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言情小說 > 唐小蘭 > 大野狼追剩女 > 第十七章
選擇背景顏色︰
選擇字號︰

小竅門︰按左右鍵快速翻到上下章節

大野狼追剩女 第十七章

作者︰唐小蘭

    【第十章】

    ……

    「周蔣!」屠瑞瑞有氣無力地推著身上依舊不肯老實的男人,「我說,你就不會累嗎?」

    「年輕嘛!」

    她不爽地撇起嘴角,「厚!是提醒我比你老嗎?」

    「確實比我老,不過……」他笑著在她嘴上親了一大口,「才兩歲而已,你還嫩得很,我這輩子吃定你了。」

    好嘛,說白了,在他眼里,她就是只又白又嫩、又傻又笨的兔子!

    她一氣之下,杏眼一瞪,小口一張,死死咬住了他的薄唇一瓣。

    一不小心愛上了小野狼的老兔子也不是吃素好嗎!

    星星也出來了,綴了滿滿一片夜空。

    晚風徐徐,在他們的歸途上一路相送。

    屠瑞瑞坐在腳踏車的後座上優哉游哉地晃著腿,手里玩著周蔣采來,非要塞給她的兩株開滿了橙色小花的野草。

    周蔣回頭看她,逗她道︰「不是不要的嗎?現在又像是捧著寶貝一樣。」

    「哈,要是隨手扔了,豈不是對不起它們的生命,我才不像你以欺凌弱小為樂呢。」

    「是啊,我要多向小兔學習啊,所以等回去以後,我幫你把它們做成干燥花,瓖進相框里怎麼樣啊?」他笑道,視線毫無轉移地定在她的身上,怎麼看怎麼教他喜歡。

    「嘖嘖嘖,好乖哦!」她從花朵中抬起頭來,嘴角高高地揚起,跟花兒一樣明媚。

    「真想立刻吃了你!」他沉聲道,顯然她是不管他怎麼吃都吃不夠的。

    「去,給我好好推車!」她抬腿踢上他的屁|股,取笑道︰「你這個笨蛋,居然連腳踏車都不會騎。」

    「我是有錢人嘛,有錢人只會開四個輪子的車……」周蔣故意擺出一副紈褲子弟的樣子來惹她笑。

    「法拉利FF真了不起啊,簡直比你有內涵多了啊!」屠瑞瑞又連踢了他N腳。

    「那你是愛法拉利還是愛我啊?」

    「我是笨蛋兼窮人嘛。」

    「那就是愛我?」他回頭。

    她眉一挑頭一仰,大聲地回答道︰「我愛周蔣,我好愛周蔣那個壞家伙啊!不論富貴貧窮、不論健康疾病、不論年輕年老,這輩子都對他不離不棄、一心一意、全心全意忘我地愛他!」

    「這是在向我求婚啊,啊浮浮!我答應啦!」他趁火打劫道。

    「什麼啊?不算!」屠瑞瑞跳下車子,快步走到他前面,免得被他看到自己的一臉桃紅。

    「算,一定要算!」周蔣推著車子趕到了她身邊,一本正經地請求道︰「小兔,我們結婚吧!」

    「戒指呢?」她向他攤開了手。

    他抓過她的手,鄭重道︰「後天一起去法國吧!到時候我就在巴黎聖母院里,為你戴上獨一無二的我們的婚戒!」

    「我更想你在愛琴海邊的白色神廟里,單膝跪地向我求婚。」她撒嬌道,偶爾也想象他那樣任性一回。

    他看著她,眼里只有寵溺,「好啊,反正有三個輪子的飛機在嘛,飛一飛就到了,我愛你,屠瑞瑞,千真萬確、別無他選地深深愛你,至死不渝!」

    「相信你。」她晃起彼此緊扣的十指,悠悠地說︰「所以,明天去見一下我的父母吧!我家離這里只有區區九十公里而已,你那輛四個輪子的汽車應付起來應該綽綽有余才對。」

    屠瑞瑞雖然不認為這會難倒周蔣,可他毫不猶豫地向她猛點頭,並大方無比地露齒而笑還是大大超出了她的想象,也讓她的心深深地踏實了下來,他愛她,從來就不是玩笑;他愛她,從來就是已經深思熟慮後的無怨無悔;他愛她,從來就只是純粹地、忘我地愛著她。

    「明天一早拜見你父母,然後下午我們就去辦理登記結為合法夫妻吧!」他打鐵趁熱道。

    她因為神游所以不假思索地就應了一聲好!

    而他也不再哩嗉更不再提醒,只是一邊假意看著風景、吹著口哨,一邊忙著在心里高興得狼尾巴翹上了天。

    兔子終于落入了餓狼的胃袋里,永遠都逃不了了!

    清風一路推著他們往鮮花怒放的道路上前行,大手牽著小手,始終晃啊晃。

    一個月後,希臘雅典的一家家庭式小旅館里,兩人依舊堅持不懈地甜蜜斗爭著。

    周蔣將結婚證書在屠瑞瑞面前晃啊晃,如果她再不理他,他就要果斷地采取措施了。

    她趕蚊子似的嫌棄他,「走開,沒看到我在學拉丁語嗎?」

    「欸,你可是我的老婆耶!我們的婚姻可是受法律保護的!」他將結婚證書重重地拍在她的拉丁語字典上,然後不由分說一把將她扯入懷中,和自己一起倒向了沙發。

    她跨坐在他的腿上,開始撒嬌式的捶打,「你這頭大色|狼,成天就只知道做\\ai做的事情!在巴黎這樣,在馬賽也這樣,現在來了愛琴海你還是只想著滾床單!你自己說說,出國這麼多天,你帶我觀光過哪處著名的景點啦?」

    周蔣反手托著後腦杓,後仰著身子仔細地想、努力地想……

    「沒有吧!」屠瑞瑞嘴角抽搐,一副母老虎的架勢。

    「有……」眼楮俏皮地眨了眨後,他欠揍道︰「鑽石婚戒專賣店、馬賽畫展的會展中心,還有……還有希爾頓連鎖酒店。」

    「啊,真想一口咬死你!」她搖晃著腦袋,遏制著自己想殺人的沖動。

    「小兔變得好凶啊!」他揪住她的一縷頭發在指尖把玩,一點反省的意思都沒有,「不過我喜歡,不論哪種性情的小兔我都喜歡。」

    「哼!」她撇過頭,不去看他蠱惑人心的眼楮,一鼓作氣,酷酷地把話說完,「所以,這次我一定要將足跡踏遍希臘所有的名勝古跡,絕對不會再讓你為所欲為了!」

    周蔣故意挺了挺腰, 「老公愛愛老婆,天經地義。」

    屠瑞瑞瞬間垮下臉去,手起掌落,然後用力地扭轉……

    「痛啦!」他忙按住她的手,極委屈地瞅著她,「這事關小兔你日後的xing福生活,還請手下留種啊!」

    「滅的就是你!」她發狠地繼續往下按去。

    他嚇得直往後縮,只好夾緊雙腿做起老婆奴,「爸媽還等著抱孫子吶!岳父、岳母也等著抱外孫吶!」

    被他這麼一說,她倒真的心軟了一下,不過很快她的臉上就表現出另一種截然不同的古怪神情來,看得周蔣心里直發毛。

    她看著他,眼角微斜嘴角微撇,似笑非笑。

    「欸,周蔣,我听說,xing欲強烈的男人往往jing子不太行啊?」

    啊,她這是在質疑他、鄙視他、唾棄他嗎?

    「謬論!謠傳!誹謗!污蔑!胡說!桿道!」他臉紅脖子粗地吼,這簡直是當今世界最大的冤案了!

    雙手一撐,屠瑞瑞滑下他僵硬的雙腿,蹦跳著回到了書桌前。

    自認識以來,平均每天愛愛至少三次,從來不吃藥、不戴套,可是他家小兔怎麼就直到現在都還沒有懷孕呢?

    此時此刻,周蔣腦袋里除了問號還是問號。

    偷偷瞥了兀自郁悶的他一眼,她心里那個爽啊!

    這家伙在藝術上有多高的造詣,在生活常識上就有多糟糕的認識,真是個無藥可救的笨蛋,都不知道懷孕三個月後才會出現明顯的害喜癥狀,現在算起來的話,確實還早得很吶!

    終于讓她反欺負成功啦!哦耶!

    就在她在心里比著大大的V字的時候,野獸已悄然來襲。

    只見眼前一條巨臂橫過,下一秒屠瑞瑞就被周蔣從後面攔腰抱起,甩向了那張看上去松軟無比的Kingsize雙人床。

    在她出聲前,他就已經欺上了她的身,盯著她如茶晶般通透的眼珠里,凝聚著的黑曜石般深沉的中心點。

    她頭皮一麻,心一陣顫抖後戰鼓般激烈擂動起來,糟糕啦……

    屠瑞瑞此刻就像是被不怒自威的猛獸震懾到全身麻痹的無助小動物,只有眼睜睜地等著被拆吃入腹的份了!

    為什麼……她每次都輸在了氣勢上?

    她是姓屠,那可是屠龍刀的屠啊!

    都怪他,全怪他,只能怪他,一直小兔小兔地叫,而她也終于不負所望地成為了食物鏈上的倒數第二,只比窩囊廢高了一級!

    「小兔……」听,周蔣又在用他超級性感的聲音催眠她了,這是赤|luo|luo的引誘啊,「我認真思考過了,也深刻反省過了……」

    她仍舊不敢輕舉妄動,一邊吞咽著口水,一邊等待他總結陳詞。

    「小兔……」看,又在用他堪比基努李維的迷人雙眸深情地凝視著她了,這更是赤|luo|luo的誘惑啊,「我的jing子之所以還沒有像我本人一樣深情擁抱你的卵子……」

    「那只能是因為我抱你抱得還不夠多!」他突然變了臉色,由弱者轉為了勝者,由小惡魔變回了大魔王。

    「所以……」周蔣邪魅一笑,舔著嘴唇,恬不知恥地迸出了最後一句,「我們一起努力吧!」

    「啊……」屠瑞瑞翻身抓住床單,一點點地往床外爬去,「你不是人……你無恥又下流……不配做藝術家……你是我見過的最最最流氓的藝術工作者!」

    他雙手扣著她的細腰,任她像只被按住了殼的小龜一樣拼命劃動四肢。

    「罵吧,盡情地罵!你是S的話那我就一定是M!」

    「變……態……啊!」她扭頭瞪他,可瞪也是白瞪,她的微惱一如既往地,正一點點地消散在他掠食者般野性十足、自信滿分的笑容里。

    他傾身一壓,就像五指山壓著孫悟空。

    周蔣吐出的氣息曖昧地纏繞著屠瑞瑞的脖頸,就像一條有形的絲帶,逐漸勒緊,教她心髒一陣陣劇烈地收縮、呼吸急促,激進的血液加熱了體溫……

    而後,他掰過她的臉,與她唇舌交戰,攪亂了兩潭春水。

    過了下午五點,高溫降下去了不少,空氣中漸漸帶了咸味,是起了海風。

    周蔣終于良心發現,趕在天黑之前帶著屠瑞瑞來到滿地歷史瓦礫的衛城,仰頭可見的是奉祀智慧女神阿西娜的巴特農神廟。

    他們手牽著手,踏著破碎的白色大理石,繞著白色廟宇走了一圈又一圈。

    他向她描述著這座城池千年前的繁榮昌盛,凝神諦听的同時,她卻總也忽略不了眼前這千年後的滄海桑田,這一切對她而言都太夢幻了、也太薄弱了。

    周蔣在前,屠瑞瑞在後,隔著半步的距離,手與心卻始終緊緊相系。

    因為有他帶路,她便一心一意地看起了他。

    夕陽映紅了她盛滿笑意的臉,也映紅了她眼中最為強大有力的他。

    等他講解完什麼是「愛奧尼柱式」時,他們才不緊不慢地踱進了神廟里面,耳邊,風的聲音越大也越加婉轉,彷佛能看見它們在立柱間來回奔跑的樣子,又恍如傳說中神子所吟唱的聖歌……

    應她月前的要求,步入前廊後不久,周蔣便突然向她單膝跪了下去,凝視著她的眼楮執起她的手,深情款款地大聲表白道︰「我會不論富貴貧窮、不論健康疾病、不論年輕年老,這輩子都對你不離不棄!我會一心一意、全心全意地一輩子愛你!」

    不再慌亂、不再彷徨、不再遲疑,屠瑞瑞笑靨如花,「你所給予的,我會用我的一生全部的愛作為回報!」

    他笑著親吻她的掌心,那笑容一如既往,像正午最熱烈的陽光一般。

    「戒指我已經在巴黎為你戴上,現在我也仍然有禮物要送你,我最最最親愛的老婆大人,我的小兔。」他突然從背後的斜背包中抽出了一卷畫,鄭重其事地捧給了她。

    她接過後並不急于打開,因為她已經大概猜到是哪幅了。

    「昨晚澳雪打來電話,說這幅「幸福的著色」已經被評為年度最佳作了,也有求購者開出了八位數的高價,但對我來說,榮譽和金錢都不重要,重要的是我對你的心意得到了世界的認可,真真切切、確確實實,小兔,因為得到了你,我成了全世界最幸福的男人;因為得到了我,你便是我眼中、心中,全世界最幸福的女人!」

    「你知道,我愛上你並不是一件容易的事,一開始,你離我想要的樣子相差太遠;後來,你真的就成為了我心目中的那個白馬王子,可是現實與夢想畢竟是兩回事,對你,我不夠了解也不夠懂得,所以我漸漸陷入了愛的盲圈,常常自卑後害怕、害怕後掩飾、掩飾後恐懼、恐懼後逃避,如今時間已經吹散了一切霧靄,我們彼此相愛,愛得完整。」她陳述、她總結,「所以,我確實是全世界最幸福的女人!」

    周蔣起身摟住屠瑞瑞的腰,俯首與她額頭相抵,久久地相視而笑。

    她突然踮起腳尖,含住他的唇猛地吸了一口,然而狂瀾又豈是她能力挽得了的?很快她就被他反制了,好好的兩瓣桃色粉唇,眨眼間便被他啜成了兩段小紅腸。

    打情罵俏間,畫卷滾落……

    上頭畫著,橙色的山林、橙色的野花、橙色的螢火蟲,橙色的木榻上半臥著穿橙色棉裙的一臉嬌俏、靈動表情的大齡當嫁小女人……

    【全書完】    

上一頁返回目錄頁下一頁單擊鍵盤左右鍵(← →)可以上下翻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