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言情小說 > 明淨 > 囚來的王妃 > 第十九章
選擇背景顏色︰
選擇字號︰

小竅門︰按左右鍵快速翻到上下章節

囚來的王妃 第十九章

作者︰明淨

    【第十章】

    蓋洛•尼頓國王的馬車一抵達聖尼斯教堂,立刻贏得眾人的歡呼,大家高舉雙手歡慶薇琪公主的世紀婚禮。

    薇琪緩緩的步下馬車,到處是他們子民的歡呼聲此起彼落,蓋洛•尼頓國王牽起她的手走向紅毯,雖然四周的氣氛非常熱絡,但她的心卻十分平靜,激不起她任何的漣漪。

    她未來的伴侶就在紅毯的另一端等著她,她卻沒有任何的欣喜,反而有種說不出的苦澀感。

    從女兒緊握住他的手,蓋洛•尼頓國王可以感受到女兒的緊張,他另一只手輕輕地拍拍她的手背,希望能舒緩她的不安感。

    參加婚禮的觀眾都已經入座,但看到眼前俊帥高大的新郎莫不震驚萬分,前方證婚的神父及維持秩序的侍衛示意大家稍安勿躁,不要發出任何的聲響。

    薇琪深吸一口氣,伴著結婚進行曲,她跟隨著父王緩緩地步向紅毯的前方,對著不知的未來感到十分的不安,一旦她的手交到對方的手上,就再也沒法回頭了。

    雖然頭紗遮住了她的視線,但她可以清楚地感受到對方灼熱的視線,如此緊迫而逼人,讓人喘不過氣來。

    突然她縴細的手被另一個厚實而溫暖的手掌握住,像是有一股莫名的電流穿過她全身,讓她渾身一顫,她想要抽回手卻被對方緊緊地握住。

    證婚的神父輕咳了一聲,全場覆靜以待。

    「你願意在上帝的面前宣示,不管對方生老病死,你都願意照顧對方一生一世,不管……」

    神父念完了整段結婚誓詞,但薇琪卻彷若沒听進去任何的話,甚至連對方的名字她都沒去注意,像趕沒有知覺的娃娃任人擺布。

    「薇琪,你願意嗎?」神父重復問了薇琪幾次,她都沒有回應,直到對方加重力道握緊她的手,手上傳來痛覺才恢復自己的意識。

    「呃,我願意。」薇琪吐出很輕的聲音,接受了這件婚事。

    交換完誓言,薇琪的手指馬上被一只冰冷的戒指套上,她也拿起了父王為她準備的男戒為對方戴上,但對方的手指為何給她一種莫名的熟悉感,她苦笑著想甩掉了這個可笑的念頭。

    完成交換戒指的儀式後,神父在眾人面前正式宣布他們已經結為夫妻的事實,引起眾人熱烈的歡呼。

    最後新郎並沒有隨著大家起哄而親吻新娘,他神秘的不發一語把新娘接上了馬車。

    在薇琪坐上馬車之前,蓋洛•尼頓國王忍不住擁住女兒,年邁的眼眶泛出一層水氣,他最疼愛的女兒終于要嫁人了,往後的一生要托付給另一個男人,他相信他一定會好好愛護她的。

    薇琪也感受到父親的不舍,忍住嗚咽不敢哭出聲,「父王,您別擔心我,不是說好就算我嫁出去,我還是要回來繼承您的王位不是嗎?」嫁給別人後,她就不能再像從前一樣隨時陪伴在父王的身邊。

    「我不是擔心你,只是太高興了!」蓋洛•尼頓國王知道他流的是高興的眼淚,而且他打算在薇琪嫁過去後,他在心中下了一個重要的決定。

    父女道別完,薇琪踏上她另外一條回家的路上,她頓時百感交集。

    此刻的她心情非常的混亂,視線又被白色的頭紗遮住,看不清周遭的環境,更看不到身旁男人的表情,這讓她更坐立難安。

    在這麼小小的馬車上,就她跟自己的丈夫坐在里面,因為路上的顛簸,兩人的身體不時的觸踫到,這讓她更覺得困窘,仿佛空氣中的氧氣都快不夠用,呼吸頓時急促了起來。

    怎麼喀森公爵變的這麼沉默,印象中他是很健談的,這讓她感到很不習慣。

    「請問我們快到了嗎?」車身在一直晃下去,她快要暈眩了。

    「我們就快要到了,你再忍忍。」

    一听到對方的聲音,薇琪臉上露出訝異的表情,這聲音就像是他的嗓子,她是頭暈到產生錯覺了嗎?

    突然馬車來個不大顛簸,她更覺得暈眩,身體突然失去平衡往身旁的男人倒去。

    「小心!」對方緊張地抱住她,一股好聞的純男性氣息竄入薇琪的鼻中。

    她害羞得想要坐起來,卻被對方緊緊的抱住。

    「我沒事,可以讓我坐起來嗎?」

    「還有一段路才會到,你若不舒服就躺在我的懷里;別忘了我們已經是夫妻了,跟我在一起不需要這麼拘謹。」對方溫柔的抱著她,柔聲的安撫道。

    在那一瞬間,她以為她又回到伊烈的懷里,對方強而有力的心跳聲就在自己的耳邊,就像是一首好听的安眠曲,放松了她緊繃的神經。

    「我們快到了嗎?」喀森公爵的家有這麼遠嗎?他們似乎已經離宮殿到很遠的地方了。

    「噓!桂說話,很快就會到了。」對方很有耐心地哄著薇琪,嘴角有掩不住的笑意,可惜薇琪看不到這樣的表情。

    就快要到「家」了,很意外她對這樣的認知並不感到排斥,只是回新家的路程比她想象中的還要遙遠。

    她的眼皮好重,或許睡上一覺,她就會回到另一個舒服的家,這個男人給她一種莫名的安全感,怎麼以前都不會這麼覺得呢?

    「不!父王,我不要離開您,您不要走……」薇琪不斷的夢囈,額頭甚至滲出了細小的汗珠。

    她睡得極度不安穩,夢中父王不知什麼原因要離開她,她不停的追問父王要去哪里,卻都得不到回應,她害怕得想要抓住父王,卻怎麼也留不住他。

    看到床上的女人像是做了什麼可怕的惡夢,不停的翻身夢囈,床邊的男人著急得想要搖醒她。

    「啊!」薇琪哭喊出聲,驚醒過來,她瞪大雙眼不敢置信的看著眼前的男人!

    「伊烈,是你嗎?」她伸出手想要摸摸眼前的人,但怕只是一個幻影。

    「是的,是我。」伊烈拉住她的手往自己的臉上貼去,想要借由臉上的溫度告訴她,她所看到的人不是虛幻,而是真實的他。

    見到朝思夢想的男人,薇琪眨眨眼楮再也忍不住紅了眼眶。

    她好怕這又是另一場夢境,醒來這一切又會從眼前消失不見……

    突然她恨恨地捶向他的胸膛說道︰「可惡,你竟然聯合父王一起欺騙我,你可知道我等你等得有多辛苦嗎?可惡……」

    像是要發泄一年多來的憤懣,薇琪雙手不停的捶打伊烈,她用盡了全身的力氣,拳頭如雨點般不停的捶落,直到雙手無力了才停下來。

    伊烈心疼的將她攬在懷里,當初只是想要懲罰她不告而別,才會想要編織這場謊言婚禮,沒想到卻惹得佳人如此傷心難過。

    舍不得她落淚的樣子,伊烈柔聲的安撫道︰「你別生氣了,好不好?」

    「你為什麼要這樣欺騙我,那時父王要我嫁給喀森公爵,我心有多難受,我希望父王能取消掉這場婚禮,但卻不被同意。」那種心如刀割的感覺,她還心猶余悸。

    如果不是她乖乖的接受這場婚禮,他們是不是又要繼續折磨著對方。

    「當初你不跟我商量,就自己偷偷逃回去明日之國,橋梁又被斬斷,我根本不能立刻飛過去找你,你可知道我有多心慌嗎?」

    據當時旁觀者所說,他那時就像是一頭發狂的野獸,若不是一旁人抓住他,恐怕兩人早已紛紛跌落擺渡之河。

    「我不是故意要背著你逃回去明日之國,我非常想念我的父王,你又都不願意傾听我的心聲,答應讓我回去,我只能出此下策……」薇琪還沒說完的話,被埋沒在他的唇海里。

    「嗚,別這樣,我話還沒說完呢。」她還沒跟他說清楚前,怎麼可以親她的嘴。

    薇琪嘟著嘴抗議道,殊不知這樣的嬌憨讓眼前的男人下腹生起一股熱意。

    「對不起,我不應該害你這麼難過的,現在你已經在眾人面前答應做我的妻子,不準你再這樣不告而別了,知道嗎?」

    阻止佳人繼續在他耳邊嘰嘰喳喳的最好方法,就是用唇堵住她的嘴,他們好不容易才又相聚,今晚又是他們的新婚之夜,一刻值千金。

    「我答應你以後不管什麼事都會先找你商量,但你也要照著做,可以嗎?我不希望我們兩人之間再有什麼遺憾發生……」

    當初她任性地離開伊烈的身邊,也帶給他很大的傷害,明明雙方都很愛對方,卻因為溝通的問題,讓彼此身受其苦,她希望之後不要再重導同樣的錯誤。

    「好,我什麼都答應你,只要你不再離開我的身邊……」

    身穿白紗的薇琪彷如落入凡間的天使,如此的純潔,深深地吸引住他的眼光。

    一年不見的她益發美麗,明艷的奪人心弦,伊烈銀眸轉深,低頭攫住她那嫣紅的雙唇。

    ……

    次日和煦的陽光灑落在光滑的大理石面上,悄悄的吵醒睡夢中的男女。

    「起床!」薇琪調皮的用發根搔弄伊烈的鼻子,她深情的望著伊烈深邃俊美的五官。

    到這一刻,她還不敢相信他們已經結為夫妻的事實。

    伊烈感到鼻子一陣搔癢,打了一個大噴嚏,整個人也蘇醒過來。

    「真是調皮的小妖精!」伊烈作勢輕輕打了一記,隨後唇罩了下來,無言索了一個早安吻。

    昨夜伊烈像是有用不完的精力,跟她索求了好幾次,怎麼現在他又生龍活虎起來,一幅不會累的樣子。

    「烈,現在是早上。」

    「我永遠都要不夠你……」他的新婚嬌妻實在是太迷人了,他都舍不得放她離開床邊。

    如果不是還有一件重要的儀式要忙,他可不會這麼輕易地放過她。

    「今天我要帶你參加王妃的登基儀式,正式向大家宣布我們的關系。」伊烈已經迫不及待的想要跟子民分享他跟薇琪已結婚的喜訊。

    「啊!這麼趕。」

    薇琪隨後被侍女帶去梳洗,並換上了一套王妃官服,並綰起那一頭金色的秀發,顯得十分莊嚴而隆重。

    伊烈也穿上暗月之國歷代相傳的王袍,戴上王冠,整個人散發著王者的尊貴氣息,令人不敢逼視。

    眾等將領整齊的排列在外頭,暗月之國的子民也已經來在宮殿外頭夾道歡迎,薇琪見到這等浩瀚氣勢,心頭震撼不已。

    伊烈牽引著薇琪來到宮殿外頭,接受眾人的祝福,熱烈的歡呼聲此起彼落,響徹整個天際。

    暗月之國的子民都對伊烈國王娶妃一事,感到非常振奮,听說對方還是明日之國的薇琪公主,兩人非常的登對。

    兩國一旦結為親家,也有助于兩國的合諧關系,大家都很樂見其成,底下老百姓的真誠祝福讓薇琪十分動容。

    「烈,非常謝謝你安排的這一切。」

    伊烈為她所做的一切深深地打動她的心,她何其幸運能夠擁有這位王者的鐘愛。

    「這是應該的,因為你是我的愛妻……」伊烈擁住薇琪送上一個熱切的吻,炒熱了四周的氣氛,引起眾人的鼓噪。

    在眾人的見證下,薇琪公主正式成為暗月之國伊烈國王的王妃,血晶之煞的詛咒也成功的在第七十七世紀被破解。世上唯有真愛才能打破任何的禁忌,這是自古以來千律不變的真理。

    次年的春天,蓋洛•尼頓國王正式將王權移交給伊烈國王,在兩國人民的見證下,明日之國跟暗月之國合並為日月王朝,伊烈•肯尼國王依法成為王朝的首任國王,而薇琪•尼頓公主則為首任的王妃,兩人一統天下,劃下歷史的新里程碑。

    兩國傳奇性的發展也被眾人所歌頌,另一個輝煌的時代才正要開始。

    【全書完】  

上一頁返回目錄頁下一頁單擊鍵盤左右鍵(← →)可以上下翻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