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言情小說 > 喜格格 > 請勿在此丟棄情人 > 第五章
選擇背景顏色︰
選擇字號︰

小竅門︰按左右鍵快速翻到上下章節

請勿在此丟棄情人 第五章

作者︰喜格格

    【第三章】

    時間過得不是普通的慢。

    沈靜語三、兩下就把碗盤洗干淨,屋子本來就不太亂,也沒什麼好收拾的。

    坐在椅子上發了會兒呆,不到十分鐘,她立刻無聊到想喊救命。倏地,她站起身,決定到屋子附近繞繞,順便探險一下。

    打定主意,沒有分毫遲疑,她立即快步走到門前,開門——

    一陣清脆鳥叫,歌唱似的朝她團團包擁而來,微風吹拂,像溫柔的海潮一波波漫溢她全身。

    她驚訝到說不出話來,瞠目一看,滿天綠樹葉縫間,灑滿白亮亮的光點,美麗的景象令她忍不住深深吸了好幾口氣。

    這就是迷人的大自然?

    也許跟第一次開門的心境不同,加上是大白天,她越發覺得四周溫暖和煦的氛圍宜人,她喜歡這片森林。

    「老天!」她簡直不敢相信,屋里那只大熊竟然舍得放棄這麼棒的空間,一頭鑽進那個充滿細針的龜殼研究室?

    笨蛋一枚!她不懷好意地批評。

    後來想想他現在所做的研究,恐怕無法被列入笨蛋行列,她不平地嘟了嘟嘴,踏出大門,轉身走往屋子後方。

    一開始她最先看到在風中搖曳的白色禮服,袖口被竹竿穿過,橫掛在竹竿上,禮服旁邊則有塊小小缸色的布,走近一看,她險些當場昏厥過去。

    七手八腳扯下自己的內衣褲與禮服,她紅著臉,回到屋子里,砰的一聲關上門。一想到他曾經動手幫她脫衣服,就渾身燥熱不已。

    她將禮服扔上床,成為今晚的第二件棉被。

    手里抓著內衣褲,她決定把它們穿上,只是正動手要脫衣服時,才想到不曉得他會不會突然冒出來?

    為了以防萬一,她走到木櫃前,將那片木板拿起來,清了兩下喉嚨後開口,「喂?喂?听到請回答,Over。」

    一想到他剛剛擺明不想被打擾的臭臉,跟自己現在正在進行的事情,她的嘴角就忍不住偷偷爬上濃濃笑意。

    一陣靜默——

    「奇怪,這東西該不會是壞了吧?怎麼沒反應呢,虧我剛剛還想說怎麼有人這麼神奇,什麼東西都會做,結果只是中看不中……」

    她來不及嘮叨完,就听見冷颼颼的低沉男音響起。「你最好有很重要的事。」

    听出他聲音里濃濃的怒火與無奈,她必須一手捂住自己的嘴巴,才不至于笑出聲。「咦?你听得到?」

    「連你清喉嚨的聲音都听得一清二楚!」他低吼。

    通訊器那頭的他,已經開始後悔自己干麼多事,做了這個東西。

    「收訊明明這麼好,你干麼不回答我」

    她還敢跟他抱怨?

    游星鷹緊緊閉上雙眼,手里運算用的鉛筆被他應聲折斷。「跟你說過,我、很、忙。」

    「我知道呀,雖然閑著沒事,但我呼叫你可不是為了找你聊天。」

    她以為自己現在正在做什麼?他在心底冷哼。

    「請說。」他咬牙。

    她頓了一下,慎重的開口,「我現在要換衣服。」

    「所以?」他無法從她話里找出重點。

    「你不要突然沖出來喔。」她感覺滿腔笑意已經淹到脖子,只要再忍一分鐘,她鐵定會笑出來。

    「就這樣?」他隱忍住滿腔怒火,一雙英挺濃眉皺得死緊。

    「這是目前最迫切需要通知你的,雖然還有很多話要跟你說,不過可以無聊時再跟你分享,還是你現在就想听?」

    他听出她話里的笑意,胸腔那把怒火頓時點燃——「我現在不、想、听!」

    喔,生氣了。

    「我也是這麼想的。」沈靜語終于忍不住大笑三聲,趁他來不及反應之前,趕緊將通訊器放回原位。

    暢快地大笑一陣之後,她滿意地摸了摸那片小小的木板。

    多麼棒的設計呀!

    感覺就像她可以隨時打電話煩他,他卻拿她莫可奈何。

    經過這一鬧,她發現心情變得極好,臉上不自覺掛著笑意,在屋後東看看、西摸摸。

    結果她發現了保存新鮮牛奶的秘密,就藏在冰涼透骨的小溪里。

    小溪流里,清澈的水汩汩向前流動,而水流里擺放了一堆新鮮蔬果,另外還有剩下半瓶的牛奶、包著塑膠套的半條火腿及巨大的金屬容器。

    她猜測,這半條火腿跟半瓶牛奶,恐怕是他早上從金屬容器里拿出來的。站在溪邊思忖片刻,一個念頭閃過腦子,讓她開心得直笑。

    只有女人才會異想天開地提議在荒郊野嶺野餐。

    游星鷹背著研究用的大背包,一只手提著她用厚夾克權充食物籃的野餐食物。

    她可真是個充滿創意的女人!他嘲諷地想。

    幾萬塊的名牌外套,就這樣被她拿去包食物,里面還有一堆沒有包裝、一經踫撞就容易變爛的食物。

    他不敢想象,當他們到達目的地打開夾克時,淺灰色的內襯可以變得多麼「精采」!

    「喂!我好像還不知道你的名字。」沈靜語停蟣uo 獾暮吒瓚 鰨 鍔省


    「游星鷹。水字邊游,星辰,老鷹。」他走在前頭,頭也不回地說。

    「沈靜語。水字邊沈,安靜,語言。」

    「安靜?靜語?」他搖頭失笑。

    「我媽取的名字。」她也不願意好不好,听听他語氣里的暗諷,真是破壞她的好心情!

    他停在一個大坑洞前,等她走近,伸出手扶她一把後才繼續往前邁進。

    收回被握過的左手,她感覺他的體溫仍殘留在掌心里,有些害羞的轉移了話題,「對了,我剛剛看了一下溪里的金屬箱。」

    「擔心食物不夠?」

    「有點,我不想拖累你。」她話才說完,之前扭到的那只腳不小心被冒出土的樹根絆了一下,整個人立刻向前飛撲,跪倒在地。

    當他感到不對勁時已經停下步伐回過頭,正要出聲警告,就剛好看見她向前撲倒的樣子,心一揪,立刻丟下夾克野餐盒,幾個大步奔到她身邊。

    「你不會拖累我,只會給我惹麻煩。」他兩手抓住她前臂,扶她起身,確定她可以自己站穩後蹲下身,小心翼翼地掀開她的褲管。

    該死!都破皮了。

    「我有嗎?」她皺緊柳眉,咬著下唇,努力不發出哼痛的聲音。

    又在逞強!

    游星鷹抬眼,看著她故意裝作若無其事的樣子,卻不知那僵硬的臉部肌肉早已泄漏她的疼痛。

    「是誰堅持要野餐的?」無聲嘆口氣,他不拆穿她的偽裝,默默從褲袋里掏出一包粉末,接著用手抓起一小撮,均勻灑在傷口上。

    沈靜語眼睜睜看著粉末融進傷口里,漸漸地,疼痛的感覺消失了。

    這是打哪來的神奇膏藥?

    正要開口跟他道謝,卻見他一臉冰霜地幫她把褲管卷下,動作仔細的程度,讓衣料全程無法踫到她新生的傷口半分。

    只是他這樣,她一句道謝反而出不了口。

    游星鷹努力克制想抓起她並扔回屋里的沖動,站起身,頭也不回地走離她身邊,重新抓起被扔在地上的食物。

    看見她跌倒的瞬間,他喉頭猛地一縮,緊張得像他才是那個跌倒的人。

    望著他僵硬的寬大背影,沈靜語試著說點什麼來打破籠罩在兩人之間的古怪氣氛。

    「在水潭附近解決午餐,你可以省掉多跑一趟的時間與力氣。」她考慮了一下,決定挑個安全話題。

    愣了一下,不想泄露太多復雜情緒的他,決定跟她一起轉移話題。

    「怎麼說?」感覺她開始走動,他才放慢腳步地往前走。

    「十點的采樣工作完成後,你可以在水潭邊悠閑的吃個午餐,睡個長長的午覺,等到快四點的時候再起來進行采樣工作。」

    游星鷹猛地停下腳步,轉身,高傲的臉首次透露出對她的贊賞。

    進行了幾個月的工作,他怎麼就沒有想到?

    每天來回所耗的時間與體力差點讓他抓狂,卻沒想過可以這樣減少一次往返的時間。

    「我收下嘍!」她走到他身邊,拍拍肌肉結實的寬肩,很高興他終于不只是把她當作一個突然出現的麻煩。

    「收下什麼?」他看了還停在肩上細皮嫩肉的縴細手指一眼。

    「你心里有數。」除了他臉上的贊賞之外,還能有什麼?

    「我沒有。」他怒瞪她一眼。

    「忽必烈呢?我以為它會一直跟著我們。」她聰明地轉移話題。

    「它幫我們探路,如果前方出現有威脅性的動物,它會負責喝退它們。」他解釋。

    見她走得跌跌撞撞,他雙手緊緊握拳直到關節發白,最後還是投降的幾個跨步主動靠近她,空出來的手扣住她不盈一握的腰身。

    「這麼厲害?」她愣了一下,感受到他令人心暖的關愛。

    這個男人,擁有粗獷的男性臉龐與身材,嘴巴跟他的臉一樣臭,個性倒是里外不一,看似惡劣,實則溫柔。

    這一點,她在昨天領教過他溫柔的吻之後,就清楚感覺到了。

    想到昨天晚上,自己還被他的話嚇到,以為真踫上什麼壞人了,現在回想竟覺得有些好笑。

    不過既然他曾經那樣耍過她,就不要怪她小小回敬一下。

    「忽必烈是這里原住民酋長的寶貝,特別割愛,每天護送我這段路程。」

    「所以平場…會回酋長那里?」

    「沒有,它會待在屋子附近。」嘴上回答,他心里想的則是懷疑起她到底有沒有認真吃飯?她實在太瘦了點。

    難怪只是樹根就可以將她絆倒,還跌下山崖。

    「所以才會你一喊,它就能立即出現。」想了一下,她突然輕叫,「怎麼辦?我沒有準備給忽必烈的食物。」

    「它只吃自己狩獵來的食物。」她最需要的,就是好好準備自己要吃的食物。

    「這麼酷,如果忽必烈是個男人就好了。」她笑著說道。

    「別告訴我你對一只狗動心了。」他冷哼。

    「它很帥。」有什麼不可以?

    他看她一眼,語氣帶了酸味,「這麼快就忘了你未婚夫?」

    「未婚夫?」她什麼時候有未婚夫的,她本人怎麼不知道?

    「你穿著新娘禮服跑到森林來,不是跟他吵架了?」他不知道自己為什麼會問出這種問題,但他就是管不住嘴巴,不然他老覺得有東西梗住胸口,悶悶的。

    她突地想起他之前似乎也問過類似的問題。

    「算吧。」她一樣不想多說自己的糗事,也不打算澄清她根本沒有未婚夫的事。

    「吵什麼?」

    她抽抽嘴角,心底暗忖,他問得可真仔細,像警察問訊似的。

    「吵……」吵老天爺為什麼沒在她身邊安排個好男人,總是讓她遇見一些莫名其妙的異性,害她越活越寒心。

    這種話她哪說的出口?

    「不方便說嗎?」他側過頭,俯看輕靠在他身側的小女人,發現她臉上浮出一層淡淡紅暈,霎時他心一緊。

    她這樣,是因為想起她未婚夫嗎?

    「也不是,就……就他要我穿白色婚紗,我說喜歡鵝黃色的。」為了不說出丟臉的事實,她只能硬掰。

    「就這樣?」他皺眉,不解就這點小事也能吵到摔下山崖?

    「還有……我希望他穿白色燕尾服,他拒絕我。」她都快詞窮了,他還不考慮放過她嗎?

    「白色燕尾服的確會讓男人看起來很蠢,活像只企鵝。」他低喃。

    「哪會!」她立即出聲抗議。「我覺得很帥。」就算是企鵝,也是只帥企鵝。

    「總之,你們就是因為這樣吵架的?」

    還問他為什麼老咬著這個話題不放呀?

    「已經夠嚴重了。」她擺擺手,一副不想多談的樣子,畢竟再編下去,就要穿幫了。

    听到淙淙水流聲,沈靜語仰起臉興奮地問︰「我好像听到水聲了?」

    游星鷹低頭,若有所思地看她一眼,伸手一指,指向藏在茂密綠林後的飛天瀑布。

    兩人加快腳步,朝瀑布方向移動,沈靜語偷偷觀察他頓時變得有些嚴肅的側臉,心底暗自慶幸,好險他們已經到了水潭,剛好讓她就快要接不下去的對話及時喊卡。

    在游星鷹下水取樣的時間里,沈靜語將所有食物整理妥當,先將各式新鮮蔬果拿到瀑布下沖洗,接著拿出出發之前剛做好的三明治、水煮蛋、玉米濃湯,以及一大瓶裝有滿滿熱水的保溫壺,這是沖泡面用的。

    在這種微涼的森林底下,來碗熱呼呼的泡面再適合不過了!

    清新涼風吹拂過,教人不禁通體舒暢放松,沈靜語打了個小小的哈欠,就在她等到快睡著時,終于看見他從水里冒出頭。

    金色陽光灑滿整個水池,與水波相互輝映,折射出耀眼金燦的光芒。

    游星鷹背上背著攝影器材,還有一個防水背包,里頭裝了一堆試管、收集袋。

    「吃了嗎?」磁性嗓音在她耳畔響起。

    等到她回過神時,他已經直挺挺站在她面前,她必須仰起頭才能看見他粗獷的男性臉龐,只見他正專注有神地看著自己。

    背對著陽光的他,高大身影像天然的遮陽板,整個將她密不透風地納入他的影子里……

    倏地,她的心跳不受控制地瘋狂加速起來。

    「怎麼了?」看她傻愣愣的,他蹲下身,一只大掌覆上她些微發燙的額際。「中暑了嗎?」

    冰涼的大掌稍稍冷卻她的燥熱感,但他關心的踫觸卻讓她的雙頰更是紅得不像話。

    她是不是摔傷腦子了?否則怎麼一被他踫到,就渾身發燙不已?她什麼時候對男人這麼沒有抵抗力了?

    「喂?」見她依舊恍神,對他說的話毫無反應,他神色瞬間變得擔憂。

    他昨天帶她回木屋時已經幫她做過初步檢查,除了腳上的輕微扭傷之外,沒有其他明顯的外傷,頭部也很正常,沒有任何腫包,難道是傷到里面的腦神經組織了?

    「我沒事。」回過神,她一把捉住他正準備探向自己雙頰的手,對他搖搖頭。

    「你確定?」游星鷹打量的視線沒離開過她的臉。

    「確定。」她看著他,皺眉扯開話題,「你不換上干的衣服嗎?」

    他本人則瀟灑地聳聳肩,一副不以為意的模樣。「風吹一下就干了。」干麼那麼費事。

    「這樣容易感冒,況且等一下你還要在這里睡午覺,睡覺的時候最容易著涼,如果你不——」明知道他討厭嘮叨,她就偏偏故意用這招逼他就範。

    「好,我換。」他暗嘆一口氣,接著站起身,發現她早就多準備了一套衣服,便動手撈起,直接在她身邊一把脫掉濕漉漉的上衣。

    敢坐在他面前嘮叨的人,全世界大概也只有她這個不知天高地厚的女人了。

    「喂!你……」眼前一幕,教沈靜語驚愕到完全忘了要背過身,她張嘴指向他強健的上半身,一時間竟感到口干舌燥起來。

    寬厚的肩膀、粗壯的肩胛骨、精壯的手臂、厚實的胸肌、結實的腹部,還有因呼吸而瞬間收攏的小腹……完全是令人臉紅心跳的畫面。

    這男人的身材好到快讓人噴鼻血!

    「我怎樣?」意識到她臉上醉人的酡紅可能因他而起,一抹戲謔淺笑爬上他嘴角。

    赤luo著上身,游星鷹邁開優雅如豹的腳步逼近她,俯身,男性溫熱氣息吹拂上她敏感的耳畔,「你還沒回答我的問題……」

    她瞬間感到強烈的顫栗感,一路從耳畔迅速蔓延到全身。

    「你要不要去大樹後面換衣服?」她強裝鎮定的建議。

    「我干麼非得要像個小媳婦一樣?」他涼涼的駁回。

    「因為我在這里,你不覺得應該顧慮一下我的感受?」

    「為什麼要?」

    他挑挑眉,那目中無人的模樣讓她咬牙切齒。

    「你當然要!人類是互相尊重的群居動物。」她說得義正詞嚴,只是一雙眼楮仍不受控制地飄向他精悍的體魄。

    她在心底痛苦呻吟著,真是個存心誘人犯罪的壞男人!

    「互相?」

    「沒錯。」

    「那正好。」銳目閃過一抹促狹。「現在就當作是我回報你嘍!」

    這樣才符合她禮尚往來的標準。

    「你——」簡直不可理喻,她瞪著他。

    游星鷹不再理會她,似笑非笑地望向她瞠目結舌的可愛模樣。

    他倒要看看這個愛逞強又善辯的害羞女人,要拿眼前的情況怎麼辦。

    「我要繼續嘍!」他露出無賴的笑容。

    見狀,沈靜語恨得牙癢癢,明明很想轉過頭,再這樣刺激地看下去,她恐怕有大噴鼻血的危機。

    可是,一看到他氣焰囂張的跩樣,她就不甘心、不想在他面前示弱,只好咬緊牙根輕哼,「好呀!」

    她得非常努力,故意裝作不受影響地自然回應。

    「全身上下只剩這一件了喔!」

    低沉渾厚的嗓音,讓她不爭氣的雙頰又熱燙得更加紅艷。

    「脫啊!」她氣得脫口而出,見他瞧不起人地淡瞥她一眼,一時怒火攻心,當下便咬牙切齒地道︰「記得動作性感一點!」

    他沒有回話,僅是莫測高深地看了她一眼,嘴角似笑非笑的勾起,輕輕誘引著她越來越騷動的僨張血脈。

    他故意放慢的動作,讓沈靜語的精神緊繃到隨時都會斷裂……

    「可惡!」最後她挫敗地別過頭,兀自感受快跳出口的猛烈心跳,以及像剛跑完十圈操場搞又急又喘的呼吸。

    爽朗開懷的低沉笑聲毫不掩飾地從她身後傳來。

    「臭野人!」她紅著臉,忍不住又咒罵了一句。  

上一頁返回目錄頁下一頁單擊鍵盤左右鍵(← →)可以上下翻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