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言情小說 > 淺草茉莉 > 金秘書 > 第十章
選擇背景顏色︰
選擇字號︰

小竅門︰按左右鍵快速翻到上下章節

金秘書 第十章

作者︰淺草茉莉

    「白總裁……」飯店的某間房里,白旗峰就坐在她面前,這讓她在驚愕後更顯局促。

    能夠掌管白氏集團,白旗峰本身就威勢攝人,在他嚴厲的目光下,她完全無法猜測出他見她的目的是什麼。

    「你敢當眾打我兒子的臉,了不起」他開口就說。

    她忐忑了,這是要教訓她破壞訂婚宴嗎?

    「我說過,這是他欠我的。」她回應,盡量讓自己的音調維持平穩,不要顯露出膽怯。

    「他欠你什麼?」他睜目問。

    「他欠我一個解釋、一個交代。」她不卑不亢的回道。

    他嚴肅的畝視起她,好一會後,竟笑了。「欠債還債,你打得好」

    原本正準備接受斤責的她,聞言不禁訝然了。「你……認為我打得好?」她沒听錯吧?

    「不對就該教訓,天經地義,不能因為他是我兒子就是非不分的維護,而我請你過來,就是要確定他是不是該打,現在應該算是確認了。」

    什麼意思?怎麼,白總裁的話她都听不懂?

    「請問你是透過什麼確認他該打的?」她不解的問。

    「你喜歡我家那小子,就是喜歡才會揍他,打是情、罵是愛,你應該多打兩下的,因為他太混帳了,怎能拋下自己喜歡的人跑去跟別人訂婚!

    她的眼楮已經夠大了,這時睜得更大。「這個婚約不是你為他訂下的嗎?」這樣還有立場說這種話?

    「我為他訂的又怎麼樣?他有權利拒絕的。」白旗峰居然露出對兒子相當不以為然的表情。

    這讓金超群呆傻得回不了話。

    看看被自己嚇呆的人,白旗峰笑了笑,模樣竟是親切得像個慈祥的長者,哪有剛才那犀利的嚴厲面孔?

    「被我嚇到了嗎?傻丫頭,我這人很好說話的,只要你是真心對待我兒子,又能將他吃得死死的,我就支持你。我兒子曾經對我說過他是單戀,我以前吃過單戀的苦頭,他如果想重蹈覆轍,我是絕對不會答應。

    「幸虧這小子不是笨蛋,沒有像他老子一樣搞出單戀這種沒出息的事,你今天的表現我很滿意,你們果然是兩情相悅。」他高興的點頭。「不錯,這小子還是有一套,說能收服你果然做到了,不像我這麼沒用,到現在還走不出情傷,只能靠看兒子的好戲來抒解工

    作壓力。」

    「看戲……抒解壓力?」她越听越傻了,這個白總裁不愧是白歐圖的老爸,兩父子的邏輯與說話方式都教她傻眼。

    「不用這麼驚訝,這只是先給你的一個小小震撼教育,之後你嫁進我們家,才能習慣咱們家的白氏幽默。」他自得的說。

    「嫁進你們家?」他說的還是地球話嗎?她真的听不懂。

    「當然,難道你不想叫我公公?」他笑脫著她。

    金超群瞪直了眼,甩甩腦袋想厘清一下目前到底是誰腦子有問題?是她?還是他?

    「白總裁,你兒子今天訂婚了,新娘是stella,不是我,你也不會是我的公公。」她面色凝重的告訴他。

    說完這些話,她的心仿佛又被刺了一針,讓她想起自己有多失敗,是被惡意拋棄的一方。

    他瞄了瞄她難過的神情,卻笑得很老謀深算。「告訴你,我腦袋沒壞,我確定未來你會是我的見媳婦。不過,現在要請你先忍耐、忍耐,手非在後頭再進門,因為Stella懷孕了!」

    「什麼?」她的臉瞬間蒼白若紙。

    「群群,你快來看,出來了,出來了」金蘇美美大聲呼叫。

    金超群沉著氣走出自己房間,看見連該睡午覺的老爸都犧牲睡眠,已經坐定在客廳的沙發上,一雙眼楮好奇的盯著電視看。

    「群群,連你中風的老爸動作都比你快,再慢吞吞就錯過記者會了。」金蘇美美催促。

    她悶著聲,坐到老爸旁邊的位置上去。

    金中山拍拍女兒的手說:「先看完記者會的內容再說嘛,看是要殺、要砍也等這個結束。」

    她這才不甘不願的點頭。「嗯,我知道了。」

    「記者會開始了,Stella出來了……咦?她身邊的家伙就是孩子的爸爸啊?長得挺可愛的嘛。」金蘇美美盯著電視螢幕,嘖嘖有聲的評論。

    「老婆,你先別說話,我們都沒辦法專心看電視了。」金中山受不了老婆的大嗓門,制止她再發出聲音。

    金蘇美美這才撇著嘴嚓聲,三人視線全投向螢幕上的兩個人。

    鏡頭前,Stella笑得甜蜜,手與身旁的男人十指緊扣道:「我在這宣布,已與白歐圖先生達成解除婚約的協議,理由是我們各自有喜歡的人,不想被雙方父母以企業聯姻為手段逼婚,都想忠實于自己的愛情。」

    現場記者各個睦目,原來幾天前的那場訂婚宴根本是玩假的?男女雙方早就各有戀情?!

    「請問你的男伴是做什麼的?是哪家企業的小開還是哪個領域的專業人士?」

    記者好奇的發問。

    Stella看了表情不自在的男伴一眼後,板著臉說:「他不是什麼大企業家的公子,也沒有你們想象中那種很會賺錢的專才,他唯一特別的就是很有愛心,他是位小學老師,一個既平幾又平實的男人。」說到後頭,她朝男伴嬌媚的笑了。

    對方則是觀糊糊的也回她一個溫柔的笑容。

    記者們一听,可是大大吃驚。

    「女明星的對象非富即貴,你找一個這麼普通的男人,將來不怕後悔嗎?」立刻有人質疑的問。

    她不滿地晚著那說話的人。「這家伙是我主動追求的,好不容易才套牢他,我才不會後悔則說著她還秀出手上的戒指。

    戒指是一般的K金戒指,不過戴在無名指上,這可就是大新聞了。

    「你們結婚了嗎?」大家趕緊追問。

    她正要回答,身旁的男伴溫和的阻止她,「讓我來宣布吧。」他微笑的說完,轉頭面對記者道:「雖然我沒有傲人的家世及財富,但很感激Stella願意與我一起過安貧樂道的日子,所以昨天我向她求婚了,並且立刻去登記結婚,現在,Stella已經是栽的妻子了。」

    眾人大驚。「什麼?你們結婚了?連宴客也沒有,這麼突然……該不會連孩子也有了吧?」

    Stella臉紅了,大家一見,不用多問,相機與攝影機拚命對著她的肚子拍,在寬松的衣服下,她小腹好像真的有點微凸了。

    勁爆、超勁爆,影劇圈的女神不僅火速與家世相當的豪門公子解除婚約,更馬上就又公布已經與他人結婚,而且對象還是一個窮酸教書的,這就算了,現在居然連小孩也有了?!

    「Stella,你公開這些事,不怕毀了自己的演藝事業?」

    「不怕,事業我可以不要,但珍貴的幸福來時,我不能不捉住。」Stella朝丈夫笑得心滿意足。

    她身旁的男人也回以深情的笑。

    「各位,我該說的都說了,希望能得到大家的祝福,如果不能,我也不強求。」說完這些,Stella挽看丈夫的手臂,就要結束記者會離開。

    「請等一下,那你的前未婚夫,也就是白歐圖先生,他的對象是否就是那天打他耳光的女人?」記者追問起白歐圖的事。

    Stella回過頭來,對鏡頭笑得很賊。「對,就是那女人,不過那女人不是他搞得定的,所以他私下告訴我,越難駕馭的女人他越想娶回家,而這無關愛情,是屬于男人的戰利品一一」

    啪!某人已經氣得將電視關掉了。

    「白歐圖,你這不要臉的東西!」金超群破口大罵。

    「你先別生氣,小圖應該不會說這種話,你要相信他。」金蘇美美連忙幫白歐圖說話。

    「金蘇美美女士,你到底是我媽還是他的?這家伙如果再敢出現在我面前,我殺了他一一」

    「金超群,你開門」

    說曹操,曹操到,該死的家伙選在這時候來送死了。

    金蘇美美見女兒臉上教氣騰騰,嚇得趕緊偷偷去應門。「小圖,你快逃,待在這里會有命案發生的。」她通風報信的說。

    「她很生氣嗎?我就知道……剛才我用于機看了Stella的記者會內容,那些話都不是我說的,她是故意要報復我沒盡力幫她一一」

    「白歐圖,你去死」

    隨著女人盛怒的聲音,一盆水撥到了他身上,他當場成了落湯雞,狼狽錯愕的看看她。

    金超群表情更驚愕,因為瞥見了他身後站看的溫常立。

    「立哥,對不起,我不知道你在他後……弄濕你了,對不起、對不起。」她尷尬地趕緊沖回屋內拿出毛巾,幫他擦干被灑濕的褲管。

    「沒關系的。」溫常立也由錯愕中回神道。

    他剛才一到,看見白歐圖巴經先堵在門口,正要靠近,就飛天潑下了一盆水。

    幸虧他閃得快,所以才淋濕這一點點,不像前頭的男人正面迎擊,渾身濕透了。

    「金超群,他才灑到幾滴水,用得著你一直道歉還幫他擦嗎?我這麼慘,你怎麼都不理我?」白歐圖淒慘的抗議。

    她回身狠狠的瞪他。「你是活該,誰教你敢再出現在我面前門

    「我是來解釋的,你先听我解釋好不好?」他無奈的懇求。

    「不用解釋了,我不想听,你給我滾」她火氣正大。

    「群群,要不要先讓他進來擦個頭臉,濕成這樣會感冒的。」金蘇美美出來求情了。

    「不用,他這種人連病菌都怕他,死不了的!立哥,找我有什麼事?我們進去談吧。」她完全不想理會白歐圖,只對溫常立說話。

    「好。」

    「金超群,他憑什麼可以進去?我也要進去!」白歐圖馬上堵上前,惱怒的瞪著溫常立,情敵相見分外眼紅。

    「立哥,你別理他,他是神經病」她說。

    「我神經病?金超群,是你搞不清楚狀況吧?這人居心不良,想乘虛而入則

    「他乘虛而入很好啊,總比你這個愛情騙子強」

    「你!我真的可以解釋一一」

    「我說過不想听」

    「金超群」

    「你閉嘴」

    兩人吵得很幼稚,正互相瞪視的時候,一旁的溫常立突然嘆出一口氣。

    「群群,我還是先走好了,我們改天再聊,你先和他把話說清楚,看是要分要合,說開來才算數。」

    「你想詛咒我們嗎?什麼要分要合的?我們不會分手的一一」

    「白歐圖,你再不閉嘴就自己到大街上去說,休想我會听進去半個字」她威脅。

    言下之意是願意給他機會解釋了,白歐圖馬上識相的閉上嘴,只是不滿的眼神仍朝溫常立瞪個不停。

    他繃住臉的回瞪了他一眼後才對金超群說:「那我先回去了,我們再聯絡。」

    「好一一」

    「不要再聯絡了,老子我不……高……興……」某男的聲音在女人的怒視下再度消逝于無形。

    溫常立看著他們的互動,表情變得越來越奇怪,甚至有些失落。「我走了。」

    金超群見了皺眉頭,對于讓立哥看見自己和白歐圖爭吵的場面竄到很抱歉,懊惱了半晌後,她才回過身,發現那不要臉的男人已經自己跑進她家里了。

    她走回屋子里,看見老媽正拿出毛巾跟吹風機幫他擦臉、吹頭發,連濕衣服也讓他脫下,換上了老爸的休閑服,不過他身材比老爸高大,衣服穿在他身上好像縮水了,樣子有點滑稽。

    可能因為氣氛太僵了,老媽、老爸意外都沒敢笑出來,只是坐在角落靜觀接下來的發展。

    她雙手環胸,臉上不苟言笑,一副「既然濕衣服已經換下,那可以滾了則的模樣。

    白歐圖一見馬上以小男人之姿粘到她身邊去。「stella真的很可惡,我已經這麼犧牲了她還不滿意,開記者會還將我一軍的陷害我,你別相信她的話,我發誓絕對沒有說過娶你回家當戰利品的話,絕對沒有」他五指朝天的發誓。

    「哼」她撇過臉去,擺明不信。

    他急得用眼神求助金家二老。

    「我相信小圖。」金蘇美美只好硬看頭皮支持。

    「我不相信!」金中山居然投下反對票。

    「啥?老頭,人家勸和不勸離,你鬧什麼事?」金蘇美美氣呼呼的問。

    「我當然不信,這小子沒誠意。才跟我們說好要來提親的,沒幾天就和別的女人訂婚去,事前也沒解釋為什麼,事後才說是被逼的,怎麼?我女兒的眼淚不值錢嗎?教人這樣耍來耍去,半夜里這眼淚都不知流滿幾缸了。我不滿意,我反對他們再交往!」金中山表明

    立場,一面說一面做拉腿動作,他身體會康復得比預期快,歸功于他勤勞做復健。

    听見老爸為自己抱不平,金超群終于紅了眼眶。「白歐圖,听見了吧?你可以走了。」她硬咽的說。

    白歐圖的臉都快急成青色的了。「這真的不是我願意的,stella懷孕了、又弄自殺,一開始還謊騙雙方家長說是我的孩子,我爸才會怒氣沖天的把

    我叫回去負責,又怕我逃婚,把我關在家里,還把我的手機、電腦等對外聯系的工具全部切斷,我才沒辦法跟你聯系說明這一切的。

    「雖然stella最後還是良心發現的坦承孩子跟我無關,但她又哭哭啼啼的說孩子的爸認為高攀不起她、不肯娶她,因此為了刺激那家伙出面,才希

    望我幫忙,照原訂計畫訂婚……我當然不肯,但stella的父母愛女心切,明知對不起我還是拉下面子去懇求我爸幫忙,他們本來就是多年的世交,礙于人情,老頭逼得我一定要幫忙。」

    「那你就答應了?有沒有想過我的心情?」她委屈的問。

    「想過想過,當然想過,我立刻就拒絕了,可想不到stella以死要脅,說是我不答應,她就帶著肚子里的寶寶死給我看。」他一副苦不堪言、也是

    受害者的模樣說。

    「這個Stella也真是太任性了,未婚就先將肚子搞大,喜歡的人逃了,為了抓他回來負責還為難別人,真是太不應該了」金蘇美美馬上說。

    他猛點頭。「她真的很任性,害死人不償命。」

    「所以就是因為你跟Stella演了那場訂婚戲,那男的才出面向她求婚的嗎?」金中山問。

    「老實說,當天我搞砸訂婚宴之後,Stella非常生氣,以為自己和那家伙無望了,可誰知道,金超群打我的事在電視播放後,那家伙看見了反而跑來見她,還說他本來以為Stella跟我在一起才會幸福、才是最適合的一對,怎麼知道我外面有了女人。」

    講到這里,他小心看向臉色越來越難看的金超群,忐忑的香咽了口水才又繼續說:「那家伙心想Stella一定很傷心,跑去向她-r+l晦不該以家世論斷兩人的感情,還說不知道Stella懷孕了,如果知道一定馬上拉著她去登記結婚」

    「那當初Stella為什麼不干脆就告訴那男的她有身孕了?要搞這麼多事?」金中山搖頭。

    「就是嘛,女人真麻煩,老實說有了,男人就會負責了嘛,又是哭又是鬧自殺的,還要人配合演出訂婚戲碼,搞了半天那家伙也不見得出面,最後還是要靠小孩解決事情。」白歐圖找死的接腔。

    「你懂什麼?女人要的是愛情,不是用小孩來圈住男人的心,你不懂就不要亂講話」金超群反而罵了他。

    他干笑一聲,不敢再反駁,只能抓頭、摸脖子的,不知該怎麼讓這女人息怒,肯重新再給他一點好臉色看。

    「听起來你是真的很無辜,不過我們金家也不是這麼好說話的人。你這小子先回去吧,讓我家群群想清楚,是不是還要和你在一起。」金中山仍是這麼說。

    「金伯父,你不能這樣待我,萬一她想清楚後對我說『不』怎麼辦?」他哀求。

    「什麼怎麼辦?那就游毯吧,我家群群雖然有點年紀了,卻也不是沒得選擇,那個姓溫的不就又來追人了嗎?雖然我以前對他不是很滿意,但這次他再出現,表現的風度比你好,我倒是對他看順眼了。」

    「什麼?!金伯父滿意那家伙?不行的,我不答應則白歐圖心急起來。

    「你答不答應不重要,我老爸說得很清楚了,你回去吧,我們之間沒那麼簡單談原諒。」金超群像趕蒼蝸一樣地揮手趕人。

    白歐圖苦下臉來了,連肩膀都一並垂下。

    一旁最幫他的金蘇美美這次也幫不上忙了,因為家里三人有兩票趕人,她孤單的一票不濟事。

    「這次的合作投資案就這麼說定,以後我們就是伙伴了,多謝李大哥幫忙。」

    在李柏楊辦公室里,白歐圖高興的說。他爭取多時的合作案終于落實了。

    李柏楊微笑。「別這麼說,那是因為你們公司實力堅強,我除了你們根本不想考慮別人。」

    「那大嫂娘家……」

    「他們出局了。」

    「你不用再顧忌他們了嗎?」他訝異的問。

    「不用了,因為一一」

    「李先生,花已經買回來了一一」不知辦公室還坐了另一個男人,捧看大束花進來的金超群霎時臉色微變。

    李柏楊知道他們兩個「有問題」,所以故意錯開兩人,自己安排與白歐圖見面的事,還支開了金秘書去買花,沒想到她回來得早,兩人還是踫到面了。

    他接過花束,無奈地看著無言的兩人一一其實無言的只有金秘書,白歐圖可是有千言萬語苦無開口的機會。

    「金秘書,謝謝了,這束花是你挑的,你的眼光,宋梅應該會喜歡。」李柏楊感謝的說。

    金超群點點頭,有白歐圖在,她笑容很不自然。

    「你送花給大嫂嗎?」為破除尷尬,白歐圖問。

    「嗯,我還沒告訴你,我和你大嫂離婚了。」

    「你們離婚了?」他吃驚的站起來了。

    「我現在可以回答你剛才問的問題了,宋梅要求離婚的條件之一就是,不許我未來再與岳父的公司有任何瓜葛,所以,我再不用顧慮宋家的問題,也因為如此,我們的合作案才能確認下來。很抱歉,拖了你們那麼久的時間。」李柏楊歉然的解釋。

    「原來你真的簽字了?你不是很愛大嫂?你舍得嗎?」他房愣的問。

    「當然舍不得,不過你不用為我擔心,我雖然離婚,但老婆我會追回來的。」

    李柏楊捧高了手中的花,一臉自信的說。

    「我相信大嫂會重回你身邊的。」他亦肯定道。

    「對,而你也是。」李柏楊意有所指的看向金超群。

    白歐圖也同時望向她。

    她立刻局促的轉過頭去,不願意面對任何探詢的目光。

    他失望的垂下臉來,搔首蹦蹦。「李大哥,那我先回去好了。」曉得自己不受歡迎,他垂頭喪氣地走出李柏楊的辦公室。

    白歐圖走後,金超群深吸一口氣,也要回到自己的秘書室去。

    「金秘書,我們談談好嗎?」李柏楊叫住她。

    她停下腳步回頭。「你也是要為他做說客的?」她猜出他的用意。

    他抿笑。「以前一直是你給我感情上的意見,現在輪到你深陷迷惘的漩渦里,換我也給你一點忠告吧。以男人的立場,我必須告訴你,歐圖很愛你現在是你在欺負他。」

    「我欺負他?」

    「沒錯,你心里清楚他有多在乎你,卻罔顧這點執意推開他,套句你曾對我說過的話,錯過他,你會後悔的。」

    她說不出話了。

    李柏楊站到窗邊去,對她招了招手。「你過來看看誰在下邊。」

    她走過去,往十二樓的窗下看去,大樓的對面正徘徊著一個人,白歐圖沒有離去,而是在大樓外不時仰頭嘆氣,像是煩惱得不知該怎麼辦。

    「這小子明明拿到了我的投資案,應該興奮得立刻飛奔回自己公司,宣布這件事情,準備升副總裁的,但他卻一點高興的情緒也沒有,還在這里瞎耗時間,這是為什麼,你應該很明白吧?」

    「我……」

    「我和宋梅的事,你給了我很多意見,那是因為你不是當事人,不會當局者迷,但此刻你就像之前的我一樣,被自己困住了,我建議你好好想一想,歐圖雖然在處理Stella的事情上極為糟糕,可他已經吃盡苦頭了,你是不是該重新給他機會?」

    她望著對街的人影,苦笑了。「李先生,坦白說,你覺得我與他合適嗎?」她問。

    「我不知道,這要靠你自己想。」他淺笑,抱起要送給前妻的花束。「我能說的也只有這些了,接下來我還得為自己的愛情奮斗,努力將妻子追回身邊。」

    李柏楊前去追妻了,留下金超群繼續望著在對街徘徊的男人發呆。

    鈴一一

    手機響了,她接起。

    「群群。」

    是立哥?啊,她差點忘了今天他們約見面的事,不過時間還沒到不是嗎?

    「立哥,你是忘了我們見面的時間嗎?」她問。

    「我沒忘,我是打來取消見面的。」

    「取消?你臨時有事嗎?沒關系的,我們可以再約晚一點一一」

    「不是的,我想了很久,決定還是不見了。」他語氣落寞的說。

    「為什麼?」她訝然。

    「因為我們不合適。」

    「你說……什麼?」

    「你一定想,我不是才告訴過你,我們是最合適彼此的人,怎麼會說這種話?很抱歉,我發現自己錯了。」

    「錯了?」

    「是的,兩個過度理智的人在一起,永遠也不會有像你和白歐圖在一起時的火花。」

    金超群一怔,想起立哥看見她與白歐圖吵架的情形,她甚至還像潑婦一樣潑了白歐圖一身的水……火花?她與白歐圖嗎?

    「看見你和他,我終于體會那才是真正的愛情,愛情是一種生活,必須真情流露,你們的互動讓我很羨慕,我發現自己和你在一起時,激不起你對我的火花,你永遠不可能失控的對我潑水或罵我王八蛋,因為你不會被自己不愛的人影響情緒,想通了這點,所以我勸自己放棄了。群群,對不起,我還是那個理智的人,無法堅持去愛一個已經愛上別人的人……」

    她默默切掉手機,再看,向下頭對街,那家伙還在原地頓足長嘆。

    她忍不住笑了,在于機上按下熟悉的鍵,對方馬上欣喜若狂的接起一一

    「金超群」

    「笨蛋,還在我公司樓下做什麼?還不趕快回去上班,將拿到投資案的好消息告訴你爸,讓他高興一下?晚上下班來接我,我幫你慶祝,還有我老爸和老媽,我也會通知他們一起來的。」

    她站在窗戶邊,看見某個男人在街上大叫大跳,也不管周遭投來多少異樣的眼光,興奮得像個孩子似的。

    「金超群,我愛你,只愛你,愛死你了門他瘋狂大叫。

    她看著他,幸福開心的眼淚悄悄地流了下來。

    其實,她也不是有意要刁難他的,只是先前她一直處于被動的愛,因為他喜歡她,她受到感動,于是接受了,卻沒料到會在他無法妥善解決問題的情況下很快的受了傷。

    這感覺就像有人為她建築好了城堡,下一秒她卻在莫名其妙的狀態下被丟出城堡,為此她受到了驚嚇,開始懷疑這樣的愛情可不可靠?

    所以,明知他很無辜,也受足了罪,她就是沒辦法再對他敞開心房,總是質疑他們是不是能夠永遠在一起?

    而今在與李先生和立哥談完話後,她豁然開朗,愛情其實不需要太多包袱,也不需要一定是他人眼中最完美的匹配,是他先愛上她的又如何?一開始被動的愛,只要她自己追上就好。

    在愛情的面前,每個人都應該珍情,若真的不幸走不下去了,愛情的面貌還在,即使做朋友,也還能是那個最貼近自己心的朋友。

    況且這家伙愛她愛得要死,默默奉獻了那麼多,若不是真愛,他哪來的耐性?

    不是要說他沒耐性,而是任何人都一樣,不愛或不夠愛,很容易便轉身離開。

    而那家伙打死不走,對她的愛已無庸置疑……

    就好像現在吧,離去的男人哪肯走?又跑回公司沖到她面前,一口氣單只腳跪下。

    「金超群,請你嫁給我門他掏出戒指。

    好樣的,連戒指都準備好了。

    她光盯著戒指看,並沒做出任何表示,但這家伙不管三七二十一,猴急的將戒指套進她的手指上。「在我拿到李大哥的投資案之後,想給老頭雙喜臨門,這會就能再告訴他我有老婆了!唷呼——」他自己又站起來抱起她,開心的轉圈圈。

    她唇畔不由得泛出笑意,任他抱著轉圈。

    呵呵,她金秘書,別人以為嫁不掉,嘿,偏偏給她嫁到好男人了。

上一頁返回目錄頁下一頁單擊鍵盤左右鍵(← →)可以上下翻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