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言情小說 > 單飛雪 > 型男好囧(上) > 第二十三章
選擇背景顏色︰
選擇字號︰

小竅門︰按左右鍵快速翻到上下章節

型男好囧(上) 第二十三章

作者︰單飛雪

    他繼續唱歌,簡直樂得像在開個人演唱會了。「假日就是要這樣過啊,親近大自然,沐浴在芬多精中,讓身心靈得到解放,你看!蝴蝶?!真是太可愛了,正在采花蜜啊一」戴岩靜拉長臉,真想打他。

    可惜打不動,他身體太好,肌肉又多,她只能心中組咒,他是鐵做的嗎?她喘得像狗,他卻能大放詞,氣都不喘,而且他腳步輕盈,很快地又走到離她很遠的上面階梯,在那邊等,雙手插腰,睥睨地看著她的狠狽狀。

    「哈羅?眼鏡,快點,OK?再這麼慢我真的要生氣了喔,眼鏡?!」不管鄭仁凱怎麼催,她真好樣的,不但速度沒有加快的跡象,甚至,什麼?鄭仁凱生氣了,那個女人不但減速到底,還很干脆地給他坐下來休息了。「戴岩靜?!現在還不能休息!」他吼。對他的命令她罝若罔聞,甚至更過分了,她直接躺下抗議。

    「喂?」鄭仁凱氣炸了,拔腿飆下去。「你什麼意思?!」等等,他愣住。

    戴岩靜臉色慘白,癱軟在地,伸手朝他,斷斷續續吃力喊。

    「我……不能呼吸……」

    SH!T!鄭仁凱卸下背包,掛在右臂,背了她就往山下跑。

    X!搞出人命了。他魂飛魄散,以最快速度疾奔下山,一路上戴岩靜一直喘,一直虛弱地喊一一「我不行了,呼吸,呼吸不行,我要死掉了……」靠夭,是要把他嚇死嗎?

    鄭仁凱將戴岩靜放入後座,火速飆車,不到十分鐘就將岩靜送入急診室。

    護士接手後,他喘得要命,看醫生替戴岩靜戴上氧氣罩。

    「怎樣?她還好嗎?她不能呼吸一一」

    醫生跟鄭仁凱問清楚事情經過,又看戴岩靜的臉漸漸恢復紅潤,從劇烈呼吸漸漸放松下來,終于能好好呼吸了,剛剛還瀕臨死亡邊緣,可是不到十分鐘,她已完全正常。

    醫生摘除氧氣罩,問戴岩靜︰「怎麼樣?可以呼吸了嗎?動動手腳。」

    「唔。」她動動手足,意識清楚。「我好了唉?」這麼快,連自己都很驚訝。

    靠!是怎樣?!她是好了,可是鄭仁凱嚇掉半條命了,他軟靠牆壁,幾乎死掉。

    醫生向他解釋。「這是『過度換氣癥』,雖然發作時很恐怖,身旁的人常會被嚇得半死,不過很快就能恢復正常,可能爬山時過度呼吸讓肺部排出太多二氧化碳了,血液中的二氧化碳含量一時低了太多……血管收縮腦部血流減少,所以會手腳府木頭又很最,嚴重的甚至會肌肉抽搐或痊攣,她的癥狀算輕,剛剛讓她戴上低流速的氧氣罩,現在應該沒事了。」戴岩靜坐起來,好驚奇地環顧手腳。「真的好了,剛剛還以為會死掉一一」

    「我才會死掉!」鄭仁凱崩漬怒吼,把醫生護士嚇得退後幾步,且看看他此刻模樣,激動委屈,頭發亂糟糟,很有型的運動上衣被汗水浸透,大背包垂在手臂旁緣,因狂奔加上受驚,此刻看起來他更像病人。

    戴岩靜看他這樣,有無感動?

    沒有。

    她愣住,突然哈哈哈大笑。這……這是因果報應啦!感謝神。

    她很樂喔,鄭仁凱心寒,看她狂笑,只能默默流汗。

    稍後,他們走出醫院,登山健身未成,差點還壯烈成仁,搞出人命,鄭仁凱覺得很掃興。

    「我會被你氣死。」鄭仁凱說。

    「我就說我不能爬山,都幾百年沒運動了,你不听怎麼怪我?」

    「你餐餐吃那麼多,體力卻不成正比。」

    「你四肢發達和智商就成正比?」

    「你就盡興羞辱你心上人的B。ss吧。」

    賤人!下流……又拿這個威脅她。可是,真有效,她馬上出動招牌假笑。「請問,現在不用登山了吧?」

    「現在沒那個興致了。」

    太棒了。「請問,我可以回家了吧,不用送我,掰。」她笑著,好燦爛、好真心地笑了,揮揮手轉身離去,走得非常瀟灑。

    鄭仁凱雙手抱胸,看她走遠。果然,她沒有走太遠,忽煞住腳步,轉身,跑回來。

    「怎麼?不是要回家嗎?你走啊!」鄭仁凱冷笑,明知故問。

    戴岩靜尷尬地說︰「那個……我那個畫。」

    「哦,是喔,畫在我車上喔。」他冷冷道。「根據合約,要當我登山助手的人,結果命令我追畫載畫,然後還讓我背下山看醫生?」且听听以上這段話,有天理嗎?到底誰才是主人?

    戴岩靜也不是沒良心的。「唔,那個畫請拿給我,我會自己叫計程車載回去。」講得多麼客氣含蓄。

    豈能讓她輕易脫身?鄭仁凱又不是慈善家。「山是不用爬了,不過,我餓了。」

    「然後咧?請你吃飯嗎?」為了下午還能享受殘余的假日時光,回家睡睡懶覺,她這會兒倒是很大方。「這樣吧,我出錢請你吃大餐,三百夠不夠?直接折現給你,愛吃啥快去吃。」說著掏出皮夾。

    「誰要在外面吃!你做給我吃。」將背包丟向她,她接住。

    「不是不爬山了?不用做菜了啊!」

    接下來,他們竟當著往來醫院的行人,吵起來了,「不在山上做,可以在你家做啊,我不介意。」

    「我介意好嗎?!」

    「你介意?那麼在我家做好了。」

    「那不是一樣?」

    「不然想怎樣?上山找有廚房的民宿?」

    「所以來我家或去你家選一個地方做!」

    「你……」戴岩靜0爆了,她發現一堆行人側都在看他們吵架,還竊竊笑。唉,被那些人誤會了啦,這什麼對話嘛!「就去你家吧,」她小小聲地說,認輸。

    快點把菜炒完閃人啦,厚,與其她隱匿神聖的地盤被他侵犯,她寧願去玷污他家。

    美好的周末終究毀了。

    山不用爬,但飯菜要做,戴岩靜在鄭仁凱廚房里,忙了兩個小時,把他指定的料理全部完成,並且弄了一鍋白米飯(應他要求)。

    當她忙著備料,翻炒食材,屋外響起轟隆的打雷聲,天色瞬間暗下,飽含濕氣的風吹入屋內,接著,暴雨狂倒,抨擊屋子的窗檐、陽台,發出激烈的聲音。

    等岩靜將那些熱騰騰的飯菜端到客廳餐桌上時,發現吵著要吃飯的人竟躺在沙發呼呼大睡也。

    、她腳步放輕,挪動盤子也小心翼翼,深恐發出一丁點聲響壞了他睡眠(當然不是,誰管他睡得好不好?)她是怕他一一來,又要講一些五四三的惹她煩心。

    剛剛還光亮的客廳,這會兒暗下來了。

    看他睡得熟,戴岩靜一陣心曖(才怪!),是一陣陣火大!宛如屋外轟隆的閃電跟雷聲那麼爆炸。

    她是嚴重睡眠不足,外加差點喪命,還要應他要求做好飯菜呈上來。

    而罪魁禍首倒是睡得非常爽喔!

    趁他睡著,她趕緊地從廚房找來大塑膠袋,把擱在門旁的畫仔細里好了,準備叫計程車溜走,怕他一一來她又走不了。

    都要走了,忽然如獲神啟,又跑回廚房拿了鹽跟糖沖出來,往弄好的飯菜卯起來亂加,跟鄭仁凱對峙幾次,她漸漸有了心得,絕不能讓他知道她廚藝厲害,萬一他吃得太爽,以後次次都拿合約逼她做飯,她會死掉。

    然後,又想到這陣子受的氣,她又跑進廁所,把馬捅旁的衛生紙整疊拉出來藏到客廳的儲物櫃里。

    哈哈哈哈哈哈……

    她為自己的惡作劇狂笑,果然,人一旦有了敵人,內心邪惡的潛力會被激發出來,當然,她沒忘記趁他睡著時,好好打量他的家,坦白講,這間公寓跟她想象中鄭仁凱會住的地方差很多。

    她以為會看到一堆花花公子書籍,或是女人的用品,但沒有,他家非常干淨簡單,廚房空蕩蕩,不袗爐具都很干淨沒有半點油漬,好似閑罝很久,冰箱也只有運動飲料跟礦泉水,客廳擺設簡單的家具,餐桌上有一個相框,他跟一位婦女坐著笑看拍照,她猜那位婦女應該是他媽媽。

    而在靠近陽台的書桌上,東西分類得很整齊,一落一落的單據都分門別類疊放,其中一疊是固定捐款的單據,捐助家暴兒的家扶基金會,還有一堆請求贊助的家暴兒童中途之家寄的資料。

    大概是因為這一落慈善捐款,讓戴岩靜糊涂了。

    很難想象鄭仁凱有好心的一面,一直認定他是花心輕浮好色放蕩,怎麼可能救助家暴兒?

    肯定是這認知上的沖擊,使戴岩靜一時發神經,離開前,竟幫他把陽台落地窗關好,阻擋冷風,還拉下椅背掛著的外套,蓋在他身上。

    這時風雨交加,雷聲陣陣,這空蕩蕩近四十幾坪的房子,昏暗中,格外冷清孤寂,她一刻也待不下去,想快快回到溫磬的窩。

    戴岩靜到了樓下,搭上計程車,揚長而去,大雨淅瀝,弄糊車窗,戴岩靜抱著畫坐在車里,也不知怎麼搞的,想到鄭仁凱躺在沙發,孤伶伶睡在那麼大一間屋子時,有種詭異的悲傷感。

    她是怎麼了?為什麼忽然升起一種憐憫心情?!

    拜托,那麼強壯的男人又愛欺負人的,到底是哪里需要憐憫了?

    可是,他的房子,給人一種很孤單的感覺。

    是少了植物嗎?還是少了寵物?

    他有著英俊光鮮的外表,房子卻空洞單調得可怕。

    她又想到那疊捐款單……鄭仁凱為什麼持續資助家暴兒?

    她……真的了解鄭仁凱這個人嗎?

    當他睡著時,微蹙的眉頭,防衛性地環抱在身前的雙臂,憂郁的表情,彷佛藏著很多心事。

    【上部完,請看下部】

    注︰相關書籍推薦︰

    1、《型男好囧 上》作者︰單飛雪

    2、《型男好囧 下》作者︰單飛雪    

上一頁返回目錄頁下一頁單擊鍵盤左右鍵(← →)可以上下翻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