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言情小說 > 元媛 > 主人,你好 > 第十六章
選擇背景顏色︰
選擇字號︰

小竅門︰按左右鍵快速翻到上下章節

主人,你好 第十六章

作者︰元媛

    養描守則第五條︰

    雖然無法陪你一輩子,可在生命結束前,它的眼中只會有你。

    柏堯一看著照片一側躺在沙發上的灰色虎斑描,葡萄般的大眼專注地凝視著他。

    他微笑,才剛將小貓送土飛機,他發現自己就開始想它了。通常這時候那只肥貓會纏在他腳邊,蹲著那顆大腦袋,咪嗚咪嗚地要東西吃。

    不知道它在飛機上乖不乖,有沒有想他呢?

    吉兒沒想到柏堯一會出現在這里,她以為他仍在巴黎,以為他找不到她會擔心,以為自己再也看不到他……

    「阿一阿一阿一阿一……」她瘋狂地喊著他,不停地在他嘴上親著。「想你想你想你想你……」

    每說一句「想你」,她就親一下,雙腿粗魯地盤在他腰上,雙手緊緊摟住他的脖頸。

    「等等,吉兒……唔……」

    ……

    「下次,下改一定滿足你。」他哄她,有個這麼熱情的小情人真不知是好是壞。

    不過目前為止柏堯一倒不覺得困擾,畢竟最大的享受者是他。

    柏堯一草草幫她清理好,替她穿好小禮服,撿起高跟鞋幫她穿上,再整理好自己,「走吧」他拉起吉兒。

    已經耽誤不少時間,安德森家的人應該也發現吉兒不見了,他得趕緊帶吉兒離開。

    吉兒抱住肛堯一的手臂,沖著他一笑,「阿一,你在真好。」她好開心,笑得眼楮都醚了。

    這樣甜美的話撓動柏堯一的心,他忍不住親口小嘴,然後摟著她,打開門看一下,沒有人,就往後門的方向走。

    誰知才走幾步,前方就走來一群人,中間正是安德森夫婦,而他們也看到柏堯一和吉兒。

    「你是怎麼進來的?」凱薩琳怒瞪著柏堯一,看到吉兒被他摟在懷里,頭發已放下,眸光水潤,臉頰泛紅,頸上還有著吻痕……凱薩琳的臉色又黑又青

    明眼人一看也知道這兩人剛剛做了什麼。

    不只凱薩琳的臉色難看,托德也是。

    而迪奧臉扒仍一貫冰冷,放柏堯一進來的是他,他也知道柏堯一打算帶吉兒離開,他以為兩人早走了,沒想到仍在宅子里,更沒想到會看到自己妹妹

    被男人怒意愛過的模樣。

    說真的,迪奧的心情也很差。不只迪奧,萊特的臉色也很不好,只有安娜驚訝又興昧地看著兩人。

    柏堯一摸了下翼子,摟著吉兒,很沒道義地指著迪奧。

    「你兒子放我進來的。」

    迪奧早知道柏堯一個性惡劣,嘴損刻薄,不過他沒想到還得再加上無恥、沒道義這幾個字。

    沉默地面對父母的指責,迪奧深深後悔自己放那只沒節操的發情狗進來。

    為免引起外人騷動,宴會提早結束,安德森夫婦勉強用得禮的笑容送走客人,然後就一同沉下臉面對柏堯一

    兩邊壁壘分明,各站一邊,而掛看安德森姓氏的吉兒很理所當然地站在柏堯一身邊。

    「吉兒,過來」凱薩琳壓抑著怒火,朝女兒冷聲道。

    吉兒直接哼一聲,將臉埋進柏堯一懷里,當作沒听到。

    凱薩琳瞬間怒火勃發,「吉兒。安德森」她氣得想上前抓女兒回來,卻被丈夫制止。

    「凱薩琳,我來跟他們談吧」知道妻子此時無法冷靜,托德安撫地摸著她的背。

    凱薩琳氣得不停深呼吸,既然丈夫這麼說,她便讓開讓丈夫處理。

    「柏先生。」托德看向柏堯一,態度沉穩而冷靜。「我不會阻止你和吉兒在一起。」

    「老公你說什麼?」凱薩琳驚訝地看向丈夫,「你怎麼可以………」

    剩下的話在看到丈夫沸討來的眼神時吞下,結婚三十多年,她知丈夫以眼楮示意她不要插嘴。

    見妻子安靜,托德輕拍她的手再繼續朝柏堯一道︰

    「不過我要告訴你,我不會給吉兒我的財產,只要她跟你在一起,她一毛都不會得到」

    「哦。」柏堯一應一聲。

    見柏堯一反應平淡,托德皺了下眉,

    「爸」萊特忍不住出聲為妹妹說話。

    「還有,你也別想室著安德森家的名義在外頭招搖撞騙,因為我會將吉兒從安德森家除名。

    「這對吉兒不公平。」

    托德冷著臉,「如果吉兒執意要跟他在一起,那麼就要有覺悟。」他看,向女兒。「吉兒,你說呢」

    吉兒抱住肛堯一的手臂,毫不猶豫。「我要跟阿一在一起。」

    「吉兒你要想清楚,你跟柏在一起是要過窮日子的。」安娜勸妹妹,「他可養不起你。」

    在安德森家吃好穿好,跟柏堯一在一起,日子可沒這麼好過,安娜不希望妹妹被愛。清沖昏了頭。

    「誰說的月吉兒不滿地瞪眼。「阿一很會賺錢的」

    她是小貓時,阿一可把她養得肥的哩!

    「拿他那張臉賺嗎?」萊特嗤諷,他就是對柏堯一那副風流樣看不順眼,覺得自己妹妹被騙了。

    大哥也不知哪根筋不對,竟會幫這男人混進來?

    「臉?阿一是長得很好看呀,不過他不喜歡見人群,所以不會靠臉賺。」

    吉兒回得很認真。

    柏堯一忍不住笑出來。「傻瓜。」他揉著吉兒的腦袋,眉眼盡是疼寵。

    吉兒整個莫名其妙,她哪里傻了,她說的是真的呀!不過看到柏堯一溫柔的眼神,她也傻傻笑了。

    凱薩琳整個看不下去了。「除了靠臉他能干嘛?瞧他,就跟個痞子儀的,跟路邊的混混沒兩樣」

    「不準這麼說阿一」吉兒不高興地瞪著凱薩琳,「阿一明明有工作,你們干嘛看不起他?」

    「工作?什麼工作?」凱薩琳嗤哼,覺得自己真是生了個蠢女兒,比以前智能不足的自閉樣還不如。

    「寫書呀」吉兒指著一旁的書櫃。「你們那個書櫃上的書都是阿一寫的呀」

    書?

    眾人的目光往架櫃上挪,書架上放著四排推理小說,分為普版和珍藏版,最上層的珍藏版還絕版了,被托德很小心地珍藏。

    托德的眉毛隱隱跳動,他看著書櫃上的書,再看向柏堯一,心頭怦怦跳。

    「吉兒,你說架上的書是柏寫的?」安娜不敢相信地間。

    對呀,吉兒點頭。

    「這怎麼可能?」安娜尖叫。

    萊特也一臉不敢相信,他本來想問吉兒是不是被騙了,可想到她一直阿一阿一如叫,這兩個字是中文,而書的作者名也是個中文……「你真的是『一」,老天,他也是「一」的忠實讀者里。

    迪奧心里也很驚訝,他沒想到不學無術、個性懶散的柏堯一竟會跑去寫書,而且還是那個赫赫有名的「一」。

    這時,管家突然匆匆敲門。「老爺,『唐氏』的執行長來訪。」

    「什麼?」托德驚訝。「『唐氏』執行長怎會過來?」

    唐氏集團是在富士比排名前十的財團,經營範圍龐大,遍及亞洲和歐美洲,最近安德森正準備和「唐氏」合作一個上億的企畫。本來今天的宴會也有邀請「唐氏」執行長,他們原想將吉兒介紹給對方認識,可「唐氏」只派個經理赴宴。

    而現在這麼晚了,「唐氏」執行長怎會過來?

    「真不好意思,打擾了。」一名身材修長,穿著手工西裝的東方男人走進來,有禮地朝眾人點頭。

    「我是來接家兄的。」然後看向柏堯一,眉頭不悅地輕攏。「你讓我在外頭等了兩小時。」

    「哦,抱歉,我都忘了你在外面等。」柏堯一終于想起來他要弟弟在外頭接應的事。

    眾人徹底傻住。

    「柏,你、你是『唐氏』執行長的哥哥?」安娜的聲音顫抖。「老天,你怎麼沒告訴我?」那她就不會輕易跟他分手了。

    柏堯一聳肩,他喜歡當低調的有錢人不行嗎?

    然後他微笑地看向凱薩琳,有禮詢間。「請間這樣我有資格跟吉兒在一起了嗎?」

    吉兒快樂地收抬行李,她要回巴黎了,而且這次是跟主人一起回去,她可以跟主人住在一起了

    終于不用再分隔兩地,也不用趕著回家,她可以天天跟主人黏在一起,好棒

    吉兒開心地眼楮都醚成一條線了。

    [扣扣!」托德輕敲門板,「吉兒。」

    他看著女兒,第一次看到女兒這麼開心的模樣,心里不禁有點酸。

    讓女兒這麼快樂的人,卻不是他們。

    「干嘛?」見到他,吉兒臉上的笑容消失,眼里又浮上戒備,這讓托德覺得心更酸

    他坐到吉兒身邊,伸手想摸她的頭,吉兒下意識往後躲,托德一楞,只得澀澀地收回手。

    「吉兒,我知道妨不喜歡我們,可是爹地想告訴妨,我和如;媽昧只是想保護你,不想你受傷,或許我們的方法是錯的,或許你會覺得我們沒資格說這種話,畢竟把妨丟在巴黎不聞不間的是我們。」托德苦笑。

    其實在知道柏堯一是「一」時,托德就不反對他們在一起了,他怕的是女兒被騙,可既然柏堯一有正當的工作,他的反對也就沒那麼強烈了。

    只是「唐氏」的事是意外,他們都沒想過柏堯一竟會和「唐氏」有關系,這等于打了他們一記回馬槍,尤其是對妻子來說,雖然妻子不再反對,可這幾天的心情也不怎麼好。

    「如果柏堯一欺負你就回來,別忘了你還有個家。」輕拍女兒的手,托德笑了笑,然後起身。

    看著托德離去的背影,吉兒咬唇開口。「我有叫阿一幫書櫃上的書簽名。」看到托德訝異回頭,她笑開臉。「每一本都有簽哦」

    「真的嗎?」托德擺出驚喜的表情,

    「嗯」吉兒用力點頭,然後起身抱住他。

    托德。愣住了。

    吉兒用撒嬌的語氣說道︰「爹地,有空要帶媽咪來巴黎找我哦」

    托德覺得眼眶發熱,他抱住女兒,「好。」他知道,女兒終于不討厭他了。

    等他回到房間,就看到妻子站在窗戶前,他走到妻子身後,往窗外看,就見吉兒抱住肛堯一手臂,小臉閃耀著燦爛笑容,而萊特和安娜則在旁邊,四

    個人在門口說話。

    「嘖,讓你賺到了」安娜很不甘心地看著妹妹。

    吉兒對她做鬼臉,然後佔有性地抱住肛堯一,大聲宣告。「阿一是我的」別想跟她搶︰

    萊特早習慣吉兒對柏堯一盲目的迷戀,不過他也餡媚地對柏堯一笑。「阿一,那個『x』什麼時候出?」他痴痴等很久了。

    「對啊對啊,什麼時候出?」安娜也追問。

    柏堯一這才想到他好像答應柏亞茉要給她稿子,不過他還沒寫完……算了,頂多最近不開機。

    「快來不及了。」迪奧從車里探頭出來。

    吉兒拉著柏堯一匆忙上車,然後朝萊特和安娜揮手。「二哥記得到巴黎要找我哦」安娜你可以不用來沒關系」

    「拜托,也只有你把柏當寶。」安娜受不了地翻白眼,沒好氣地朝吉兒揮手。「快走快走。」

    托德看著車子開走,然後摟住妻子。「吉兒說我們可以去找她玩。」

    凱薩琳沒說話。

    「她是你女兒,不會討厭你的。」這些日子他也懂了吉兒的個性,喜惡分明,「親愛的,吉兒懂的。」

    懂她這個母親只是想保護她。

    凱薩琳偎進丈夫懷里,許久後才說︰「下個月我們去巴黎吧」

    托德笑了。「好。」

    回到巴黎,吉兒如願以償地天天黏在柏堯一身邊,生活很甜蜜美滿………

    錯!一點也不!

    「吉兒。安德森!」柏堯一黑著臉瞪著一片狼籍的廚房,流理台全是混著蛋液的面粉,地上都是水,燒焦的鍋子。黑掉的微波爐還不斷冒出黑煙………

    柏堯一覺得自己青筋冒起,他不過才進書房不到三小時,一出來他的廚房就被她毀了!

    昨天是洗衣機,因為她心血來潮想洗衣服,前夭旱尉斗,因為她想燙衣服………結果差點引起火災

    大前天是………

    總之,不管吉兒想做什麼,結果絕對是一團混亂。

    他都求她什麼都不要動了,可她今天還給他搞這出!

    「對、對不起月吉兒沮喪地低頭,雙手揪著耳朵,害怕地縮肩。「我、我只是想做蛋糕,今夭是你生日嘛……所以想給你驚喜……」

    對!他確實很驚喜。

    自從跟她住在一起後,他每天都很涼喜,寧靜的生活終于徹底離他遠去,柏堯一超懷念以前的安靜時光。

    看著吉兒委屈兮兮的表情,柏堯一的滿。空怒火頓時被無奈取代,「過來。」他命令。

    「哦。」吉兒垂看頭,奪拉著耳朵,吸著鼻子,默默走向他,她的衣服和頭發也都染上黃站砧的面粉。

    「停,別靠近我。』柏堯一往後退,伸手指向浴室。「去洗澡。」

    「哦。」吉兒的腳步往浴室移,進去浴室前,回過頭,睜著充滿水氣的藍眸,嘖看聲道︰「阿一,對不起。」然後走進浴室。

    柏堯一被她那可憐巴巴的模樣弄得哭笑不得,每次都來這招,偏偏他每飲都心軟在這招下。

    無奈地嘆氣,他打電話叫清潔公司過來。

    一會後,吉兒也洗好澡出來,嬌小的身體套了件寬大的,恤,小臉被熱氣蒸得紅撲撲,看來很是可口,只是神情仍是頹喪。

    「去換衣服,穿漂亮一點。」

    吉兒疑惑地抬頭,柏堯一挑眉。「今天我生日,不是要幫我慶祝?」

    藍眸頓時亮了起來。

    「快,我只等妹十分鐘。」

    吉兒撲上前,親他一口。「阿一你最好了」我最最最喜歡你了。」再親一口,然後開心地沖回房間換衣服。

    柏堯一舔看被她親過的唇,嘴角微彎。

    好吧,雖然以前的寧靜不再了,不過這樣熱鬧過好像也不錯。

    「阿一我好了月不到十分鐘,穿著粉色小洋裝的吉兒就沖出來,笑嘻嘻地抓生他。

    柏堯一摟住她的腰,低頭吻住那張愛笑的嘴。

    只要跟她在一起,吵吵鬧鬧也無所謂。

    傻瓜。

    一個眼中只有他的傻瓜。

    而他,為此滿心歡喜,不再寂寞孤單。

上一頁返回目錄頁下一頁單擊鍵盤左右鍵(← →)可以上下翻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