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言情小說 > 香彌 > 甕中捉夫 > 第十章
選擇背景顏色︰
選擇字號︰

小竅門︰按左右鍵快速翻到上下章節

甕中捉夫 第十章

作者︰香彌

    「瑩兒,我這幾天會很忙,暫時沒空陪你,我已命人在附近一座院落里設置一間丹房,里頭有些制作煙火的材料,你若是閑著沒事,可以去玩玩。」出門前,官鳳翔對溫瑩兒這麼說。

    溫瑩兒有些驚喜,「你準備了煙火的材料,好,我待會兒就過去看看。」對他處處為她設想的體貼,她深深覺得有他疼寵的自己好幸福。

    除了愛喝酒,她也愛制作各式的煙火,每當燃放煙火時,望著那絢麗而燦爛的光景,總能令她感到無比的滿足。

    朝一旁的葉芷環使了個眼神後,官鳳翔帶著笑意離開。

    「夫人現在要過去丹房看看嗎?」葉芷環在主子離開後,馬上問道。

    「等我喂金元寶喝完酒就過去。」她推開窗子,倒了杯桑洛酒,擺在窗邊,沒多久,就看見金元寶賊頭賊腦的竄了過來,毫不客氣的拿起擱在窗台上的酒,蹲在窗欞上喝著。

    摸著它柔軟的金毛,溫瑩兒滿臉笑意,「金元寶,你的鼻子真的比狗還靈呢。」

    猴兒喝完酒,將杯子遞給她,比手畫腳的吱吱叫,似乎對她拿狗跟它相比感到不悅。

    溫瑩兒輕笑著再幫它倒了杯酒,接著拍拍它的猴腦袋說︰「這是最後一杯哦,要喝的話晚上再來,我要去做煙火了。」怎料話才說完,便接著驚呼一聲,「啊——金元寶,你敢搶我的酒壺,快還來!」

    猴兒哪理會她的叫喚,抱著酒瓶又蹦又跳直往外沖去,還回頭得意的朝她齜牙咧嘴,彷佛在嘲笑她的愚笨。

    她惱得直跺腳,嬌斥,「金元寶,你再不乖乖把我的酒還回來,我以後不再給你酒喝了哦——」

    猴兒吱吱吱的在院里亂竄,接著像是听懂了她的話,沒多久又再抱著酒壺回到窗邊。

    見狀,溫瑩兒欣喜的一把抱起它。「你真的听得懂我的話呀!」

    不過金元寶像是要報仇似的,吱吱叫了兩聲,便伸手抓亂她綰成髻的頭發,還搶走她頭上的簪子,便掙脫她的懷抱,一溜煙的跑走了。

    「金元寶!」溫瑩兒又好氣又好笑。

    「夫人,金元寶性子頑劣,您不要太遷就它,否則會讓它爬到您頭上的。」葉芷環笑道。

    「可是它很可愛,要是綾綾來了看見它,一定也會很喜歡它的。」

    葉芷環走到溫瑩兒身後,將她的頭發梳順,重新綰好髻,問道︰「綾綾就是南宮姑娘嗎?」

    「嗯,她就快到杭州了。對了,芷環姊,綾綾喜歡清幽一點的地方,你讓人清理一間寢房出來好嗎?」

    「好。」

    梳妝完畢,溫瑩兒穿著一襲月牙色雪絲制成的夏衫,模樣嬌俏可人,開心的與葉芷環一起走出寢房,到丹房去。

    進到丹房,她大致看了一眼,發現正如官鳳翔所說,里頭擺滿了各種制作煙火所需的材料,想了想,她問葉芷環,「芷環姊,你想要看什麼樣的煙火?我做給你。」

    等了須臾,沒听到回答,溫瑩兒回頭一看,發現葉芷環正專注的望著窗外,她便好奇的探頭順著她的視線看過去,發現段青正在不遠處跟一名男子說話,見葉芷環看得有些出神,溫瑩兒來來回回看了兩人幾眼後,冷不防出聲,「芷環姊,你是不是喜歡段大哥?」

    陡然听見這話,葉芷環身體一僵,連忙收回眼神,「沒這回事。」

    「那為何芷環姊會看段大哥看到出神,連我同你說話都沒听見?」溫瑩兒已嫁為人婦,對感情之事不再像當初那般懵懂無知,她笑咪咪瞅著她問。

    葉芷環在瞬間恢復鎮定,「我只是在想段青怎麼沒同爺一塊出去,不是夫人想的那樣。」她能成為飛梭樓的二總管,能力自然不在話下,不會這麼輕易就被擾亂心緒。

    溫瑩兒實在沒辦法從她神情里窺探出什麼破綻,只好撓撓臉,「是嗎?我本來還在想若是芷環姊喜歡段大哥,我可以想辦法撮合你們呢,既然是我弄錯了,那就算了。」

    葉芷環眉目一動,張口想說什麼,旋即又吞了回去。

    沒錯,她是喜歡段青,可是段青一直沒有任何表示,心高氣傲的她也不好主動向他示愛,于是兩人就這樣僵著,一年拖過一年,今年她都二十三了,再不出嫁,真的要變成老姑婆了。

    可是夫人才剛來不久,她也不敢輕易向她吐露自個兒的心思,幾番思量,決定還是等過一陣子,更熟悉她的性情再說。

    「對了,芷環姊,我方才問你,你有沒有想看什麼樣的煙火,我待會兒做幾個,晚上我們一起放。」個性直率的溫瑩兒很快就將方才的事拋到腦後,話題又回到她最愛的煙火上。

    細思了下,葉芷環說道︰「夫人可以做金盞銀台、紫葡萄還有金絲柳嗎?我听說這幾種煙火很漂亮。」

    溫瑩兒一口答應,「好,不過我要看看這里有沒有足夠的材料。」清查一下丹房里的物品,她點點頭,「材料都夠,而且硝、硫、碳這些東西都磨制好了,那今天我就先做幾枚金盞銀台、紫葡萄和金絲柳。」

    葉芷環見她說完便開始動手調配起煙火,心里愈來愈喜歡這位直率的夫人,不禁真心希望爺是因為愛上她而娶她,而不是只為了想要得到她的煙火配方。

    想起爺交辦的事,葉芷環不敢再分神,連忙記下她所使用的材料及分量,但溫瑩兒動作熟練又迅速,她根本來不及記錄。

    沒多久,溫瑩兒將混合好的配方塞進一管管的紙筒里,塞好最後一個時,她趁葉芷環低頭不知在想什麼時,點燃一管紙筒,往地上一扔。

    只听「咻」的一聲,那管煙火像老鼠一樣竄向葉芷環的腳下,葉芷環一駭,下意識的彈跳起來,只見那管紙筒在地上不停打轉,像尾巴著了火的老鼠,須臾,等火熄滅了,葉芷環才明白被溫瑩兒戲弄了。

    她抬起頭,看見溫瑩兒笑呵呵的說︰「芷環姊,這種煙火叫地老鼠,很好玩吧。」

    葉芷環也覺得很有趣,「我還以為煙火都是掛在半空中燃放的,原來也有這種啊。」

    「這種煙火的做法很簡單,不少店鋪都買得到。」突然想到什麼,溫瑩兒好奇的問,「對了,芷環姊,飛梭樓也有經營煙火生意嗎?」

    沉默了一會兒,葉芷環才回道︰「以前有,但因為花樣沒有金絲山莊來得繁多和漂亮,所以後來就沒再做了。」

    金絲山莊販售的煙火樣式變化多端,又時常推陳出新,所以生意極好,想當然耳,那些煙火的配方,全都出自溫瑩兒之手。

    連皇家元宵時節在宮里施放的煙火,也都是她做的,據說每次太後和皇上看了,都贊不絕口,這也是為何爺千方百計要拐她回飛梭樓的原因。

    听見葉芷環這麼說,溫瑩兒連忙興匆匆的提議,「那以後我做的煙火就交由飛梭樓販賣可好?」

    葉芷環微怔,隨即欣喜的點頭,「當然好,若是爺知道夫人這麼想,一定會很高興的。」這正是爺的意思,沒想到夫人竟會主動這麼說,讓她不費吹灰之力就達到爺的要求。

    「反正我平時也沒什麼事做,能幫飛梭樓掙點銀子也好。」溫瑩兒笑吟吟,完全不覺得這麼做有什麼不妥。

    葉芷環忍不住脫口叫了聲,「夫人……」

    溫瑩兒抬目覷向她,等著她把話說完。

    只不過葉芷環遲疑了一下,最後只說︰「爺能娶到您,真是他的福氣。」

    「能嫁給他才是我的福氣,一路上若不是有他幫著我,我可能已經被抓回金絲山莊了。」她什麼都沒有,他還肯娶她,比起來她要幸運多了。突然想到什麼,她興奮又期待的問︰「對了,芷環姊,鳳大哥的生辰是什麼時候?」

    「爺的生辰是七月二十一,夫人為何突然這麼問?」

    溫瑩兒算了算日子,有些訝異,「這麼說三天後就是他的生辰了?」

    「嗯,夫人是不是有什麼打算?」

    「我想做些煙火,在他生辰那晚燃放,為他慶賀,你看如何?」

    葉芷環立刻點頭贊同,「這個主意很好,咱們先瞞著爺,屆時再給爺一個驚喜。」

    「我也是這麼想,只剩下三天的時間了,那我這幾天得多做些煙火才行,對了,我還需要一個高約兩丈的木架子,屆時施放煙火要用的。」既然要做,她打算做得盛大壯觀一點,讓他留下一個美好而難忘的回憶。

    「好,架子的大小請夫人畫給我,我立刻命下人準備。」

    「她真的這麼說?以後她調配出的煙火都要交給飛梭樓來賣?」站在偏廳里,官鳳翔不免有些意外。

    葉芷環點點頭,接著說︰「是,夫人已把幾個煙火的配方交給我,屆時我們只要找人依配方做出煙火即可。」說完,見主子垂下長睫,不知在想什麼,她忍不住再說︰「爺,夫人似乎已經一心向著您,把自個兒當成飛梭樓的人了。」

    沉吟片刻,官鳳翔沒再說話,只是揚揚手示意葉芷環先退下。待她離開後,他取出懷里的金鎖片,細看了好一會兒,才又收進懷里,接著離開偏廳,朝丹房走去。

    官鳳翔來到丹房前,但並沒有進去,只是透過敞開的窗子,看著溫瑩兒在里頭忙碌的小身影,她粉潤的嘴角微微翹起,看起來似乎很滿足、很開心。

    他的思緒有些復雜,當初會用成親的方式硬將她留在身邊,除了想利用她調制煙火的能力,並說服南宮綾為他所用之外,不能否認,其中多少也帶有幾分對她的喜愛。

    同她在一起的這段時間,他完全不會感到厭煩,每次面對她時,他總是無法自持,從來沒有一個女人能令他失控到這個地步。

    她對他的深情,他一清二楚,可若有朝一日,她知道他只是在利用她,目的是為了擊垮金絲山莊,她會不會怨懟他?

    一想到如果有一天,她那雙澄澈的大眼不再愛慕的看著他,而是充滿憎恨……他下意識緊皺著眉,不願多想。

    早在七歲那年,他得知當年那件事時,他便已下定決心要打垮金絲山莊,這些年來,他想盡胳法壯大飛梭樓,也全是為了這個目標,他已經努力了這麼多年,絕不可能在這個時候為了她而放棄。

    思及這些,官鳳翔若有所思的又再看了她一眼,才旋身離開。  

上一頁返回目錄頁下一頁單擊鍵盤左右鍵(← →)可以上下翻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