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言情小說 > 倪淨 > 買你一百夜 上 > 第十章
選擇背景顏色︰
選擇字號︰

小竅門︰按左右鍵快速翻到上下章節

買你一百夜 上 第十章

作者︰倪淨

    汪小梨的身後,站著一頭霧水的卓媛,她不知道這位汪小姐為什麼要去家里找她,還死纏活求地要她到紀一的公司來,拗不過她,只好跟來了。

    邊幽蘭見過卓媛的,婚禮的時候有過一面之緣,長得柔美嬌憐,第一次見就投她的眼緣。

    「媛媛,你來了。」邊幽蘭很自來熟地走過去牽著卓媛的手,哪里還有剛才囂張的樣子,「你今天一定要幫下我啦,千萬別讓你老公繼續橫行霸道,草菅人命。」邊幽蘭說的夸張,把一切希望都寄托在卓媛身上。

    她親切地將卓媛推到紀一身前,而此時的紀一仍舊紋風不動地坐在椅子上,冷眼看著把卓媛找來的這幾個人。

    紀一瞄了沈約一眼,想也知道,會出這種餿主意的人,肯定不是邊幽蘭。

    卓媛完全搞不清楚狀況,只知道他們好像在爭執什麼。

    「媛媛,過來。」紀一命令道,不想卓媛卷進這場風波。

    「媛媛,幫我說啦。」邊幽蘭卻不肯放人,死拉著卓媛的手。

    紀一起身,將卓媛拉到自己懷里,對著另外那三人道,「出去!」

    「一……」卓媛扯了扯他的衣袖,直覺告訴她,他們爭執的事情似乎與她有關。

    「沒事。」

    「什麼沒事,明明就很大件事。」邊幽蘭急忙簡單地將事情的來龍去脈跟卓媛解釋,說完以後,她一臉期待地希望她幫自己說情一下。

    「你看,你老公為了幫你出氣,直接對付人家公司,現在人家要道歉,他理都不理,害得我也跟著遭殃。」邊幽蘭一邊數落,一邊為自己叫屈。

    听得一愣一愣的卓媛,則是一句話都說不出來。她從沒想過,紀一會為了她得罪客戶,她之前每天面對紀母不冷不熱的態度,又被卓母責備,她天天想跟他商量,怎麼道歉比較好,他卻只是敷衍帶過。

    原來,這就是他想要的結果。

    只是卓媛不懂,紀一不過是想要她的肉體,如今他也得到了,那為什麼他還會為了她這樣做?如果他們當初不是以那樣的方式結了婚,或許她會以為紀一真的在意她,想討好她,可是事實並非如此,她不想自作多情,以為紀一喜歡她,甚至愛她,所以才會以這樣的方式讓外界明白自己對他的重要性。

    不會的,紀一不愛她。

    卓媛猜不透紀一的心思,她也不想問。只是,現在好像又不是這樣,她轉頭看了一下紀一,想說些什麼,卻還是沒開口,委屈了那麼多天,一直強忍的眼淚,不自禁地聚在眼眶里。

    一見卓媛哭了,紀一殺人的眼光冷冷地掃了眼前幾個人,邊幽蘭本來還想再說什麼,見狀只是掀了掀唇,吞下嘴邊的話,最後還是沈約識相地拉著她和汪小梨離開了會議室,給兩人一個單獨相處的空間。

    當閑雜人出去了,紀一擦干她的眼淚,抬起她的下巴,「下次,不準再把所有的錯攬在自己身上,懂嗎?」

    卓媛的淚止不住,听到紀一的話,點了點頭。

    見她點頭,紀一心滿意足地將她緊緊摟在懷里,「我是你老公,受了委屈,就要跟我說,不要傻得什麼都不說,懂嗎?」

    卓媛把頭埋在他胸前,點著頭。

    「傻女孩,被欺負了還要去道什麼歉?」

    「可是媽……」

    「沒事,媽那邊我會處理,你只管我開不開心就好。」

    「那你還生氣嗎?」她不安的問,剛才他的臉色很凶,看的她心驚。

    「如果你再哭,我就把你抱進休息室好好修理一遍。」這恐嚇里帶著調情,讓卓鎙uo讀訟隆

    「你……」她羞紅臉,伸手想推開他,還來不及出聲,就被紀一扣在懷里,像是要把她嵌進自己的身體,接著低頭重重地吻住她的唇。

    「這件事媽生什麼氣我不管,但你要怎麼回報我?」吻完後,見她漲紅臉,揪住他的襯衫,曖昧地暗示。

    他想要什麼早就不言而喻,被他欺負了那麼久,卓媛哪會不知道,只能咬住唇,羞澀地點點頭。反正她說不要,他就來硬的,她順著說要,只是被折騰地更痛快而已。

    一個月後,卓媛把紀一哄得心情大好,再加上邊幽蘭天天在他家賴著不走,煩得他恨不得將她轟出去,終于他答應放過那三家公司,回復原來的合作關系。

    經過這一次的事情,卓媛發現,自己與紀一之間,似乎有些微妙的變化,雖然她還是不敢直視他,但不再是因為害怕,而是因為看了會臉紅心跳、心如小鹿亂撞,她形容不出這種感覺。

    每次,她都想偷看紀一,他開車時若有似無地偷瞄他;他看文件時,她會假裝看書待在書房跟他獨處;他睡著時,她索性撐著下巴看個夠。

    她知道,自己對紀一是動情了。

    卓媛同時還發覺,自己結婚以後,想方大齊的次數少了,現在滿腦子都是紀一的身影,每次都小心翼翼地隱藏這種感情,但是在他霸道索取自己身子的時候,她還是忍受不住對他承歡。但是她克制自己,知道紀一這樣專制、強勢的男人,她高攀不起。

    雖然卓媛不敢承認自己對紀一的感情,但是她的轉變,就連紀家的佣人都看出來了,他們都發現,少夫人愛笑了,話也多了。

    紀一自然也不例外。

    這日上班前,他穿上襯衫,卓媛正在衣櫃前幫他找合適的領帶,「這條好嗎?」她將領帶拿到他身前比了比。

    「嗯。」

    幫紀一系領帶,是他們這段日子培養出來的默契,卓媛先將頭發勾到耳後,拿起領帶套上紀一的脖子,不很熟練地打著領帶結。

    她的動作不快,神情專注,紀一見她這麼認真,也不催她,盡管他再不出門,早會就要來不及了。

    天氣逐漸變冷,紀宅開著暖氣,卓媛還只穿著蕾絲晨褸。

    從紀一的視線看去,晨褸領口的春色一覽無遺,接著他不規矩地伸手撫摸她的細腰。

    卓媛太過專注,沒注意到他不規矩的手,邊咬唇,邊解開打好的領結,「好像不太正,我再打一次。」

    紀一本來話就不多,應了一聲允許她繼續跟領帶戰斗,而自己則氣定神閑地摟進她的腰。

    卓媛難為情地抬眸與他對視,縮了縮身子,「你這樣我不好打領帶。」

    可惜,紀一根本不理她的抗議,依舊故我地對她上下其手,讓卓媛咬著唇松開領帶,制住他的手。

    「一……不要。」

    「嗯?怎麼了?」

    「我那里還痛著……」

    他這一個月比之前還變本加厲地在床上折騰她,每天早上她都強打起精神起床幫他打點,他有時卻獸性突發。

    聞言,紀一皺皺眉,「怎麼會還痛?」

    她那里真是太脆弱,每次他要得過分了,她就哭著喊痛,有時他會好心放過她,但有時他自己也克制不了,只會要得更猛,看她可憐地在她身下承歡。

    卓媛沒想到他會反問她,小臉緋紅一片。

    見她這副嬌羞的樣子,紀一忍不住恭緊她,捉住她的下頜,舔吻著她的唇,直到盡興了,才說,「今晚你陪我去參加一個宴會。」

    被吻得暈暈的卓媛,听話地點頭。

    「下班後,我讓司機來接你。」

    卓媛再點頭,接著感覺自己身體突然騰空,嚇得抓住他的肩膀。「一……」

    紀一將她抱回床上,啄了一下她的唇瓣,「再睡一下,你昨晚幾乎沒怎麼睡。」他話中盡是調侃。

    聞言,卓媛羞得拉過被單,不敢再看他,房里卻傳來紀一得意的笑聲。

    臨近傍晚,卓媛邊哼著歌,邊拿出晚上要穿的禮服,這是紀一早上送回來的。

    嫩紫色的開襟連身禮服,袖口點綴著蕾絲,細肩一字領,腰身則是一條緞帶在前方打個甜美的結。

    當卓媛拿著禮服在穿衣鏡前比對時,床上的手機響起,她放下禮服去接,屏幕上顯示的是紀一的號碼。

    「是我。」紀一那頭忙著審閱文件準備開會,電話夾在耳邊。

    「怎麼了嗎?」卓媛溫柔地問,不解他怎麼會撥她手機,以往都是直接打回家,佣人再轉告她,這還是婚後,他第一次打她的手機。

    「喜歡我送你的禮物嗎?」

    那件禮服早在幾天前就請人空運回來,卻因為工作太忙,一時忘了給她,本來想親手送她,給她個驚喜,但宴會是今晚,他實在分身乏術走不開,只好讓司機先送回家。

    十分鐘前,他結束了上一場會議,才抽空撥電話給她。

    「嗯,很喜歡。」卓媛臉紅地回答,一股甜意涌上心頭,笑得眼楮彎彎。

    「那有沒有什麼表示?」紀一手中的筆圈出文件上的重點,盡管眉頭是皺的,但聲音卻泄露了他的好心情。

    「謝謝你……」

    「只有這樣?真沒誠意。」他听起來有些不滿。

    「那,你想怎麼樣?」卓媛的膽子,在紀一這些日子的疼寵下,大了許多。連跟他說話都不再畏縮,而是多了撒嬌的意味,讓紀一听得心情大好。

    「讓我想一想我要怎麼樣。」

    「你……」

    「我怎樣?」

    「你欺負我。」卓媛這頭紅著臉嘟嘴指控著,拿過那件禮服輕輕地膜,心在這時逐漸填滿。

    「你是我老婆啊,我欺負你,誰敢說話?」

    「討厭你……」他一霸道,卓媛就詞窮。

    「嗯?」

    「那晚上……晚上我再讓你開心……」卓媛說完,覺得全身像是被電到了,她從沒想過自己有一天也會說出那麼露骨的話,而且對象還是紀一。

    「再說一次。」紀一手中的筆一頓,以為自己听錯。

    「我……我晚上再跟你說。」卓媛沒勇氣再說一次,她覺得自己的心快跳出來,一下一下清晰可聞,就怕紀一在那一頭都听到了。

    「可是我等不到晚上了,怎麼辦?」將手中的筆放下,一整天緊繃的心情,在她這麼露骨的情話下放松了,紀一有些悶熱地將領帶結松開,往後靠著椅背。

    那頭卓媛卻沒了聲音,只是咬著唇,不懂紀一話里的意思,平時他只有回家,躺在床上時才會對她說這些話,現在他在公司,卓媛一時不知該說什麼。

    「過來找我,我想看你。」

    「去公司?」結婚後,他從來沒要求自己去他公司,這是第一次讓自己去找他,「可是你還在上班,我過去會打擾你工作。」

    「過來,我讓司機去接你。」

    「不行,我還沒化妝,還要試穿禮服,還沒找到搭配的鞋子,我……」卓媛趕緊解釋。

    「你不穿衣服的樣子我都看了,還在乎你化不化妝?」這調情的話,說的直白,也讓卓媛羞紅了臉。

    「你……你……」相較于紀一大膽的言辭,卓媛完全招架不住,連著幾個你之後,一個字都說不下去。

    紀一不用看都猜得出,她在那頭肯定羞紅臉了,他心情愉悅地笑出聲,而這笑聲,讓剛敲門進來的秘書,看的一臉錯愕、驚訝不已。

    紀一跟秘書打個手勢,隨即又朝電話那頭的卓媛說,「開會時間到了,記得,半小時後,司機會去家里接你,不準遲到了。」

    等電話掛掉了之後,紀一臉上的笑意依舊掛著,他重新系好領帶,穿上西裝外套,拿過手里的文件起身,大步邁出辦公室。

    跟在紀一身後的秘書不禁咋舌,她跟在總裁身邊工作也有兩年了,這還是第一次看見總裁露出笑容,沒有過于嚴肅的表情,整個人看上去顯得更帥了。

    剛才那通電話,應該是總裁夫人,看來外界對于總裁寵愛老婆的傳言,是真的了。

    前陣子總裁夫人私生女身份被傳得風風雨雨的,總裁一聲令下,對付那些愛亂八卦的人。

    以前上班總是賣命似的拼命加班,凡事以工作為重的總裁,這陣子也崇尚朝九晚五的生活,雖然不至于下班馬上走人,但不再拉著員工工作到半夜,光是這一點,秘書小姐就對那位有過幾面之緣的總裁夫人膜拜不已了。

    這位夫人外表看起來柔軟,但美得清新動人,跟總裁先前交往過的女人截然不同,但這樣縴細的她,卻能緊緊揪住總裁,讓他疼寵不已,看來總裁這回真的認栽了。

    沉悶的會議,往往比預想的還要耗時間,當紀一結束會議時,這才發現,已經晚上八點多了。

    該死!他心里咒罵著。

    會議室里,各部門的主管還在收拾桌上的文件跟報告,卻見一向是最後離開會議室的總裁,已經飛快走出會議室,其中有幾位主管想再跟他細談剛才開會的內容,誰知總裁連頭也不回地消失在眾人的視線里。

    當紀一回到辦公室,朝坐在外頭的秘書走去,「她人呢?」就他的了解,卓媛不會不來,她沒那膽子違抗他。

    只是這場會議花了三個多小時,他不確定等這麼久的她,會不會先走了。

    「總裁夫人三個半小時前進了您的辦公室,就沒再出來。」

    在他辦公室?某個畫面閃過紀一的腦袋,「你可以先下班了。」他對秘書說。

    「是。」

    說完,紀一隨即走回辦公室,關上門,將門外秘書的注視隔離開。

    走到休息室前,紀一看著本來緊閉的門,此時只是輕輕掩上,臉上的緊張才松弛下來。

    推開休息室的門,接著外面微弱的燈光,隱隱看到大床上,卓媛就躺在那里。

    她睡得很熟,紀一走近,坐在床邊伸手摸她的臉,也不見她轉醒。

    床頭櫃上,是她的手提包,床下還有幾個手提紙袋,瞄了一眼,雖然看得不清楚,大概也能猜出是他早上送的禮服,還有其他出席宴會需要的東西,她一應俱全帶出來了。

    沒想到她會連禮服都帶來,這麼大包小更的……

    轉頭再看向床上的卓媛,過肩的頭發披在枕上,白淨的臉、細細的眉、秀氣的鼻子、微啟的櫻唇。尖細的下巴,看得紀一心動,雙手撐在她頭的兩側,在她光潔無暇的額頭上吻了一下,他的唇順帶吻過她的鼻尖,再吻著她的唇瓣,餃在口中,一下一下啃著,不饜足的舌頭撬開她的齒關,滑入她的嘴里。

    ……

    待續

上一頁返回目錄頁下一頁單擊鍵盤左右鍵(← →)可以上下翻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