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言情小說 > 巫靈 > 小妾滿堂飛 > 第十一章
選擇背景顏色︰
選擇字號︰

小竅門︰按左右鍵快速翻到上下章節

小妾滿堂飛 第十一章

作者︰巫靈

    「封無涯,你到底做了什麼好事!」禮王府內,聞人玄緒惱火的質問。真想不到他會自作主張對五弟使計下咒,害五弟沉睡不醒。

    這並不是他想要的結果,他只要五弟退出戰場,並沒有傷害他的打算,結果現在卻搞成這個樣子,此刻昏迷不醒的五弟,與半個死人又有什麼差別?

    面對聞人玄緒的怒火,封無涯理直氣壯的回答,「王爺答應過屬下,只要不鬧出人命,屬下可以用任何手段讓靜王爺退出戰場的。」

    現在聞人玄羲只是醒不過來,並不是死了,他的確沒「鬧出人命」,完全沒有違背主子的意思。

    「你這是在挑本王的語病?」聞人玄緒冷聲哼笑,「好,很好,看來是本王之前太過信任你,才養出你的滔天大膽,任意曲解本王的命令。」

    封無涯還是無所畏懼的規勸,「王爺,既然要做大事,就得不擇手段,適當的犧牲是必要的,絕對不能心軟。」

    「夠了!」聞人玄緒轉過身,氣得已經不想再與他爭辯什麼,「本王現在不想見到你,出去!」

    他雙眉一擰,也只能忍下氣,「屬下告退。」

    封無涯在退出書房後,表情立變,冷冷揚起一抹笑意。反正木已成舟,聞人玄緒再不滿意他的做法,也改變不了結果,只有接受一途。

    解決了一個阻礙,接下來的奪位之路就更順暢了,別人想阻擋他們都難……

    自從知道自己懷有身孕後,季清音很努力的讓自己吃睡正常,原本消瘦的身子慢慢養回些許肉,憔悴的氣色也逐漸轉好,讓擔心的眾人都忍不住松下一口氣。

    她不再堅持一定要時時刻刻都守在聞人玄羲的床旁,並將照顧之事分給丫鬟們幫忙,不再讓自己因為太過勞累而再次倒下。

    就這樣,日子又過去半個月,聞人玄羲已經昏睡整整一個月,完全沒有蘇醒的跡象,沉睡的面容也更加消瘦了。

    季清音坐在床邊,輕撫著他憔悴的臉蛋,柔聲對他喃道︰「玄羲,你什麼時候要醒來?趕得及咱們第一個孩子出生嗎?」

    看著他只能躺在床上、一動也不動的憔悴下去,她的心真的好痛,但她不能一直沉浸在悲哀里,這樣對肚子里的孩子不好,所以她很努力的控制自己的情緒,就算難過,她也會告訴自己不能難過太久,很快就要振作起來。

    她相信天無絕人之路,只要他們不放棄他,他終有一日肯定會蘇醒的……

    叩叩!就在此時,秦知權敲了房門後,就一臉開心的沖進來,「夫人,王爺的師父來到咱們王府了!」

    他們也曾經想過要找主子的師父祝如山幫忙,但礙于不知道他的行蹤,只能作罷,沒想到這會兒他卻自己出現了,這對他們來說可是一件令人振奮的好消息呀。

    「什麼?」季清音馬上站起身,同樣忍不住欣喜,「師父現在人在哪兒?」

    「我這不就來了。」白發蒼蒼的祝如山緊接著進到房內。

    他一算到徒兒大劫已至,就即刻趕來京城了,只不過路途遙遠,趕了一個月的路才終于到達目的地,都還沒來得及喘口氣。

    季清音來到他面前,激動的跪身行禮,祝如山趕緊扶住她雙肩,不讓她跪下。

    「夫人,你現在懷有身孕,萬萬別跪,免得動到胎氣。」

    她忍不住眼眶泛淚,「師父,請您一定要想辦法救救玄羲,他已經昏睡整整一個月了。」

    「你先冷靜下來,不必激動,先讓我看看他的狀況吧。」

    祝如山先安撫下她的情緒後,才來到床邊,探看聞人玄羲此刻狀況。

    季清音及秦知權也隨候在一旁,靜待結果。

    他剛才進府時,已經先從秦知權那里了解大概情況,知道聞人玄羲所中的咒是惡夢咒,只看了一會兒,就輕嘆一聲,真不知該拿這個徒兒怎麼辦才好!

    她心一驚,就怕連他也無能為力,「師父,您嘆氣的意思是……」

    「喔,別擔心。」祝如山趕緊解釋,「我只是一時感慨,沒想到這個徒兒一傻起來,連自身都不顧了。」

    玄羲明知想要從惡夢咒中蘇醒是一件極為困難的事,卻還是義無反顧的以身犯險,幸好他來了,沒有他幫忙,光憑玄羲一人之力要破這個咒實在是太過勉強,恐怕只能一直沉睡下去。

    他問向季清音,「在你中咒時,你都作些什麼夢?」

    「我?」她回想了一下,「我夢到……我大哥大嫂都還在的時候,咱們一家四個人聚在一起,很快樂……」

    因為太過快樂美好了,所以她蘇醒過來時一度感到很遺憾,多想一直留在夢境里,守著那美好的時光。

    祝如山點了點頭,「這就是惡夢咒的厲害之處,它會抓住你回憶中一段美好的記憶,然後不斷的重復,讓你一直處于美好的過往,毫無自覺的持續沉淪深陷,不想從中醒來。」

    想而玄羲現在也處于這種狀況,無法從美夢中覺醒,所以一直處于沉睡當中,難以抵擋美夢的誘惑。

    「那到底要怎麼做,才能讓他擺脫美夢,順利蘇醒過來?」

    「最重要的一點,是要現實世界中有強力誘因能夠將他引回,那一個誘因必須比他所作的美夢還要強烈,才有辦法與惡夢咒相抗衡,進而讓他覺醒。」

    這方法原本對性子淡薄的人是沒什麼效用的,但幸好玄羲遇到了她,她正是能引他回來的唯一誘因,只要玄羲對她投入的情感越多,他們成功的機會就越大。

    祝如山現在所能做的,就是想辦法讓季清音的呼喚傳入聞人玄羲的腦海中,闖入惡夢咒所制造出來的夢境里,喚醒他的情感。

    只要他能夠意識到自己正在作夢,現實世界還有他更重視的人在等他,他就有機會突破夢境,擺脫回夢咒的糾纏,重新蘇醒過來!

    清風揚起,竹林內的沙沙聲響接連不斷,竹葉飄蕩,偶墜落葉,鋪滿一地黃褐翠綠。

    蒼衣少年獨自一人在林中盤腿打坐,閉眸靜心,林中的沉靜總讓他身心舒暢,一待就是一整日,完全不會覺得厭煩。

    他喜愛寧靜,喜愛遺世獨立,紅塵的紛紛擾擾對他來說是一種麻煩,所以他寧願一直跟著師父在山上修行,不想當什麼皇子。

    或許對別人來說,這種日子非常的枯燥乏味,但他不一樣,他大概生來就與紅塵緣淺,隱居山林才是最適合他的歸處。

    「玄羲……」

    一個女人的聲音似乎在非常遙遠的地方幽幽響起,擾亂了蒼衣少年的清靜,他睜開眼,納悶的左右梭巡一眼,卻什麼都沒發現,竹林內還是只有他一人。

    難道剛才的聲音是他听錯了?也是,在這山林里,除了他與師父之外,又怎麼會有其它人存在,而且還是個女的?

    他不再胡思亂想,繼續閉目打坐,讓心沉靜下來。

    「玄羲,快點醒來,別再被夢境所困了……」

    女人的嗓音再度響起,而且距離似乎靠近了一些,少年只好又睜開眼,納悶的瞧著四周景況。

    還是只有他一人,那道女人的嗓音到底是從何而來?而且,為什麼……似曾相識?

    他好像听過這個嗓音,柔柔的,很溫婉,但是到底在哪里听過,他怎麼一點印象也沒有?

    「你忘了我還在等你蘇醒嗎?我是清音,你所愛的季清音,你忍心放我一個人繼續孤孤單單的等待,盼不到你的歸來嗎?」

    「季清音?」少年納悶的輕聲喃喃。這個名字……好熟悉,甚至有一種說不出的……眷戀。

    他所愛的季清音?他忍不住失笑。憑他這種淡漠的性子,怎麼會喜歡上人呢?

    肯定是搞錯了。

    但為什麼他的理智否定了這個念頭,卻好像又有一股力量想從內心深處掙扎出來,扯痛了他的心房。

    「玄羲,你怎麼分神了?」祝如山突然無聲無息的出現在少年面前,「修行最忌心緒混亂,這一點難道你還不清楚?」

    「師父,有個女人的聲音一直出現,甚至在喚我的名。」少年即刻解釋。

    「哪里來的女人聲音?為師可沒听到。」他有些不悅的輕蹙眉頭,「認真點,把心定下來,那一切都只是你的幻覺,別再繼續被幻覺所惑。」

    「是。」少年只好不再理會,趕緊閉眼定心。

    「玄羲,難道你已忘了對我做過的承諾?你說要保護我一輩子的,不是嗎?」

    他的眉心緊蹙,女人的聲音越來越大聲,擾得他定不下心來,思緒也跟著混亂不已。

    什麼承諾?他完全不記得自己有對什麼人許下什麼承諾,為何會有如此奇怪的幻覺出現?

    你放心,咱們倆之間的緣分絕不短,我一旦認定了你,就是一輩子的事情,絕對不會再改變的。

    突然間,另一個男人的嗓音從他的腦海里猛然冒出,嚇了他一跳,也讓他越來越困惑。

    「玄羲,冷靜下來,別被幻覺所惑!」祝如山再度沉聲叮囑。

    幻覺?到底什麼才是幻覺?他捂住自己的腦袋,總覺得好像有什麼東西想要狂涌而出,脹得他的頭好不舒服。

    我無法將你的大哥大嫂還給你,但我可以給你另一個家,讓你與初興不再被任何人欺負,我甚至可以代替你的大哥大嫂將初興拉拔長大,給他最好的生活,讓他接受最好的教育。

    這是他所做出的承諾?他對誰做出的承諾?到底是誰值得他舍棄原本的遁世之念,甘心在紅塵中打滾,染了一身塵埃也不見後悔?

    「玄羲,快冷靜下心神——」

    讓我可以正大光明的保護你、照顧你,成為你的依靠,往後你再遇到任何困難,不必一個人苦苦承擔,我會一肩挑起你的所有重擔,只要你願意相信我、願意依賴我,我會讓你成為世上最幸福的人,且再也不會有任何煩惱。

    到底是誰?他想給予幸福的人,到底……是誰?

    清音……我的清音……

    「對了,清音!」

    原本遺忘的記憶在這一刻沖破迷障,重新回歸腦海,蒼衣少年的身形也立即出現改變,回復成二十五歲的成熟男子樣貌。

    他終于抓回了自我,意識到現在是在夢境里,並非真實,在現實世界還有人正等著他回去,他一定得離開這里!

    聞人玄羲眼前的祝如山影像接著扭曲、淡化、消失,竹林內開始刮起大風,無數的竹葉在空中飛舞,隨著盤旋在他幽周的風勢,將他團團包圍,讓他哪里也去不得。

    「玄羲……」

    「清音!」聞人玄羲對著天空吶喊,「再等等我,清音!」

    他想要闖出旋風,但他只要一靠近風牆,就會被風牆內的竹葉刮痛身子,只能又退回原地。

    「何必出去?永遠待在美夢里不是很好?這不是你原本最期待向往的生活?」一道分不出是男是女的奇怪嗓音回響在半空中,納悶的問。

    「那已經是過去了,現在我有重要的東西必須守護,所以我一定要回去!」

    他對清音承諾過的,他要保護她、照顧她,成為她一輩子的依靠,有了這樣的信念,過去的種種都不再重要了,重要的是現在、是未來,是有她陪伴的日子。

    之前的他之所以甘于遺世獨立,那是因為他找不到可以傾注自己心意的目標,現在不一樣了,他已經找到自己留在紅塵俗世中打滾的原因,不再有任何遲疑。

    那就是他心愛的女人,他想共度一生的,他的季清音!

    「這些對我來說已經不是美夢了,結束吧,全部都消失!」

    狂風驟亂,吹得聞人玄羲幾乎要睜不開眼,四方的翠綠竹林開始灰暗下來,直至完全消失,成為一片無邊無際的黑暗。

    他感覺到雙手傳來難受的灼熱感,拉起衣袖,發現雙臂上泛著紅光的咒文正一個字一個字的掉落,一脫離手臂,紅光就即刻黯淡,隱沒在黑暗當中。

    黑暗內的狂風繼續奔騰,當他雙手的咒文全都脫離後,整個人突然間往下猛力一墜,猝不及防,像是墜入無止境的黑洞。

    他不知自己到底墜落了多久,最後終于感覺到身子像是撞到地面,停了下來,原本的虛浮感盡數消失,全身變得好沉、好重,想動卻沒有任何力氣。

    他睜開眼,才發現自己已經從夢境中蘇醒,床旁的清音與師父一直緊握著他的手,師父始終閉眸念念有詞,而清音是即刻發現他蘇醒,眼眶瞬間泛紅,開心的落下淚來。

    「玄羲!」她一邊落淚,一邊笑著輕撫他消瘦的臉頰,「太好了,你可終于醒過來了……」

    她剛才的聲聲呼喚,他都听到了嗎?她盼了一個月,幾乎盼得心力交瘁,終于見到他睜開雙眼,不再是毫無反應的一直沉睡下去。

    所有的心酸苦痛全在這一刻消散無蹤,取而代之的是滿心的激動喜悅,徹底松下一口氣。

    听到聞人玄羲已經蘇醒,祝如山便停止念咒,睜開眼,臉上已經有些許薄汗,淡淡一笑,「你這個小子,可讓不少人替你擔心,終于甘心醒過來了?」

    「清音……師父……」他同樣揚起一抹淡笑,虛弱的回答,「抱歉,讓你們久等了……」

    蘇醒過來的感覺真好,他又能見到自己心愛的女人,而不再只是孤獨的待在竹林內,心房沒有一個依歸之處。

    他為她回來了,要與她相守、相伴、相愛一生,再也不會離去……

    聞人玄羲蘇醒的事情,很快就傳遍開來,眾人莫不替他們開心,也慶幸他福大命大,能夠順利度過這場劫難。

    只不過他昏睡太久,消瘦下來的身子需要好好調養一段時間,因此這段日子他都在府內靜養,也鮮少見客,除了——

    聞人白縈一得知五皇兄清醒,連忙趕來靜王府,一看到他,也不管他身體還未恢復,就撲上來抱著他大哭,邊哭還邊自責,惹得眾人又好笑又心疼。

    至于太子聞人玄卿對于害他和季清音身陷危險也頗為愧疚,下定決心必會找到證據,嚴厲處置傷害他們的人。不過他也知道經過這一次的事件,五弟對于朝廷之事想必更懶得多管,一心只想和妻兒安穩的過日子,既然如此,這些令人煩憂的國事,就無須讓五弟知曉太多,他一人煩心即可。

    而祝如山難得來京城一趟,再加上徒兒的身子尚未痊愈,干脆就暫時在靜王府內住下來,不急著離開。

    「你瞧,我不就早告訴過你了,等你哪一日遇到命中注定的另一半,哪里還能繼續心如止水下去,肯定春心一動,沉浸在情愛當中,樂不思蜀,恐怕連我這個師父都要給忘了。」

    他坐在桌邊悠閑喝茶,還不時調佩徒兒幾句,見到徒兒覓得好姻緣,還即將當父親了,他這個師父當然高興,也不枉費他當年好說歹說的將徒兒趕下山,才沒錯過這段姻緣。

    聞人玄羲坐在床上休養,听到師父的調侃,只是淡淡一笑,並沒有加以反駁。

    的確,他很感激師父當年這他下山,要不然他不會遇到清音,不會明白愛一個人的酸甜苦辣,雖然過程有苦有甜,並非全然美好,但要是讓他能有重來一次的選擇機會,他還是會踏上這一條感情路,與清音結下生生世世的緣分。

    此時季清音領著丫鬟進到房內,見祝如山也在里頭,即刻漾起笑意,尊敬的打招呼,「師父,這幾日在府里住得還習慣嗎?」

    「太舒服了,就怕在這兒再多待久一點,我就懶得離開,直接賴在這兒了。」

    他朗笑出聲,起身準備離房,「既然你來了,我就到其它地方散步去,不打擾你們夫妻相處了。」

    祝如山離開後,丫鬟在將補湯放到桌上後也識相的退出房。

    季清音舀了一小碗湯,坐到床邊,親自喂他,「玄羲,來吧。」

    「我可以自己來。」他接過她手中的碗,不忍心她為了他而勞累,「你別總是只顧著我,也得好好照顧你自己。別忘了,你現在已經不是一個人了。」

    在蘇醒之後,知道她懷有身孕,他同樣開心不已,更是慶幸自己能夠從惡夢咒中解脫,能陪伴她經歷這一段懷孕的路程,不致缺席。

    季清音輕笑出聲。「你放心,我現在的身子,有其它人幫忙顧著,大家都比我還要緊張。」

    因為是頭一胎,大家都小心翼翼的,就怕有任何閃失,她什麼都不必做,所有事情自有身旁的人幫她打點好,盯著她吃食,沒有一頓漏掉的。

    聞人玄羲輕握住她的手,溫柔淺笑,眼神一直落在她的嬌顏上頭,百看不膩,「母後派人傳話過來,說頭一個孩子都快出生了,我這座府里還連一個當家主母都沒有,慢吞吞到她快看不下去了,你說,我該如何回答母後?」

    就算她不在意妻或妾的虛名,他還是希望能給她一個正式的名分,在皇室的女眷中也不會矮人一截。

    季清音當然明白他提這件事是什麼意思,沒有多想便回道︰「你想怎麼回答,就怎麼回答吧,我全都依你。」

    她不會離開他了,當然他想怎樣都好,若是將她扶正能夠除去他心中始終介意的事情,也能安撫他的不安,她為什麼要拒絕?

    聞人玄羲欣喜一笑,即刻將她輕擁入懷,喜不自勝,「這可是你自己說的,絕不能反悔。」

    「當然,絕不反悔。」她柔順的依偎在他懷里,漾著甜美的笑意,感到無比的幸福美滿。

    過去的事情已經無須在意,最重要的是當下以及將來,而她相信,她能夠與玄羲一同編織出美好的將來,不離不棄,這一生都不會改變。

    他們不需要虛幻的美夢,因為現在的他們就是最幸福的,是前所未有的滿足、快樂……

    《本書完》

上一頁返回目錄頁下一頁單擊鍵盤左右鍵(← →)可以上下翻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