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言情小說 > 香彌 > 甕中捉夫 > 尾聲
選擇背景顏色︰
選擇字號︰

小竅門︰按左右鍵快速翻到上下章節

甕中捉夫 尾聲

作者︰香彌

    就在他們言歸于好的第五日,南宮綾也清醒了。

    听見官鳳翔派去守在無心軒的人一早傳回來的消息,溫瑩兒欣喜若狂。「你听見了嗎?綾綾醒了、她醒了!」

    「我听見了。」官鳳翔寵愛的輕撫著她因激動而漲紅的小臉,知道她一定按捺不住想立刻去見南宮綾,他便先一步說︰「我立刻命人準備馬匹,我們去看她。」

    「好。」

    兩人共乘一騎,但在前往無心軒的路上,溫瑩兒有絲緊張的回頭問︰「你說我看到綾綾時,第一句話該同她說什麼好?」

    「你想說什麼就說什麼。」他輕笑。

    想了想,溫瑩兒說︰「我想罵罵她,她怎麼可以一睡就睡這麼久,害我擔心死了。」

    「那你就好好罵她一頓吧,她確實睡太久了。」

    「但……綾綾才剛醒來便責備她,好像不太好。」她舍不得,于是又改變主意,「我還是問問她為什麼會嫁給玉如意好了。」

    「好。」官鳳翔縱容的應道。

    她失笑的看著他,「你怎麼什麼都說好?」

    空出一只手,輕柔撫著她的發絲,官鳳翔溫醇的嗓音含著濃濃情意,「你是我的娘子,娘子的話,為夫當然要听從,所以你說什麼,我都會說好。」

    偎靠在他懷里,溫瑩兒藏不住滿臉笑意。「再這樣下去,你會把我寵壞的。」

    他輕點了她的俏鼻一下,笑道︰「我只怕不夠寵你,不怕寵壞你。」

    她揚睫,黑亮的眼楮直勾勾的凝視著他,「你知道當初我勸綾綾跟我一塊逃婚時,跟她說了什麼嗎?」

    「什麼?」

    「我說,我們一起去外面見識見識,然後找一個自個兒喜歡的人嫁了……」溫瑩兒輕揚一笑,「我和綾綾都幸運的找到這樣的人了。」

    他感動的低下頭,溫柔的吻上她的唇,鄭重的許諾,「瑩兒,我發誓,這輩子我都不會再做出令你傷心的事。」

    四年後

    牽著手,兩人漫步在青翠的茶園里。

    「來,瑩兒,你嘗嘗看這個,用含的。」南宮綾摘來幾片初綻的嫩葉,放進她手里,自個兒也放了一片到嘴里。

    將嫩葉含進嘴里後,溫瑩兒仔細品嘗它的滋味,起初只嘗到一抹苦澀,她忍不住皺起眉,但沒多久,一抹甘醇的滋味便慢慢在口中擴散開來。

    「味道如何?」南宮綾瞅望著好友微笑的問。

    「先是有些苦,之後便漫開一抹清甜。」

    南宮綾笑道︰「像不像我們的人生,四年前逃婚時經歷了各種苦楚,這會兒總算苦盡甘來了。」

    「綾綾,這幾年來,你有沒有後悔過?」溫瑩兒一直很擔心是自己害了她。

    「沒有。」南宮綾毫不猶豫的搖頭,「瑩兒,我一直想跟你說,謝謝當日你帶著我一起逃婚。」她才能遇上今生的摯愛。

    「我也要謝謝你,綾綾,要不是你那日肯答應陪我一塊逃婚,說不定我還無法下定決心離開呢。」瞥見旁邊一株山茶花開得很美,她摘來一朵替好友簪上。

    南宮綾也摘來一朵,替她簪上,兩人相視而笑。

    在不遠處看著這一幕的官鳳翔,忍不住贊道︰「瑩兒真美。」

    「我的娘子才美。」玉如意眯起狐媚的雙眼,怎麼看都覺得自家娘子真是人間絕色,誰都比不上。

    瞟去一眼,官鳳翔不以為然的哼道︰「比不上瑩兒。」

    「她長得歪瓜劣棗的,哪里比得上我的娘子。」玉如意冷哼。

    「我看玉兄該好好為自個兒診診眼楮了。」敢說他的瑩兒歪瓜劣棗,他八成瞎了狗眼。

    「我的眼楮好得很,你才有問題,我倒是可以幫你瞧瞧。」玉如意立刻反駁。

    官鳳翔皮笑肉不肉,「不勞玉兄費心,你還是顧好自個兒要緊,你眼楮若沒有問題,怎麼會把東施看成了西施。」在他心里誰都比不上他的瑩兒。

    玉如意那張妖美無儔的俊顏露出陰森森的笑容。「官鳳翔,你說誰是東施?」

    「你剛才說誰是歪瓜劣棗?」

    官鳳翔立刻回以一抹冷笑,這時被他抱在懷里約莫三歲大的女兒,伸出短短的手,摸了摸他的臉,用稚嫩的嗓音說道︰「爹爹,不氣,柚柚疼。」

    「柚柚好乖,你說是娘美還是綾姨美?」官鳳翔滿臉寵愛的問女兒。

    小柚柚眨了眨眼,黑亮的大眼朝前方看了看,嬌軟答道︰「娘娘美。」

    聞言,官鳳翔開懷大笑,用力親了女兒隻果般的小臉蛋一口。「柚柚真聰明。」接著得意的朝玉如意睞了一眼。

    瞟見人家的小女兒這麼貼心,玉如意垂下眼,看著自個兒懷里抱著的兒子,不悅的眯起眼。

    一把搶走兒子握在手里舔著的麥芽糖,往旁邊一丟,他沉著臉問︰「你這小子就只曉得吃!我問你,你娘跟你溫姨,哪個美?」

    「哇嗚……」正舔得起勁的麥芽糖被搶走,兩歲多的娃兒忽地大哭起來,小拳頭不停捶著玉如意的胸口,哭嚷著,「爹,壞——」

    被娃兒的哭聲惹得心煩,又見官鳳翔一副看好戲的模樣,玉如意的臉色更加陰沉了,「我問你,是你娘美,還是溫姨美,快說!」

    「把糖還給春麟……把糖還春麟……哇……」小春麟雙手在空中亂揮,雙腳猛蹬,反復嚷嚷著同一句話,絲毫不理會他爹的問題。

    玉如意突地失了耐性,威脅道︰「你信不信我連你也一塊扔了?」

    「你說要把誰一塊扔了?」一道輕柔的嗓音傳來。

    玉如意回頭一瞥,只見自家娘子不知何時已走了過來,他神色丕變,立刻綻開笑臉,把兒子摟得緊緊的,「是春麟的麥芽糖髒了,我把它扔了,他還想再撿回來吃,我說不準,免得吃壞肚子。」

    小春麟用盡吃奶的力氣掙脫爹的懷抱,控訴爹的惡形惡狀,「娘,爹壞壞,爹扔春麟的糖。」

    玉如意語氣柔和,眼神卻陰森森的瞪著兒子,「我說了,那糖髒了,不扔掉會吃壞肚子。」

    「爹,壞,娘,抱——」兩歲多的小春麟癟著嘴,張開短短的手臂要娘抱。

    南宮綾溫柔的抱過兒子。

    小春麟一頭埋進她頸邊,輕蹭著撒嬌。「春麟最喜歡娘了。」

    玉如意陰沉的怒瞪著兒子,回頭看見溫瑩兒笑咪咪的偎在官鳳翔身邊,逗弄著女兒,不禁愈看愈惱,走過去一把拎起兒子的後領,準備把他帶去扔掉。

    南宮綾神色不變,只是在他身後緩緩的說︰「相公,你今晚不想回房了嗎?」

    話一出,只見玉如意腳步一僵,咬牙怒瞪兒子一眼,極不甘願的再把他送回南宮綾的懷里,非常不滿的怒瞪著她,「你這是在威脅我?」

    她輕嘆了口氣,「我只是在提醒相公,不要忘了春麟是你的親生兒子。」

    「哼,我才不希罕。」

    「那相公也不希罕我嗎?」南宮綾淡淡問道。

    一听到親愛的娘子語氣愈來愈冷淡,玉如意連忙一改態度,親昵的摟住她,堆滿膩笑,「你怎麼能跟他比,你可是我最愛的娘子,我希罕得要命。」

    已見慣玉如意與他兒子爭寵的戲碼,溫瑩兒與官鳳翔莞爾一笑,看著女兒,由衷發出一聲心滿意足的輕嘆。

    【全書完】

    注1︰相關書籍推薦︰

    01、姻緣天定之一《誘妻入甕》;

    02、姻緣天定之二《甕中捉夫》;  

上一頁返回目錄頁下一頁單擊鍵盤左右鍵(← →)可以上下翻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