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言情小說 > 青微 > 強欺嬌娘子 > 第十七章
選擇背景顏色︰
選擇字號︰

小竅門︰按左右鍵快速翻到上下章節

強欺嬌娘子 第十七章

作者︰青微

    【第十章】

    「你也吃呀。」看著眼前一直盯著自己的男人,燕初寒有些不好意思,「你看著我吃不下。」

    「好,我不看。」雖然這樣說著,燕荊還是目不轉楮看著她,原來,失而復得的感覺是這樣美好。

    「來,一起吃。」看他一臉痴迷的模樣,燕初寒不好意思的笑笑,「你也多吃些,你的傷還沒好呢,別只看著我吃。」

    輕聲一笑,燕荊也順著吃了些,兩人邊說邊笑,竟比在衡陽的日于還逍遙些,用過飯食,又扶了燕初寒到床邊,「你要好好歇著。」

    「我不要,我剛吃過東西怎麼睡得著,放心好了,我身體已經恢復了,別這麼擔心。」

    「唉。」嘆口氣,燕荊坐到床邊,「你這些日子一直昏昏欲睡,我怎麼能放心。」

    「那你陪我說話。」燕荊笑笑,「我心里還有好多疑問。」

    「什麼事情,別太累,要早點休息,以後再說,好不好。」燕荊陪著笑臉。

    「不行,我現在就要知道,雷家,就是雷昌雲,他為什麼會和你結仇。」燕初寒不達目的誓不甘休,這問題已經困擾了她好久,不趁著這個機會問出來,怕以後都別想知道了,燕荊的性子她還是知道的,最喜歡獨自承擔,什麼煩心事都不讓她知道。

    「你真的想知道。」

    「當然,你不想說嗎?還是說,你覺得瞞著我會比較好。」半靠在床上,燕初寒抱緊他手臂,一臉撒嬌,「說嘛,不然我會好奇死的。」她到現在還記得雷昌雲說的那些話,什麼自己是罪魁禍首,這到底是怎麼回事,听起來事情和自己是有關系的,可燕荊為什麼不說呢?

    她以為燕荊這次還會拒絕,卻沒想到後者只是淡淡一笑,捏捏她鼻子一下,「別說什麼死不死的,我告訴你就是了。」

    不敢置信看著他,燕初寒沒想到自己這麼簡單就能得逞,「你真的要說。」

    「你呀!」瞪她一眼,燕荊將她摟在懷里,下巴抵著她的頭頂輕聲說道︰「說來這事兒,真的和你有些干系,還記得一年前,你讓人傳來消息,說雷昌雲糾纏你太甚……」

    「難道,毀掉雷家的人是你。」燕初寒猛然搭話,她當時只是借故支開眼線,卻沒想到會演變到如此。

    「是。」嘆口氣,燕荊繼續說道︰「那時候我心情正煩,你硬是要到晉北,我每日思念你,吃不下飯,也睡不著著,什麼都做不下去,半年後,好不容易習慣了沒有你的日子,卻有人來說你被糾纏,一怒之下,我就想要教訓一下雷家,膽敢欺負我心愛的女人,我會讓他付出代價,不過,我當時只想著給他點教訓,並沒有要毀掉雷家,可等我趕到晉北,你卻已經離開,那時的我,心里又急又惱,就把所有的怨氣都發泄到雷家身上,至于我怎麼做的,我不想多說,不然你一定會討厭那樣殘忍的我。」

    這個消息如此震撤,燕初寒抬起頭看著他的眼楮,「你……」

    「丫頭,別這樣看著我,我雖然手段狠毒了些,可都是怕你受傷害,別害怕我好嗎?我這一生什麼都不怕,就怕你會討厭這樣的我,所以才一直不許你接觸商場上的一切。」他的聲音是那麼地無奈。

    燕初寒卻依舊怔怔的,輕聲說道︰「你剛才說,你心愛的女人。」她听錯了嗎?那句話真的是他說出口的嗎?

    沒想到燕初寒糾纏的是這句話,燕荊一愣神,眼底已經寫滿柔情,「是,我心愛的女人。」

    「不會的,一定是我听錯了。」燕初寒搖頭。

    雙手固定住她的腦袋,燕荊凝視著那雙眼楮,「經歷了這件事你還下信嗎?我是個傻子,你留在我身邊的時候,我不肯面對自己的心思,等到你離開,才追悔莫及。」

    「不……不可能,你愛我,不會的!」她在顫抖,同時喜悅也侵襲了全身,讓她整個人都變得輕飄飄的。

    「笨丫頭,你還不相信嗎,我愛上你了。」捧著她的臉頰,他低聲說道︰「如果沒愛上你,我怎麼會像個傻瓜一樣瘋狂的找尋你,怎麼會那麼狠地除掉雷家,一向冷靜自持的我又怎麼會和裴易爭吵,你還不僅嗎?雖然以前的我,死也不肯承認自己的心意,可已經失去你一次,我不會再讓自己失去你第二次。」他終于明白自己的心意,也有了表白的勇氣,原來這個女子早就進駐自己心底,只是自己以前不敢面對。

    「可是,你從來沒對我說。」燕初寒迷惑了,可是,如果不在乎,他怎麼會不顧自己的安危替自己擋刀。

    「傻瓜,我如果不是愛上你,上次怎麼會失控的想要霸佔你,我好不安,怕你會離開,才會不顧一切想著佔有你,可是,當我看到你的淚水,我發現自己錯了,原來愛上一個人,會令人變得軟弱、恐懼。」燕荊低聲說道,「你昏倒的這些日子,我日夜照顧你,難道你還不明白我的心意。」

    「我,我不敢相信。」想起上一次的親密,她羞紅了臉。

    「你還敢不信我,我什麼時候騙過你。」

    「可你一直把我當作你的妹妹,不是嗎?」燕初寒紅了眼眶。

    燕荊眉頭皺成一團,雙眼精光一閃,已經吻上那誘惑人的櫻唇,狠狠肆虐一番才方休,「你以為,我會對自己的妹妹做這種事。」

    「唔。」驀地堵住雙唇,燕初寒瞠大雙眸,「你,你是真的。」

    「我是真的,所以,你要跟我回去嗎,跟我回去衡陽,我們馬上成婚,一輩子在一起,讓你再也不會懷疑我的心意。」燕荊雙目灼灼看著她。

    「你為了我心痛,毀掉雷家,還不顧自己的安危擋住那把刀,是因為你愛我。」燕初寒楞楞的說道。

    「對,就在昨日我還想著就那樣離開吧,可上天又給了我一次機會,初寒,跟我走好不好,這一世,我保證不會再傷害你。」

    他的聲音堅定又深情,讓燕初寒愣愣的不知如何回應。

    看著她木然的表情,燕荊只覺得自己一顆心沉到最深處,眼底已經涌上一抹失望,「你還是不肯相信我,不肯隨我回去,好,我說過不會勉強你,等你身體好了,我會把你送到裴易那里,初寒,你只要記得,就算你不願回頭,我也會是你永遠的家人,這句話永遠不變……」驀地起身,回應燕荊的是一個香軟的唇辦。

    「我願意!」燕初寒不允許他再多說一句,柔軟的雙腎纏上他的脖頸,青澀的吻上他的雙唇。

    只是片刻驚詫,燕荊已經回過神來,不再多言一句,毫不猶豫回應她的吻,擁著她的手臂也加重力道,讓兩入之間再無一點縫隙,慢慢倒在柔軟的被褥上。

    ……

    「那你答應我一件事?」

    「什麼事?」燕初寒艱難地抵抗著他的親密。

    「跟我回去,做我的妻子。」

    她來不及回答,只因那欲望排山倒海而來,攀附著那勁瘦有力的身軀,燕初寒無聲的回應他的追問。

    唉,既然有了肌膚之親,她還能怎麼辦呢!

    何況,她對燕荊的愛從未改變,未來,也只想牽著他的一起走過。

    燕荊,你听到我心底的答案了嗎?

    陽春三月,正是百花齊放的好時節,找個僻靜的花園角落,沏一壺清茶,閉目假寐,感受那微風習習,入目便是繁花似錦的美景,當真妙哉!

    猶記得去年這般時候,那貌比花嬌的少女還端著花下與自己侃侃笑談,清淺的笑容如夢中人,只那麼一眼就再不能忘卻。

    只可惜,如今再多相思也攔不住離開的腳步,她終究這是回到了燕荊的身邊,從此雙宿雙飛只羨鴛鴦不羨仙,此等美景,也只有一個人靜靜看著。

    遠遠瞧見那人悠閑的模樣,須發皆白的老者放慢了腳步,輕輕靠近。

    「裴少爺,衡陽來了信。」

    听到這話,那個躺著的年輕男人輕輕睜開了雙眸,「給我吧。」

    老翁恭敬地雙手遞上,男子接過那薄埂的一封信,慢悠悠的拆開,細細的看。

    不過片刻時間已經看完,嘴角露出一抹苦澀微笑,「她終究選擇了那個男人。」

    「裴少爺。」老翁奇怪的看他一眼,「可是燕姑娘有了消息,那咱們的人還要不要接著找下去。」

    「不用找了,她已經安然無恙,這信,拿去燒掉吧。」男子隨手一揮,那輕飄飄的一紙信已經拋到他腳下,細眼瞧去,卻是一首詩,落紅本是無情物,可憐流水為痴狂,淺入青衫明月夜,紅塵相忘勿思量。

    「是。」撿起那信,老翁轉身要走。

    「慢著。」裴易突然坐起身,迷蒙的目光看向那花叢深處,目光所及之處彷佛有什麼值得眷戀的東西,他輕聲說道︰「備一份厚禮,務必在十日內送達衡陽燕府,就說是晉北裴易送的新婚賀禮。」

    「是,裴少爺還有什麼吩咐的。」

    他慢慢躺下去,嘴角露出一個淺淺的笑,「沒了!」

    從今往後,再也不會有了!

    九日後,燕府。

    「在看什麼。」燕荊靠近桌邊發呆的女子,伸出手臂擁她入懷。

    側首依靠著他的胸口,燕初寒微微一笑,「裴易來的信,還有送來的賀禮。」

    听到這名字忍不住皺起眉頭,燕荊眯起眼楮,一臉危險的笑容,「那小子寫了什麼,讓你看的這麼入神。」

    「白紙一張!」揚起那張空白的紙,燕初寒微微一笑。

    「你明白他在說什麼。」看她那笑容,燕荊忍不住輕輕吻上她眉頭。「從今往後,我不許你在和他來往。」

    「他是在說,他忘記了,一切都回到了最開始,我不認識他,他也不記得我。」

    「很好!」燕荊眼眸一閃,滿意的笑了,「還有一條,從今往後,你的眼里心里只能有我的位置。」

    「好!」

    燕初寒輕輕應了,露出一個寫滿幸福的微笑。

    真好,他放下了,而自己也將開始另一段人生。

    以後的日子里,她會把所有的目光全部給燕荊,這個願意陪自己漫長一生一起走下去的男人!

    這一路走得好艱難,十幾年的糾纏,五年的痴戀,幸運的是終成正果,也正因為得來不易,才越發覺得珍貴。舍不下,放不開!

    【全書完】    

上一頁返回目錄頁下一頁單擊鍵盤左右鍵(← →)可以上下翻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