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言情小說 > 梅貝兒 > 良人 上篇.續弦也可以 > 第一章
選擇背景顏色︰
選擇字號︰

小竅門︰按左右鍵快速翻到上下章節

良人 上篇.續弦也可以 第一章

作者︰梅貝兒

    【第一章】

    「喝……」婉瑛突然一口氣喘了上來,新鮮空氣灌進肺部,意識也倏地清醒,接著感覺到喉嚨像有火在燒似的,讓她痛到眼淚都流了出來。

    她還活著……

    她沒死……

    婉瑛下意識地坐起身來,覆在臉上的白布也跟著滑落,在同一時間,傳來年輕女孩的驚聲尖叫,差點把她的耳朵給震聾了。

    「哇……啊……」

    接著又響起好幾個人的聲音。

    「發生什麼事了?」

    「玉珠,怎麼回事?」

    「婉兒……明明……明明已經死了……」叫玉珠的女孩一面哭、一面嚷道。「她居……居然會動……」

    這下子,在場的十幾道飽含驚懼的目光全都投至向婉瑛身上,就在兩個時辰之前,區大夫確定她已經斷氣,才蓋上白布,不可能又突然活過來了。

    「都已經是大白天了,可別嚇人……」

    「身體都冰冷了,不可能又活過來……」

    只見一群才剛歷經火劫的街坊鄰居,全都退到好幾尺遠的地方,用驚悚的眼神瞪著死去兩個時辰的人又睜開眼楮,真的是活見鬼了。

    而婉瑛也同樣瞪著他們,嘗試了幾次想開口說話,還是沒有成功。「呃……咳……」一定是被濃煙嗆傷了。

    「婉、婉兒……」可以說看著她長大的陶大娘吞咽了下口水,像是怕驚擾到什麼,很小聲地問。「你是人……還是……鬼?」

    她看著圍繞在自己身邊的人們,有男有女、有老有少,一個個都是古裝打扮,說話還有些口音,這不就是穿越題材中的老梗之一?要不是喉嚨太痛了,婉瑛真的會笑出來。

    同住在大雜院里的邱老爹也慢慢地湊近。「你……不是死了嗎?」

    死了?

    「婉兒?」陶大娘見她還在發愣,又試探地喚道。

    沒有人叫過我婉兒,連我爸媽都沒有……婉瑛困惑地看了看他們,又低頭看了看自己,發現她居然是躺在地上,身上還蓋了一塊白布,其中所代表的意義已經很明顯了。

    「呃……嗯……」她把手心覆在喉嚨上,露出痛苦的表情。

    這里是什麼地方?

    我怎麼也,穿著古裝?

    婉瑛連吞咽口水都相當困難,只好放棄開口說話,有些迷惑地看了眾人一眼,見他們離得遠遠的,似乎真的很害怕,有些無奈地撫了下頭發,這才注意到不是原來的短發,長度都快到腰部了。

    難道真的是……「那個」?

    面對眼前詭異的情況,她再不想接受事實也不行,于是將右手伸向那個叫玉珠的女孩,示意對方摸一下就知道是人是鬼了。

    「玉珠,你去!」所有的人異口同聲地慫恿。

    玉珠拼命地搖頭。「我不敢……」

    「平常你跟婉兒最要好,當然是你去……」說著,有人就推了她一把。

    「我、我去就是了。」玉珠吸了吸氣,慢吞吞地上前幾步,然後用最快的速度摸了一下,又趕緊縮回去。

    「怎麼樣?」其他人異口同聲地問。

    「是、是熱的……」說著,玉珠又摸了一下,這次停留得比較久,也就更加肯定。「真的是熱的。」

    所有的人馬上你看我、我看你,終于相信死人復活了。

    「婉兒,你可真是命大,一定是老天爺可憐你是沒爹沒娘的孤兒,才會特別保佑你……」陶大娘用袖口擦著淚水。「咱們還打算明天幫你弄一口薄棺材,草草地把你給葬了……你可以活過來,真是太好了……」

    婉瑛听了臉上不禁滑下三條黑線,如果晚個一天穿越過來,發現自己躺在棺材里頭,嚇也嚇死了。

    「婉兒,我以為你真的死了……」玉珠抱著她嚎啕大哭。

    她拍了拍玉珠的背,表示安慰。

    「怎麼不說話?」陶大娘奇怪地問。

    「呃……」她比了下喉嚨。

    陶大娘這才會意過來。「一定是傷了喉嚨,我這就去把區大夫請過來……」

    看來不能說話倒也省了不少事,可以給自己多點時間來適應這場名叫「穿越」的意外。婉瑛心里不禁這麼想,旋即又想到一件事,連忙仔細地觀察四周男女所穿的服飾,想分辨出它屬于哪一個朝代。

    應該不是在清朝,這個初步的結論讓她稍微放心了些,不然婉瑛就得要擔心踫上那群害人不淺的數字皇子,這也是穿越題材中的老梗之一。

    接下來,婉瑛只是靜靜地听著周圍的對話,原來是昨天半夜大雜院里失火,雖然火勢沒有很大,都及時逃了出來,唯一不幸喪生的只有這個叫「婉兒」的姑娘,也就是這副身體原來的主人翁。

    她摸了摸自己的臉蛋,確實比原本的瘦長,鼻子和嘴巴也都小了些,又偷偷地拉開衣襟,看了下胸部尺寸,真的變得比以前有料,腰也細多了,自己的靈魂附在一個死掉的姑娘身上,該說是幸還是不幸?

    婉瑛又想到昏迷之前最後一個印象,空氣無法吸入肺部的恐懼和疼痛,心里已經有數了,原本的身體大概凶多吉少,不過為什麼會「穿越」了呢?她又是何德何能,遇上這種千載難逢的奇跡?是因為救了那一對可憐的祖孫,老天爺才會賜給她重生的機會嗎?

    不管答案是什麼,只要能活著就好。

    「區大夫來了!」陶大娘很快地把人請到。

    只見一名年約四十,唇上和下巴留著胡子的男子走了過來,婉瑛有些不可思議地看著對方身上套了件白袍,手上提了一口木制醫箱,來到自己面前。

    「……我沒騙你吧,婉兒真的活過來了。」陶大娘指著坐在石階上的婉瑛說。

    區大夫一臉驚愕莫名。「怎麼可能?我明明幫她做了CPR,可是她的心跳、脈搏還是沒有回來……而且都死了兩個時辰……」

    CPR?不就是心肺復蘇術?

    「姑娘失禮了,請讓我听一下你的心音……」說著,他便拿出可以伸縮的木管,將一端抵在婉瑛的心肺之間。「心跳還算正常,也沒有雜音……難道真的是我的診斷有誤?應該不可能才是……」

    知道內髒器官都沒有腐敗,婉瑛才松了口氣,不然真擔心還要再死一次,接著又研究起眼前的這位區大夫,不僅有張略帶混血的五官,又拿著像是听診器的東西,加上使用現代用語,讓她不禁有一種違和感。

    「……請把嘴巴張開,讓我看看喉嚨的傷勢。」區大夫收起听診器,將壓舌棒抵在她的舌頭上,檢查喉嚨的嗆傷情況。

    難道……他也是穿越過來的?婉瑛直盯著他,真的很想問。

    「我會請內人開一帖藥方,讓人煎好之後送來這兒給她喝,還好只是喉嚨嗆傷,並未傷及肺髒,不算太嚴重,大約半個月左右就會痊愈了。」他一面跟陶大娘說,一面端詳著婉瑛,還是不禁嘖嘖稱奇。「我身為一名醫者,從來不信怪力亂神之事,不過……這世上原本就有許多無法解釋的事,倒也不足為奇。」

    陶大娘點頭附和。「區大夫說得是。」

    「那我先走了。」區大夫說著便提著醫箱離開了。

    「婉兒,喝一口溫開水,喉嚨也會舒服些。」玉珠將手上的茶杯遞給她,揩了下眼角的淚水。「咱們也算是從小一塊兒長大,又都是沒爹沒娘,你要是走了,丟下我一個人,我還真不知道該怎麼辦才好。」

    婉瑛接受了對方的好意,先潤了潤喉,不過喉嚨真的太痛了,花了好久的時間才把溫開水吞下去。

    「咳咳……」

    「慢慢喝!」她輕拍著婉瑛的胸口說。

上一頁返回目錄頁下一頁單擊鍵盤左右鍵(← →)可以上下翻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