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言情小說 > 元媛 > 歡離緣 > 尾聲
選擇背景顏色︰
選擇字號︰

小竅門︰按左右鍵快速翻到上下章節

歡離緣 尾聲

作者︰元媛

    世上無奇不有,而最神奇的事竟都發生在蘇曼睩身上,南曦城里的人不禁嘖嘖稱奇。

    被休離,招婿,而招贅的夫婿竟是當年休離她的人,這演的是哪一出呀?

    旁人是霧里看花摸不著頭腦,可是對蘇家大姑娘招婿成親的這一天,卻是大開眼界,過了好幾個月都還熱鬧談論。

    那被招贅的新郎穿著金絲紅綢的新郎袍,騎著黑色駿馬,俊美的風采迷煞多少姑娘,而且身後的「陪奩」長達十里,里頭有罕見的滇青白玉、南洋珍珠、靈芝人參……最引人注目的,是那令人垂涎的南夷酒,那誘人的酒香就算壺口密封,卻仍隱隱飄出,嗅得人唾液直生。

    听說那是南夷族獨產的酒,只有南夷族的人才知道釀酒的秘方,而且從不外售。不過在這天後,蘇家開的酒樓里將能喝到這難得一見的南夷酒,南夷族只跟蘇家合作——這個契約就是新郎倌給的嫁妝之一。

    這時人們才知道這新郎倌竟是東北唐家的當家之一,南夷族長是新郎倌的表弟,這等顯赫的身分,難怪能有這麼豐盛的嫁妝。

    可是他不是嚴家人嗎?怎麼又變唐家當家之一了?而且嚴家老爺竟也來參加婚宴……自己的兒子入贅,難道嚴老爺不生氣嗎?

    再說了,這新郎倌當年不是休離蘇大姑娘嗎?怎麼現在又入贅了啊?

    眾人是疑惑紛紛,竊竊私語打听,對真相很是好奇。

    嚴非璽可不想理會旁人的八卦猜測,他的心里只有新房里的新娘子。

    直接將唐吟風踢出去擋酒,他人早溜進新房里了。

    踏進內室,他看到坐在喜床上的新娘子。

    蘇曼睩垂著螓首,小手交疊于膝上,听到房門開放的聲音,然後是他的腳步聲。

    心口怦怦然。

    頭上的喜帕被輕輕拿下,然後是珍珠鳳冠,小巧的下巴被勾起,她看到他——她的夫君。

    嚴非璽輕撫著她的眉眼,畫過那顆淚痣,被那脈脈含情的眸光融化了心。

    「曼睩。」輕吻淚痣,他在心里發誓,絕不會再讓她傷心流淚,她是他最愛的姑娘,最愛的妻……

    「我愛你。」

    然後,他得到天地間最美的笑容和最甜最香的親吻,以及這輩子最最動听的話——

    「我也愛你。」

    番外初識

    又到元宵,南曦城仍如往年般熱鬧,燈籠高掛,絢爛的花火在夜空綻放。

    蘇曼睩腳步匆忙,有點著急地趕著路。

    大街上人潮擁擠,還有小孩提著燈籠亂跑,她得小心避開才不會被小孩撞到。

    這時她心里不禁嘀咕,某人元宵夜不在家里用膳吃湯圓,叫她到饕珍樓做什麼?

    只是雖然嘀咕,蘇曼睩卻還是乖乖出門,出門前還被爹爹拉住,要她陪他吃一碗湯圓才肯放人。

    蘇父一邊吃湯圓還一邊念︰「奇怪,明明是入贅的,卻看你看那麼緊,連元宵夜也不放人,倒像是你嫁人似的。」

    想到爹爹的不滿,蘇曼睩不禁抿唇微笑。

    終于到了饕珍樓,正要踏入時,卻听到悠遠深長的曲調。

    她微愣,抬頭望去。

    二樓欄台上坐著一個男人,他手執烏陶制成的塤,修長的手指按著音孔,悠然地吹奏著樂曲。

    男人長得很好看,柔眉長目,一襲紫衫隨風輕飄,煙花照耀他的臉,宛如天神。

    似是察覺到注視的眸光,男人停下動作,低頭望,和她對上目光。

    蘇曼睩微笑,正要啟唇時,男人卻突然從二樓躍下,在眾人驚呼下,飄然又瀟灑地落在她身前。

    蘇曼睩也被他突然的舉動嚇到,正要輕斥時,男人開口了。

    「在下嚴非璽,可否請問姑娘芳名?」

    什麼?

    蘇曼睩愕然,傻傻地看著他。

    而他,眉目彎彎,好看的狹眸溫柔望著她,唇瓣揚著笑容,俊美的模樣讓圍觀的姑娘們臉紅心跳。

    蘇曼睩眨了眨眼,突然想到有天她閑聊似的跟他提到她第一次看到他的情形。

    那天剛好是元宵節,她到北揚城想看他的模樣,卻在茶樓里听到坦聲,抬頭一望,看見穿著紫色錦衫的他。

    她先被聲音吸引,而後,他突然往樓下望,兩人四目相對時,她霎時遺落了心。

    「那我呢?沒跟你說話嗎?」嚴非璽卻完全沒有印象,眉頭緊攏,極力回想。

    「沒有。」她搖頭,回憶著當時。「那時你被人拉走了。再說,就算四目相對又如何,你才不會跟我說話呢。」她知道自己只算清秀的模樣不會讓他記得。

    「為什麼不會?」他卻因她的話不滿了,「我都入贅給你,心也給你了,人也給你了,怎麼不會跟你說話?」

    那時,他還跟她鬧別扭,讓她哭笑不得,最後只得好聲好氣地哄他。

    她以為事情就這麼結束了,卻沒想到他竟還記得。

    蘇曼睩不禁低頭暗笑,對他的幼稚無可奈何,可是心里又泛著甜蜜,也樂于配合他。

    唇瓣輕抿著淺笑,她羞澀地垂眸。「奴家閨名曼睩,蘇曼睩。」

    「曼睩,蛾眉曼睩,這名字真適合你,」看到她羞怯的動人模樣,嚴非璽覺得自己的心都軟酥酥了,忍不住再靠近她。「這麼熱鬧的元宵夜,不知道我有沒有榮幸陪在曼睩姑娘身側,一同逛逛市集?」

    「那就勞煩公子了。」她害羞地說著,垂著頭,跟他並肩走著。

    可才走沒幾步,身旁的人就不安分了,溫熱的大手牽住她。

    蘇曼睩揚眸,咬唇覷他。「公子,這于禮不合。」

    「哪里不合?我覺得很合。」他不滿了,「還有,叫我相公。」

    蘇曼睩忍笑,乖順地開口。「相公。」

    他滿意地笑了,牽著她的手,很是得意地在她耳畔道︰「看吧,我不就注意到你,跟你說話了?」

    「是啊。」她盈盈微笑。

    「開心嗎?」他期待地看著她。

    「嗯。」點頭,她輕輕地偎向他。「回家好嗎?我煮了湯圓呢。」

    嚴非璽眼楮一亮,他最愛吃她親手做、親手煮的元寶湯圓。「好。」頓了頓,又加一句,「吃完湯圓,再吃你。」

    蘇曼睩紅了臉,嬌羞地瞪他一眼。

    嚴非璽笑彎眸,牽著她的手,伴著她——回家。

    ——全書完——

上一頁返回目錄頁下一頁單擊鍵盤左右鍵(← →)可以上下翻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