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言情小說 > 左晴雯 > 翹愛天使 > 第十章
選擇背景顏色︰
選擇字號︰

小竅門︰按左右鍵快速翻到上下章節

翹愛天使 第十章

作者︰左晴雯

    經過連日的趕路,龔季雲一行人終于趕在月圓之日的清晨來到關鍵之地。接下來就只能听天由命了。

    一路上,沙洛克老親王顯得非常激動,「神醫」曲希瑞見他情況不妙,在征求沙卡默爾王子的允許後,給老親王注射了一劑鎮定劑。

    藥效發生後,老親王漸漸昏睡過去。在完全昏睡之前,他嘴里還念念不忘的重復著︰「立翔……莉兒……你們一定要平安無事的回來……」

    「這一劑藥可以讓他睡到太陽下山。」曲希瑞一行人表示。

    車內的一群人,除了昏睡的老親王沙洛克不算,有著擔憂神色的只有上官紫緒和沙卡默爾。

    至于以龔季雲為首的那六個奇怪的男人,則依然是一副無關緊要的樣子。

    沙卡默爾對他們的反應更加不解了,但在同時,對他們的興趣也愈來愈濃厚——

    懊怎麼說呢?只要他們六個人聚在一起,似乎就會散發出一股難言的魅力,讓人舍不得將目光自他們身上移去。就連先知上官紫緒也時常會情不自禁的被他們六個人所創造出來的魅力深深吸引住。而他們總是以六個人獨特的步調行動,仿佛他們兩個人不存在似的。

    「希瑞!弄些早餐來吃吧!」看著車窗外愈來愈燦爛的陽光,龔季雲代表「東邦」發言。

    曲希瑞就像以往一般合作,馬上就往小廚房走過去,手上還是帶著一把手術刀——不能怪他,那正是他用慣的「菜刀」啊!

    「要不要我幫忙?」上官紫緒總覺得把早餐交給一個一天到晚手術刀不離手的大男人去料理,似乎有些不太可靠。

    「神算」雷君凡不慌不忙的阻止她。「放心吧!他的手藝之好,只怕連聞名遐爾的飯店大廚都望塵莫及呢!」

    听他這麼一說,上官紫緒對他們這六個人的來歷更加感興趣了,沙卡默爾當然也是興致勃勃。

    奈何這六個怪人卻從沒有談過任何有關他們自己的事,就是主動問他們,他們也會東拉西扯一大堆,到最後該說的重點還是沒有下文。

    在試過多次之後,上官紫緒和沙卡默爾雙雙宣告投降放棄,但也就是因為這樣,他們才會對這六個奇怪的男人如此感興趣。

    不到十分鐘的時間,曲希瑞便端出許多可口的早餐。

    一直在旁交頭接耳的五個怪胎,在曲希瑞端上早餐後,像是一群餓死鬼,立刻圍了過來。

    「上官小姐最近有沒有卜出什麼怪卦?我是說除了立翔和莉兒的事之外!」龔季雲輕描淡寫的問道。

    上官紫緒決定據實以告。「是有一件事,而且是緊接著這件事而來的,卦象也頗不尋常,預言中所顯示的關鍵人物竟然是你們六個人!」

    听完她的話,龔季雲一行人又開始嘰哩呱啦的說個不停,雖然他們六人的聲音大得足以讓上官紫緒和沙卡默爾听得一清二楚,奈何他們所用的語言卻是上官紫緒和沙卡默爾都一竅不通的日語,所以就算听到也沒有用,根本听不懂。

    「從我懂事開始,我就時常听爺爺談起他九歲時和方立翔、莉兒兩人那段短暫卻充滿奇妙的邂逅,他始終念念不忘小時候那段奇跡的回憶,而且一直期待著和立翔、莉兒能再度相會。就因為立翔和莉兒曾對他說過,他們來自十九九○年代,所以爺爺一直很注意自己的身體健康,老是說他一定要長命百歲,才有機會再見到立翔和莉兒。爺爺還常說,穆拉罕一族之所以能有今天這樣民主的社會型態,他們兩人功不可沒。他也是因為九歲那年听他們談過民主政治和社會的種種,深受影響,才會一直堅持走民主道路的理念……」沙卡默爾自顧自地說道。

    也不管有沒有人在听他說話,沙卡默爾還是一逕的說個沒完。

    ◇◇◇◇◇◇

    離別的月夜終于到來——

    「月蝕?是月蝕!」莉兒興奮的大叫。

    然後,當月全蝕發生時,漆黑的沙漠倏地開始劇烈的搖刮起來,而且愈搖愈厲害,還不時發出隆隆的巨響。

    接著,浩瀚的大漠毫無預警的出現一個黑色漩渦,而且愈來愈大……

    「莉兒,快過來!」方立翔將莉兒緊緊的抱在懷中,對著那個愈來愈大的黑色漩渦沖了過去——

    那黑色漩渦就像一個神秘的大黑洞般,以一股神秘巨大的力量,將方立翔和莉兒吸了進去。

    「不要!不要走!立翔、莉兒!你們留下來不要走,不要離開我啊!立翔、莉兒!」望著逐漸遠去、愈來愈小的黑色漩渦中的兩個人影,沙洛克忍不住放聲大哭,朝那個黑色漩渦沖了過去。

    但是,那個黑色漩渦卻用一股極大的斥力將沙洛克彈開,他不死心的重復試了好多遍,卻都得到一樣的結果。

    無計可施之下,只好眼睜睜的對著距離自己愈來愈遠的方立翔和莉兒不斷哭叫︰「不要走!留下來!立翔!莉兒!你們留下來呀!不要走!」

    「要做個賢君哦!沙洛克!」這是來自方立翔和莉兒最後的呼喚。

    然後,那個黑色漩渦在月兒開始露出臉來時,愈變愈小,地震的搖賦力也隨之減弱。當月蝕完全過去,月亮重新在夜空中大放光彩時,那個黑色漩渦也完全消失無蹤,大地也隨之停止了搖賦。

    一切再度回歸原有的平靜寧謐。

    只是,方立翔和莉兒不見了。

    「立翔!莉兒!」沙洛克對著夜色大聲嘶吼,一直到筋疲力盡為止。

    拉夫曼慈愛的撫摸著兒子的頭,沙洛克撲進父親的懷中,再度放聲痛哭。

    「他們走了,立翔和莉兒真的走了——」

    小男孩悲淒的哭泣聲,劃破寧靜的夜空,直達天地的盡處……

    ◇◇◇◇◇◇

    當老親王醒來時,正是月亮高掛在空中的時刻。接著,月蝕開始了,大地開始搖刮起來。

    「對!就是這樣。那時也是這樣!月蝕、地震,然後黑色漩渦出現,接著立翔和莉兒就在我眼前消失了——」老親王沙洛克激動的大叫。

    一伙人听他這麼一說,全跑出車外去。

    「莉兒!抓緊我!」

    「我知道!我不會放手的!」

    夜空中倏地出現一對男女的聲音,緊接著一雙緊緊相擁在一起的男女,毫無預警的出現在半空中,眼看就要掉下來……

    「是立翔和莉兒!」老親王第一個大叫。

    報季雲一行六個人則不斷移動預先準備好的氣墊的位置,好讓方立翔和莉兒能順利的降落在氣墊上,否則從那麼高的高空摔下來的話,就算不死也去掉半條命了。

    「哎——呀——!」

    隨著一聲尖叫,方立翔和莉兒安全的降落在氣墊上。

    「歡迎歸來!莉兒、立翔!」龔季雲還是一副好像什麼也沒發生過的神情,笑得好自在寫意。

    莉兒定神一看,立刻興奮的撲進龔季雲懷中。「季雲!真的是季雲!你怎麼會在這兒?!」

    「當然是特地來迎接你的!」龔季雲笑得更加迷人了。

    方立翔看看龔季雲,又看了看龔季雲身邊的五個帥哥,不禁露出一抹耐人尋味的笑意。

    倏地,方立翔的眼角余光瞄到了一個熟悉卻又陌生的人影——

    「莉兒!快看那邊!」方立翔拉了拉莉兒的手。

    莉兒沿著方立翔視線的方向望過去——

    「沙洛克?!」兩個人異口同聲的驚叫。

    只見那個老親王老淚縱橫的朝他們踉蹌的走過來。

    「立翔、莉兒,真的是你們,我終于又見到你們了,我是沙洛克啊!」老人的聲音顫抖得非常厲害。

    方立翔和莉兒簡直不敢相信自己的眼楮所見的情景。

    「怎麼會這樣……怎麼會這樣……」莉兒熱沮盈眶。

    不能怪她如此激動,因為數分鐘前,她才剛和九歲的小沙洛克道別啊!她怎麼接受才一轉眼間……那個活蹦亂跳的九歲小男孩已經是一個八十多歲的老頭子了?!這太不可思議、太教她震驚了。

    他們三人就在那兒對峙了好久好久……

    不知經過了多久,三個人才又同時動了起來。

    「沙洛克!」

    「立翔、莉兒!」

    三個重新再聚的「忘年好友」抱在一起,盈眶熱淚不自覺的淌下,激動的情緒許久無法平復……

    ◇◇◇◇◇◇

    在回程的旅行車上,老沙洛克和方立翔、莉兒三個人始終聚在一起,說話的一直是老沙洛克。他叨叨對年輕依舊的方立翔和莉兒述說自和他們分別以後,他這七十多年來的種種,包括烏莎後來嫁給了拉夫曼……

    方立翔和莉兒當然只有傾听的份了,而他們也百分之兩百樂于傾听沙洛克訴說的每一句話。因為從消失到再度出現,對他們兩人而言,只是短短一瞬而已,然而,對沙洛克而言,卻已經越過了七十多年的歲月!

    時間,究竟代表著什麼意義?!空間,又代表了什麼意義?!穿過時空又是什麼樣的意義呢?!

    方立翔不懂!

    莉兒不懂!

    沙洛克不懂!

    其他人也不懂!

    這或許就是大自然難解的神秘奧妙之一吧!

    ◇◇◇◇◇◇

    必到穆拉罕王宮後的第三天,王宮里來了一位不速之客--哈杜•古爾庫罕親王。他一開口便向沙卡默爾要人。要一個叫Mars的異族男人。

    炳杜•吉爾庫罕親王的固執,讓沙卡默爾大嘆無奈,無論他怎麼說,那個親王就是不肯相信他們宮里並沒有一個叫Mars的異族男子。

    「看來怪異卦象所指的就是這件事!」「神賭」南宮烈對身旁的龔季雲說道。

    不過,他的聲音大到在場的所有人全都听得一清二楚。

    只見上官紫緒向他們六個人點點頭。「沒錯!卦象預言的正是此事,而關鍵人物是方先生!」

    「立翔?!」打從由沙卡默爾口中听到Mars這個名字時,莉兒便心生不妙,而方立翔慘白的臉色正好印證了她的猜測。

    方立翔勉強對莉兒擠出一個笑容。

    莉兒心疼極了,一時之間卻也想不出該怎麼做比較妥當。

    倒是龔季雲開口說話了。「立翔,你就說出事情的真相吧!」

    方立翔考慮了好一陣子,終于在莉兒的鼓舞下,把那段尹、方兩家視為禁忌的秘密從頭到尾說了一遍。

    「看來這個老奸巨猾的哈杜親王是接到密報,說在穆拉罕王宮看見貌似Mars的人,才會找上門來要人的!」龔季雲沒頭沒腦的說了這麼一句話之後,便轉過身和其他五個伙伴熱烈的討論起來。

    沙卡默爾和上官紫緒則是一臉好奇的望向龔季雲他們六個人。

    半晌,六人小組的討論似乎是已有結果出來了。

    只見龔季雲又笑咪咪的開口說︰「請大家把耳朵靠過來!」

    在「神偷」向以農高超的易容術塑造之下,方立翔那張臉絲毫不差的移到莉兒臉上,而方立翔則擁有了一張沒看過的陌生新臉龐。

    除了龔季雲為首的六個人之外,其他人全都對向以農那巧奪天工的易容術贊嘆不已。

    「很好!現在我們就去見那位死賴著不走的哈杜•吉爾庫罕親王吧!?」龔季雲笑得非常邪惡。

    其他人也是一副等著看好戲的表情。

    結果,就如龔季雲六人所預期的,當哈杜•吉爾庫罕親王看見和Mars長得一模一樣的女人時,大大的吃了一驚,偏偏莉兒還按照計劃,發揮了高超的整人功夫,把那個哈杜親王嚇得臉色慘白,那表情實在滑稽透了。

    待在一旁偷看的一群人全笑得人仰馬翻,不過他們都很小心,沒讓客廳里的哈杜親王給發現。

    最後,哈杜親王藉故匆匆離開了穆拉罕王宮,夾著尾巴跑了。

    一群人在大門口望著逐漸消失的車影,樂得額手稱慶,口中大呼痛快。

    意外的是,以龔季雲為首的六個人並沒有笑,只是個個都對著那輛已消失在眼界的車子,露出了莫測高深的眼神。

    「走遠了嗎?」龔季雲問。

    「是走遠了!」「神算」雷君凡說道。

    「你們說親愛的哈杜今後會有什麼遭遇呢?」龔季雲又問。

    「首先,他會發現他的愛車居然在空曠無人的沙漠上拋錨了。」「神槍手」安凱臣邪邪一笑,他正是讓車子拋錨的罪魁禍首。

    「接著,他會發現自己突然肚子劇烈疼痛,大概會拉肚子拉個三、四天吧!」「神醫」曲希瑞悠哉的把玩著手上的手術刀。他正是讓親愛的哈杜拉肚子的元凶。

    「然後,當他餓得半死不活,拉肚子拉得只剩半條命時,他的屬下及時趕到!」「神偷」向以農打了一個呵欠說道。

    最後「神賭」南宮烈雙手合掌膜拜了幾下。「善哉!善哉!」

    一致地,六個人齊聲發出恐怖的笑聲。

    听完他們一席話的一群人,此時都不禁在心中慶幸著,幸好,被他們整的人不是我!

    ◇◇◇◇◇◇

    三天後,當近侍帶來哈杜•吉爾庫罕一行人平安返回王宮的消息之後,穆拉罕王宮中又出現沉寂好一陣子的爆笑聲。

    「今夜你可以不要再愁眉苦臉了,方兄!」龔季雲笑容可掬的看向方立翔。

    「嗯!謝謝你們!」經過這件事之後,對于那段痛苦的記憶、方立翔真的完全釋懷了。

    莉兒最是開心。「太棒了!」

    「好了!我們也該回去了,後天就是和段孟翔、妍妍、允辰以及紫翎他們四人約定的日子啦!」龔季雲一臉笑嘻嘻的說。

    「約定之日?!」方立翔和莉兒異口同聲。

    「反正回去就知道啦!」這個關子龔季雲六人可是賣定了。

    在方立翔和莉兒還沒有反應之前,龔季雲又接著轉向老親王沙洛克。「咱們可是約好了,你們一定要到台灣來玩,順便當立翔和莉兒的證婚人喔!」

    老親王沙洛克一臉無奈的說︰「我是很想啊!奈何準新郎和準新娘到現在都沒有任何表示。」

    然後,大伙眼光全看向方立翔和莉兒這兩個眾人口中的當事人。

    莉兒首先發難。「不是我不肯嫁啊!而是人家又還沒向我求婚,我總不能拿刀抵住他的喉嚨,逼他娶我吧!」

    只見方立翔深情款款,柔情萬千的將莉兒摟進懷中,萬般懇切的說︰「嫁給我吧!莉兒!我愛你!我保證我們的新婚生活會是像我對你說過的那樣,一起訪遍千山萬水,一起繞著地球跑,永永遠遠雙宿雙飛,好嗎?我們結婚吧!」

    「當然好啊!你這個壞蛋!讓我等這麼久才說!」莉兒兒因過度興奮之故,終于在方立翔懷中大哭。

    方立翔萬般愛憐的哄著她。

    其他人則笑成一團。

    ◇◇◇◇◇◇

    台灣,台北

    報季雲店里鬧哄哄的,一大群人齊聚一堂,你一句我一句的談論著這一連串發生的大事。

    當所有真相大白時,耿麗妍不禁用捉弄的語氣調侃莉兒。

    「我說我們這個翹愛天使,辛辛苦苦的從現代翹到一九一七年去,又從一九一七年翹回現代來,掙扎了半天,到頭來還是翹不出愛神的手掌心。唉!真是白忙一場!早知結果和原先一樣,又何必煞費苦心的逃婚呢!」耿麗妍雖然嘴里這麼說,不過言語間卻充滿對好友的祝福。

    莉兒豈肯被白虧一記,她斜睨著耿麗妍,像在下咒般邪邪的說︰「別笑我了,搞不好下一個被愛神逮到的人就是你!」

    「呸呸呸!我才沒那麼倒楣,少觸我楣頭!」耿麗妍急急的跳開。

    然後,一群人又繞著方立翔和莉兒婚禮的相關事宜討論個沒完沒了,整個店里一片喜氣洋洋,熱鬧滾滾。

    嗯!又是一個好結局!真好!

上一頁返回目錄頁下一頁單擊鍵盤左右鍵(← →)可以上下翻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