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言情小說 > 裘夢 > 富貴閑夫 > 終章
選擇背景顏色︰
選擇字號︰

小竅門︰按左右鍵快速翻到上下章節

富貴閑夫 終章

作者︰裘夢

    錦鳳蘭一臉和善的說︰「你過來,我想讓你幫我證明一件事。」

    江青鸞直往後退。

    「不想死就過來。錦鳳蘭伸手從桌上抓下一角,瞬間就碾成了粉。

    江青鸞慘白著臉挪過來。

    錦鳳蘭指示,「做你本來想做的事。」

    江青鸞難以置信的瞪大了跟。

    錦鳳蘭重復一遍,「去做。」

    江青鸞仔細打量她的神色,最終確認她是說真的,只好哆哆嗉嗦的靠近榻邊,慢慢朝正因催情藥發揮作用而難受蠕動的人伸出手。

    她的手一貼上洛子辰的身子,他整個人一僵,然後閃電般出手,只听「嚓」一聲,緊接著便是江青鸞高亢而淒厲的慘叫聲。

    錦鳳蘭于心不忍的偏偏頭,咕噥了句,「還真是不好糊弄。」

    江青鸞捧著自己斷掉的右手腕癱倒在地,痛得淚水直流,花容失色。

    錦鳳蘭抿抿唇,想了下,還是一腳將她踢飛出去,實在是不想髒了自己的手。

    屋外傳來江青鸞的又一聲慘叫,接著就是一陣雜沓的腳步聲。

    錦鳳蘭走到門口,看著亂成一團的外面,道︰「把人抬到老夫人那邊去吧,找個大夫替表小姐好好看看,要知道爬床這活弄不好可是會出人命的。」

    一時間,院里有插手的沒插手的都錯愕的看過來,突然發現他們家少夫人其實是很危險的。

    敗快,眾人便落荒而逃,迅速消失在洛少夫人的視線中,簡直堪比風馳電掣之勢。

    錦鳳蘭眨眼,之後忍不住莞爾,慢慢將房門閩上,落閂。

    其實,她真的是很溫柔的一個人,通常她都不會發脾氣的,更不會隨便朝人動手,她發誓。

    錦鳳蘭走到榻前站定,彎腰仔細打量丈夫的表情變化。

    似乎是感覺到她的氣息,洛子辰猛地探手將她拽倒,一個翻身就將她壓在身。

    在催情藥與酒精的交互作用下,他的理智完全飛到九霄雲外,野蠻的撕裂她身上的衣物,毫不憐惜的佔有她,與她抵死纏綿。

    當洛子辰的神智一點點回籠時,已是深夜時分。

    看著身下被躁躪得淒慘的妻子,他忍不住噗哧一笑,「看來我真是愛慘了你。」

    「滾!」看他已經清醒,錦鳳蘭把他從身上踹下去。

    她蹙眉扶腰。他今天用力太狠,可憐她的腰。

    「怎麼了,是不是我神智不清時做得狠了?」洛子辰馬上察覺她的不適,有些擔心的問。

    她瞪了他一眼。

    洛子辰神色間難掩自責與懊悔,「我沒想到會發生這種事。」若非他對其他女人的親近本能的排斥,只怕後果不堪設想。

    「我也沒想到。」錦鳳蘭老實承認。「真沒想到老夫人連這種極端的手段都使得出來,看來對子嗣很執著。」

    洛子辰嘆了口氣。他雖然理解祖母的想法,但實在無法容忍這樣的行為。

    看他落落寡歡的樣子,錦鳳蘭安慰的輕拍他的背,柔聲道︰「她老人家也是想要洛家後繼有人……」

    「我不能原諒。」洛子辰截斷她的話,極是嚴肅的說。

    「到底是祖母。」她試圖勸他。

    「除非她讓步,否則這回我絕不妥協。」他很堅持。

    「何必呢?」錦鳳蘭不贊同。

    洛子辰擁緊她,「蘭兒,我不想失去你,也不想踫其他女人的身子。」

    「可我終究無法為你……」

    「我不在乎。」

    「祖母在乎。」

    「此事你不用管,我會解決的。」

    錦鳳蘭欲言又止,心里嘆氣。算了,由著他們吧,這對祖孫一樣固執難勸,都讓人頭大。

    「娘子怎麼處理江青鸞的?」他終于想起這件事。

    錦鳳蘭擻撇嘴,意興闌珊道︰「她先被你折斷手,又被我一腳給踢出去了。」

    洛子辰光是愕然,繼之爆出一陣哈哈大笑,抱著妻子在榻上翻了幾個滾,忍不住笑道︰「蘭兒,蘭兒,你簡直太可愛了。」

    「可愛?」

    錦鳳蘭不以為然,她又不是小涪子了,還可愛?!

    「蘭兒——」洛子辰終于察覺到不對勁,小心打量著她的神情,「你發現了?」

    錦鳳蘭征怔,之後恍然,「你會武的事嗎?」

    「嗯。」

    「我早知道了。」她不覺得這有什麼好大驚小怪的。

    「什麼時候?」

    「你第一次給我點迷香醒來後。」她也沒打算瞞他。

    洛子辰沉默了。他以為自己隱藏得很好,然而……

    錦鳳蘭哼了一聲,「你在床第之間雖然極力隱藏,可壓制我時力道太過恰如其分,我腦子又沒進水便是身在病中,我對自己的身手還是有幾分自信的,你若不會武,我憑什麼示弱讓你佔便宜,還不是怕你色欲燻心使強動蠻。」

    洛子辰面露尷尬。現在想想當時情形,確實。

    「蘭兒,」他討好的涎著臉笑,「其實初夜那次,你是心甘情願的吧。」他心里一直覺得當初之事自己有失厚道。

    錦鳳蘭漲紅了臉,讓她怎麼承認這種事?!

    洛子辰從她的表情看到答案,不禁大喜,低頭狠狠的吻上她的唇。

    敗快,兩人就再次糾纏到一起,屋內再次響起令人臉紅心跳的呻吟聲。

    大雪紛飛的隆冬時節,一騎快馬在風雪中一路疾馳,最終在洛府大門前停下。

    馬上之人翻身跌落馬背,腳步踉蹌的撲到門前的石階上,然後爬過去,用力拍響大門。

    不久之後,得到消息的錦鳳蘭匆匆趕到前。

    「宋大哥!」見到來人,她大驚,「發生什麼事了?你怎麼這麼狼狽?」

    彼不得身上的疼痛與疲憊,宋瀾從懷中拿出一只玉盒,遞過去,「快,快把里面的東西吃了。」

    她愣愣的接過,打開玉盒,里面是一只通體血紅、晶瑩欲滴,像雪蛤一樣的東快,「吃了它。」

    錦鳳蘭咽了口唾沫,咬咬牙,拿起那東西便塞進嘴里。

    「要嚼,嚼碎了再咽。」錦鳳蘭皺著眉忍著那股腥甜怪味嚼爛咽下,再用力壓下胸口的反胃。這既是宋大哥拚了命送來的東西,不管怎樣,她都該接受。

    見她吃下血參蛤,宋瀾心口提的那口氣一下子放松下來,眼前一黑,就什麼都不知道了。

    二月十八,天氣晴好。

    一大早,洛府便亂成一團。

    已在小佛堂參禪拜佛三個月的洛老夫人在陪嫁嬤嬤的攙扶下,急急陪忙的走進孫子居住的院落屋里,洛子辰正心慌意亂的來回走動,口中念念有詞。

    「是真的嗎?這是真的嗎?」洛老夫人邊問邊走進來,看到像無頭蒼蠅般的孫子,不由得用力敲了一拐杖,「你媳婦呢?」

    「在里面。」洛子辰回答著,同時跟在後面進了內室。

    罷剛吐完的錦鳳蘭臉色發白的靠在枕頭上,用羅帕輕輕擦拭著嘴角,看到洛老夫人進來,便欲坐起來。

    「躺著,快躺著,有身子的人了,可大意不得。」

    「對對,躺著。」洛子辰急忙附和祖母的話。

    錦鳳蘭虛弱的笑笑,「只是反應有些大,沒什麼的。」

    洛老夫人轉頭看著孫子問︰「大夫都說什麼了?」

    「幾個大夫都說是喜脈,是正常的孕吐,讓我們不用擔心,也寫了安胎的方子。」

    「好好好。」洛老夫人一疊聲的說好,喜形于色。

    洛子辰也高興到不行。听到大夫確診時,他簡直不相信。

    一定要好好感謝宋瀾,多虧了他年前送來的血參蛤。想到那個被神醫逐出師門的男子,洛子辰一時間百感交集。

    錦鳳蘭眼眶一熱。這些年來,宋瀾到處搜尋珍奇藥材,但凡對她有益的,不管如何艱難都盡力弄來,而她在服過血參蛤後,畏寒的體質略有改善,本也沒太留心,沒想到會帶給她這意外的狂喜。

    手放在依舊平坦的小腹上,她眼中的淚珠終于滾落,能孕育他們夫妻共同的孩子,這是她不敢想象的。

    「可不能哭,有身子的人要愛惜身體。」洛老夫人急忙給她擦眼淚。

    「就是,就是。」洛子辰鸚鵡學舌般的幫腔。

    「你們都給我听著,小心伺候著少夫人,若磕著踫著了可饒不了你們。」

    「對,對。」洛子辰繼續幫腔。

    錦鳳蘭抬手掩在唇邊,眼中浮現笑意。

    轉眼,五個月過去,肚子已經隆起來的錦鳳蘭行走之間已有些不適。

    這日,她讓丫環找來針線棉布,親手裁剪了件小衣,坐到廊下縫縫補補。

    從未見過少夫人動針線的丫環們均驚奇不已,她們一直以為少夫人是不懂女紅的,可如今看少夫人熟稔的下針扯線,她們突然覺得上當了。

    處理完手邊事務回院落陪妻子的洛子辰也是這樣的感覺,他圍著妻子足足打轉了三圈才停下腳步,一臉委屈的看著她道︰「蘭兒,你從來沒為我縫過衣物。」他深深的嫉妒了,嫉妒她肚里的那個小家伙。

    她頭也沒抬的說︰「府里不是有針線房嗎?」

    「那怎會一樣?!」」一樣是穿在人身上的東西,我不認為有什麼不同。」

    洛子辰黑著臉拉了張椅子坐到她旁邊,不再吭聲了。

    嬰兒的衣服縫起來並不費勁,不久,一套小巧可愛的衣服便做好了,錦鳳蘭舉在手中仔細檢查,唯恐哪里做得不好。

    洛子辰一把搶到手中看,瞧那細密整齊的針腳,誰要敢說這是不擅女紅的人做出來的,他就一頭撞死給他看。

    于是,他懷著忐忑的心情開口,「娘子,你會下廚的吧?」

    錦鳳蘭奇怪的看他一眼,「會呀,我娘去世後,一直是我照料爹的飲食起居。」

    靶覺自己越來越暴躁的洛子辰深呼吸。

    「那當初江青鸞又做飯又送衣時,你為什麼什麼都不說?」最終,他還是沒忍住。

    「那樣勞心勞力的事為什麼要去搶?娘說過那是女人需要會的,但不表示一定要去做,」她一直深以為然。

    「好!杠好!非常好!」

    洛大少爺被氣得一佛出世,二佛升天,陰著臉就走了。

    結果,沒多久就被祖母拿拐杖給趕回來了。

    洛老夫人看著手里的嬰兒衣服,笑眯了一雙老眼,「這樣的賢慧妻子打著燈籠都找不到,你小子還有什麼不滿意的?」現在她是怎麼看孫媳怎麼不礙眼,反倒是孫子有些礙眼了。

    洛子辰暗自磨牙,瞄著妻子隆起的肚皮暗暗發誓,等小家伙出來,是個兒子,他一定要蹂躪折磨他,要是女兒的話,就細心呵疼。

    耙跟他搶老婆,即便是兒子,也是絕不能原諒的!

上一頁返回目錄頁下一頁單擊鍵盤左右鍵(← →)可以上下翻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