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言情小說 > 元媛 > 推倒猛男將軍 > 第十章
選擇背景顏色︰
選擇字號︰

小竅門︰按左右鍵快速翻到上下章節

推倒猛男將軍 第十章

作者︰元媛

    朱芫芫覺得自己過到靈異事件了,這真的太神奇了。

    原來穿越的不只她一個人,麥小桔和花露也穿了。老天,這一定是某個寫的小說吧,不然就是什麼套書之類的。

    否則怎麼會這麼巧,掉進水溝的三個人一起穿,而且還穿到同一個地方,同一個國家。

    最瞎的是麥小桔竟成了麒麟公主,也就是龍公主的姐姐,而花露則穿成神秘的國師。

    這個猛男秀就是花露想出來的,她听到麒麟公主起死回生的消息,懷疑會不會是她或麥小桔其中一人,于是就利用國師的身分瞎掰個理由,在天地城辦慶典,藉機引她和麥小桔來。

    結果,她一听到有猛男秀就沖來了——不愧是好朋友,真是了解她。

    不過,這兩個女人笑夠了沒呀!

    朱芫芫沒好氣地瞪著她們,打從听到她的名字,麥小桔和花露就崩潰了。

    「哈哈哈哈……我的媽!」麥小桔捶著涼亭的柱子,笑得肚子好疼,而花露也是捧腹大笑。

    此時,三個人正坐在視野最好的涼亭,花露利用國師的特權將周圍淨空,並讓士兵在外圍圍成一圈,阻止閑雜人等靠近,方便她們聊天。

    「我以為我的名字已經夠悲劇了,想不到你們比我更悲劇。」麥小桔笑到眼淚都流出來了。

    朱芫芫則是咬牙切齒。

    可惡,這個姓是怎樣啦,國姓那麼多,人家的都那麼好听,為啥就她穿成脫脫姓?

    而且同樣姓脫脫,麥小桔的脫脫麒麟比起她的好听多了。

    「豆豆龍,豆、豆、龍……」兩個白目女唱作俱佳地唱起耳熟能詳的歌。

    可惡,她們兩個有資格笑她嗎?尤其是花露!

    朱芫芫沒好氣地指向花露。

    「你從花露變成梅花鹿,還不是一樣!」梅花鹿梅花鹿……噗哈哈,她有安慰的感覺。

    「梅花肉!老板,我要一斤梅花肉!」欠扁的麥小姐繼續大笑。

    受不了這女人的白目,朱芫芫和花露掄拳就打,麥小桔趕緊落跑,三個人笑笑鬧鬧的,開心地聊著穿越到這世界後彼此的遭遇,還不忘對舞台上的猛男評頭論足。

    「哇!這個胸肌好大!」

    「那個我不喜歡,我喜歡那個**翹的!」

    「這些都是二等兵啦!等一下還有更養眼的……」

    「喔喔喔!出來了,這個好性感。」

    「我喜歡中間那個。」

    「左邊那個也很贊,娃娃臉猛男!可以帶回家嗎?」

    三個女人聊得很樂,猛男秀果然超養眼,朱芫芫看得心花朵朵開,眼楮完全離不開舞台。

    麥小桔突然抖了抖,覺得身後陰風陣陣,有很重的殺氣。「你……你們有沒有覺得……」背後涼涼的。

    听到麥小桔的話,朱芫芫和花露突然也覺得背後好冷,三個寒毛直豎的女人猛地轉過身。

    只見聞人長命一臉陰騖,傅爾赫殺氣騰騰,鳳皇子則怒瞪著梅花露。

    朱芫芫睜圓眼,心髒突然重重一跳。

    老天爺!中間的男人會不會太美太妖了呀,簡直是她看過最好看的男人,而且美人選站在兩個性感猛男中間……

    她腦中突然閃過一道光,整個人興奮起來了。

    然後等她回過神時,涼亭里只剩下她和傅爾赫兩人。

    呃呃……其他人呢?

    看著氣到臉色發黑的傅爾赫,朱芫芫干笑,朝他舉手打招呼。

    「嗨。」

    「你怎麼跑出來的?」他明明派人嚴加看守,一有任何動靜,就會有人向他報備。

    「呃……」朱芫芫正準備編個善意的謊言,傅爾赫卻先一步看穿她的心思,藍眸陰陰眯起。

    「你最好說實話。」不然被他發現事實,她會死得更慘。

    朱芫芫立即捂住耳朵裝可憐。「是王威把迷香給我的!」當然還是屈服于她的拳頭下。

    又是王威,看來他最近的日子太好過了。

    遠在飛龍半島的王副將,忍不住用力打個寒顫。

    她們在國都待了三天,因為三個女人湊在一起只會胡搞瞎搞,惹出一堆事情,男人們受不了了,決定將自己的女人各自帶回家。

    分開前,朱芫芫接收到麥小桔打的pass,和花露兩人偷偷摸摸的來到花園一角。

    「干嘛?」現在傅爾赫看她看得很緊,她只能溜出來五分鐘。

    「這個給你們。」麥小桔拿出兩個長得像老鷹的東西。

    「這什麼?」朱芫芫上下研究著,老鷹是黑色的,看起來不起眼,不過作工還不錯,鷹爪下抓著一個圓筒。里面有東西嗎?

    「這是木翼七號,是信差。」麥小桔解釋。「這可是東海七島的偉大發明,目前全世界只有三架……」

    「三架?」听到限量,花露的眼楮立刻亮了。

    麥小桔翻白眼。「不能賣!」她不認真囑咐,梅花肉一定會拿去高價出售。「這是讓我們三個人通信用的,是一部人性化的萬能飛行信差。」

    「人性化?多人性?」朱芫芫怎麼看都看不出這只假老鷹有AI智能功能,搞不好小缸都比它聰明。

    知道兩個女人不信,麥小桔決定親自操作給她們看,讓她們瞧瞧這項發明有多偉大。

    「來,我用給你們看。」她將一條手帕放進圓筒,再關上。「這個要輸入通關密語,答案對了圓筒才會打開。」

    說完,她伸出兩指捅老鷹眼楮,老鷹的身體頓時打開。

    「哇!」朱芫芫和花露張開嘴,看著里面的復雜設計。

    麥小桔按了下里面有點類似鍵盤的按鍵,滴滴答答地輸入幾個字,然後再將身體關起來。

    「掛號掛號,豆豆龍掛號。」木翼七號出聲了。

    會說話耶!

    朱芫芫和花露都嚇了一跳,朱芫芫滿臉好奇地抓住木翼七號,黑色的老鷹又開口了。

    「想看信嗎?想知道里頭有什麼不可告人的秘密嗎?想嗎?想嗎?不用蓋章,不用簽名,只要說出通關密語——侵略藍星的綠色青蛙!」

    「Keroro!」

    喀喳——圓筒打開。

    哦哦哦——朱芫芫和花露的眼楮都發亮了。

    「這個太贊了。」朱芫芫抱住木翼七號。她錯了,她不該看不起七號的,它比小缸還聰明!

    「這個發明真的太贊了。」花露也贊嘆,然後眼巴巴地看著麥小桔。「只能有三只嗎?」

    麥小桔不想理這個錢嫂了。「就這樣,以後有事就用木翼七號聯絡,我也該閃了。」不然小心眼的太傅大人會懷疑的。

    「等等等等,我有件事要跟你們說。」朱芫芫想到自己要做的大事,頓時笑得很邪惡。

    「啥事?」看到那邪惡的笑容,麥小桔和花露也好奇了。

    「我想寫一部BL小說,主角就……嘿嘿嘿。」她指著三個人,再彎彎兩只拇指。

    哦哦哦——麥小桔和花露興奮了。

    「那那那……那我開間出版社,專門出芫芫的書。」想到賺錢的管道,花露更興奮了。

    三個女人開心地聊了一下,見時間真的不多了,約定用木翼七號聯系後,就趕緊各自閃人。

    沒辦法,男人管太嚴了。

    朱芫芫偷偷摸摸的回到馬車,正準備要爬上車,身後就傳來熟悉的聲音。

    「你跑去哪了?」

    她頓時一僵,轉頭擺出無辜的臉。「我去茅廁呀!」

    「你手上拿的是什麼?」傅爾赫看著木翼七號,認出那是東海七島出產的木翼信差。

    「哦,我去茅廁時過到麥小桔,她就拿這個給我,說以後好聯絡。」

    「就這樣?」

    「對呀,就這樣。」朱芫芫用力點頭,然後不高興地嘟嘴。「怎麼,我那麼不值得信任嗎?」

    是非常不值得信任。

    不過傅爾赫也不跟她爭執,在他眼皮底下,諒她也不敢搞鬼。

    「上車吧。」他親自抱她上馬車。

    朱芫芫摟著他的頸項,見逃過一劫,她笑得可開心了。

    「對了,那個皇帝一直被冰在地窖里也很可憐,讓他入土為安好不好?」

    她在他耳邊輕聲道,聲音特地放軟,對他撒嬌。

    這是她和麥小桔、花露商量好的,老皇帝都死那麼久了還不能下葬,她們覺得這樣實在太不人道了,而且她們也不可能讓自家男人打起來,和平才能生財嘛!

    傅爾赫低頭看她,濃眉輕挑。「怎麼,這又是你們三個女人商量好的?」

    他就知道讓她們三個湊在一起絕沒好事。

    朱芫芫呵呵干笑。

    見他也進了馬車,她立即窩在他懷里撒嬌,繼續盧他。「好嘛好嘛,傅爾赫,就答應我嘛!」

    傅爾赫懶洋洋地靠著軟枕,手抱著軟玉溫香。「答應你我有什麼好處?」

    「我會乖乖听話。」她許諾。

    「是嗎?」乖乖听話?這一听就知道不可能辦到。

    「嗯。」朱芫芫用力點頭,選舉起右手。「我發誓。」反正發誓這種東西不可信,先哄他答應再說。

    傅爾赫可沒這麼好哄。她要發誓是吧?

    「那你就發個要是讓我覺得不乖,以後就看不到猛男的誓。」

    「呃……」朱芫芫僵住,這誓會不會太重了,而且……「傅爾赫,看不我你會覺得空虛覺得寂寞覺得冷的。」

    「我可以找別人撫慰我的寂寞。」

    「你敢!」朱芫芫氣得揪住他的衣領,雙腿跨坐在他身上。「有我還敢去找野花,我就閹了你!」她氣呼呼地。

    她生氣的模樣好可愛,讓他直想咬一口。

    他也確實咬了,吻住小嘴,手掌探入薄衫。「有你就夠我煩惱的了。」他哪還有心思找別的女人。

    朱芫芫輕笑,吮住他的唇,美眸眨啊眨。「我是你甜蜜的煩惱吧。」她說得完全不害臊。

    這女人……臉皮真厚。

    可是他卻不能否認她的話。

    這個失憶的龍公主,來自另一個世界的朱芫芫,確實是他的煩惱,可是呀……他甘之如飴。

    傅爾赫低頭用力吻住她的小嘴,將她摟進懷里。

    她確實是他甜蜜的煩惱。

    什麼甜蜜的煩惱?她根本是他惡夢的深淵!

    傅爾赫此時此刻只想抓住那該死的女人,再狠狠揍她的小**。

    站在左大街有名的小倌館,他臉色陰沉,尤其听到里頭傳出的話聲時,青筋立即在額角跳動。

    「噢,小可愛,你的皮膚真好摸,像奶油一樣又白又滑的……來,讓姐姐親一口。」

    很好,朱芫芫,你死定了!

    他用力踢開房門,就看到自己的女人幾乎是流著口水,一雙手不斷地摸著旁邊的清秀美少年。

    「誰……」膽敢破壞她的好……呃呃呃……「傅、傅爾赫!」朱芫芫僵住動作。

    他怎麼會出現在這里?他不是出城去了,明天才會回來嗎?

    「很意外嗎?」傅爾赫揚唇,笑得讓她心驚膽顫。

    朱芫芫趕緊收回吃豆腐的手,正襟危坐。「哈哈,你要提前回來怎麼不先跟我說一聲。」那她就會乖乖待在宮里了。

    「我要是提前說一聲,哪會看到這等好戲呢?」他冷冷掃一眼圍在她身邊的三名小倌。「三個?公主真是好胃口啊!」

    「哈、哈哈哈。」朱芫芫干笑,鎮定地端起酒杯。「你們先出去。」旁邊的窗戶大小剛剛好。

    「是!」三名小倌早被傅爾赫嚇得發抖,趕緊逃出房。

    小倌逃,朱芫芫當然也得逃,她趕緊沖向右邊的窗戶。

    傅爾赫早看準她的動作了,利落地擒住她。「你以為你逃得了嗎?」

    朱芫芫哪會輕易地被他抓住,為了保住小命,蠻力加上種力,她彎下腰,反擒住他的手,照他教的踩弓步,徹徹底底來個過肩摔-砰地一聲,傅爾赫被摔在地上。他沒想到這女人竟敢反抗,而且還是用他教的招數攻擊他!

    「朱、芫、芫——」你死定了!

    朱芫芫也覺得自己死定了,趕緊沖出門外。

    「別跑!給我站住!」傳爾赫追出小倌館,還不忘吩咐帶來的手下。「把這小倌館給我拆了!」

    什麼?拆了?!

    「不行!」她還沒玩夠。「哇——」他的動作怎麼這麼快?

    落跑不到三分鐘,朱小姐再次被抓住。

    「傅爾赫。我錯了!」她趕緊裝乖。

    「這招沒用了。」傅爾赫陰陰冷笑,將她擒回宮。

    朱小姐的小屁屁遭殃了,整整兩天下不了床,她好可憐,她好委屈,一定是王威出賣她的。

    王威,你死定了!

    某個王副將決定他要辭官,他受不了了,再被這兩個人玩下去,他一定會先沒命。

    傅爾赫瞪著那個只會在做壞事後,裝可憐、裝柔弱的女人。

    「傅爾赫,我好痛……」他打得好用力,她的小**又紅又痛,坐都不能坐,只能趴在床上。

    傅爾赫冷哼,不甩她這招。

    朱芫芫吸吸鼻子,將臉埋進枕頭,只發出細細的哽咽聲。

    可惡!明知她在裝,傅爾赫還是心軟了。

    無奈地嘆口氣,他走到床邊,俯視著她。

    一只小手立即揪住他的衣角,然後一張淚眼汪汪的小臉抬起來,可憐兮兮地瞅著他。

    「傅爾赫,人家最喜歡你了。」

    「哼。」喜歡他還會去找小倌?

    「最最喜歡你了哦。」

    他睨她。

    「最最最最最最喜歡你了哦。」朱芫芫拉拉他的衣擺,小鹿般的眼楮眨啊眨。

    然後,傅爾赫悲慘地發現,他屈服了。

    「你呀,只會來這招。」他沒好氣地捏捏她的小骨子。

    見哄住男人了,朱芫芫笑開臉。「因為你也最最最最喜歡我了嘛!」

    傅爾赫輕哼,卻不否認。

    這個惡夢的深淵,他是擺脫不了了,而且也不想擺脫,就算是惡夢,只要是她,也是甜蜜的。

    就算每每被氣得頭疼,他也——甘之如飴。

上一頁返回目錄頁下一頁單擊鍵盤左右鍵(← →)可以上下翻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