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言情小說 > 淺草茉莉 > 秋蟬鳴 > 尾聲
選擇背景顏色︰
選擇字號︰

小竅門︰按左右鍵快速翻到上下章節

秋蟬鳴 尾聲

作者︰淺草茉莉

    秦家一夕敗落,震動京城。

    秦家三爺因公主之死,傷心的隨妻子而去,之後秦家一門就僅剩秦在松一個,但短短幾日,他便變賣所有產業,帶著一票妻妾消失在京城,從此白玫王朝再無秦家人的消息。

    秦家曾經繁華一時,沒想到最後竟是這般收場,一時間,眾人散時不己,晴嘆「興家猶如針挑土,敗家好似浪淘沙」,後代子孫成不成材,能不能守成真是太重要了。

    然而正當眾人對秦家的起落議論紛紛時,遠在塞外的一家人卻過著依然富貴的日子。

    塞外某佔地寬廣、恢弘氣派的大宅,高大的院牆內樓閣如雲、回廊連綿。

    這是秦家三兄弟所居,將在白玫王朝的產業全部變賣給鬼婆婆後,他們便舉家移居塞外。

    這麼做的原因有二,其一,鬼婆婆只說要秦家在白玫王朝的產業,可沒說白玫王朝以外的也要,殊不知秦二爺乃經商奇才,在塞外短短一年多,就建立龐大產業的版圖,已是塞外首屈一指的富商,秦家人理所當然包袱收抬收拾前來投靠老二。

    其二是,秋兒盜取公主的身軀還魂,這事總有被揭底的時候,萬二讓人得知,可是殺頭重罪,所以干脆讓本來就傳出病危的秦老三死一死,兩人正好到塞外重新開始,過著逍遙又快活的日子。

    因此,秦家三兄弟又聚在一起生活了。

    先說說秦家老大的日子過得如何吧。

    休了翠花後,秦在松原本剩九個妻妾,可如今已增加到十五個,每天與美人談天說地、飲酒作樂,他在塞外的日子簡直過得比在京城還要暢快,仍舊繼續過他不思勞動、不愁吃穿的大爺生活。

    至于老二——

    秦藏竹生意做得有聲有色,又有兩個兒子承歡膝下,他沒什麼好憂愁,只除了一項,他的女人一天到晚埋頭寫書,听說這回寫的是老三他的悲戀史,她一心想將老三與秋兒的故事寫成可歌可泣的偉大愛情故事,可人家夫妻並不領情。

    尤其是老三,一听到書名就翻臉,警告他這本書絕不可發行,否則不情與他斷絕兄弟關系,甚至秋兒也頗為搬然的,因為那書名實在是……光想,連他自己都忍不住打了個冷顫。

    那書名是一《秋蟬嗚之菊門開了》!

    這「菊門」,他一想,又打個激靈。

    另外,他還有個小煩惱,妻子喜歡女兒卻苦于又生兒子,一天到晚尋求生女秘方逼他喝,讓他苦不堪言,唯一受惠的是,她因此夜夜對他熱情如火,讓他又愛又恨,愛她床第熱情,恨她草藥茶毒他!

    最後是老三——

    得以再擁有十五年的壽命,秦有菊與秋兒更珍惜這得來不易的人生,他們不再設想未來,只想把握活著的每一天,他們一年中有四個月待在塞外的大宅里與家人共享天倫,其他八個月則是四處雲避,看山看水,看夭看地,享受人生,品嘗美食,而他們不打算生孩子

    ,因為生命有限,他們只想將每一刻都用在彼此身上,不想有任何人來分去這份關注。

    況且,他們僅有十五年可活,若不能將孩子照顧到成年,還不如將二哥的孩子視如己出,當成自己的孩子來疼就好。

    某一年,當他們游山玩水時,秋兒曾順道回去了家鄉江南一趟,遠遠瞧了表哥孫武陵,他已成親,妻子是他爹娘為他選的,那女子為他生了一雙兒女,一家幸福和樂。

    秋兒很是欣慰,以為武陵表哥已走出她帶給他的情傷,哪知,當他們要離開江南時,刻意走了一趟她的老家,在進門前發現屋里已有人,怕驚動對方,他們悄悄隱身窺望。

    她離家多年,家中人包括她自己都已死了,她現在的身體是公主的,更不敢讓人發現她的存在,但會是誰還來這空屋走動?

    一瞧,居然是武陵表哥,他在屋里為她設了靈位,今兒個似乎是來祭拜的。

    他在她靈位前焚香,獨坐一會後,忽然抱著靈位哭泣。

    秋兒嚇了一跳,這才知,原來武陵表哥並非完全放下她,為此,她愧疚不己,遺憾只能辜負。

    可秦有菊得知有個男人對自己的妻子念念不忘,都死了五年還抱著靈位痛哭,頗不是滋味,雖然拉著秋兒就走,但心里對孫武陵其實還是有些感恩的。若秋兒當年真死了,也只剩這人會記得為她上香,也不枉當年自個兒曾經想過將秋兒托付給他。

    如今孫武陵也有家室了,他對秋兒的懷念就只能放在心中,感情的事,除了兩情相悅外,還要有緣分,孫武陵注定與秋兒無緣,而自個兒呢,才是身邊女人的真命天子!

    想到這里,他又得意揚揚起來,某天,他要了秋兒一夜,讓秋兒幾乎累死,可他卻爽死,他如今的身子可是強健如虎,壯到讓自己女人吃不消,竟還盼著他能回到當年弱不禁風的模樣,至少不會精力好到整夜不睡的纏她。

    另外,鬼婆婆與姚大夫那對歡喜老冤家——

    听說姚大夫已成功住進她那間鬼屋里,屋子雖然破爛,可床下堆的都是鬼婆婆收藏的真金白銀,數量多到都滿溢出床外。

    可他也僅能抱著金磚睡,因為抱不到娘子,不過鬼婆婆就睡在他隔壁房,這已是六十年來,他睡得離自己娘子最近的距離,他要求不多,欲望不大,多少已經滿足了。

    最後是枉死的公主,她提早十個多月死去,靈魂無處歸依,姚大夫只得情商鬼婆婆暫時收留她的魂魄,一待她滿了陽壽時辰,就領她去陰曹地府報到。

上一頁返回目錄頁下一頁單擊鍵盤左右鍵(← →)可以上下翻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