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言情小說 > 七季 > 追拿嬌妻 > 終章
選擇背景顏色︰
選擇字號︰

小竅門︰按左右鍵快速翻到上下章節

追拿嬌妻 終章

作者︰七季

    如果是因為他的關系,她想殺掉自己的小涪,他一定要阻止她!不行,不能再讓她背負自己所不願的罪了!

    是不是一和他沾上關系,她的人生就真的只剩下悲劇一路?可是即使如此,即使如此……

    比均逸把車扔在醫院門口,鑰匙都沒拔就下了車。

    他遠遠地看了眼醫院的名字,真的沒錯,是婦產醫院。

    一進醫院,他便奔向服務台,「施余歡,應該是二到四小時前來這的施余歡,她現在在哪兒?」

    「先生,您問的是病辜嗎?請問這位施小姐預約的是哪個科?」

    他牙根緊咬,服務台的小姐還以為他要吃人,「產科。」他說。

    「請稍等。」

    對他來說,現今天下沒有比「稍等」更令他氣憤的話了,他怎麼能等?誰知道等的時候會發生什麼事,「算了!怎麼才能最快到那里。」

    「這個,搭電梯三樓右轉……啊,先生,等一下,您要找的施小姐她……」

    比均逸已經擠進電梯去了。

    他只是想快一點見到她,為什麼要給他設這麼多的阻礙!谷均逸在三樓人工流產的手術室前,看到手術室的燈亮著,門前坐了兩排人。

    那兩排人里並沒有施余歡,他未有半刻停頓,轉身又進了手術結束後打點滴的休息室,里面多是一男一女,他仔細地找,仍沒有看到他的女人。

    這是最糟的結果,他心音如雷,除下的可能性只能是那間手術室。

    于是他踹開了手術室的門,又馬上被里面的醫生給拉了出來。

    他們攔著他,不讓他再靠近,旁邊一些正在等待的人也來幫忙,幾個人圍著他一個,連個縫隙都不留給他。

    「你們讓開,我要進去!」

    「先生,你不可以這樣,里面正在進行手術!」

    「你們不能為她動那種手術,我不允許,我是孩子的爸爸,我不允許你們這樣做!」他咆哮著,整層樓都回蕩著他的怒吼︰「我不許你們傷害她,快停止這該死的手術!」

    「這位先生,你先冷靜一下……」

    「你們讓開!」

    這時,有個本來上前幫忙的男人晃了下身,照著他的臉就打來一拳。

    他將那拳看得清清楚楚,可他連躲的念頭都沒有,他一心只想進去那道門。

    「你在胡說什麼,我才是孩子的爸爸!」那個給了他一拳的壯漢,看上去激動不比他少。

    比均逸沒去管有點暈的頭,他的頭是真的有點暈,弄得他還以為自己听到了幻听,「你說什麼?」他看那男人,不是施余歡部門里的人,「你是誰?」

    「我還要問你是誰呢!你跟我老婆什麼關系,快說!」

    「你老婆……」

    「廢話!里面正在動手術的是我老婆,別到現在才裝糊涂,你給我把話說明白!」他人氣得臉色發青。

    而谷均逸,此時舒了口氣,里面的人不會是施余歡,歡歡不會嫁給這種男人……

    那她呢,她到底在哪?

    那道手術室的門對他已經再沒半點吸引力,換醫務人員阻止那發狂的壯漢,而他則有些失魂落魄地,不知道自己下一步該去哪里找。

    就在一個轉身間,他看到了施余歡那雙寫著驚異錯愕的眼。

    他也愣住了,背後的吵鬧仿佛已經是另個時空的聲音,在這條走道的另一端,施余歡就在那里,一直在看著他,用和他同樣呆愣的臉。

    「歡……」

    他沖過去,一把擁她入懷,像是要將她撞碎一般,切實地體會著擁抱著她的真實感,總算是,教他給找到了。

    施余歡的眼中除了他之外,還有周圍那些等著看熱鬧的人,她覺得有點別扭,這個谷均逸,做任何事都喜歡引人注目。

    她拍了拍他的背,算是安撫,抱了她一會,他真的平靜了下來。

    「你怎麼會在這?」

    拜托,他還有臉擺出一副受到驚嚇的樣子,真正被嚇到的人是她好不好?當她听到他的咆哮時,還以為自己真的患了什麼神經上的疾病,當她發現周圍的人也都在豎著耳朵听時,才確定了真的有個男人在醫院咆哮。

    而且她百分之百肯定,那絕對是谷均逸,她忙跑出來尋他,卻看到他在手術室門前和人大打出手,好像他的親人被醫療事故害死了一樣。

    「你、你沒事吧?」他短暫的安全感馬上不見,忙扶過她的肩膀,將她從上到下打量一遍,她面色如常,不像是剛動過手術的憔悴,「還好,還來得及……」

    什麼東西還來得及?施余歡疑惑地觀察著他的表情,又聯想到那間手術室,一下了明朗起來,同時心中的無名火也升了起來。

    懊啊,就說他混在一群孕婦間問是在發什麼瘋,弄了半天是怕他將他的孩子打掉,他會來這里找她,是她意料之中的事,因為她已經和寧小漁串通好了。

    他會知道她懷孕,也是她意料之中的事,因為她已經和那個白衣男人打好了招呼。

    可是唯獨他跑來醫院卻直沖人流手術室,這點她可是真錯看了他,他怎麼會認為她來這里是要將小涪打掉,那是他的孩子啊!

    一想到這里,肚子就又痛了起來,她皺起眉,微微地彎下了腰。

    他眼疾手快,一把扶住她,「怎麼樣、怎麼樣,哪里不舒服,是不是要生了?」

    生個頭啊!才兩個月要她生什麼,豆子嗎?施余歡又氣又想笑,但還是氣的成份更多。

    「你不要扶我,這個孩子跟你也沒有關系,要不要生是我的自由。」她甩開他的手。

    比均逸慌了,可他又不敢對她大吼大叫,他再也不會對她大小聲了,于是,他又原地轉起了圈,轉得頭更暈了。

    「我知道,我做不成一個好爸爸,可你能做一個好媽媽啊,我不會讓你和孩子受一點點委屈,你要想清楚,我不想你之後難過。」

    她笑了下,「我怎麼忘了,你是想要小涪什麼事都做得出來的人。」

    「你明知我不是那個意思!我是不想你受這份罪,你也不會因此而開心起來,那為什麼要這麼沖動,」

    「我不想為你生小涪,也不想為你帶小涪,更不想自己的小涪被別人說成是私生子!就是這樣,讓開!」

    這個蠢蛋,他真以為她會負氣打掉自己的孩子嗎?事到如今還找一些冠冕堂皇的理由搪塞她,她才不是為了要過好日子就給他生小涪咧!

    私生子?他怎麼能說她跟他的孩子是私生子呢?他們要一起看著這個孩子出生、看著這個孩子長大,他臥室的照片除了他們兩個和小飛外,不會再出現其他人,就算是這樣,她還要說自己的孩子是私生子,那要他怎麼做呢?

    難道說,她會甘願真的嫁給他嗎?她不就是不想嫁給他,才要打掉小涪的?

    「你是要沉默到什麼時候!」她就真說了讓他那麼為難的話嗎,好像她在向他逼婚一樣。

    她只是,想听他心里真實的想法啊!「谷均逸,你愛我吧?」

    他受到極大的震撼,她竟然大聲叫著,問他是不是愛她,當然了,不然還會有第二種可能嗎?

    施余歡痛苦地蹲了下去,剛才那聲大叫加重了她的不適,他心中一空,什麼也顧不得,跟著蹲下,小心翼翼地扶著她的肩。

    「歡歡,我們先去看醫生,你不要生氣。」

    她好想笑喔,他竟然像哄小涪一樣在哄她,看來她真的功德圓滿了,被一個小涪當小涪哄,可是一點也高興不起來。

    「我哪也不去,回答我,膽小鬼。」

    「我愛你啊,當然愛你。」他心疼地抱住她,「可是我的愛只會讓你討厭,我不知道該用什麼方式去愛你,我的愛已經把你傷害得夠深了……」

    他那偏執的愛讓他得到了她,如果他再以此逼她嫁給他,那對她太不公平了。

    他終于是說出來了,施余歡嘆了口氣,懸著的心也落了下來。

    把她整得這樣慘,卻還在讓她為他傷著腦筋,這樣的男人有他一個就夠了,她再沒有多余的感情去為另一個男人做這些事,太累了。

    愛一個人,太累了,她想,他們彼此都為對方費盡了心力。

    「你愛我,當一個情婦那樣愛嗎?」

    「怎麼可能!」他極速反駁︰「不然你讓我怎樣,難道讓我厚顏無恥地向你求婚?我把你害成這樣,還要求你嫁給我……我只想,至少給你留一個余地……」

    「你從來都沒給我留過什麼余地,你的愛和你的溫柔都太奇怪了。」面對他,她是學不會該怎樣撒嬌的,今後的日子也許會過得格外辛苦,她看向他,老大不小的人了,卻還有著那樣一雙單純驚慌著的、清澈無比的眸子,「谷均逸,你想娶我嗎?」

    真不明白她上輩子做了些什麼,非要讓她遇到這樣一個難搞的男人。

    他受到了太大的沖擊,如化身為石。

    他該怎樣去理解她的話?他作好的決定,將她綁在他身邊的代價就是,他將用余生去補償她,可是如今,他是不是該認為,她自願留在他的身邊,與他所想的原因並不相同。

    「你……」嫁給他,真的有可能嗎?

    「我問你,你是怎麼知道我在這里的,我並沒有告訴任何人我在哪家醫院。」

    他不言語,用沉默來表示自己的心虛。

    他這副樣子她看夠了,對于感情他到底是有多恐懼,對于自己他到底是多沒信心,「手鐲里的跟蹤器,你其實沒有拆下來對吧?」

    他那樣子,看來她是猜對了。

    「我……」完了,他真的無法解釋。

    她幽幽又無奈地嘆息,他听到了,隨之,他看到她的手進入了他的視線,那手腕上戴著他送的鐲子,他不解,見她面容疲憊,笑容卻很美麗。

    「真是個笨蛋,你沒發現我一直都戴著它嗎?不然,你要怎麼找到我啊?」

    「歡歡、歡歡……」他握住她的手,才發現自己在抖,「嫁給我,不為了這個孩子,也不為了任何事,如果你不討厭我這個人、不是那麼討厭的話,能不能嫁給我?我保證……」

    「不必保證,我實在是討厭你這個人。」她摸摸他僵硬的臉,「你的膽小,真的讓我受了好多苦,什麼保證也不需要,這些苦我會讓你一點一點還回來。」

    「你是說……」

    「用你的下半輩子。」她說︰「我來醫院是因為肚子痛,醫生叫我不要太生氣,我覺得他應該跟你說。」

    比均逸感受著自己狂跳的心,不知所措地順勢坐在了地上,像是身體里的力量瞬間泄光了一般,他看上去疲倦極了,也輕松極了。

    「歡歡,你知道嗎?我從不相信什麼奇跡,可我這輩子經歷了兩個奇跡,全是圍繞著你。」

    因為你,讓我體會到什麼是愛、什麼是被愛的幸福,謝謝你願意這樣豐富了我的生命,使我的人生完整。

上一頁返回目錄頁下一頁單擊鍵盤左右鍵(← →)可以上下翻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