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言情小說 > 林雪兒 > 不想愛上你 > 第一章
選擇背景顏色︰
選擇字號︰

小竅門︰按左右鍵快速翻到上下章節

不想愛上你 第一章

作者︰林雪兒

    已經很晚了。

    周明倩側躺在床上,她一向淺眠,當開門聲響起時,她緩緩睜開眼楮,擺在床邊的電子時鐘所顯示的時間,已是午夜十二點半。

    她听到熟悉的腳步聲,穿過客廳,朝她房間靠近。

    埋在胸腔里的一顆心突然越跳越快,呼吸頻率也變了,她細微喘息,然後在夜訪她住處的那人來到床邊時,她終于忍不住翻過身,坐了起來。

    男人身材高大修長,在房中夜燈昏黃的光線中,他的頭發看起來有些紊亂,臉部輪廓略微模糊,但一雙眼楮卻深邃又明亮,那樣的深亮好像饑餓的野獸終于找到果腹的美食,深深注視著她……周明倩內心掀起一陣顫栗,在男人的注視下,身體蘇醒,末梢神經像觸電那樣覺得刺麻。

    她的身體很**地起了反應。

    有些期待,也有些難為情,她雙腿縮了縮,悄悄夾緊。

    她垂下細膩的頸項,有意無意地避開那過分火熱的目光,輕聲說──

    「我以為你不會過來……」

    男人今天中午的私人專機從北美飛回台灣,結束長達一個月的出差,替自己事業體底下的車業談成了進軍北美的生意。這些她都知道,畢竟他今天回國,一大堆財經記者全守在機場搶著訪問他。

    他應該很疲憊了,而且都這麼晚了,竟然還來找她。

    難道他……他也跟她一樣,心里有牽掛嗎?所以……所以……

    「我想做。」

    昏暗的房中靜靜響起他的聲音,低沉好听,像彈動了大提琴的弦,同時間也觸動了周明倩的靈魂。

    听到他簡單明了的話,她心髒疼痛般縮了縮,但體溫還是上升了,肌膚通紅。

    他想做,所以來找她……男人出現的理由明白易懂,她卻傻呼呼的,總期望自己對他而言,是有那麼一些不同的。

    「妳不想要嗎?」他低沉問,眼神流露出興味,好像早已經把她不自覺間夾緊雙腿的動作看在眼里,心知肚明。

    周明倩咬著柔軟下唇。

    下一刻,男人來到她身邊坐下,動作優雅。

    她看清楚他的臉龐了,稜角分明,眼窩略深,鼻子又挺又直,還有一張十分適合接吻的漂亮薄唇。他渾身充滿陽剛氣味,在外人面前一向內斂的眉宇,此時顯得桀驁不馴,舉手投足間都是教人無法抵擋的男性魅力。

    心髒再一次收縮,她感覺胸口疼痛,那是一種極度的渴望所造成的不適,渴望被填滿,渴望被擁抱、被禁錮。

    「妳不想要嗎?」他慢條斯理再問一次,很可惡地逼迫人。

    「想……想要……」她早已羞紅臉,回答時,根本不敢看他的眼楮。

    「很好。」她的誠實似乎取悅了他。

    一只溫暖的大手伸向她的臉頰,一開始是輕輕撫摸,好像她是珍貴又易碎的寶貝,周明倩不禁閉上雙眼,臉蛋偎進他的掌心。

    突然之間,她整個人被粗魯地拉進他懷中,男性嘴唇覆上她的,在她不由得輕呼時,他的舌探進她唇瓣里,奪取她的呼吸,吞噬她的聲音。

    她立刻響應,雙手環住他的腰,仰起頭來,讓兩人間的熾吻更加深入。

    他身上的味道好好聞,有沐浴過的清爽氣味。周明倩心想,他應該是在自己住處洗完澡、準備上床休息,又忽然……忽然想要做,才驅車來找她吧。

    她是不是該覺得驕傲?是不是應該竊喜?

    畢竟身為「力馳國際集團」的大老板,有權有勢,半夜想找個女人恣情狂歡根本易如反掌,但他沒有找其他女人,他來到她的身邊……雖然這樣的竊喜顯得有些可悲,她還是忍不住感到開心。

    跟我做,要我吧……

    因為,她是如此渴望著他……

    她被壓進柔軟的被褥中,連身的真絲睡衫已被撩高到胸口。

    「我喜歡妳的睡衫。」因為方便他探索她美麗的胴體。男人低聲輕笑,大手摸過她的蠻腰,滑過她平坦的小腹。

    當他品嘗她的同時,也不忘引導她的小手踫觸自己。

    他要她撫摸他。

    她照做,柔軟手心一遍遍**他如石頭剛硬的身體,她的身軀因為期待而顫栗。

    無數個吻落在她胸口和頸部的敏感帶,男人熱燙的嘴吮著她不斷呻吟的唇瓣,低沉卻強而有力地宣告──

    「今晚我會很激烈地做,可能會有些粗暴。」

    每次分開兩地一小段時間,再在一起時,他總會做得特別激烈,而這一次,他們整整一個月沒做,兩具身體都渴望彼此。

    周明倩沒有回答,只是喘息著,美眸彷佛盈著淚水。

    完全就是等著讓人「好好欺負」的模樣啊!

    男人低吼一聲,猛然扯去她的底褲。

    他要她的方式如同他所宣告的,激狂又粗野,像把活生生的美食壓制在地,然後再恣意侵凌,大快朵頤一番。

    在這樣毫不溫柔的對待中,她依舊得到快樂,甚至比以往的每一次都要興奮。

    柔膩的胸脯不斷拱向,她叫聲夾帶輕泣,小手不由得抓著他的手,指甲在他手背上留下抓痕……

    接連而來的刺激讓她神智恍惚了,像喀了迷幻藥一般,身體不屬于她,靈魂也不屬于她,她迷失自己,只能乖乖听從他的擺布。

    男人強悍而且野蠻,速度越來越快,已經是極限了……已經……無法再承受更多,她在新的一波高潮降臨時嘗到小死亡的滋味,渾身發抖、虛弱無力,最後終于昏厥過去。

    ……

    ※※※

    怎麼會和宋亦剛這號財經界的大人物牽扯上?而且還陷進所謂的「桃色糾紛」當中,不能自拔?

    說真的,周明倩自己也沒料想到事情會變成這樣。

    當她仍在大學就讀美術系時,她只是跟系上的學姊範姿丹很談得來,姿丹學姊在人群中向來是眾所注目的焦點,更是大學里的風雲人物。學姊不僅家世好、頭腦聰明,外型更是亮麗動人,而且熱情大方。

    周明倩總覺得自己好幸運,能和姿丹學姊這樣投緣。

    後來學姊得知她是孤兒,又知道她是靠獎學金付學費、過生活,就一直說服她和她住在一起。

    她起初不願意,學姊卻又對她說,邀她同住,其實是想請她幫忙看家,因為她已申請到國外的研究所,也準備拜一名國際級的藝術大師為師,再過幾個月就必須出國,這一踏出國門也不知什麼時候才能回來,不想漂漂亮亮的公寓放著積灰塵兼養蚊子,所以才想請她幫忙。

    她知道學姊的用心,想幫助她,又要顧及她的自尊心。

    她後來接受姿丹學姊的邀請,住進這間擁有絕佳視野的豪華公寓。就在她與學姊「同居」的那段日子,她們的公寓曾來過一名男性訪客,也是唯一的一名,就是「力馳集團」的第二代接棒人──宋亦剛。

    她一開始以為宋亦剛是姿丹學姊的男朋友,但幾次觀察下來,似乎不太像,因為人緣絕佳的學姊不乏追求者,學姊時常更換男伴,在男女感情的世界里悠然自得,而那些情事,學姊對著宋亦剛好像也沒費力隱瞞,大大方方的。

    再後來,她偶然之下才得知,這棟位在市區的豪華公寓竟是宋亦剛所有,並不是姿丹學姊的。

    那時她想找學姊當面問清楚,但已經來不及了,姿丹學姊人已飛往國外。她想問宋亦剛,卻一直斟酌著,一直沒提。

    她猜想,他應該是喜歡姿丹學姊,要不然他不會無緣無故供學姊住在這里,還讓學姊拉了一個搞不清楚狀況的學妹住進來。

    結果她把自己搞得騎虎難下。

    後來,她用電話和電子郵件跟姿丹學姊溝通,說明想搬出去的想法,豈知她東西還沒來得及打包,宋亦剛竟主動找上門。

    他是一個很具說服和影響力的男人啊!

    他找她談,希望她繼續留下,還說姿丹學姊出國前曾拜托他,要他照顧好她,而他已經答應的事,是絕對不允許自己食言的。

    哪有人這個樣子的?!

    但他態度如此堅定,眼神如此強勢,不管她提出什麼理由,他都有辦法應付,簡直「堵」得她節節敗退,無法瀟灑擺脫這一切。

    然後她是有些明白了,不知從什麼時候開始,只要所處的空間有宋亦剛這號人物,她心跳就會不自覺加快,呼吸會變得沉重,莫名的熱度會從毛細孔中散發出來,讓她感到暈眩、燥熱。

    她原來一直在留意他。

    他俊逸的五官,他優雅自信的外表,他的聲音和一舉一動……原來她已經偷偷觀察他那樣久,將他每個細微表情都烙印在腦海中,像偷偷藏起一個夢,在內心深處編織一些只有自己知道的美麗幻想。

    她被他迷住了。

    她想問他,既然喜歡姿丹學姊,為什麼不設法留下她?

    是不是……因為太喜歡了,深深明白學姊是一只無法關在籠中生活的美麗飛鳥,所以不得不放手?

    那一年的春節,姿丹學姊沒有回台灣過年,被學姊委任必須照顧她的宋亦剛來到她借住的這個地方。

    那一晚,她下廚煮了火鍋,配著他帶來的一瓶紅酒。

    那一晚,不勝酒力的她喝得有些多了,明明在他面前會緊張到呼吸急促,有酒精幫上一把,讓她只會沖著他傻笑,似乎還說了不少傻話。

    那一晚,不知有什麼魔力,讓她大膽到主動把嘴貼上他的嘴──她的吻只是用唇淺淺貼印他一下,哪里知道他的回擊竟無比徹底,教會她什麼叫作「舌吻」。

    那一晚,她被吻得目眩神迷,不僅獻出甜蜜的初吻,也對他獻出童貞。

    他帶她上床,脫去她的衣物,吻遍她每一寸肌膚。

    她在他身下呻吟哭泣,知道事情似乎不應該這樣任其發展,但無力抗拒,她被帶入欲望的深淵,渴望他的**和佔有,渴望攀附著他,和他結合,因為這樣一來,她就不再是孤孤單單一個人……

    有過第一次,很自然又有了第二次、第三次,以及後來的無數次……算一算,他們維持著這樣「奇異」的關系,不是男女朋友,肉體卻深深嘗過彼此的滋味,這樣都已經有三年多時間了。

    去年,她已從美術系畢業,跟著又繼續讀研究所,然後還找到一份兼差,在國內一家頗具名望的藝廊里工作。

    宋亦剛問過她對出社會工作的想法。

    她知道當藝術家生活很不穩定的,所以老早就想過,就盡量讀書,拿高學歷,然後走美術教育一途,她喜歡美術也喜歡教學,這樣的未來很適合她。

    她想要安定的生活,或者可以談一段戀愛,然後結婚、生孩子、有一個圓滿的家……

    緩緩張開雙眼,周明倩從浮動的思緒中完全清醒。

    床頭櫃上的電子時鐘顯示此時是早上七點二十三分。凌亂的床上只有她一個人,昨晚那個打擾她睡眠、與她縱情歡愛的男人不在身邊。

    他離開了嗎?

    在她的床上和身上留下氣味,他已經又一次離她而去了嗎?

    蜷縮身子,覺得有些冷了,她突然听到聲響,眼楮隨即瞄了過去──

    男人高大修長的身影出現在門邊。

    宋亦剛只在腰間圍了一條白色大毛巾,赤luo的上半身肌肉結實,線條相當好看,而皮膚的顏色是既健康又性感的淡褐色,很引人垂涎。

    周明倩有些怔住了,原本以為他走掉,沒想到他還在。

    她張著清麗的眼眸,瞬也不瞬一直望著他,一時間忘記言語。

    宋亦剛走回床邊坐了下來,一只臂膀還禁錮似地橫過她的身體,撐在她腰的另一側。

    他低下頭看她,微濕的黑發自然地垂下來,那模樣粗獷又性感,充滿吸引力。

    「怎麼了?」他低聲問,兩指撩開她頸邊的發絲。

    周明倩咬咬唇,彷佛想壓下一聲呻吟,說不出話,只能搖搖頭。

    「說不說?嗯?」宋亦剛不肯放過她,大手突然襲向她漲紅的耳朵,有意無意揉著她耳後的敏感帶。

    吸氣、吐氣、再吸氣、再吐氣……周明倩終于擠出聲音──

    「我以為你……你離開了,結果你還在……」

    「想趕我走嗎?」他笑謔般輕扯她細嫩的耳垂。

    她臉紅紅,這一次,她很快地搖頭。

    「希望我留下?」他再問,眼神變深。

    她沒有回答,只是看著他,水汪汪的眼楮掩不住渴望。

    宋亦剛感覺呼吸窒了窒,再開口時,聲音更加沙啞──

    「今天是周休二日的假日,我平時努力工作,遇上休假,總該讓自己好好放松一下,不是嗎?」

    「嗯……」周明倩再次咬咬唇,輕柔地說︰「該放松的時候就要放松,你別工作過了頭,這樣會累壞的。」

    「是啊,妳說得沒錯。」他的拇指輕慢地滑過她的唇瓣,指腹來回摩動,享受那美好的觸感。

    頓了頓,他淡淡問︰「我剛才沖了澡,還做了早餐,妳想吃嗎?」

    「早餐?你、你做早餐?」水亮眼楮湛動。

    「對,早餐。就煎了荷包蛋和火腿,用了妳冰箱里的起司和西紅柿,再烤烤吐司,夾在一起做三明治,然後再煮一壺咖啡,搞定。」

    他笑得性感,放在她唇角的指慢吞吞往下滑動,滑進被子里,有意無意地在她胸口漫游。

    周明倩呼吸的頻率隨即變快了,嫩膚也紅潤潤。

    「妳想吃嗎?」他俯下身,俊挺的鼻幾乎踫上她的臉頰。

    「嗯……想、想吃……」周明倩心里發出呻吟,欲望輕易被撩動,她知道他故意要引誘她、捉弄她,但她就是吃他這一套。

    說穿了,她被這個男人完全制約。

    如飛蛾撲火,她深深受他吸引。

    「我也想吃。」他啞聲說,降下薄唇,磨蹭她的臉頰。

    「那、那我們去吃早餐……你讓我起來,我、我去沖澡,然後再……再陪你一塊兒吃……」她越說越結巴,聲音很虛弱。

    「周明倩小姐,我想妳必須先喂飽我,我才有辦法讓妳起來去吃早餐了。」

    「什麼?唔……」

    她因迷惑而略略張開的小嘴受到全面性的封堵,男人送進熾熱的舌頭,要她含住,同時勾引她粉嫩的舌兒,**地糾纏。

    「唔……等等,早、早餐……」她勉強哼出幾個字。

    宋亦剛低聲笑,氣息吐進她小嘴里。「吃完妳,再喂妳吃早餐。」

    ……

    事後,他趴在她嬌軀上喘息。要不是怕壓壞她,他真不想動。

    而她看起來也好可憐……被他欺負得很慘。

    「唉,是我不好。」他的告解一點都不真心,即便知道自己有罪,還是會一直「欺負」她。

    他側躺,把虛弱無力而且還在輕輕抽搐的她摟進懷里,吻落在她額頭上,像虔誠的懺悔,但嘴邊的笑卻依然邪惡。

上一頁返回目錄頁下一頁單擊鍵盤左右鍵(← →)可以上下翻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