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言情小說 > 淺草茉莉 > 婚約 > 尾聲
選擇背景顏色︰
選擇字號︰

小竅門︰按左右鍵快速翻到上下章節

婚約 尾聲

作者︰淺草茉莉

    「所以說,我們既然沒去登記,這算離婚嗎?還有,你難道沒有注意到,離婚協議書上的證人欄是空的,沒有證人,這能算數嗎?你怎麼會笨成這個樣子,嘖嘖嘖,笨啊!」他大搖其頭,一副受不了的模樣。

    被唬得一愣愣的女人眨著大眼,一時不擦,竟然還向他道謙,「抱歉……人家……人家忘了離婚的程序是這樣的,嘛……而且……人家沒離過婚,沒想那麼多……」

    「笨蛋,我記者會上不是都說了,你才是我老婆,我們根本沒離婚。」

    「是這樣沒錯啦……可是……簡優莉她——」

    「還跟辯!自己丈夫的話都不信,還去亂听信別人的話,你是不是腦袋瓜壞掉了?」

    孫曉湘被罵得「知覺神經」終于覺醒,杏眼驀然斜睨向他

    「你這小子不要得寸進尺,要不是吳總把事實的真相都告訴我,我保證與你沒完沒了,哪還輪得到你對我大小聲?」說著。她紅了眼眶。

    她就知道他不是這種人。那個簡優莉滿口胡言,什麼嫁禍奪產,什麼殺人埋尸,這些才不是她愛的人會干的事,她不信,本來就不信!

    瞧她要哭了,鄺睿才輕輕環住她,用充滿歉疚哽咽的聲音說︰「對不起,是我慢了一步,沒有及時保護好你……」

    粉嫩的臉頰情不自禁地磨蹭著他堅實的胸口,孫曉湘喜極而泣地道︰「沒關系的,當我知道簡優莉告訴我的話全是謊言後,我就高興到什麼都不在乎了,因為我終于可以大聲地對老爸老媽說,是他們錯了,我這次眼光很準的,很準的!」

    鄺睿心疼地幫她抹了抹眼淚,「所以,你嫁給我,不後悔?」

    她卻揚了眉說︰「人不後悔不是人,不會後悔就是神!」

    聞言,他眼神一黯。「所以,你還是後悔了……」

    「你這家伙真是狠心,當初對我說得那麼絕,還說做不了鄺太太可以改做你的情人,這種話你也說得出來要不是我個性堅強,可能都要穿紅衣到你家頂樓上吊了,你對我做的惡行罄竹難書,如果要我抄寫出來,我的手恐怕都要寫到"音容宛在"了!」

    一股冷流從心髒流到臉頰去,他臉色發青。「所以……你不原諒我嗎?」

    倏忽,她鬼靈精怪的眸子一閃,「我剛才不是說了,人不後悔不是人,不會後悔就是神,所以——我是神!」她俏皮地將整句話完整說完。

    繞了一大圈,原來她是這個意思,鄺睿會意後,閃亮亮的白牙終于露出來。「神,對,你是女神,我的女神,我一遇見你,只能降等成為嘍,專听你使喚的低等生物。」他緊抱住她,在她面前心甘情願「做小」。

    綁來孫曉湘知道了更多細節,包括未來讓她遠離他父親的迫害,鄺睿才會狠心與她離婚,還為了她與他父親正式開戰,下定決心找吳總幫忙。

    吳總原本與他勢不兩立,但因為他幾次真誠的造訪,再加上吳總個人真的有財務危機,這點鄺叡之前就透露了,只是她沒有當真,以為這是他想搞垮金越的壞點子,然而鄺睿並沒有那這點威脅吳總,反而是清楚說明兩個集團合作後的利益關系,並承諾兩家公司的未來一定是平等齊進,沒有誰並吞誰的疑慮。就是這份誠意,最後才終于說動吳總合作。

    只是兩人真實的合作方式絕對不能公開,因為這樣才能成功騙過鄺家那只老狐狸,連她也隱瞞就是怕老狐狸萬一發現他的背叛,會拿她開刀,可是事與願違,他越是保護,她越是避不開危險,才會被老狐狸下令綁走滅口報復。

    至于簡優莉與林則彬,在他們不追究下,女的最後被富爸爸送出國避居國外,男的因為鄺正光的遷怒,抖出他過去的殺人案,最後刑責也被追擊了,目前官司還在審理中,預計會朝過失殺人罪定讞。

    「老公,公公一個人孤苦無依地回到美國,你不覺得他很可憐嗎?」站在跑步機上,孫曉湘一面氣喘噓噓地跑步一面問。

    不悅地盯著跑得汗流浹背,體態越來越輕盈的女人,鄺睿發覺自己的胃口變了,變得不太喜歡瘦女人,瘦的跟猴子似的有什麼好?像她以前肉肉的,抱起來才有肉感,但是他說不出口要她不要再減肥了,他喜歡瑪麗蓮夢露,不愛嬉皮猴……這話一說出去不是自打嘴巴嗎?

    他以前可是把人家的粗腰形容得一文不值,現在……趁她跑步空擋時,他硬是塞了一塊高熱量的巧克力到她口中。

    「老頭哪里孤苦無依了,他還有我媽陪著不是嗎?」他已不再稱呼母親「那女人」,因為她是為愛才甘願與老頭在一起的,至少在這一點上,他敬重她。

    「可是,他不是一個甘于沉寂的老人,哪天想不開,他可以告你用非法手段取得他的經營權的——」話說到一半,一球高旨冰激凌又送進口里,孫曉湘皺著眉咬了一口,這家伙不知道這樣做會害她白做運動嗎?

    瞪著又送來的洋芋片,這次她緊閉嘴巴,搖頭拒絕。

    鄺睿挑眉,立即伸出一指神功往她明顯瘦了的腰間騷去,她癢得張嘴大笑,結果洋芋片塞進她嘴里,又不能浪費吐掉,她只好不甘不願地吞進肚子里去。

    喂食得逞,他滿意地笑著。「老頭可以盡管去告我詐欺,侵佔等罪,但他應該沒忘記,這些事他趕得比我還多,況且,他如果敢這麼做,我還可以多告他一條綁架罪,最後在牢里度過僅剩的日子。我讓他選擇,相信他還沒老糊涂到願意去吃牢飯,所以我想他不甘沉寂也不行了。」

    「看來這回你是真正搞定你父親了。」她點頭。

    「當然。」

    「可是為了我。你徹底與他翻臉,這樣好像很不孝……」對于造成家庭失和,她還是有點內疚的。

    哀了撫她嫩嫩的臉頰,這里是他最滿意的地方,雖然身體瘦了下來,但是臉還是圓圓的,超好捏。「你說錯了,這才叫做"孝",如果不這樣做,我媽能有機會獨自守著老頭過她"理想"的幸福生活嗎?老頭能夠在晚年收拾野心,不再害人嗎?所以說,放下,對他們兩個來說都是好的。「說罷,他莞爾一笑。

    這家伙還真會說笑!拍開他本來還算輕巧揉捏,但到後來卻變成變態玩捏的手。「很痛耶!」她撫著臉頰嘟嘴抱怨。

    這表情真是太可愛了!讓他馬上熱血沸騰起來。

    「喂,你做什麼啦——」

    「鄺家家訓,女人**做的事時除了情話以外,其余一律閉嘴!」鄺睿已扯下她的T恤,解開她的胸衣。

    「親愛的——」

    「嗯,很受教。」他灼如熱鐵的胸膛壓了下來。

    「親愛的,我雖然很愛你,而且很愛很愛,但是,能不能夠不要——」

    「不要停是吧?沒問題!」他努力要將她吻得東南西北分不清楚。

    翻了白眼,她罵道︰「我是說,親愛的,你能不能滾到一旁去,不要再侵犯我了?這已經是早上起床到現在午飯前的第三回,你到底有完沒完?」

    「沒完。」他將臉埋進她胸口,努力挑逗干活。

    「你……」她的腦袋再度無力地垂下。

    「今天是假日,要努力干活,這是岳父跟岳母吩咐的,他們說你是獨生女,我也是獨子,兩個家庭都需要小涪傳宗接代,還說男女不拘。三年內至少要生三胎才可以。」

    「什麼?那不是一年要拼一個?」

    「就是啊,不加緊趕工不行了,老婆,我來了——」

    下一刻,她再度昏死在他的激情里……

上一頁返回目錄頁下一頁單擊鍵盤左右鍵(← →)可以上下翻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