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言情小說 > 雷恩那 > 凜凜佳人 下 > 那子亂亂談  雷恩那
選擇背景顏色︰
選擇字號︰

小竅門︰按左右鍵快速翻到上下章節

凜凜佳人 下 那子亂亂談  雷恩那

作者︰雷恩那

    《凜凜佳人》的「凜凜」二字,是生動、活潑、有勇氣之意,用在本書女子角夏曉清身上,比較偏向是對她內心的描寫,而不是形容她外表是個活潑、威風凜凜的姑娘。

    這個故事大綱也是放在我腦子里很久又很久,應該是目前寫過的故事中,被擱置最久的。

    筆事起源差不多是我國、高中時期,那時本人比現在更愛作白日夢,課業壓力大到不行,幻想能力卻相對增長,常常書讀一讀就開始發呆,會天馬行空想一些有的、沒的故事劇情。

    我本來也都忘記有它,結果前陣子回南部,整理自己房間一個底層抽屜時,找到當多一本筆記本,里頭有胡亂寫下的一些故事片段和字句,只是那時設定的是現代故事。

    我讀著自己手寫的筆記,心情突然就穿越了(現在都嘛流行穿越,我人沒穿,不過心穿了XDD),然後熱血爆炸,靈感亂竄,就覺得一定要把故事寫出來,啊然後,結果當初現代故事就被我改成古代故事了。(別問那子為啥寫成古代故事,我一定都嘛順著FU走啊!有FU有保障,寫稿才安全!)

    在寫男主角宮靜川和明玉、澄心這對小姊妹時,書里的宮靜川是大澄心二十歲左右的同父異母長兄,那子寫著寫著,突然想起我家老爹和我家四阿姑。

    先澄清一下,老爹和四阿姑是親親兄妹,不是同父異母,也沒有同母異父,是掛保證的同父同母兄妹。

    之所以想到他們,是因那個年代大家比較沒有節育觀念,孩子都生很多,那子家的阿嬤生了八個孩子,老爹是長兄,四阿姑是麼女,中間生生差了22歲,我爹非∼∼常符合「長兄如父」這四個字,所以四阿姑真像我爹的另一個女兒。(姑!我才是我爹唯一的女兒啊!走開走開,你這人怎麼這樣?)XD

    這一次,在公告所有親朋好友,那子要閉關寫稿後,前一個月還算平靜,到第二個月就開始來亂了,時不時有電話進來,問——

    「下個引拜到新竹某人家,你稿子寫完了吧?一起來嗎?」

    「大家約去台中唱KTV,想說你狼稿子應該寫完,該出關了吧?」

    「夢娜∼∼姊妹們這個月的午茶聚會,你OK嗎?」

    我……我……我OK!(噴淚狂嘯)

    我事先忘記告訴他們,本人在寫一本上集,再加一本下集……

    不過沒關系,在寫這篇「亂亂談」時,那子又是一尾活龍了,因為我已經把想寫的故事寫出來,吐出胸中塊磊,果然成分痛快!

    在閉關修練的期間,那子差不多也與世隔絕了。

    這期間,四阿姑總怕我會餓死似的,三不五時就會幫我備糧過來,現在回想一下,我記得有整盒的麻糬、中藥鰻魚湯、半鍋的杏鮑菇雞湯、麻油香煎烏魚等等……噢,對了!構有一瓶勃根地紅酒!(阿姑∼∼瞧,你當阿姑當得多好多漂亮!你當我阿姑就好,就別去當我爹的女兒呀∼∼(吻吻吻))

    再然後,就在我進入「深層」閉關修練之際,家里電話線都拔掉,手機變靜音,要很親的親人打電話才會接的狀態時,家嫂遠從南部打電話給我,殷勤問——

    「你要不要吃菜?」

    「什麼菜?」我問。

    「很多種菜。」家嫂答。

    「例如——」

    「就我自己種的那些有機菜,還有現在南部到處都在長「烏甜仔」,野生無農藥,要不要吃?」

    「要要要!」那子在通話這端點頭如搗蒜。

    結果家嫂當天立即去野地割「烏甜仔」(台語),這種野菜,它有一個很好听的學名,叫做「龍葵」。南部人會用它來意粥,再撒上一點油蔥花酥,美味到不行。

    家嫂割完野菜後,又去田里割菜、摘菜,生鮮宅配到我台北舊公寓,隔天早上九點就已到貨。後來不久,南部油菜花大長,家嫂打電話來,說油菜花的葉子正嫩,然後她又跑去野地割了一大箱寄來。

    必干兩大箱蔬菜的其他事,有興趣的朋友可上那子的「NutsNatz那子狂想」部落格晃晃,那是有P0一些文、一些照片。

    總之,這次閉關得到親人多方「接濟」,那子感念在心,唯有用力寫稿以報恩。 0 

    這個《凜凜佳人》上下集的故事參加了2012年國際書展的首賣活動,凡活動期間購買者,每一套皆可再得「萬命小小爺」小桂冊一本,「小小爺」是「大老爺系列」的番外。那子喜歡胖娃,看到胖娃兒,口中唾液就會不斷分泌,而小小爺完全就是我的菜啊!XDDD也希望他會是讀者朋友們的菜!感恩∼∼

    書展開始時,台灣也已過完舊歷年,那子就在這兒跟大家拜個晚年。

    那子祝逼每位朋友龍多發發發,再一直發發發,然後身體要健健康康,日子要過得平平安安,一顆心要開開闊闊。

    謝謝大家一路相挺。

上一頁返回目錄頁下一頁單擊鍵盤左右鍵(← →)可以上下翻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