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言情小說 > 子紋 > 狐仙女婿(上) > 第九章
選擇背景顏色︰
選擇字號︰

小竅門︰按左右鍵快速翻到上下章節

狐仙女婿(上) 第九章

作者︰子紋

    載著大王妃連冰月的馬車,一行人浩浩蕩蕩的停在謹王府朱紅氣派的大門前。

    連冰月一下馬車,李紫絮立刻上前跪地請安。

    「母妃!」

    「好孩子。」她笑著將女兒扶起來,「起來吧。」

    「謝母妃。」李紫絮滿臉笑意的起身。

    看了眼也跪在一旁的李舞揚和李諾,連冰月手揮了揮,「你們起來吧。」

    「謝母妃。」李舞揚拉著李諾一起站起來。

    「母妃,您回來得正好。」李紫絮拉著連冰月的袖子,撒嬌的說道︰「您要替紫絮做主啊!」

    連冰月淡淡的挑了下眉。

    李紫絮的嘴一撇,接著說︰「父王才帶著庶妃回鄉,李諾便不學好!」

    連冰月表面不露思緒,但眼底卻閃過一絲不悅。沒想到司徒伶這賤人竟然沒死!

    原以為她那副孱弱身子怎麼也撐不過這個冬天,怎知冬天過了,初春時竟來了個陌生男子救了她一命。

    目光不經意瞥了恭敬立在一旁的李舞揚一眼。這丫頭倒是越大越發楚楚動人,雖然痛恨司徒伶,她卻不得不承認司徒伶帶進來的李舞揚是個水靈靈的美人兒。

    這大半年她雖然人在宮中,但府里的大小事她還是知道得一清二楚,也知道這醫術了得的大夫是李舞揚找來的,最後王爺還不顧體統,將義女許配給了這個名不見經傳的神秘男子。

    她雖然沒見過這個人,但若能讓王爺拋去門戶之見的放心將義女托付給他,這個男子就絕非泛泛之輩。

    「怎麼說不學好?」入了王府,坐在大堂之上,連冰月輕柔的問。

    「李諾偷了我的銀柳君蘭送給舞揚。」

    「事情還未水落石出之前,你別含血噴人。」李舞揚冷聲說道。

    「是我親眼所見,銀柳君蘭從李諾的衣襟掉落,人證物證俱在,你怎麼說我含血噴人?到了這節骨眼還想包庇他,難不成真是你教他偷得?我就知道你這來歷不明的丫頭覬覦王府珍寶。怎麼?是想趁著出嫁前偷點東西好帶去你那窮酸的夫家嗎?我想也是,看他那寒酸的模樣,只怕你不帶點東西走,將來就要吃苦了。」

    這臭丫頭真令人生氣!怒火再次在李舞揚的黑眸閃爍。

    「不過是件小事……紫絮,你何苦鬧得人盡皆知,讓下人看笑話?」連冰月識大體的當眾訓斥自己的女兒。

    李紫絮一臉不以為然,「李諾偷我的東西是事實,難不成還要女兒忍氣吞聲?」

    「當然不是,只是事關謹王府的世子,你處置總要有個分寸。」

    「就因為李諾是世子,將來會世襲王位,更萬萬不可有宵小之輩的行為。」李紫絮眼神銳利的射向一臉天真的李諾。「小時候如此,長大還得了?」

    「你說的也不無道理。」連冰月狀似苦惱的輕嘆了口氣。

    看著這對母女一搭一唱,李舞揚不禁在心中咒罵,她們擺明了就是一個扮白臉,一個扮黑臉,硬要為難李諾。

    她牽著李諾的小手,看他一副不知所以的茫然眼神,感到心疼。他不過是個六歲的孩子,怎麼會懂大人之間的恩恩怨怨?

    今天這一關,他們要安然脫身怕是沒那麼容易了。

    義父娶了伶姨進門,偏偏大王妃的兒子隔年就死了,新仇加舊恨,這一切大王妃肯定都算到伶姨和李諾的頭上。

    思索間,李舞揚突然感到一陣熟悉的暈眩,身子一晃,踝上的銀鏈又開始發燙。

    「郡主!」她身後的夏竹第一個發現不對勁,立刻上前扶了她一把。

    李舞揚輕搖了下頭站穩,壓下不安的思緒。難道……真的有事要發生?

    「不舒服你就退下吧。」連冰月開了口,「把李諾留下來。」

    她望著看似慈愛的大王妃,不願離去。「舞揚沒事,只是母妃……打算怎麼處置這件事?」

    「這……可令我為難啊!」連冰月目光定定的看著她,「你覺得我該如何處置呢?」

    這句話在外人耳里听來或許問得坦率,但只有李舞揚知道大王妃是存心要她開口,賞罰之間,她若一個拿捏不好,大王妃就可以順便替她羅織幾條罪狀,一次教訓她和李諾兩個眼中釘。

    這對母女真是不簡單,只不過她們玩這把戲的手法實在太拙劣。想到這個,李舞揚忍不住笑了出來。

    看到她嘴角如花的笑意,李紫絮有點惱了。「你還笑得出來?!」

    「因為好笑啊!」她淡淡的聳了聳肩,「諾兒說東西可是你給他的。」

    李紫絮冷冷一哼,「這不過就是李諾的推諉之辭,口說無憑,誰能證明東西是我給他的?」

    「口說無憑?!」她點點頭,「有意思,那妹妹現在不也是空口白話?畢竟東西也沒人看到是諾兒從你房里拿出來的啊。」

    「你……你擺明了要包庇這個小鬼!」

    「小鬼、小鬼的叫,別忘了諾兒是謹王府的世子!」

    連冰月冷冷地看著她,「舞揚,你的意思是……這件事就這麼算了嗎?」

    「當然不是,等父王回府再議吧。父王應該會秉公處置。」

    「喔?意思是母妃我不會秉公處置嘍?」

    看著掛在連冰月嘴角的淡然笑容,她無懼的聳了下肩,「舞揚不敢!」

    「你們全都親眼看到銀柳君蘭從世子的衣襟掉落嗎?」連冰月緊盯著她,一字一句清楚地問道。

    李舞揚表情微變。

    「大家都見著了,包括舞揚!」李紫絮在一旁說。

    「是嗎?」連冰月柔聲的問,「舞揚?」

    咬了咬牙,她不情願的點頭。

    「既然如此……就略施薄懲吧。」連冰月很快的做下決定,輕揮了揮手,站起身準備離開,「將世子責杖十大板,剩下的就等王爺回來再定奪。我累了,不想為這等小事傷神。」

    責杖十大板?!對一個只有六歲的孩子?!

    李舞揚大驚失色,失控的擋住了她的路,「母妃,事情還未弄清楚,你怎麼可以——」

    「大膽!」連冰月怒瞪著她,「讓開!」

    「若母妃不收回成命,舞揚不讓!」她倔強的揚起下巴。

    大王妃眼神一冷。

    李舞揚無懼的回視——要正面交鋒就來吧!

    反正這個謹王府本來就不是她的家,要不是為了伶姨,她早就已經不想待在這一點都不自由的大宅子里。

    「要打李諾,先過我這關再說。」

    連冰月冷冷一笑,「還真是姊弟情深。想跟我斗?你還差了點。難不成我堂堂謹王妃,連你這個小小郡主都治不住嗎?」

    看著那張絕美的臉龐,她想起當年的司徒伶,也是用一張我見猶憐的臉蛋迷惑了她的丈夫……

    思及此,她心中的恨意一擁而上。

    她是當朝國師的表妹,太子妃是她的親表姊,她出身名門,但人生卻因司徒伶這個女人的出現而陷入數不盡的孤單苦澀中。

    「來人啊!」她聲色俱厲的下令,「舞揚郡主出言不遜、頂撞本宮,板責伺候!先給我打二十大板,看你以後還敢不敢仗著王爺厚愛伶牙俐齒?」

    「你——」李舞揚的話還沒說完,兩個侍衛就上來將她壓倒在地。

    「如果真要護著世子,不如你替他挨了那十個板子吧。誰敢上前,就一律同罪。」連冰月重新坐回椅子上,冷冷的看著一臉憤恨的李舞揚。

    「好啊!」李紫絮在一旁開懷的點著頭。「使勁給我打!」

    拿著厚實刑板的侍衛,遲疑的站在一旁,這板子打也不是,不打也不是。

    「還杵著做什麼?」李紫絮斥道,「要造反啊?」

    「得罪了!郡主。」侍衛低語完,隨即動手。

    一板打下去,痛得幾乎令李舞揚忍不住申吟,但她咬著牙,一聲不吭。

    「姊姊!」李諾見了想要撲過去。

    「拉住世子!桂讓他過來!」她趕緊喝道。

    夏竹忍著眼眶的淚,緊抱著李諾,不理會他的掙扎死命抱著。

    這個時候,誰都不敢也不能上前,王妃現在在盛怒之中,一旦發起火來,殺人都有可能,誰還敢去找死?

    三十大板才打了一半,李舞揚的衣衫已經破了,廳堂之中留下了一大攤血跡。

    嬌滴滴的郡主被打得皮開肉綻,大家都不忍看,只有大王妃依然面無表情的盯著眼前這血腥的一幕。

    夏竹忍不住哭了出來,但在這個節骨眼,她不敢讓自己的眼淚被人瞧見,連忙背過身抹去淚水。怎知一時不察沒有抓緊李諾,竟讓他給掙脫開來,跑了出去。

    「大膽!全都走開!」李諾沖上前一把將手拿刑板的侍衛給推開。「不準你們打我姊姊!」

    「諾……」李舞揚想要伸手護住他,但已是心有余而力不足。

    連冰月瞪大眼,用力的一拍桌,站起身走過去便揚起手,一個劈啪聲響打在李諾的臉上,只見李諾小小的身軀立刻因為這重重地一擊被打得飛了出去。

    看到這景況,眾人簡直嚇壞了,那一巴掌的勁道就連大男人可能都比不上。

    就在李諾將要跌落地上的瞬間,一雙大手穩穩將他撈起,抱進懷里。

    「不過是個六歲的孩子,有必要這樣嗎?」柳岩楓看著李諾臉上一片血紅,嘴角還有血沫,不禁眼神一冷。

    這孩子倒不簡單,被打了這麼一下,該是很痛,卻沒有掉半滴淚。

    「郡馬爺!」夏竹看見他,立即像是看到救星似的喚了一聲。「快救郡主!」

    柳岩楓抬起頭,原本沉怒的臉色再看到倒臥血泊中的李舞揚後,當場逛得蒼白。

    只見她雙眼緊閉,渾身是血,一動也不動……

    一聲混雜著痛苦和憤怒的嘶喊逸出喉嚨,他尖銳的叫聲使在場的人都嚇得捂住了耳朵。

    連冰月臉色大變,心驚得站在不遠處盯著他看。

    柳岩楓奔到李舞揚身旁,驚駭欲絕地看著奄奄一息的她,伸手試探她的鼻息……還好,還有呼吸。

    辮暗、疼痛、麻木伴隨著恐怖的死亡陰影,向李舞揚襲來,但她依稀可以感覺到有人摟住了她。

    她奮力的睜開眼楮,將他一臉的慌亂全看進眼里。

    難得啊……他總是冷靜而自制,沒想到竟也會有如此慌亂無措的時候。

    如釋重負的感覺使她忍不住啜泣了起來。他來了,一切都會沒事了……

    听到她的哭泣,柳岩楓的怒火在胸中翻騰,心更是痛得像被人鞭笞。

    「舞揚,別哭。」他收緊臂膀擁著她,「我帶你回家了。」

    「好。」她虛弱的開口,「回家……諾兒……」

    「放心吧。」他低沉的嗓音安撫著她,「一切有我。」

    他極盡小心的將她抱起來,但依然讓她痛得咬緊下唇,他的怒火在此時達到頂點,目露殺機的瞪向連冰月。

    連冰月戒慎的看著他。這個男人冷酷而威嚴,更重要的是,他有一張令她不寒而栗的熟悉五官,他長得實在太神似她的表姊夫——太子李皓。

    而他方才尖銳的叫聲也太過驚人,那仿佛是動物負傷的淒厲叫聲,印象中,在多年前她也曾經听過……

    「你該死!」憎恨和殺戮在柳岩楓的胸中沸騰,他掏出腰間的一把短匕首。

    「不……」李舞揚眼角瞄到他手上的光亮,虛弱的說︰「不……不能殺,她是王妃。」

    可恨!

    听到她的話,他手腕一轉,匕首倏然從他手中飛了出去,直接射向連冰月,不過只削下她發側的發,筆直的嵌進她身後的牆面。

    連冰月顫抖著,臉上的血色盡失。

    「若有下次,我定不饒你!」像是承諾也是詛咒,他丟下這句話,轉身就要離去。

    「諾兒……」

    「放心吧。」單只听著她虛弱的聲音,他就感到心如刀割,「我會帶著他,諾兒,跟上。」

    「嗯。」李諾勇敢的站穩,听話的拉著他衣角。

    此時李舞揚再也支撐不住,身子一軟,昏死了過去。

    柳岩楓不再遲疑,立刻帶著李諾,抱著李舞揚離開了謹王府。

    夏竹見眾人還在呆愣之中,也一溜煙的拉著原本躲在門外偷看的夏雨,連忙跟了上去。

    在她們兩姊妹的心目中,主子只有李舞揚一個人,若少了舞揚郡主的謹王府說什麼她們也不想待了。

    「母妃?!」直到柳岩楓走遠,李紫絮這才回過神,連忙跑到一臉蒼白的娘親身旁,「您沒事吧?」

    地上那一縷青絲看了令人心驚,只差一點,那匕首就會傷了她。

    「那名男子……」久久,連冰月才緩緩地開口,「就是你父王許諾給李舞揚的郡馬爺嗎?」

    「是!」李紫絮困惑的看著她一臉的陰晴不定,這樣的娘親令人覺得好陌生,「他叫柳岩楓。」

    連冰月側過身,看著嵌入牆上的匕首——

    懊一個文武兼備的男子,醫術與功夫八成都不弱,難怪王爺會放心將寵愛的義女許配給他。不過……除了優秀之外,或許還有另一個原因。

    想起柳岩楓的長相,連冰月蒼白的臉上浮現一絲得意的笑容。

    這個酷似太子的年輕男子,或許國師會有興趣來會上一會。

    十年了,她在謹王府受辱了十年,該是她復仇的機會來了……

    這些年的苦,她喪子的痛、奪夫的恨——她全都會一次討回來!

上一頁返回目錄頁下一頁單擊鍵盤左右鍵(← →)可以上下翻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