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言情小說 > 七季 > 狼君偏愛卿 > 尾聲
選擇背景顏色︰
選擇字號︰

小竅門︰按左右鍵快速翻到上下章節

狼君偏愛卿 尾聲

作者︰七季

    莊綺雯幾乎脫力,要不是顧思朝一直扶著她,她肯定會就這樣栽到床下。

    彼思朝將她放在床上,看到她肩膀顫抖,抽抽泣泣,不禁聲音越發粗暴︰「哭什麼!是你勾引我的,如果你不做那些事,我那時就不會把持不住要了你,我們間本來就沒有什麼未來,但你一而再、再而三地逼我跨越那條線,如今再也回不去了,我不管你怎麼想我,反正既然你回來了,你就自認倒霉吧!」

    自認倒霉?是她勾引他的?莊綺雯的肩膀顫抖得越來越厲害,最後終于顧不住形象,支著虛脫的身體大笑了起來。

    笑得眼淚都掉了下來,她這副又哭又笑的模樣,在顧思朝看來必定是有幾分可怕的。

    不知道如果她裝作被他弄瘋了,他又會是什麼反應呢?

    「你所指的‘好奇心的代價’,就是指你對我的感情並不只有報復,而是還有其他?就是那些其他的理由,才決定了你默默地做了那麼多事,最終又不得已放我走了?」「不知道!隨你怎麼認為!」他有些氣惱地別過頭去。

    「是從什麼時候開始的?」她爬起來,環住他的脖子,看他又有些陰沉又有些呆愣的模樣,「是從什麼時候開始,你對我抱有那些‘其他’的感情的?」

    「這跟你有什麼關系!」

    「有關系啊。」她笑,「也許這可以讓我知道,我們是不是兩情相悅的。」顧思朝像受到什麼刺激一樣,徒床上彈跳而起,差點把莊綺雯摔下床去。

    她發現,他的反應真是異于常人!

    彼思朝見鬼一樣看著她,看她不像是被什麼不干淨的東西上了身,才勉強哼出一個冷笑「你對我?怎麼可能!你只可能恨我怨我!」

    「那你對我呢?我恨你自然是因為你對我不好,可即使這樣你對我卻不止是恨意?」

    「恨你?我當然恨過你,恨你們莊家的所有人。」想到這里,顧思朝不禁暴躁起來,「但是我不知道該拿你怎麼辦!你總是纏著我,不論我對你多麼沒好臉色,你還是用一張笑臉貼著我,在那些暗無天日的日子里,唯一一個陪在我身邊的人是你,如果你爹娘都不在了,你該如何生活?我不能讓你流落街頭,但也不可能將你捧在手心,所以我只能那樣待你,才能給自己心中的恨一個交待!」

    「我以為自己已經奪回了一切,但之後卻發現其實我的生活,根本沒什麼本質上的改變,我依舊是一個人,而一直在我身邊的人還是你,對于這樣的你,我怎麼恨得起來?可是除去那上一輩的債,我們之間又還剩下了什麼?每當你用那種怨恨的神情看著我,每當你對外面自由的生活表現出渴望,我都覺得自己是個混蛋,可那又怎樣?只要你還在我身邊……」

    「你騙人!」莊綺雯被這一切嚇到,他在用仇恨維系著他們之間的關系,所以他只能不停地加強這種仇恨,陷入了一個自己也無法回轉的惡性循環里。

    如果照他的說法,那他不就是從很久以前就對她……「我有必要騙你嗎?」顧思朝去打開櫃門,拿出她進來前他一直在看的東西扔在床上。

    那竟然是一個木雕的小男孩!

    莊綺雯一下明白了什麼,她小心地捧起那塊木頭,心思百轉,只听他艱難又負氣地說︰「我從來沒有騙過你!只是不想把事情引向更復雜的地方!」

    「怎麼會復雜呢?這不是很單純的事情嗎?非常非常單純,一個你一個我,再沒其他人,還有很多可愛的小動物,我們會……」

    「我們會永遠在一起!可是可能嗎?你真的甘心……」顧思朝話沒說完,自己的胸懷已被撲上來的她佔滿。

    他不能自制地抱住她,必須要控制力道,才不至于將她折斷,他的聲音听上去是那樣干澀︰

    「你真的甘心和我這種人永遠在一起?沒有仇恨,沒有任何因素,只是因為……」

    「只是因為我心里有你,我愛你,愛著那個總是沉默地看著我的你!」

    「不能後悔了……我不管,再也不能後悔了!」

    他下巴抵在她肩頭,幾乎是惡狠狠地說︰「你再也沒機會離開我了!」

    「嗯!」一時無話,也不需要什麼話,他們相擁很久,直到內心真的確認了這一切都是真實的,並不是再只是心中的臆想。

    那一夜是如此漫長,卻又讓人覺得短暫,莊綺雯不知不覺地睡著了。

    棒天她醒來時,顧思朝還在怔怔地望著她,像怕一晃眼的工夫她就要消失了似的,她覺得好笑,因為在她醒來時,他竟然顯出了慌亂的樣子。

    她掐掐他的鼻子,對他笑了笑。

    「那天你去祭拜你爹,都說了些什麼?」他一愣,沒想到她會突然問起這個,但他很順從地告訴她︰「我跟我爹說,他們的恩怨持續了一輩子,到死兩個老友又成了鄰居,這段往事該劃上句點了,從此以後再有什麼事,他們大可自己解決,解決了還能彼此做個伴,也算是一件美事。」

    「你真的放下了……」

    「都是因為你,我不忍再看你受傷的樣子。」他也同樣摸摸她的臉頰,「我以為我們之間也同時結束了,放你一個解脫,果然人是要做好事的,也許你爹和我爹在九泉下一笑泯恩仇,這才給了我這樣一個天大的好處。」

    「你是說他們商量好了,才把我交給你?」莊綺雯笑了,「我爹他可是恨死你了。」

    「那我不管,你喜歡我就行,而我也這麼愛你……」他們望著彼此,外面又響起了灑掃院子的聲音。

    新的一天又開始了,而他們已不會在煩躁和惆悵中迎來新的一天。

    他們都是木頭做的小人,只會糾結于自己的內心,如果不是因為世上這樣的人只有他們兩個,又怎麼會最終走到一起?

    在繞了好大一個圈後,他們才發現,圍繞在他們兩人之間的,原來一宜是條緣分的線,牽著世上兩顆孤零零的心,彼此吸引著、痛苦著,但當擁抱在一起時,一切又都變得值得了。

上一頁返回目錄頁下一頁單擊鍵盤左右鍵(← →)可以上下翻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