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言情小說 > 陽光晴子 > 太座好佛心 > 第十章
選擇背景顏色︰
選擇字號︰

小竅門︰按左右鍵快速翻到上下章節

太座好佛心 第十章

作者︰陽光晴子

    筠兒不知自己置身何處,只知道自己的眼楮跟嘴巴都被布條捂住,她想動、想喊小芙蓉,卻發現自己的身體沉甸甸的,動也動不了。

    然後,有人解開了她眼楮跟嘴巴上的布條,她皺著柳眉,眨了眨眼,迷蒙的視線定了焦,才看清楚站在眼前的人,竟然就是一個多月前她在胡同里見到的那名年約四十的俊逸男子。

    「小芙蓉呢?」她急急的在這間石室尋找,好一會才看到小芙蓉平躺在一張石床上,看來中了迷香仍然未醒。

    也是,小芙蓉是個孩子,也沒練過功,那麼濃烈的迷香哪承受得住?

    「你把我們抓來這里,不怕東方紫來找你?」她邊說邊試著使力,慶幸的發現自己的力氣已漸漸回來。

    男子哈哈大笑,「東方紫?那家伙我早看不順眼了,對皇帝極盡諂媚之能事,才能成為皇家御用三少,派頭十足,為人陰冷,我看你當他妻子,肯定不快樂。」

    「我既是他妻子,他是什麼樣的人我比誰都清楚。」筠兒微微一笑,對方的批評並沒有令她不悅。「至于你的後半段話,我的回答是︰如莊周所言,‘子非我,安知我不知魚之樂?’」

    男子蹙眉,看著她眼中的堅定及純淨如花的美貌,嘖嘖兩聲,「那家伙習慣獨來獨往,孤僻又邪肆深沉,沒想到老天爺對他特別好,但是……這個好也不一定是好,至少在我臥底那麼多年後,終于在他身上找到弱點,這一回還怕他不栽?」

    她听出不對勁,「你到底是誰?」

    「我是呂晦……不對,我改姓杜了,從一個原本養了一窩逞凶斗狠土匪的土匪頭子,轉而跟一些貪官污吏勾結、幫他們處理事情,而這里,京是我的山寨。」

    那日冷峻嚴厲的目光不見了,他的眼神轉為邪yin,壞笑的與她平視。

    「五年前,杜王爺收我為義子,讓我穿好、吃好,我成了少爺,除了幫他臥底外,現在也運了一大堆黃金白銀準備買大炮……」說到這里,他突然笑了起來,「算了,我做的事兒很多,但也有很多都讓你那個很麻煩的東方紫給破壞了。」

    「那一定都是壞事。」她堅信的表示。

    「是,我承認,我的義父與朝中大臣結黨營私、意圖謀反,尤其上回我跟義父還有一干人等不知花了多少銀兩才買通十三衙門里的一些太監,準備要在皇太後的大壽之日弄點事來玩玩,沒想到,你的良人跟鎧斳貝勒滴水不漏的防護,壞了我們的好事!」

    杜晦像是在算總帳,繼續又道︰「還有明倫大人那件事,那份黑檀木盒里的名單,可是害我們自相殘殺了不少同伙,沒想到竟也是他們兩人搞出的假消息!」他突然笑咪咪的站在她面前,「你知道我為什麼同你說那麼多嗎?因為,你會死。」

    筠兒臉色丕變。

    「但是,在你死之前……」他眼中冒起yin念,盯著她標致誘人的臉孔,心癢難耐,「我也想嘗嘗東方紫的女人是什麼滋味?居然讓他如此珍惜呵護。」

    「不要過來!」看他張狂的走向自己,她著急的想退後,怎奈腳一軟,跌坐在地上。

    「怎麼可以不過來?我可是欲火焚身了。」他蹲下身子,伸手摸她的臉,嘿嘿冷笑,「我早探過了,你除了輕功,其他功夫可差了,我們就來玩玩吧。」他欲抓住她想逃的身子,沒想到她一回身用力推他,他一個不小心便跌倒在地。

    他正要起身時,小芙突然冒了出來,一抬腳就用力踹了他的命根子,還萬分得意的喊,「哈,我佛慈悲,你干了那麼多壞事,我代佛陀來教訓你!」

    「噢……該死的!」杜晦痛得在地上蜷縮著身子,怒聲詛咒。

    「對你就不必客氣了!」小芙蓉瞪他一眼。

    「你……好樣兒的!」他痛得額冒冷汗,心想這小家伙不是還沒醒嗎?

    其實小芙蓉早醒了,發現這座密室連個門也看不見只是座石屋,很高的上方有個小小的洞口,讓里面有了空氣不致悶死,可石屋內也只有一張石頭床,一個燭燈,所以她本想假裝未醒,就是要看看這個男人怎麼進出密室的,怎知他竟要干壞事。

    「你想大欺小還是男欺女?原來杜穆的義子就是你,叔叔貝勒一直在追你這條線,說要能揪出你就能揪出──你看什麼看?!」

    杜晦坐起身來了,一雙色迷迷的眼先看了下她之後,又不懷好意的往筠兒那里瞄。

    小芙蓉氣得眼里冒火,心里也冒火,「做什麼?!

    筠兒緊握雙拳,擋在小芙蓉面前,瞪著眼神閃爍的他,「你想做什麼?」

    他口氣輕佻,笑容邪魅,「只要你乖,我對那個小家伙沒興趣的。」

    「齷齪!」小芙蓉不屑地罵道。

    他仰頭大笑,「多罵一些,老是玩花街柳巷投懷送抱的女人總是少了點樂趣,而且她們也沒有筠格格這麼迷人,完美無瑕……」他突然又邪yin的看向筠兒,「而你最好別躲,不然我就踫小格格。」

    筠兒臉色刷的一白,正不知如何是好時,小芙蓉竟然跑過來,一口狠狠咬了他的背。

    「該死!」他火大地回身揍了她。

    筠兒一驚,急忙也上前打他,「不可以打她!」

    「該死!」居然連筠格格也咬了他?!

    杜晦氣憤的回身甩筠兒一個耳光,但仍沒放開捉在手中的小芙蓉,逼得筠兒只能用身子撞他,甚至不惜去狠撞他的跨下。他痛到發出哀嚎,也抓狂了,將她壓在地上後,氣瘋了的一掌又一掌的摑向她。

    好痛……筠兒眼泛熱淚,口中嘗到血腥味,甚至有股暈眩及嘔吐感襲來。

    杜晦啪啪啪地直摑向筠兒,這一聲聲響聲讓小芙蓉急得又哭又叫,揪著他的衣服哭吼,「不許欺負筠格格……我不許……嗚嗚……」

    見他回過身又要去揍小芙蓉,筠兒不在乎自己已是滿臉的鮮血,奔了過去一把將小芙蓉緊緊護在懷里,任由他的拳頭落在自己的身上、臉上。

    當瘋狂的憤怒稍稍退去後,杜晦才發現自己竟怒不可遏的將筠格格的臉當沙包打,這一頓打下來,好好的美人兒披頭散發,臉跟鼻子都腫脹不堪,像個鬼一樣。

    「該死!讓我都沒胃口了。呸!」朝她們吐了一口口水後,他住一面牆走去,手上一陣摸索,一道石門開了,他走出去,石門再度關上。

    終于沒有聲音了,筠兒勉強撐開身子,讓窩在她懷里的小芙蓉起身。

    「小……芙蓉,你……還……好嗎?」她聲音顫抖,嘴里全是血水,身上,臉上無一處不痛。

    「嗚嗚嗚……不好……不好……你不好……嗚嗚嗚……」小芙蓉淚水鼻涕直流。筠格格因為她,被揍得人不像人、鬼不像鬼了。

    「你沒事就……就好……」筠兒放心了,下一秒眼前一黑,失去意識的倒在地上。

    小芙蓉看著口中鮮血直流的筠兒,嚇得嚎啕大哭,「不要……救人啊!快來人啊!快求求她……筠格格死了……嗚嗚……叔叔貝勒……你快來救我嘛……筠格格死了……她死了……我怎麼辦?怎麼跟東方叔叔交代啊?嗚嗚嗚……」

    天空突然下起了雪花,順著小小的洞口,挾帶著呼嘯冷風飄落而下。

    「好冷啊……好冷……」小芙蓉緊緊抱著筠格格,低聲啜泣。

    東方紫自從知道筠兒和小芙蓉被人從府中劫走,整整過了三天三夜,他馬不停蹄的回到府中,了解情況後,他放出消息讓所屬的情資人馬去追查,逼迫自己冷靜下來。

    但時間一天天的過,她們依然毫無下落,他無法吃睡,臉上已然憔悴,只能一再祈求,心中竟也忍不住頻念「阿彌陀佛」,請佛祖保佑她們一切平安。

    「有消息了,爺。」這會,老總管急急推門而入。

    屋內,東方紫眸中冷光乍起,「走!」

    雪花紛飛,馬蹄聲全被埋沒在厚厚的雪里,一行人朝著在半山腰的賊窩疾奔而去。

    東方紫披著黑色大麾,飛身從馬背落地,就像一只俯沖而下的黑鷹,準備大肆叼取那些不知死活的賊匪性命。

    這里一息是一間間位在山洞里的石屋,另一邊則是陡峭的山崖,四周群山環伺又位居少有人煙的,的確隱密。

    第一間石屋里燈火通明,里面燃燒著暖爐,一群人圍著石桌,討論聲此起彼落。

    「逮到兩個格格已經很夠份量,還不快跟大清的狗皇帝交易?」

    「格格有什麼用?其中一個還只是民間格格,東方紫才我們要的。」

    「杜晦說他是妻奴,為了妻子,他肯定什麼事都願意做,連命都可以不要──這話老夫可不信,咱們要跟他談交易的信可是一箭又一箭的射到東方府大門了,但他連拆都懶得拆。」

    「是啊,他不在乎她,我們是不是搞錯了?」

    「搞錯?」其中一名老人臉上浮現殘酷的笑容,「哼!咱們不如多射幾箭,上面再綁著他妻子的指頭、頭發還是眼楮──」話尚未說完,一道掌風襲來,他被擊飛了出去,撞到石牆,當場吐血倒地身亡。

    「誰?!誰?!」見此情景,數人立即慌張起來。

    對那些東方府門口箭上的信,東方紫是刻意表現得無所謂,就是在拖延時間好找出筠兒跟小芙蓉的藏身處,如今就連鎧斳跟祁晏也得到消息,連袂南下要支持他,沒想到這些人竟然如此惡毒,若他晚一步到,筠兒她們不就完了?

    他不敢也不願想象,渾身怒焰地推門而入。

    「東、東方……」眾人一見到他,臉色一變,還嚇得喊不全他的名。

    「我的福晉人呢?」他冷冷的問。

    大伙你看我、我看你,才有一名被東方紫冷瞪許久的男子開了口,「應該死了……她被狠狠揍了好幾回,這天冷又深受重傷,今兒個好像已動也不……」該名男子話還沒說完,一把森冷的劍已劃過他腦袋,頓時血漿爆開。

    而其他人尚未從這驚悚的一幕回神,就听見刀光劍影的聲音,一群東方府的侍衛全殺了進來,接下來,哀嚎聲不斷,血流滿地。

    東方紫挺拔的身影瘋狂殺戮,他殺紅了眼,听聞筠兒死了,他瘋了,血里那殘忍狂肆的一面被激了出來,身上濺滿鮮血仍不停手。

    「爺,救出一些人了,他們有留下活口!」

    老總管急忙拉住主子,他們在後方一個又一個的石室里,救出許多被折磨得不成人形的人質,都是前陣子皇室跟宗室被綁走的人,可偏偏就不見少福晉跟芙蓉格格。

    「我們抓到一個人。」東方紫的手下又拖出一名嚇得頻頻發抖的男匪。

    男子跟東方紫一照面,忍不住打了個寒顫,東方紫眼眸里有最陰鷙的冷光,令人望而生畏。

    「兩個格格人呢?」

    男子害怕地吞了一口口水,沒回答。

    東方紫咬牙將劍身欺近男子的脖子,用力一壓,紅色血珠冒出來。

    男子嚇壞了,哭了出來,「在你們打斗時,她們已被杜晦帶著另一批人從後方押走,應該往山上去了。」

    天空雪花飛舞,果方紫策馬狂奔,慢慢的,雪停了,山上一片皓皓的銀白世界,空曠不見人煙。他急了、慌了,馬蹄疾飛,將隨行的侍衛遠遠拋在身後。

    然後,他看到了,心痛的看到筠兒跟小芙蓉被綁在一株古松下,他們站立的地方在一處懸崖邊。

    可更令他震驚的是,他居然看到一個跟自己報告了五年情資的男人,原來對方正是臥底的叛徒?!

    他的視線回到筠兒身上,看見她被打得極慘,令他的心緊緊抽疼,怒火狂燃。

    小芙蓉一看到他,忍不住哭叫,「東方叔叔來了!筠格格,你睜開眼看看。」

    「她……她還好嗎?」他喉頭艱澀,竟不敢問出那個「死」字。

    「不好!東方叔叔,那個惡心的臭蟲,不要臉的色胚杜晦就是杜穆的義子,他要染指筠格格,我幫忙去推開他、咬他,他便火大的要揍我,筠格格為了護我又咬他又踹他,他就抓狂的很揍……這幾天,筠格格一直保持著警戒不敢睡,就為了守護我……」小芙蓉一古腦的哭訴,她知道是筠格格努力激怒和保護才讓那個壞人胃口全失,踫都懶得踫她這個尚未發育好的格格。

    她沒死?!太好了!但、也不盡好,其實是一點也不好──

    她看來好淒慘,蒼白青紅交錯的臉上全是干涸的血,還有一些結痂的傷口,此刻動也不動。

    東方紫的胸臆間充塞著滔天怒火,恨不得將杜晦千刀萬剮,只是杜晦的身旁還圍了近二十名蒙面黑衣大漢。

    他來了?是真的嗎?筠兒動不了,眼皮也腫到無法再睜開,她淚水泛濫,但至少听到他的聲音了。

    「東方紫,你的動作還真快。無所謂,我要的就是你,」杜晦冷笑的看著他,「你想救她們吧?那就不要輕舉妄動,先自廢武功後,這個小格格再加上你要共度一年的女人,我就統統還給你。」

    東方紫沉默不語。這個叛徒以為自己籌碼多,可以狂妄的跟他交易嗎?

    杜晦不禁吞了口口水,因為他從東方紫臉上的陰狠猙獰表情知道自己錯了,這下他絕對躲不對了,東方紫八成會讓他死得很慘……

    這麼一想,他干脆豁出去,突然用手上的刀子迅速割斷筠兒跟小芙蓉腕上的草繩,兩人立刻趴跌在懸崖邊,差那麼一點點就掉下去。

    「不可以!」東方紫怒聲朝他大吼。

    「不可以?那你快救她吧。」杜晦笑笑的大腳一踢,這一踢,踢到的卻是小芙蓉。

    「啊!」小芙蓉驚慌地發出尖叫。

    筠兒跌趴在山崖邊,一見小芙蓉被踹下懸崖,原本已奄奄一邊的她不知從哪里來的力氣,倏地向前一撲及時抱住小芙蓉的身子,另一手緊緊扣住懸崖邊一株彎垂的松樹枝干,她掙扎著抓緊,枝椏刺傷了她的手心,滲出鮮血。

    「不要過來,不然我馬上再補一腳!」杜晦見東方紫要動,立即吼道。

    東方紫遲疑了,他知道筠兒就快撐不住,但天性善良的她也絕對不會放開小芙蓉。

    筠兒畢竟重傷在身,實在太脆弱,她就要撐不住了,手拚命在顫抖,「對……不起,小芙蓉,我快撐不住了……」

    「不會……不要對不起……你對我夠好了,真的……你快放手啊,我不會害怕的……」小芙蓉淚如雨下,話才剛說完,兩人便同時往山崖下跌,只是雙手依然緊緊握著──

    驀地,一個身影飛掠而來,一股力逾萬鈞的掌勢也同時在空中呼呼作響,杜晦身邊的黑衣人居然連站都站不住,霎時跌得東倒西歪。

    同時間,杜晦也難以置信的看著東方紫緊抱住明明已跌下山崖的兩個格格,他那身手如閃電般迅疾墜下後,卻又能抱著兩人直飛而上,這等功力太可怕了,自己竟還不自量力想跟他斗?!

    幸好來得及,幸好來得及……東方紫緊緊抱住兩人。老天爺,他的心幾乎要停止跳動了!

    老總管率了一批手下趕過來,輕輕的將兩位格格帶到身後安全的地方。

    東方紫回過身,瞪著杜晦,神情狂鷙凶狠,活像要將他碎尸萬段──

    果不其然,下一刻他立即雙掌擊出道︰「你們死定了!」

    不一會兒後,鎧斳、祁晏也率領手下趕過來,但他們顯然慢了好幾步,現場一片狼藉,尸首四散……就算活的也半死,哀嚎聲四起。

    不過,最恐怖的還是東方紫的表情,他英俊的臉上沾染鮮血,卻有一抹殘佞邪笑,即使他們跟他當了那麼多年的朋友與戰友,都未曾見過他如此令人毛骨悚然的神色,可見這些人真的把他惹火了。

    解決一切後,東方紫朝二人點點頭,走到老總管身邊看著筠兒。

    他像怕踫疼了她,極盡輕柔將她凌空抱起,知道她仍活著,他感恩上蒼。看著她痛苦到說不出半個字來,只能用微腫的眼眸凝望著他,他好心疼。

    鎧斳貝勒也抱著驚魂未定、淚如雨下的小芙蓉,她伸出手緊緊握住筠兒的手,哽咽道︰「我們可以回家了,筠格格。」

    筠兒那張青紫紅腫的臉上,綜放一個極輕微的笑容。

    「對,讓我帶你回家吧,筠兒。」東方紫的聲音因心疼而沙啞。

    確認她們終于安全了,筠兒緊繃的神經一松懈,這才昏厥過去。

    東方府里一陣忙碌,下人們進進出出寢室,一個時辰下來後,筠兒已經淨身。大夫看過了、給了藥,下人也去熬藥湯,只是她看來還是好淒慘。

    不久,閑雜人等全都退下,房里只剩東方紫,他親自為她的身子敷藥,力道能有多輕就多輕。

    看著他如此小心翼翼,她的眼眶再次泛紅。

    直到為她滿布青紅瘀傷的身子擦好藥後,東方紫才靜靜的坐在床畔,深深凝望著她,而她亦痴痴的凝睇,有種恍若隔世的感覺。

    「我想坐起來。」她道。

    他扶著她坐起身,但她虛弱的表情仍告訴了他,她有多麼吃力。「很痛?」

    她勉強擠出一絲微笑,低啞著嗓子道︰「不、不痛。」

    「還在逞強?我已心痛如絞。」他咬緊牙根,強忍住男兒淚,因為她渾身都是傷,尤其是那張臉,簡直被揍到不成人形──可恨!他應該將杜晦再多殺死幾次的!

    筠兒忍著不喊痛,可看到他眼眶都泛紅了,她忽地鼻頭一酸,淚水滴滴答答的頻頻滾下來。

    「別哭。」話語乍歇,東方紫輕輕吻上了她的唇,極盡溫柔之能事,心中的珍惜、不舍與心疼,全化在這個吻里。

    筠兒被折磨太久,神經也緊繃太久,她太過疲累了,一吻既休後,如今她已然安心,便在用了藥後再度沉沉睡著。

    一天又一天,東方紫守著她,日日看著她沉靜的睡顏,長而卷翹的睫毛下陰影成扇形,讓蒼白的她看來更顯憔悴。他萬分心疼不舍,又請大夫開了些補品、藥品,替她內外調養,終于,她的氣色一天天愈來愈好,那張膚色不一的臉也慢慢轉為原本的白皙。

    今天,她再次從睡眠中醒來,看到他仍坐在床沿守著自己,不由得嫣然一笑。

    終于笑了!這是東方紫期待已久的笑容,天啊!他幾乎要因為她這個笑而跪地謝天了!

    筠兒現在自己可以坐起身來,但他仍貼心的在她背後塞了枕頭。

    「感覺如何?」他問。

    「再好不過了。小芙蓉呢?」

    他笑,「她成了另一個小佛祖,天天打坐念經,說是要你早早醒過來。」

    一想到那個畫面,筠兒又是感動又覺得好笑。

    見她笑了,他總算能明白她過去為何一直要看到他笑,原來,愛著一個人就是要對方快樂,而笑容是最真實的表情。

    他伸手輕撫她的手,「謝謝你撐過來,我好怕會失去你。」

    「我也是,但我心中一直有個意念存在,我不要你寂寞,不要你又變回沒有遇見我之前那個冷漠冷血的東方紫,我不要你過著沒有笑容的生活。」

    他喉頭哽咽,「是,所以這一生,你絕不能離開我,絕對不可以。」

    「我舍不得的,就是一直都舍不得才一路追著你、看著你、巴著你……」

    「是啊,像小鳥跟著母鳥。」他貪婪地看著她的笑容,再也忍不住的傾身,輕柔而深情的吻上她的唇,然後才依依不舍的放開。

    見她臉上泛著幸福的笑意,他也笑了。

    「知道嗎?只要看到你笑,我就感到好幸福。」筠兒不禁又道。

    「筠兒……」東方紫心中一暖,臉上的笑容更深了。

    她再次嫣然一笑,「真的,見你在我身邊、臉上有著快樂的光彩,光是這樣我就幸福得要忍不住贊嘆了,感覺好美滿。」

    他輕輕點了下她的額際,「小傻瓜,這樣就感覺美滿?我還要給你好多好多的幸福呢。」

    她雙手合十,「阿彌陀佛,知足常樂嘛。」

    他深情的凝睇著她,俊臉上的笑容更動人了,這是從她動不動就用阿彌陀佛和那些佛理來開釋他後,他第一次這麼高興听到這四個字。

    看來,她真的把他洗腦成功了。

    筠兒柳眉一皺,「你的笑有點不一樣,怎麼好像有點莫可奈何?」

    「不是莫可奈何,而是感恩、感謝,是一句‘阿彌陀佛’。」東方紫笑了,也再次吻上她的唇。

    這是他的肺腑之言,他的心里、腦海全是對上蒼的感謝,謝謝祂安排筠兒與他相遇、謝謝祂保佑她平安健康、謝謝祂沒有帶走她,可以陪著他一起到老……

    真是阿彌陀佛。

    在東方紫寸步不離的照料下,不出一個月,筠兒身上的傷就痊愈,也恢復原本的花容月貌。

    東方雷夫婦已回府,他們心疼媳婦,也帶來皇上因國事走不開身,而請托他們帶下來的各種珍貴補品。

    這段期間,三個皇家御用大少難得同聚一堂,雖然反皇黨的一些後續分堂名單還在追蹤,可他們也已從筠兒口中得知害他們忙得人仰馬翻的杜穆義子跟她算了多少帳,只是身首異處的他,再也沒有機會興風作浪了。

    其實,由于韓小喬懷有身孕,鎧斳已是歸心似箭,他雖已派了大批侍衛丫鬟貼身保護,但未逮到杜王爺這只老狐狸之前,他就怕那老頭利用別的管道,將反皇黨那些散于各地的余孽聚集,屆時將又棘手的事。

    三人中,說實在沒有一人能真正安心。

    然而,乾隆卻是龍心大悅,因為這一次筠兒跟小芙蓉被擄的地方,就是他們急于找到的鉅款藏匿處。

    石屋後方的另一個洞穴里,里面有水潭,數百箱黃金跟白銀就放在水潭里。那里雖設有機關,不過只要移動洞穴旁一根凸起的石柱,機關啟動後,那些放在水里的黃金跟白銀就會自動從水底升起。

    東方紫光派人搬那些寶藏,就花了快半個月,更為國庫進獻不少。

    所以,乾隆一開心,又亂指婚了。

    此時,三個俊美大少坐在亭台中──

    「皇上指婚指出興趣,你也中了。」

    「也是,咱們三人只有祁晏你少了一另半,難怪皇上會心癢癢的。」

    「果親王府的小格格,听說色藝雙絕。」

    「沒錯,她可是眾皇親眼中的賢妻人選,甚至有兩名皇親為了她,爭風吃醋差點沒鬧出人命。皇上為了防止真鬧出人命,才把她趕緊賜給你,這可是天外飛來的娘子。」

    東方紫、鎧斳兩個人你一言、我一句,欣喜于祁晏也要加入人夫行列,但瞧瞧咱們這名冷血又話少的郡王,他一口一口的啜著茶,任兩人哇啦哇啦的說著,連吭一聲都懶。

    天外飛來的娘子?嗉!他一點也不想要。

    瞧瞧被冠上「妻奴」號稱的兩個好友,這陣子滿口全是「愛妻經」,他不敢、也不願想象自己會有這樣的一天。

    何況,有一件的自家事他到現在都還處理不了,若再加上皇上賜婚──

    他有預感,他的人生即將豬羊變色了。

    【全文完】

    *欲知韓小喬這個女夫子如何征服花心浪蕩的鎧斳貝勒嗎?請看新月甜檸檬系列471大清妻奴之一《夫子不給踫》

上一頁返回目錄頁下一頁單擊鍵盤左右鍵(← →)可以上下翻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