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言情小說 > 七季 > 我的老婆誰敢追 > 第十章
選擇背景顏色︰
選擇字號︰

小竅門︰按左右鍵快速翻到上下章節

我的老婆誰敢追 第十章

作者︰七季

    「妳……妳別這樣。」曹紹澤堅守著自己最後的理智,以雙手抵住她的雙肩,不讓她再靠近他,他的聲音有些顫抖︰「求妳別再突然對我這麼好,妳會讓我誤會的,我再受不了第二次以為得到了妳,卻又發現不過空歡喜一場那樣的打擊了。」

    李意彌因此稍退後了一步,站在離他一步遠的地方看著他。

    曹紹澤的心情很復雜,松了口氣又很失落,這不正是證實了她之前對他的好果然都是出于同情嗎?可曹紹澤的低落沒能維持很久,因為在李意彌站定後,她開始一件一件有條不紊地脫去自己身上的衣服。

    她真的很沉穩,好像是在自家更衣室一樣,以至于當她連最後一條底褲都脫掉了,曹紹澤才驚覺過來自己眼前是發生了什麼不得了的事。

    她還不忘把脫下來的衣服都迭好,然後重新站在那里看他。

    曹紹澤下意識地瞟了眼工作室的門,如果這時有人進來,那事情可就大條了。

    「意……意彌,妳很熱嗎?」他為自己能說出這樣秀逗的話而懊悔不已。

    「還好。」李意彌說,強做鎮定地轉而問他︰「你們公司的櫃台小姐沒告訴你我要來嗎?」

    曹紹澤猛搖頭,他的員工只說了有位邵偉明先生找他而已,對她的事可是只字未提啊,如果知道她也來了,他怎麼可能讓邵偉明也到這來。

    「那你也不想知道我為什麼會來這找你嗎?」

    曹紹澤擦了下額上的汗,又是只能搖頭,她光溜溜地站在離他一步遠的地方,還這樣跟他聊起天來……難道這是什麼新的懲罰方式嗎?

    李意彌暗自做了個深呼吸,說︰「我是來向你借一樣東西的。」

    「什麼東西?」曹紹澤緊張地問,「我去拿給妳。」

    「這麼說,你願意借給我了?」

    「當然!」他可能把他所有財產都給她,包括他自己在內,又何況是件物品,但是,她非要這樣光著身子跟他借東西嗎?

    不行不行,他頭怎麼這麼暈啊,一定是今天的太陽太大了,剛出去那一下把他曬得都病了。

    「那我自己去拿也可以嗎?」

    不知是不是眼花下的錯覺,曹紹澤覺得她好像朝他邁了一步。

    「當然可以。」他答。

    「好,那你就老實點,不要反抗。」李意彌說著撲進了他的懷里。

    「意彌!」他痛苦地大叫。

    「別鬧。」李意彌在他懷里低聲說︰「我這可不是在同情你,而是在找東西。」

    而她好像真的在找什麼一樣,一雙小手在他身上摸來摸去,還伸進他的襯衫底下,貼著他的身軀進行索。

    「我……我身上沒有妳要的東西呀!」他體內又不能藏東西,全身的口袋都是空的,她能摸出來什麼?可是,她也不是會開這種玩笑的人呀,而且她那麼嚴肅,好像真有什麼重要的東西要找。

    「既然你答應讓我自己去拿了,就別嗦!」她猛地將他一撞,他本來是靠在桌沿旁的,這一撞,腿動不了而上半身朝後仰了過去,整個人躺在了桌子上。

    幸好這張桌子是June的……曹紹澤胡亂地想,June是個很整潔的人,桌面一向不放東西,不然萬一他腦袋壓在了什麼鉛筆之類的東西上,現在豈不是一命嗚呼?

    李意彌才不管他瞬息萬變的表情,她一把將他的襯衫扒了下來,怕壓不住他一樣干脆將自己迭在他身上。

    「天啊!」曹紹澤想罵髒話了,她柔軟豐滿的胸部正貼在他的胸肌上,而且還因她的動作蹭來蹭去。

    他切身地體驗到什麼叫「擦槍走火」,他真的要「走火」了,尤其是在她進而艱難地開始扒他的褲子時,他控制不住地嘶啞喊叫,問她︰「妳究竟要借什麼鬼東西!」

    「精子。」李意彌停了下,看著他說。

    曹紹澤的大腦轟地炸開,他可不能再任她胡鬧了!他抓住她亂動的手,她因為劇烈的運動全身變成淡淡的粉色,胸口一起一伏地呼吸著。

    「妳再說一次,你要從我身上拿走什麼東西?」

    「精子。」李意彌十分堅決地告訴他︰「我要拿去生孩子用。」

    「為什麼?」他問。

    「我想要你的小孩。」李意彌說︰「我今天來本來就是為了這個。」

    任何男人听到這種話都不可能再跟她細細探討借精子的可能性,她是突發奇想,放棄了結婚生子的正常路線還是怎樣,他是不清楚啦,但是,她竟然說想要他的小孩?她……她想生一個和他的小孩?

    曹紹澤咬著牙,在李意彌的低呼中將她扛了起來。

    好吧,她想要他的小孩是吧?

    他扛著她進了旋轉門里的待客室,還不忘把大門鎖上,他把她丟在沙發上,對她真是又愛又氣。

    他越發地搞不懂她了,在听到邵偉明那樣說她後,她好像一點都不在乎,轉眼間又跟他借什麼精子……是不是她也意識到跟邵偉明是沒有結果的,才將注意力轉到了他的身上呢?

    「為什麼是我?」他問,「想要精子的話精子庫里有很多吧!」反正她一直打著的念頭就是要個健康的小孩而已,只不過,他沒想到她還真有一天會將之付諸于行動。

    他的話充滿了諷刺,李意彌也理解他的憤怒,如果說她能更早一些地面對自己內心真實的情感,告訴他她愛上了他,那事情就簡單得多了。

    可現在告訴他的話,也會被他理解成他是邵偉明的替代品吧?男人一提結婚生小孩就恐慌得不得了,她從對他冷淡,對他打擊,一下上升到「不是他的小孩她不要,不是他的婚姻她不要」,那一定會嚇到他的吧?

    他是個激情四溢的人,像其他所有男人一樣享受著追逐的樂趣和愛情的刺激,可令她為難的是,這次她十分地確定,如果當他對她的熱情消退,當他對她的迷戀因得到而破碎,即使那天到來,她仍是非他不可的。

    她可不想自己孤獨終老呀,是他把她從一個對生活需求很低且對感情隨波逐流的人,變成了開始渴望得到且充滿佔有欲的女人,那起碼也給她些保障吧。保障即使有天他們之間的熱情不再,仍有一個孩子能夠陪她度過將來漫長的歲月。

    「你不是自己說了嗎?你身體健康,年齡合適,又沒有家庭病史,而且你也說了,你愛我,所以幫這個忙不算過分吧?」

    「我是愛妳!我愛妳,想要擁抱妳,但那並不表示我要為妳的孩子提供資源!」正因為愛她,才想讓她也感受到愛情的幸福,而不是利用他的這分愛,為她制造孩子提供理由。

    曹紹澤簡直為她瘋狂的想法而暴躁無比。

    「我不會讓你對小孩負責的。」她提議。

    「我不在乎!」他咆哮,她怎麼說得他好像個玩世不恭的花花公子一樣。

    她失望地垂下了眼,「是嗎?只是精子而已。」

    他忍無可忍,不要好像他很小氣的樣子好嘛!

    曹紹澤怒火攻心,「好!妳想要精子,我就給妳!」

    李意彌迷惑地看著他脫去了自己的褲子,她心跳漏了半拍,而他走至她跟前,像是要讓她看得更清楚一樣。

    她躺在沙發上,就算理論上的知識知道一些,可當真正面對著,還是會覺得很不好意思。

    「妳臉紅什麼?不是想要精子嗎,那就自己來拿啊!」

    「嗯?」

    「真是的,明明是妳想要,總不能讓我主動吧。」他又向前一步,「妳以為要個孩子那麼容易?」

    李意彌連直視那巨大的勇氣都沒有,可他說得對……

    ……

    「既然妳真的這麼想要,那就給妳好了!但我的精子可是很貴的,妳要用一生時間來償還,可不是妳想甩了我就能甩得掉的!」

    他知道自己收不回來了,可他怎麼可能真的讓她生下他們的小孩,然後獨自撫養?

    「能生下我孩子的人只能是我的妻子,想要我的精子就嫁給我!」

    「好……」

    在李意彌的狂叫中,曹紹澤也悶哼一聲,將自己傾瀉在了她的體內。

    她說什麼?曹紹澤愣愣地看著昏昏欲睡的李意彌。

    他那麼說本來是想讓她難受的,讓她別以為要了他的孩子就沒事了,他有千萬個理由這輩子都能跟她糾纏下去,可是她說了什麼?她竟然說了「好」?

    李意彌揚起嘴角,看上去是在笑,她脆弱地笑他道︰「只怕最後反悔的人是你呀。」

    曹紹澤守著她,呆呆地望著她的睡顏,所有大起大落的情緒都因那場激烈的歡愛變得平淡,他終于能冷靜地思考這錯亂的一天所發生的事情。

    她對邵偉明不聞不問,而是氣他認為她不相信他,她還要他的精子,如此執著地想要一個他的孩子。

    他的孩子,他們的孩子?

    曹紹澤的心撲通撲通跳得厲害,他在屋子里轉來轉去,過去種種都像電影片段快閃過他的腦中。他知道她的思考方式一向很有特點,他以為他已經摸清了她的思路,卻在一次次的打擊後變得不能相信自己。

    可是如果細細品味起來,她對他的在乎少嗎?她雖然嘴上說著他很重要,又選擇了邵偉明,可她同樣跟邵偉明在一起時,也所有的事情都向著他呀。

    如果他們約好見面,她一定推掉和邵偉明的約會,他要給邵偉明錢,她替他不值,她說著找個健康的精子生孩子就可以,可實際上她只跟他做過,她只堅持地要他的孩子。

    曹紹澤等不及她醒過來,他跑去沙發邊上,拍拍李意彌的臉。

    「意彌,意彌?」她瞇開眼,顯然還沒睡醒,可他等不及了,他輕輕地,小心地問她︰「意彌,妳愛我嗎?」

    「你總算發現了嗎?」李意彌很滿足地笑了下,「我以為你永遠都不會察覺到的。」

    「那妳為什麼不讓我知道呢?」應該說,她在小心翼翼地保護著這分感情,生怕被他發現一樣。

    要不是他的一再相逼,要不是他發現了那微小的線索,他真的可能誤會她一輩子的呀!

    李意彌伸出手來,放在他的臉頰上,平和而虛弱,他讓她太累了。

    「我不想成為你牆上的展示品,我不會成為的……」

    曹紹澤回握住她的手,另只手摸著她的頭,他的聲音顫抖而充滿了溫柔,說︰「睡吧,睡醒了就什麼事都沒有了。」

    李意彌沒有懷孕,她很失望,她每天都在檢查,但還是沒有。

    怎麼會呢?她都那樣孤注一擲了,竟然還是沒有成功?

    「意彌,妳又在對著鏡子想什麼啦!」李媽媽在叫,「有人找妳啦!」

    李意彌嚇了一跳,從來就沒有過有人來家里找她,她心里頓時有了不好的預感,但總不能躲在洗手間一輩子不去。

    如果她的預感沒錯,那個找上門來的人也會就那樣等她一輩子的。

    她果然在門口見到了曹紹澤,他正跟她媽媽聊得很愉快,在看到她後,給了她好燦爛的一個笑容。

    「意彌,我們有寶寶了嗎?」

    李媽媽手里的桃子掉了一地,李意彌尷尬地看著那些桃子,不敢對上她媽媽的視線,「呃,沒有。」

    「是嗎,那我們再制造一次好了。」曹紹澤用開朗的語氣說出不得了的話。

    他拉起她的手,對著李媽媽說聲「下次再來打擾」就把她拉出了門去,她腳上穿的還是拖鞋就被他拉上了車。

    他就是料定她不會反抗,因為沒什麼比留下她跟她媽一起更可怕的了。

    等她發現他開車去往的地方既不是「晴」也不是工作室後,她問他︰「你要帶我去哪?」

    總之他這樣殺上門來就沒打算讓她好過吧,她已經有覺悟了。

    「去哪?結婚登記啊!我們不是說好了嗎,我幫妳生孩子,妳嫁給我,雖然這次沒成功,但以後我們就是長期合作關系了,不要緊的。」

    結婚?

    「我……我什麼時候跟你說好了?」李意彌反射性地去拉車門,當然已經死鎖了。她看看自己,穿著居家服,還有一雙毛絨拖鞋,他不是說笑的,他真會拉她去登記。

    天啊,一定是她又刺激到他了!他這個人一向缺乏理性的,總是想起什麼就做什麼,這可不是鬧著玩的!

    「我不想結婚!我……」

    「我最近無家可歸了,我們登記以後我可以先住妳家嗎?」曹紹澤看她一眼。

    「呃?」

    「我把家里的牆砸了,妳還記得吧,就是走廊上掛滿照片的那面牆。」他說︰「結果房東先生很生氣,說我破壞了樓層結構,砸的那面是受力牆,整棟樓可能因此倒塌什麼的,就讓我賠了一筆錢然後把我轟出來了。我又沒有找其他房子,所以目前只能露宿街頭,很可憐耶,妳是我老婆,不可能見死不救吧。」

    李意彌心一緊,「你沒事砸牆干什麼?」

    「以表決心啊,我知道就算我跟妳說妳跟其他人不一樣,妳也不會信,所以就采取這種非常手段了。起初只是想把那些照片都卸下來,可是卸下來後牆上還是留著印子,所以就只好砸掉了。」他笑了下,「其實仔細想想,只要把整個屋子重新刷油漆就好了嘛,可當時就沒想那麼多,這下想叫妳去看都進不去了。」

    「你怎麼會知道的……」她不記得自己跟他說過這件事啊。

    「因為我時刻都注意著妳啊,只要是妳的心意,給我時間我一定能揣測出來的,至于妳是不是真的不願意嫁給我呢,反正我們登記後有一輩子的時間供我揣測出結果,也不急于一時啦。妳什麼都不用說,只管拿我制造孩子就可以了。」

    她的臉紅透了,他到底知道多少?

    「還有,妳還記得之前我一直打電話到妳家嗎?其實是想告訴妳,妳再也不用顧及吳珍珍了,我本來選中的人就不是她,只是她的經紀公司擅作主張而已,從一開始我心中理想的人就是妳。」

    「當然,她也拿那張照片給我看了,我沒想到妳會那麼愛我,還受她的低級威脅,所以說,妳也沒什麼資格說我對邵偉明妥協很笨什麼的。」曹紹澤轉了個彎,外面的太陽好大,吹進的風是暖的,他的側臉非常好看。

    「是,我愛你。」李意彌硬生生地說。

    車子因此轉彎轉過了頭,在路人的驚叫中險些撞上人行道,好在剎車及時。

    曹紹澤那一派輕松的笑容不見了,他瞪著眼,臉上好看的線條也扭曲成了好笑的模樣。

    李意彌的臉再也繃不住,她大笑起來,笑得是那麼開心,「我現在就說了,那你還要拿那一輩子的時間來做什麼呢?」

    「做什麼?愛妳呀!」曹紹澤在路人的咒罵聲中,大聲地對她喊道。

    ——全書完——

上一頁返回目錄頁下一頁單擊鍵盤左右鍵(← →)可以上下翻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