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言情小說 > 七季 > 醋娘子的枕邊風 > 第十章
選擇背景顏色︰
選擇字號︰

小竅門︰按左右鍵快速翻到上下章節

醋娘子的枕邊風 第十章

作者︰七季

    周連博怎麼也沒想到,自己會在不到三個月的時間就又再次回到京城。

    此時他人在城南一間普通民宅門前徘徊不定,這間民宅只有一個小院,一間小房,院里有口水缸,房門前掛著玉米,與這區域內的其他房子沒有半點不同,如果不是特意按照門牌找來,只靠自己胡亂瞎轉轉到這里的機率是微乎其微的。

    周連傅就是費盡心力才找到這間房子的,原因是住在其中的人,和她會住在這的理由。

    一切都源自他收到的來自蒙放的一封信,信中所寫的事讓他放掉了手中所有事情,不計後果地以最快速度趕了回來。

    那封信的內容很簡單,除了起碼的問候外只寫了一件事,卓海棠嫁人了。

    在他離開的這不到三個月的時間里,卓海棠已經找到了一位如意郎君,而那個人並不是什麼官家子弟,不是什麼豪門富商,而只是一個一無所成的人。

    一無所成到什麼地步呢?到了就連他們的婚房都是卓海棠向朱老夫人討來的,也就是周連傅如今所在的這間小房。

    如果不是這封信確是蒙放親手所寫,他一定會以為這是什麼人給他設下的無聊圈套。

    因為,她怎麼可能嫁人?這麼短的時間由認識、相處到決定出嫁,對方得是個多麼優秀的人才能讓卓海棠仰慕成這樣,而那個人偏又是個連老婆都養不活的家伙。

    如果對方真的換成對她一往情深又條件優秀的男人,周連傅曉得自己會一樣也如現在一般焦慮失措,他在乎的不是對方是個什麼樣的人,而是她竟然真的已經成親這件事。

    也許真的只是一個圈套吧!他想當他走進院里敲門,應門的會是一個他完全不認識的老婦人,然後那個丫頭會從某個角落跳出來,嘻笑著嘲諷他,嘲諷他的不告而別,活該再被她耍一次。

    他會很氣惱地撓撓頭,同時又很慶幸這只是一個玩笑。

    周連傅這麼想著,才終于有了勇氣踏進院里。

    窗欞上大紅的喜字是那麼刺眼,簡直像是一張張的符咒,讓他這個鬼怪向前移動的每一步都變得無比艱難痛苦。

    這時,房門「吱啦」一聲響,從門內閃出一個人影,他與那個人視線相對,兩人都停下了腳步,隔著半個院子互相凝視,相對無言。

    「你……」卓海棠定定地看著這個如從天而降的人。

    「我……我來看看你。」周連傅生硬地說。

    原來真的沒人會開這種無聊的玩笑,他看到的卓海棠雖然還是以前的那個卓海棠,但她的頭發已經像婦人一樣挽了起來。

    他欲出口的話全都又吞了回去,她已是別人的妻,他不能再像從前那樣跟她說話直來直去,他們之間的距離,又哪里只是這半個院子而已。

    「先進來吧。」卓海棠說道,順勢給他開門。

    「但妳夫君……」周連傅面對那扇打開的門,怎麼也提不起勁邁開步子。

    卓海棠一楞,只說︰「他不在家。」說完先進了屋,沒給周連傅一個遲疑的機會。

    卓海棠的這間「新房」除了幾個喜字外可說樸素到了極致,除了必備的桌椅家俱外空無一物,而就是那些桌椅家俱也看得出是用過些年頭的。

    喜氣點的紅帳擺設之類,一樣也沒有,這哪里是新婚人家住的地方?而卓海棠在朱府雖然只是一個丫頭,但住的地方、用的東西通通要比這里好上數倍。

    周連傅心又酸又痛,什麼禮節都忘去了天邊,發自內心地嘆了聲︰「你不該在這里。」

    「這里是我家,我不在這又能在哪?」卓海棠給他倒了杯茶,對他的出現既沒有非常的驚訝,也沒有表現出過分的熱絡或者冷淡,好像他真是她一個多年不見的上門做客的友人。她好生招待他,然後像對待其他所有客人一樣送他出門。

    周連傅揪著一顆心,強裝冷靜地問她︰「你成親了,怎麼也不通知我一聲?」

    「你走的時候也沒有通知我啊,我都不知道你去了哪,又怎麼能通知得到你?再說你走得那麼決絕,定是有天大的事等著你去辦,又怎麼會為了我回來?」

    「那不一樣!你成親當然是不一樣的,如果我回來了,起碼能……能……」

    能怎樣?能祝福她嗎?能在她的婚禮上喝一杯喜酒嗎?

    周連傅攥緊了拳頭,聲音因克制之極而顫抖起來︰「你為什麼要嫁人?」

    是的,他說不出那些冠冕堂皇的話,他回到這里可不是為了祝福她的,就算知道她是真的嫁人了,他也無法轉身就變成了她的知己友人。

    他們不是,從一開始就不是這種能坐下來互相祝福對方的關系。

    面對他克制不住的激動,卓海棠只是坐下來,平靜地看著他,問他︰「為什麼我不能嫁人呢?」

    「我沒說你不能嫁人,只是說……為什麼這麼快、這麼急?那個人,你真的了解、真的愛他嗎?而他又真的愛你嗎?如果愛你,心里有你,怎麼會連養你都做不到?」

    「你听蒙放說的?」卓海棠點頭,「是啊,他養自己都有困難又怎麼會養的了我,從成親至今他也整日不在家中,有沒有這個丈夫對我而言都沒有多大區別,有他多個說話的人,沒他我也不會覺得生活中缺了什麼,我們就是這樣的關系。」

    周連傅詫異,他原以為三個月就已談婚論嫁,她應是十分中意那個男人,他只是出于嫉妒,才把那個男人說得一無是處,實際上他肯定是有吸引了她的地方的,可是听她這麼一說,連她自己好像都不是多滿意那個男人。

    這下,周連傳真的怒了,「那為什麼?為什麼你要這麼快把自己嫁出去,即使是一個在你看來都是可有可無的男人,你要跟他過一輩子的,難道就不怕自己日後後悔嗎?」

    「後悔又怎樣,不然我能怎麼辦?」卓海棠平靜地說︰「女人總要嫁人的,你不知道在你走後所有人都用看棄婦的眼光看我,從沒有一個人在我面前提起過你的名字,他們在可憐我,而我受不了那樣的目光和大家心照不宣的好意,我在朱府根本待不下去。」

    「我一心只想離開那里又無處可去,唯一的方法就是嫁人,而你曾說過要給我找一個值得托付終身的人,難道我要為了這句話一直等下去嗎?我當然只有自己找,就算那個人也許並不值得托付終身,但他起碼可以將我從你的魔咒里解脫出來。」

    「我沒想讓你落入這種境地的啊。」周連傅哪里想得到這些,「這些人真是無聊,怎麼能這樣缺乏根據地去揣測別人。」

    「缺乏根據嗎?當初我和你一起去到朱家,和你一起經歷了之後種種,和你一起蹲過大獄,你還要什麼根據?咱們是共犯,所有人都將我和你捆綁在一起,而最後你像拋掉一顆棋子一樣,連個道別都沒有,放我一個人在這府中,除了我被拋棄外,連我自己都想不出別的合理解釋。」

    「我沒有拋棄你啊!」周連傅抓過卓海棠的手臂,怕她听不到他說話一樣,雙眼充血地對她吼道︰「我不去跟你道別,是怕見了你的臉就再也走不成了,我想帶你一起走,作夢都在想!可是憑什麼呢,我有什麼能力讓你跟我一起呢?你在朱家有吃有喝,可是跟著我又會怎樣,我什麼都不是,就算朱老夫人的挽留,我也沒理由留在那里,我必須找到屬于我自己的歸宿,我必須讓自己變成一個能真正獨當一面的人,才能理直氣壯地讓你跟我一起走啊。」

    「你都沒問過我,又怎麼知道我不願?」

    「你怎麼會願?朱家對你恩重如山,你與朱品言又是兩情相悅,現在朱品言的墳在這,你又重新回到的朱家,你離得開嗎?」周連傅憤恨地一捶桌子,「早知道我會害你至此,倒不如強行綁了你走!什麼給你找個如意郎君,全是狗屁!我只是怕妳看不上我,我跟朱品言比起來一個天上一個地上,你又怎麼會……」

    怎麼會……

    欸,難道是喊得太用力,怎麼會覺得頭暈眼花渾身發軟?

    周連傅扶住桌子,卻再也穩不住自己搖搖欲墜的身體,終于他眼前一黑……

    等再有知覺時,他躺在卓海棠家里的床上。

    這不是重點,重點是,他全身竟然是一絲不掛的!

    「妳……你在做什麼?」他努力發出聲音,以制止那個只著里衣,正趴在他身上胡作非為的女人。

    她「胡作非為」的具體表現,竟然是她趁他昏過去時扒光了他的衣服,還把自己脫得半光不光,然後在他身上舔來舔去!

    卓海棠被嚇了一跳,臉「刷」地下紅了個透,嘟囔著低聲說︰「這麼快就醒了。」

    周連傅雖然全身無力,但腦子卻很清楚,他馬上意識到她竟然在茶里給他下了東西,無數個為什麼在他腦中奔騰,各種可能性都比不過她已經成親的事實帶給他更大的折磨。

    無論她是出于什麼心理,最後吃虧的人只能是她自己吧。

    「停手!」他暗自深吸口氣,「你瘋了不成?」

    「如果我瘋了也是被你逼瘋的!」卓海棠紅著臉,眼神中透出的除了些許的羞澀外更多的是說不出的恨,她氣,氣到用語言已經無法表露的地步。

    「我心里有朱品言?我舍不得離開朱家?這都是誰告訴你的,嗯?你問過我嗎?從你作的第一個決定開始,你有問過我一句嗎?」

    卓海棠將一條腿邁過他的雙腿,就那樣直接地跨坐在了他的腰問。

    周連傅本來還想回答她的,但因她這一舉動,他腦漿都要沸騰,哪里還說得出話,因為……她里衣里面,竟然是空的!

    這個女人還真的只穿了件肚兜,這要是被人看到,要是她夫君回家……

    天啊!她怎麼可以做這種事,她不是這樣的女人啊,他必須阻止她,否則會犯下大錯的。

    這樣的情景他以為此生不會再有了,哪想到有一天她竟會主動地,主動地……

    「停手!你心中有話,說出來就是,何必這樣。」他急得身體都開始發紅。

    「說得出來早就說了,我就是以為跟你這種木頭腦袋也能用語言溝通,才到了今天這步田地!你給我乖乖躺著別動,傷著你我可不負責。」

    周連傅為她話中的直白觸動,還沒等他再說什麼,她已經開始行動。

    ……

    「是妳先勾引我的!」他依然霸道,不給她喘息機會,箭在弦上,他的身體已經停不下來。

    「為什麼要這麼做?這對你沒有一點好處。」

    她哭泣,「只有這樣,你才能明白……」

    「明白什麼?」

    「明白我對你的……感覺……」她喘息,嗚咽著。

    她對他的感覺?她對他能有什麼感覺?她心里不是一直都有……

    等等,如果是那樣的話,她何必將自己交給他?

    卓海棠還在余韻中顫抖,周連傅抱住她,用自身的熱量溫暖她,並且毫不放過時機地追問她話中的意思。

    「海棠,你說要讓我明白,是明白什麼?」天啊,不會是他想到的意思吧,如果是那樣的話……

    卓海棠視線模糊,看他焦急的臉,像是看到了石猴開竅,她笑,「明白我對你的感情啊,為什麼你總是把朱品言當是理由?他是我的主子,雖然他沒把我當成下人,我也沒把他當主子,但是我把他當成是我的親弟弟一般,他是弟弟,不是戀人,我跟弟弟才不會做這樣的事。」

    「弟弟?」周連傅咀嚼著這兩個字,嚼出了苦澀的味道,「為什麼你不早告訴我?」

    「告訴你?你是我的什麼人?你從沒說過你將我看成什麼,我又何必對你解釋這些,如果他是我的戀人,或者我身邊有更好的人,你就會知難而退是嗎?如果是這樣的話,我對你也不過如此,多做解釋又有什麼用呢?」

    「不是的!我不是知難而退,我只是怕他在你心頭的位置太過重要,而我什麼都沒有,我有的只是更多的時間,所以我會用時間來奪回那個位置。」

    周連傅生怕再惹她生氣,連忙說︰「我這次回去找從前的老師,就是為了再走仕途之路,這次的事讓我知道這世上還是好官多,我願意成為那樣的官,然後也好回來再站在你面前。」

    所以說,他不是棄她而去,他只是對自己的現狀沒信心,想要以更光鮮的形象再來找她。

    周連傅神色暗淡,隨之難過地說︰「是我的錯,是我沒有勇氣失去了機會,現在你已嫁為人妻,我們還這樣……」

    「我是個不守婦道的女人吧。」

    「你當然不是!你是對我失望透頂,我知道的,不然你不會這樣逼自己,一切都是我造成的,如果我是個更有擔當的男人,能夠給你信心,給你安全感,你又何至于草率地定了自己終身。」周連傅說著就要出去,「我去找他理論,就算身敗名裂也要把你搶回去!」

    看他認真的樣子,真打算去和誰弄個魚死網破,卓海棠笑了,「還沒入仕途就要身敗名裂了?那我不是更沒盼頭了?」

    「海棠,你還有心情說笑!」

    「我沒有說笑,我也知道自己不是個不守婦道的女人,所以我不會做對不起自己夫君的事。」

    「可是妳……」

    她看他,他也楞楞地看著她,他看到她濕潤的眼中閃著小小的幸福火苗,那火苗灼傷了他的心髒,那顆為她狂跳又為她停止的心髒。

    如果他再不明白,那他可就真是全天下最傻的傻瓜了!

    她嫁了一個一無所有的男人,那個男人連娶她的房子都沒有,而且自成親後整日不在家,放她一個人獨守空閨……

    「海棠,你已經嫁給我了,是嗎?」

    卓海棠笑起來,真的笑出了眼淚。

    「你已經嫁給我了,是嗎?這樣懦弱的我,連句承諾都不敢給你的我,你卻嫁給了我,如果我不回來呢?」

    「如果你不回來,我就守一輩子的活寡,我不會做對不起自己夫君的事,而我認定的夫君就只有那麼一個,所以我向夫人要了這間房,用來等他,我準備好了迷藥,如果他回來了就再也不讓他離開,可是如今看來,我還是要讓你走的。」

    「我何得何能,何得何能啊!」周連傅激動之情溢于言表,她用了全天下最直白的方式表明了她的立場,而他呢?

    他會穿著官服,抬著大紅的花轎迎娶她進門,給她最風光的婚禮,給她最舒適的生活。

    在不遠的將來,就如同他承諾她的那樣,她會成為最幸福的女人。

    但在那之前,他已經先一步成為了最幸福的男人——

    全書完

上一頁返回目錄頁下一頁單擊鍵盤左右鍵(← →)可以上下翻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