他。

    畢竟人生是他們的,為人父母,也只能給予祝福啊!

    「真的嗎?樂透下注單給我看一下。」她才不信。

    「哎唷,那不重要啦!快點,薛大哥設計的衣服好漂亮哦!你快點來試穿。」席宥萍一把拉著她往房里帶。

    一套完美的白紗禮服就穿在人型模特兒身上,細肩帶低胸綴花領口,再加上層層堆疊的蕾絲紗裙,看起來美得令人屏息,席宥莎身形一頓,腦子呈現空白的狀態。

    薛仲凌說的就是這套禮服嗎?所以他是想將這套白紗送給他心目中的那個重要的女人?

    他怎麼能這麼殘忍!打算要和別的女人結婚了,居然還要求她來試穿禮服,他究竟把她當成什麼了?

    「我不穿。」她倔傲地拒絕。

    「為什麼?這禮服可是薛大哥花了兩個星期的時間親手縫制的耶!」席肴萍不解地問。

    「這又不是他做給我的,我干嘛穿?」她板著俏臉,打死都不肯妥協。

    「你在胡說八道什麼啊?快給我穿!」黃郁荷不懂女兒在使什麼性子,索性動手幫她換衣服。

    不敵兩個女人的力量,席宥莎在百般不情願的情況下,硬是換上了禮服,合身的剪裁完全襯托出她的好身材,看著鏡子前的自己,她突然有種要出嫁的錯覺。

    「好漂亮!真的好適合你。」席宥萍忍不住贊美。

    「仲凌的手藝真好,這件禮服完全符合你的身材呢!」黃郁荷也忍不住贊美自己未來的女婿。

    「快點出去亮相。」席宥萍興高采烈地把姊姊給推出房間。

    「喂,你們……」被推著走的席宥莎,忍不住開口抱怨。

    當她有如仙女般出現在客廳時,薛仲凌看得目不轉楮,縱使在腦海中想象過無數次她穿這件婚紗時的情景,卻不敵此刻她活生生站在他面前般的深刻。

    她白晰無瑕的肌膚,凹凸有致的身材,完完全全呈現出來,可惜俏臉上的忸怩神情,看起來有那麼一點滑稽。

    「果然很適合你。」他滿意地笑道。

    「適合我有什麼用?你不是要送給別人的生日禮物嗎?」她抿著唇,不悅地和他攤牌。

    這家伙究竟把她當成什麼了?她的忍耐是有限度的。

    「那是我騙你的,這件禮服其實是要送你的。」他笑著公布謎底。

    「送我的?」她瞠大美眸,一臉怔愣地望著他。

    薛仲凌走上前,從口袋里拿出一只絨盒,里頭躺著一枚精致小巧的鑽戒。

    「席宥莎,雖然我不是一個好情人,不過我發誓我會每天愛你多一點,所以,你願意成為我的妻子,和我共組一個真正的家嗎?」他感性地向她求婚。

    似乎沒料到他會當眾向她求婚,她心頭發熱,一種難以言喻的喜悅逐漸包圍著她,讓她忍不住熱淚盈眶。

    她以為他心里頭有了別的女人,她曾經以為自己可以很灑脫地祝福他,就像當初離開紀承翰那樣,但她發現她做不到,只因為她深愛著他,無法輕易放手。

    「你干嘛騙我?害我以為你移情別戀了,我這里很痛很痛。」她用力壓著自己的胸口,淚水不受控制地滑落。

    薛仲凌拭去她臉上的淚水,俊容上有著滿滿的歉疚,他知道自己的行徑有點過分,不過他如果不這麼做,怎麼知道在她心里,他究竟佔了多大的分量?

    「傻瓜,我都已經在奶奶面前說要愛你一輩子了,怎麼可能移情別戀?不過我很高興你這麼愛我,這代表我在你心里,比紀承翰還要重要。」他將絨盒里的戒指套在她的手上。

    看著他毫無預警地將她套牢,她非但一點也不生氣,反而忍不住摟住他的頸項,用力吻上他的唇。

    這個笨蛋,紀承翰只是她生命中的一段小插曲,當時兩人也只是純純的愛,連真正的愛情都稱不上,他又有什麼好計較的?

    不過她喜歡他的求婚計劃,雖然讓她小小的心痛,不過痛苦過後的果實,果然是最甜美的,只是在那之後,她還得想個辦法讓他和他父親重修舊好,這恐怕又是一道難題哪!

    兩人渾然忘我地激情演出,讓黃郁荷和席宥萍一臉艷羨,她們也多想要有如此浪漫的求婚過程呀!

    「老公,你也不多學著點,當初求婚那麼隨便,害我至今心里還有著遺憾哪!」黃郁荷忍不住恭怨。

    席立章一臉漠然地看了老婆一眼,不為所動地繼續看著手中的報紙。

    「我不會縫禮服,也沒錢買鑽戒,而且當初是你主動逼我娶你的,要說有遺憾的應該是我吧?」他陳述著當年的情況。

    聞言,黃郁荷羞紅了臉,當初她肯定是被鬼蒙蔽了雙眼,才會愛上這個不解風情的男人!

    「席立章,我只是小小恭怨一下,你有必要把陳年往事全抖出來嗎?」而且還在眾人面前說,她還要不要做人哪?

    「我只是在陳述事實,如果你真的那麼希望有個浪漫的求婚,那就麻煩仲凌再替你量身打造一件禮服,至于戒指就先借肴莎的充充數吧!我倒是可以勉為其難地對你說一些甜言蜜語,如何?」他有條不紊地提出建議。

    「席、立、章!」黃郁荷火大地上前掐住老公的脖子。

    看著眼前上演的家庭肥皂劇,薛仲凌和席宥莎忍不住相擁而笑,他們知道在未來的日子里,也會跟席家夫婦一樣幸福。

    幸福,就在眼前。

    【全書完】    

上一頁返回目錄頁下一頁單擊鍵盤左右鍵(← →)可以上下翻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