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言情小說 > 艾林 > 食誘堡主夫 > 第二十三章
選擇背景顏色︰
選擇字號︰

小竅門︰按左右鍵快速翻到上下章節

食誘堡主夫 第二十三章

作者︰艾林

    高原上的可貴夏天在悄悄溜走,被困在床上的水芙蓉肚子漸漸地脹成一個大大的球,塞北神醫下令,要保住孩子只能臥床不起,因此即使再思念陽光,她也不敢下地一步。

    處暑節氣過了沒多久,霍炎庭便打算抱著水芙蓉到院子里曬曬太陽。

    強壯的男人抱起妻子,小心翼翼不敢有絲毫的顛竅。

    「一定要把眼楮閉上嗎?」水芙蓉閉著眼楮,小聲問道。

    「嗯。」

    「為什麼呢?」

    「一會你就知道了。」

    「現在告訴人家嘛。」

    「不要。」

    「霍堡主,開開恩嘛!」

    說話間,水芙蓉的小**被放到了貴妃榻上。

    安置她坐好,霍炎庭覺得屋外的風有點涼,再為她加蓋了一條毯子。

    午後陽光歡樂地落在水芙蓉的身上,映著她紅撲撲的小臉。

    「還不可以打開眼楮嗎?」

    「現在可以了。」

    初初睜眼,在看清面前是什麼東西的時候,她的眼里浮起淚光。

    「怎麼哭了?把它送給你,是想讓你高興呀。」

    「我高興我高興!我有自己的馬車了。」水芙蓉看著放在院中,玲瓏精致的小馬車,開心得不得了。

    馬車用金絲楠木搭出骨架,用七彩寶石做妝點,碧綠玉石做靠椅。在陽光下,它猶似天女的寶座。

    「到時候把龍駒控在前面,給你拉車。」

    「相公……」

    「抱歉,答應你那麼久才給你做好,實在有愧于你。」

    「不,不,已經很好了,我好想上去坐坐。」

    「等你生下孩子,坐完月子,我就教你駕車,不過你要答應我,安安全全的生下我們的孩子好嗎?」

    「我愛你,炎哥,我保證平安地誕下孩子,我們一家人永遠不分開。」她回以萬般深情。

    抱著她的懷抱微微收緊。

    「霍炎庭!葉家人呢?你把他們弄哪里去了?」支著拐杖而來的老太爺聲音洪亮地大吼,經過塞北神醫的調理,老人家的身體好了許多。

    「乖,你好好在這里曬太陽,我去去就目。」他小心翼翼地把水芙蓉放回榻上,轉身對爺爺道︰「爺爺,請隨我來,你孫媳婦有孕在身,讓她好好休息。」

    本來想大發脾氣的老太爺瞧了瞧水芙蓉可愛的小臉和她圓圓的肚子,只好乖乖地跟霍炎庭走了。

    大概一頓飯的工夫,臉色不佳的霍炎庭回來了,他沒有說什麼,只是來到貴妃椅前,緊緊抱住妻子。

    帶著薄繭、常年勞作的手,輕輕地撫摸著他的黑發,什麼也沒有間。

    「你不想問問什麼嗎?」

    「如同你相信我們會永遠在一起一樣,我永遠相信你只會做對我們有益的選擇。」

    「嗯。」方才向老太爺說清葉家的罪惡、葉錦娘的爛事,他的心情又一落千丈,听到妻子如此體貼他的心情,他萬分感激。從此以後,若無必要,他都不想再提起那迋永人!

    「閉上眼楮。」這次輪到水芙蓉了,她見他乖乖閉上眼,把一顆芝麻酥球放進他的嘴里。

    「猜猜這是什麼?」

    霍炎庭搖頭。

    她又塞了一顆小點到他嘴里。

    「這是什麼?」

    還是沒有答案。

    「再嘗嘗這個耶!為什麼你最近都給什麼吃什麼?」

    「你不是說過︰吃得飽,沒煩惱嗎?」

    午後的風里,傳來水芙蓉清脆的笑聲。

    「好,以後這就是我們的家訓。」

    「嗯。」

    來年初春,城中的樹木發出新芽,就在這萬紫千紅的季節里,霍炎庭的女兒平安降生,青睚堡內上上下下都為這新生的千金歡喜不已。

    到了這一年的夏末,水芙蓉已能開開心心地背著她家可愛的娃娃去芙蓉坊里走動了。

    從那以後,紫溪城的城民們常能看見一輛華麗小巧、如同神仙寶座的馬車,由一匹棄紅色的馬兒拉著,自青睚堡直奔河東大街,或者由河東大街出發返回青睚保士。

    這漂亮華貴的小馬車上,駕車的是和善的青睚堡堡主夫人,而她的背上還經常背著面色紅潤、漂亮可愛的小功寶,所到之處,紫溪城民無不親切熱情的向她打招呼,在城民的眼里,這個堡主夫人是青睚堡里最好的人。

    她不貪戀養尊處優的生活,不辭辛苦地經營芙蓉坊,讓全城人人都有口福,世間除了菩薩,就她最好!

    七月中旬的一天下午,水芙蓉同往常一樣,駕著馬車背著女兒從紫溪城返回青睚堡。

    山道上微風溫暖宜人,頭頂上的藍天如海,白雲朵朵,夏蟬在樹梢上唱著歡快的歌兒。

    被夏日的燻風吹醉,水芙蓉慢下車速,慢慢地趕著馬,享受著難得的一路風光,也許是風兒舒適清涼,小女兒在她背上睡得特別的安穩。

    忽地,一串馬蹄聲飄進水芙蓉的耳朵里,她手搭在額上放眼望去,看見離她倆一遠的另外一條寬廣山道上,霍炎庭正騎著龍駒與霍光霍康霍飛他們疾速飛馳。

    「炎哥!」水芙蓉揮揮手,叫了一聲。

    聲音太小,急于趕路的霍炎庭和屬下並沒有听到。

    可是,耳朵大大尖尖的龍駒听見了。

    它倏然放慢速度,猛然掉頭,改變方向往前奔,邊跑邊仰天威武地長嘯,好似在說「女主人我來了我來了」。

    霍炎庭一楞,往前一看,只見他親手打造的馬車停在對面的山道上,車上正站著他的妻子。

    欲強行收韁的霍炎庭放松力道,縱容龍駒向山道上的水芙蓉飛奔而去。

    轟轟轟轟,馬群一見龍駒往反方向跑,不做其他選擇,隨著龍駒一起掉頭往前沖。

    滾滾塵煙里,水芙蓉驚訝地看著龍駒帶著男人們沖到自己面前,接下來龍駒的舉動更是讓水芙蓉大開眼界。

    龍駒停在小巧華麗的馬車前,馬膝一屈,帶著馬背上的霍炎庭跪到了水芙蓉的面前。

    高大的馬兒壓低身子使得霍炎庭和水芙蓉正好立于同一高度,兩人視線相接,忍不住都笑了起來。

    「蓉兒,原來你打消讓龍駒拉車的主意,是為了不論什麼時候只要你一喚,它就能帶我飛奔到你身邊呀!」他的專屬神駒對蓉兒言听計從成這個樣子,以後他想要不听妻言都不行了。

    「嘿嘿嘿嘿,我也是生下辛桐後才發現它變了呢!龍駒!」水芙蓉含笑摸摸龍駒頭上的毛,自從上次在馬服她和龍駒患難見真情後,龍駒就大大改變了呢。

    龍駒用舌頭舔著水芙蓉的手背,水芙蓉心領神會,從袖里拿出一顆糖球喂……

    巨大的馬嘴吞下糖球,口水越流越多。

    「紫溪城中有些事務要處理,你先回堡中等我,我有東西給你。」英挺偉岸的霍炎庭低著腰,輕聲對妻子說道。

    「好,早點回來,今晚煮燜五花肉給你吃。」水芙蓉乖巧的小臉笑得甜蜜。

    「太好了,又有紅燜五花吃!工主夫人,上次燜的肉我們都還沒有吃夠呢,今天多做點多做點。」跟在霍炎庭身邊的霍飛大流口水。

    「夫人,別理他。」堡主兩夫妻甜甜蜜蜜,他插什麼嘴呀。霍光和霍康拉著霍飛的馬,將他帶離馬車前。

    「慢點駕車!」

    「你也是。」

    含情的眼神糾糾纏纏之後,兩人才依依不舍的告別。

    夜里,跟霍炎庭及其手下十個護衛一起用完飯後,水芙蓉被霍炎庭帶回房里。

    三排雕刻好的月餅木模整齊地出現在她面前。

    水芙蓉半張著紅艷的小嘴道︰「這這……這是我要的月餅模子!」今日她還在跟三嬸提起,若是沒有好的模子,今年八月十五的時候就沒有月餅可吃了,沒有好看誘人的花紋,再美味的月餅也不會討人喜歡的。

    「這里每一個都是我親手雕啄的,你看還向意嗎?」他用了半年多工夫,費盡心血,就是想要做出水芙蓉期盼的東西。

    「沒有比這更好的模子了。」水芙蓉哽咽著道,她以前跟工匠說的話,他竟然一直記在心底並付諸實施,真不知道該說什麼來表達她感動的心情。

    這些模子有她要的美麗嫦娥、可愛小兔,有她最喜歡的蓮花和五蝠葵花。每一個幾乎都好似從她腦袋里生出來的一樣,與她設想的完全一樣,小兔毛茸茸的,嫦娥好漂亮,葵花不大不小剛剛好。

    「炎哥!」水芙蓉握緊他的手,感動地看著他,眼眶都濕了。

    「傻夫人,送你那麼多金銀珠寶都沒見你如此感動過。」

    「我知道,這里所有的模子都是炎哥你親手為我雕刻出來的。哈!你都不知道,我有多想要小豬的木模子,我叫叔叔雕給我,叔叔說哪里會有人要豬模子,誰會吃豬月餅,呵呵。」雕出如此巧奪天工的模子,不但是他的技藝高超,也是他對她的正門真心。之前和工匠說的話她只說了一次,他就好好的記在心里,令她又是感動又是快樂。

    「傻瓜,別哭了。」

    「今年中秋也不遠了,我一定要用它們做好多月餅,讓大伙看看我們倆雙劍合璧的結果,你雕的蓮花真好看呢,像真的一樣!這月餅味道靠我,賣相靠你,咱們夫妻聯手,一定會做出這世上最好看也最好吃的月餅。」他微笑著頷首。

    中秋節時,水芙蓉終于將她想做的月餅端上了桌。

    「這個好好吃。」

    「這個好好看……」

    「這個是蓮蓉的耶。」

    「這月餅上的小豬肯定是我哥的手筆,嘖嘖。」

    「我不愛吃甜的耶!這個是火腿月餅?!」

    田春光、霍磊、霍岳庭還加上老太爺,一家人圍在月光下的條案前,分吃著新鮮出爐的月餅。

    「芙蓉乖媳婦,你有沒有多做些呀,我要拿回寢院吃。」

    「有的有的。」

    「我哥呢?」

    「我這就去叫他。」水芙蓉笑著離去,來到賞月台後的廂房里。

    輕輕推門,就見高大的霍炎庭正扛著還未滿周歲的女兒在屋里走來走去。

    夜深了,這個黏人的小東西竟然一點困意都沒有,她趴在爹爹寬闊的肩頭睜著大眼楮四處亂看,胖似嫩藕的小手圈著爹爹的頸項。

    「還沒有睡著?」

    霍炎庭很無奈地搖搖頭。大伙都在等他出去吃月餅,小家伙卻不放他走,死活也不肯睡,眼見已經夜深了,睡太晚對小嬰孩可不太好。

    「霍辛桐,你很不乖喲。」

    「咿呀伊呀呀!」听娘念自己,白胖的小東西用誰也听不懂的話反駁。

    「我來哄哄她吧。」水芙蓉解開圍裙,伸手想接過女兒。

    小家伙見自己要被抱離寬大的懷抱,頓時放聲大哭。

    「霍辛桐!」水芙蓉叫她,「你這樣纏著爹爹很不乖哦!爺爺奶奶還有太爺爺都在等你爹爹過去呢。」女兒總是纏著炎哥比較多,不知道她該不該吃味一下。

    哇!我不講道理不講道理,我就要爹爹。哭,是最有力的武器。霍辛桐是越哭越得意。

    「這個小滑頭!炎哥,你把她慣壞了。」水芙蓉沒好氣的嗔道。

    「好了,不哭了不哭了。女兒本來就是要寵的,以後被人騙走,想寵都寵不了了。」冷傲的霍炎庭此時在女兒面前就是一個二十四孝爹爹,他寬厚的大掌,溫柔地輕拍女兒的後背,安撫女兒的情緒。

    明亮的月色里、柔柔的夜明珠光線下,她的男人和她的女兒,勾勒出一道世上最美最溫柔的畫面。

    水芙蓉走過去,靠在霍炎庭另一側空出來的肩上,閉上眼楮。

    他們會一直在一起,直到永遠!

    【全書完】

上一頁返回目錄頁下一頁單擊鍵盤左右鍵(← →)可以上下翻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