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言情小說 > 左晴雯 > 悍女降龍 > 第十章
選擇背景顏色︰
選擇字號︰

小竅門︰按左右鍵快速翻到上下章節

悍女降龍 第十章

作者︰左晴雯

    游戲既然結束了,唐少凡和谷心蘿自然就大大方方地出現在各個公眾場趕,幸福甜蜜地接受來自各方的祝福和記者的拍照采訪。

    而他們的采購之行,自然就更加甜蜜快樂。

    這天,谷心蘿在家等待少凡處理好公事,從公司回來接她,準備去做最後一趟的采購,然後便將結束這一趟的巴黎采購之行。

    明天一早,他們就要飛回美國,準備舉行盛大的結婚典禮。

    一切都是那麼的美好!

    比心蘿不禁甜甜一笑。

    門鈴響了,谷心蘿迫不及待地跑去應門。

    「少凡。」

    站在門外的不是唐少凡,而是兩個陌生男人。

    比心蘿只覺得鼻子吸進了一般刺激的味道,接著,她便雙腳一軟,不省人事。

    那兩個男人在桌上留下一封信,便把昏迷不醒的谷心蘿弄上車,逃逸無蹤。

    唐少凡一回來看見大門敞開著,心中不覺泛起一股不祥的感覺,他連忙跑進屋內。

    「仙蒂!仙蒂,你在哪里?仙蒂,心蘿,心蘿!」

    他找遍了整個屋子就是找不到谷心蘿,一顆心七上八下的跳個不停,倏地,他瞥見桌上的信,連忙打開來看。

    上面寫著︰

    唐少凡先生︰

    你可愛的未婚妻仙蒂現在在我的手里,如果你不想明天在賽納河上發現她美麗的身體,請你在今天下午六點以前趕來信封上所寫的地址,否則——後果你自行負責。

    維弗洛

    唐少凡看完信,整張臉都綠了。

    「原來是這個該死的英國佬在搞鬼!」他惡狠狠地咒道。

    但是氣歸氣,他還是得去赴這場凶多吉少的約會,因為他心愛的心蘿正落在那個卑劣無恥的男人手中,唐少凡實在不敢再往下想。

    他保持冷靜地思付了片刻,便跑回房間里,換了一身易于行動的輕便裝束,接著,他打開一個隱藏的抽屜,從里面取出兩把滅音手槍,將子彈裝填進去,又拿了兩只彈匣,分別裝進褲帶中。

    然後,他伸直了右手,食指輕輕一勾,一顆子彈不偏不倚地射中正前方的書櫃,他又拿起另一把手槍試射,照樣命中目標。他很滿意的收起槍,將它們分別掛在腰際兩側的槍套里,奔下樓,以最快的速度開車前往維弗洛指定的地點。

    ############

    比心蘿感到一陣頭痛而清醒了過來。

    「你醒了,美麗的仙蒂公主!」維弗洛還是用紳士的口吻說話。

    「維弗洛,你怎麼會在這兒,這里是……」

    比心蘿嗅到一股濃郁的危險味道,她很快地向四周掃射了一下,又不斷地回想起整個事情發生的經過。

    沒錯!這兒是伊利亞德家位于楓丹白露的別墅。她在英國時曾應維弗洛的邀約來過幾次,不會錯的。

    「是你派人把我弄到這里來的,是嗎?」谷心蘿忍住心中的怒火,冷靜問道。

    維弗洛一反平日的多情,一臉冷酷地走近雙手被反綁的谷心蘿,語帶威脅地說道︰「仙蒂!我再給你一個機會,你點頭應允我們的婚事,否則……」他的眼底閃過一抹可怕陰狠的光芒。

    比心蘿終于知道維弗洛綁架她的目的了。

    看來他對鴻雲集團和唐家四少的恨意還真是根深蒂固!

    莫非他……谷心蘿心頭一震,臉色頓時變得十分慘白。

    「不準你動少凡一根毫毛。」她嚴重地警告他。

    維弗洛的臉色因她的話而變得更加陰狠可怖。

    「我再問你一次,仙蒂,你……」

    「我只愛少凡一個人,你死心吧,我再警告你一次,不準你動少凡一根毫毛,否則我做鬼也不會放過你!」谷心蘿毫不留情地對他咆哮道。

    維弗洛因自尊心嚴重受損,更加憤恨難平,他一把揪起谷心蘿的頭發,毫不憐惜,惡狠狠地說道︰「你這個不識抬舉的賤女人,我不嫌棄你是一介平民而熱情追求你,你不但不知好歹,不領我的情,還將和我最討厭的唐家人結婚,你簡直……」

    他話還沒說完,谷心蘿便一臉鄙視地吐了他一口口水。

    維弗洛更加怒火沖天,啪的一聲,他重重地賞了谷心蘿一巴掌,谷心蘿感到一陣暈眩,應聲倒在沙發上,嘴角淌著細細的血絲。

    維弗洛還不放過她,粗魯地拉住她的頭發,又惡狠狠地給了她一巴掌,但是這次谷心蘿硬是撐住了,沒有倒下去,她毫無懼色地瞪著他,破口大罵。

    「你這個器量狹小、自以為是的狗屁貴族,你以為你是什麼東西?!在我眼里,你連替少凡舔腳趾甲都不夠資格……」

    「你這個賤人!」

    他右手一揮,眼看又是重重地一掌,然而在千鈞一發之際,門被重重的蹋開了。

    「唐少凡,你怎麼進來的?!」

    維弗洛著實吃了一驚,他早在屋外的院中安排了十幾個手下,不應該攔不住他的。

    「我當然是請你那些手下休息一下,大搖大擺地從庭院走進來的。」

    唐少凡說著便朝在左邊一個正瞄準他準備開槍的男人,以迅雷不及掩耳的速度開了一槍,那個男人慘叫了一聲便倒地不起。

    一場驚逃詔地的槍戰立即爆發。

    維弗洛趁著混亂,想把谷心蘿挾持到二樓,但是谷心蘿豈肯乖乖地順了他的意,她立刻朝著他的小腿骨毫不留情地猛踢了好幾下,維弗洛痛得一直叫,而谷心蘿還是沒有一點點放松,恨不得能踢斷他的腿骨。

    維弗洛無法如願地將她帶到二樓,只好退而求其次,一把揪住谷心蘿的頭發,避開她的腳上功夫,躲到安全的角落觀戰。

    只見唐少凡活像美國西部片里百發百中的神槍手,兩只手上的槍真的是百發百中,槍槍命中敵人握槍的手和大腿,令對方倒地不起。

    維弗洛看得魂差點兒沒嚇掉,而谷心蘿則是一臉激賞和興奮,要不是場趕不對,她一定會瘋狂的鼓掌叫好。

    她從來不知道唐少凡的槍法這麼準、這麼快!

    從來沒有人告訴過她,唐少凡在哈佛念書時,連續四年獲得全美大學聯杯的射擊冠軍,槍法又快又準。他那左右開弓的高超本領,還在哈佛的英雄榜上留下斐然的一頁呢!

    比心蘿一點兒也沒有大難臨頭的緊張感,她相信少凡一定救得了她的,他會像西部片里英勇的男主角,在擊敗所有的敵人之後,瀟灑帥氣地解救劇中的大美人。

    經過火爆的場面之後,唐少凡果然沒有令谷心蘿失望,他真的將所有敵人擊倒在地上,現在,他正拿著槍朝維弗洛和谷心蘿逼近。

    「別動!否則我就在她的臉上狠狠的割一刀。」

    維弗洛把谷心蘿壓在自己身前當擋箭牌,一把鋒利的刀緊緊抵住谷心蘿的右頰。

    唐少凡不禁猶疑了一下。

    比心蘿真恨自己,她應該機警一點的,否則,情況就不會演變成這麼不利的局勢。

    「如果你敢動心蘿一根寒毛,我就打爛你的右手!」唐少凡像要吃人般,惡聲惡氣的說道。

    維弗洛被他的氣勢嚇到了,但是事到如今,他豈肯輕易撒手,于是他決心放手一搏,怪聲怪氣地笑道︰「很好啊!你開槍吧!不過在你開槍之前,你的寶貝新娘美麗的臉上就會先劃出一道疤痕!」

    「你……」

    「少凡,危險,後面!」谷心蘿機警的大叫。

    但還是遲了一步,唐少凡雖然敏捷地閃過一擊,但是右手的槍卻因而掉落地上。

    他在萬分之一秒的時間里,轉身用左手上的槍給了那個男人一槍,那個男人再也無力抵抗。

    然後,唐少凡又轉身面向維弗洛,朝他冷不防地開了一槍,偏偏老天不幫忙,子彈竟在這個節骨眼上沒了,維弗洛因而逃過一劫。

    唐少凡心中懊惱萬分。

    情勢瞬時逆轉,維弗洛的手下又從別處趕了過來,好幾支槍同時瞄準了唐少凡。

    維弗洛一臉得意地說︰「丟掉左手的槍,快!否則我就在這女人臉上割一刀!」

    唐少凡不得不听命行事,丟下手上的槍。

    比心蘿咬牙切齒的對身後的維弗洛咆哮道︰「你要割就割吧!」她說著便把自己的臉頰往鋒利的刀口一靠。

    「心蘿,不可以!」唐少凡急得大叫。

    幸好維弗洛反應夠快,在比谷心蘿快了千分之一秒的時間丟掉了刀子,谷心蘿的臉才免于破相。

    唐少凡這才松了一大口氣。

    「你這個卑劣無恥的小人,你不是想在我的臉上割一下嗎?怎麼,我這會兒自己奉上了,你反倒不要了,你到底還算不算是男人!」谷心蘿見行動未能得逞,氣得反唇相稽。

    「你……」

    「不準你動心蘿一根寒毛!」唐少凡臉色大變的罵道。

    維弗洛倏地發出一聲怪笑︰「唷!這麼心疼仙蒂呀!那很好,我們來個交易,只要你肯合作,我保證讓仙蒂完好無缺地回到你的身邊。」維弗洛決定進入正題,省得夜長夢多。

    「你想怎樣?」唐少凡不動聲色地問道。

    維弗洛做了一個手勢,他那四個帶槍的手下便把唐少凡押往二樓。

    他也抓起谷心蘿往二樓走。

    「你給我老實一點,否則我一聲令下,你心愛的唐少凡身上立刻就會開花!」

    維弗洛嚴重地警告谷心蘿,谷心蘿一听,果然立刻把即將踢上他腳骨的腳收了回去,乖乖地跟著他走上二樓……

    唐少凡依照維弗洛的命令,在一張椅子上坐了下來,而他的兩側,還是有兩支槍對著他。

    「麻煩你在桌上那幾份文件上簽名,只要你照辦,我立刻放人!」維弗洛得意洋洋地說道。

    比心蘿忍不住叫道︰「那些文件是什麼?!」

    維弗洛挑挑眉,邪邪地一笑道︰「沒什麼,只是幾份財產轉讓書!」

    「什麼?!」谷心蘿倒抽了一口氣。

    「怎麼樣,唐二少爺?拿你名下的鴻雲服飾企業一半的股權和俄國市場的開發權當條件,換你心愛的老婆一條命,這條件不算苛吧?」他笑得很是得意。

    「你這個該下十八層地獄的大混蛋!你還算不算是人!」谷心蘿破口大罵。

    她真恨不得一頭撞死,一切都是她的錯,如果她小心一點、機警一點,一切事情就都不會發生了。

    「你再亂罵,小心我打攔你的嘴!」

    維弗洛說著,便高舉右手,準備朝谷心蘿頰上揮去。

    唐少凡急得大叫︰「住手!不準你踫心蘿一根汗毛,我簽就是了!」

    「少凡?!」谷心蘿頓時全身冰冷。

    不!不行!

    比心蘿快瘋了!她知道鴻雲服飾是少凡憑著自己的實力,奮都了多年才打下的江山。她听凱茵說過,俄國的開發權是少凡費了五年的時間才爭取到的,唐少凌是這麼說的。

    現在,他竟然要為了她而將它們全部都放棄,不!不可以!絕對不行!

    可是,她的聲音偏偏在這個節骨眼上發不出來,只能淚眼婆娑的看著事情發展。

    「筆給我,我立刻就簽,不過,你必須以伊利亞德家族的名譽發誓,等我簽完後,你會立刻放了心蘿,並讓我們安全地離開這里。」

    唐少凡的氣勢之強烈,惱得維弗洛有些心顫。

    維弗洛舉起右手,說道︰「我以伊利亞德家族的名譽發誓,只要唐少凡簽完讓渡書,我立刻釋放仙蒂,並保證他們安全離去。」

    「很好!一言為定,筆給我吧!」唐少凡倒是沒有一點不舍。

    「不準簽!如果你敢簽,我就跟你離婚!」谷心蘿好不容易找到自己的聲音,立刻拼死地嘶吼。

    唐少凡竟然還笑著說︰「唉!小姐,我們連婚都還沒結,談離婚太早了吧!」

    「那我就抵死不嫁給你!」

    「那我就死給你看!」唐少凡倒是對答如流。

    「唐少凡!我不準你簽名,你听到沒?你這個傻瓜,大白痴,你何苦為了我,把千辛萬苦掙來的事業拱手讓人?!大笨蛋,你以為你是溫莎公爵啊,跟人家學什麼不愛江山愛美人,大白痴!不準你簽名,你听到了沒!」谷心蘿叫得聲音都快啞了。

    唐少凡手上的筆卻一秒也沒停過,堅定不移地一張又一張的簽名。

    「少凡……」谷心蘿急得痛哭流涕。

    「親愛的,別哭,我會心疼的。你听我說,事業沒了我還可以重新出發,重新再來,反正我還年輕,有的是時間。但是你不同,我到現在才知道你對我是如此的重要,沒有你的日于是沒有任何意義的,你比我的生命還重要,因此,我願意用我的事業做交換,來換取你美麗的容顏和生命!」唐少凡簽完所有的文件之後,出自肺腑的說道。

    比心蘿感動得淚水直落,但是她真的不要少凡為她如此犧牲啊!

    「不!不要!不可以交給他!少凡,不要!我不愛你,一點都不愛你,你听到沒,大傻瓜!」谷心蘿絕望地嘶喊。

    「我卻深愛看你,親愛的!」

    唐少凡連眉頭也沒皺一下,毫不留戀地把手中的文件遞給維弗洛。

    當維弗洛得意萬分的要從唐少凡手中接過文件時,那疊文件卻被另一只手捷足先登,搶了過去。

    「誰這麼大膽?!竟敢……父親!」

    當維弗洛發現站在眼前的竟是他的父親伊利亞德一世時,臉色不禁大變。

    「你們全部退下!」

    伊利亞德一世一聲令下,包括用槍抵住唐少凡的兩人在內,全都乖乖地退了出去。

    「父親……」維弗洛大叫一聲。

    「放開仙蒂小姐!快!」

    他極具威嚴的一吼,維弗洛懾于他的氣勢,只得心不甘情不願的放開谷心蘿,谷心蘿立刻奔向少凡。

    然而,她卻被伊利亞德一世阻擋了去路。

    「臭老頭,快放開我!」

    「心蘿,不可以對公爵無禮!」唐少凡叫道。

    「可是……」

    伊利亞德一世卻一點兒也不以忤,一臉慈樣地笑道︰「親愛的,你可能誤會我的意思了,我只是要喬治先幫你松綁罷了!」

    說著,他便對身旁的中年男人做了一個手勢,那個叫喬治的男人立刻必恭必敬地為谷心蘿松綁。

    比心蘿卻反而動也不動的留在原地,撲的一聲跪在老公爵的面前,淚眼婆娑地說道︰「親愛的公爵,請您接受我的懇求,我願意用我的生命做交換,請您把讓渡書還給少凡,好嗎?」她撿起了方才維弗洛掉在地上的刀,抵住自己的脖子。

    「心蘿,你別做假事。」

    唐少凡一陣鼻酸又心疼,連忙沖向她。

    老公爵深深感動,蹲下去扶起她。

    「起來吧!勇敢的小姐。來,快把刀放下!」

    「不!除非您答應我!」

    比心蘿不理會少凡的拉扯,眼楮直直瞪視著著公爵。

    「我就是為了阻止這件事才趕過來的,小姐。」

    老公爵和藹的一笑,被這個女孩的勇氣和心意給完完全全折服了。

    「您……您是說……」

    比心蘿手上的刀啪的一聲掉到了地上。

    老公爵朝她微笑著點點頭。

    「謝謝您,公爵!」谷心蘿給了他一個熱情的擁抱。

    老公爵一面輕撫她的發絲,一面把整疊文件交還給唐少凡。「年輕人,這個你拿回去吧!」

    「父親……」維弗洛臉色大變。

    「你給我閉嘴!我什麼時候教過你這些卑鄙的做法了?!你如果不服氣,應該光明正大地在商場上和唐先生一決雌雄,怎麼可以耍這種下流的手段?伊利亞德家族的聲譽全被你丟光了,你還好意思在那兒大吼!」老公爵氣勢驚人地大罵。

    「我……」維弗洛在父親的威嚴下,不敢再多說一句話,「我實在不甘心,我追了仙蒂三年多,到頭來卻……」

    「只是你自己魅力不夠,怎能怪唐先生呢?」

    「我……」維弗洛不再說話了。

    老公爵轉而拉起唐少凡和谷心蘿,對他們說︰「很抱歉,維弗洛做了不該做的事,我在這兒代他向你們道歉,請你們別再和他計較,好嗎?」

    「公爵,您快別這麼說……」

    唐少凡的話還沒說完,老公爵便打斷他。

    「不!請接受我的道歉,否則我會一輩子深感愧疚的。還有這些文件,你拿回去吧!伊利亞德家族不需要這些東西,唐先生。」他深深地看著唐少凡。

    唐少凡思忖了半晌,才開口道︰「我明白了,謝謝您,公爵。」

    說著,他便接下老公爵手上的文件。

    老公爵這才滿意地笑道︰「我才要感謝你沒有報警呢!否則我們伊利亞德家族的名聲就掃地了!」

    唐少凡露出一臉笑意道︰「歡迎您來參加我們的婚禮,公爵。」

    「我一定會去的!你們真是郎才女貌。」老公爵衷心地贊道。

    他非常欣賞唐少凡這個杰出英俊的年輕人,還有谷心蘿這個勇敢的美麗女孩。

    「謝謝您!那我們先告辭了!」唐少凡誠摯地說道。

    「好!好!婚禮上見!同時,希望我們以後在商場上也能維持良好的情誼。」老公爵不忘說道。

    「一定會的!」

    臨走之際,谷心蘿轉身對維弗洛說︰「對不起,維弗洛,不是你不夠好,而是因為我倆無緣,我這一生只受少凡一個人,所以我只能對你說聲對不起了,同時祝福你早日找到理想的新娘。再見了,維弗洛,希望我們以後還是好朋友。」說完,她便和唐少凡頭也不回地走了。

    直到他們開車離去,維弗洛才追到門口大叫︰「仙蒂!我愛你!對不起,祝你幸福!」一顆淚珠掛在他的眼角。

    老公爵愛憐地拍拍兒子的肩膀,語重心長地說道︰「死心吧!兒子,雖然勇敢美麗的仙蒂的確是最適合你的女性,但是唐少凡是條龍啊!你知道的,中國人喜歡用龍這種靈獸來贊美杰出而氣宇非凡的男人,那個唐少凡正是一條少見的龍。而強悍、勇敢又美麗的仙蒂,正是騎龍的少女,只有唐少凡那條龍才配得上她,也只有她才降伏得了唐少凡那條龍。所以他們是天生一對,世間絕無僅有的絕配,你根本沒有插足的余地啊!」

    听父親這麼一說,維弗洛總算釋懷了,他嘆了一口氣說道︰「是啊!他們才是天造地設的一對!從我在宴會上目睹他們共舞,我知道了,只是高傲的自尊心令我不願意承認罷了!沒錯,他們是絕配,是我和仙蒂無緣。」

    ############

    唐少凡和谷心蘿趁著黎明,加速往前疾駛。

    比心蘿忍不住問道︰「少凡,如果那時老公爵沒趕來,怎麼辦?」

    「那就把江山送給那個英國佬嘍!」唐少凡快人快語。

    「你一點也不會舍不得嗎?」

    「我只要有你就心滿意足了。」他給她一個帥氣的笑。

    「討厭!」

    她靠在他的肩上,幸福地笑著。

    她知道他說的全是事實,由他在那個節骨眼上的表現,她百分之百地肯定。

    幸福的淚珠不禁流下她的雙頰。

    「怎麼了?」他關心地問道。

    「沒什麼,只覺得自己太幸福了,有你這個白馬王子這麼愛我!」

    「你這才知道,強悍刁蠻的公主。」唐少凡快意地笑道。

    「對了!我從來都不知道你是個神槍手!」谷心蘿問道。

    「那當然!我大學時可是連續四年獲得大學聯杯射擊冠軍的。」唐少凡得意地笑道。

    「好厲害呀!」谷心蘿衷心贊道。

    「你更厲害,竟然能打敗我這麼厲害的高手。」他向她眨眨眼。

    她會意地笑了。「那你可真的是棋逢敵手啦!」

    唐少凡先是一愣,隨即縱聲大笑,「說得好l棋逢敵手!」

    「少凡!」

    「嗯?!」

    「我再問你最後一件事。」

    「問吧?」

    「你是什麼時候愛上我的?」

    唐少凡眼珠子一轉,清清喉嚨才說道︰「從初次見面,你從樹上掉下來坐在我的身上,我就愛上你這個強悍的刁蠻公主啦!」

    「真的?!我也是呢!」谷心蘿忘情地抱住他。

    「所以說我們是天生的絕配,對吧!」

    「完全正確!」

    快樂的車子載滿了一車的甜蜜幸福,向前直奔。

    ############

    「快點,否則我們會趕不上飛機的!」唐少凡搬了一大堆先前采購的禮品上車,急急地催促道。

    「知道了啦!」谷心蘿神采飛揚地蹦進駕駛座旁。

    車子快速地向機場直奔而去。

    一個小時後,一架飛機劃過天際,載著幸福的兩人,朝大西洋的那端呼嘯而去。

    盛大非凡的婚禮,正在海的彼端向他們招手呢!

上一頁返回目錄頁下一頁單擊鍵盤左右鍵(← →)可以上下翻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