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言情小說 > 唐筠 > 失戀女王 > 第十章
選擇背景顏色︰
選擇字號︰

小竅門︰按左右鍵快速翻到上下章節

失戀女王 第十章

作者︰唐筠

    鄭仁宇醒了,但是因為腦震蕩,醫生建議他繼續住院觀察,知道他醒來之後,韓書英才放心的離開醫院。

    在到公司的路上,她想了很多,清楚自己的存在會引發鄭仁宇和他母親的親子戰爭,所以到了公司之後,她就去找她的上司。

    「鄭執行長沒事吧?」

    因為一早韓書英打電話請假,所以賀峻益知道鄭仁宇因為摔倒而住院。

    「醒了,不過還得在醫院觀察。」

    「嗯,等我手邊工作完成就會過去探望他,下午的行程就先幫我排開。」

    「好的。」

    「那你先去忙吧。」

    「執行長……」

    看她沒有離開,還一副有話要說的樣子,賀峻益只好先暫停手中的工作問她,「有事情要說?」

    「是。」

    「看你表情那麼凝重,一定是不好開口的請求,說吧,我听听看到底是什麼事情讓你困擾。」

    說好了,要一直當執行長的左右手,要一直到他退休或者她結婚,也說好的,就算她結婚,也要找到像她一樣足以讓上司信任的秘書,她才可以離職。

    所以接下來要說的,是要違背承諾的話,她實在很難開口。

    但,繼續留在這里,她和鄭仁宇就無法完全切割,他終究得要夾在她和他母親之間,那樣的未來是沒有幸福可言的。

    她不是要當個逃兵,而是想給大家多一點思考的空間,距離也許可以讓所有人冷靜下來,能思考未來,也能選擇一條正確的道路。

    「我要先跟執行長說對不起。」

    「你做了什麼需要跟我道歉的事情?」

    「我想請求執行長把我調到國外分部去。」

    「什麼?!」賀峻益被她的要求嚇了一跳,「你是在跟我開玩笑嗎?怎會突然做出這樣的要求?」

    「因為我必須暫時離開,請執行長務必成全。」

    「沒頭沒腦的說要走,叫我怎麼成全?你倒是說出個理由來。和鄭仁宇吵架了?他摔昏是因為你和他吵架才發生的嗎?」

    「不是,執行長可不可以不要問理由,只管幫我安排轉調不行嗎?」

    「沒理由我不可能放人,現在我以長輩的身份問你,你就老實說吧,想外調,是因為鄭仁宇的關系對不對?」

    柏峻益非常堅持要問出個理由,讓韓書英相當為難,她也想過,或者就干脆一走了之,但是那樣做違反她做人做事的原則。

    「如果我跟執行長老實說,執行長可以幫我保守秘密嗎?請你得答應我不會把今天听到的事情告訴鄭仁宇,那我才能說。」

    這要求不過分,他很爽快的答,「好。」

    就這樣,韓書英才娓娓道出她求去的因素,她的難處,賀峻益都體會到了,但也同樣不舍她總是在愛情路上跌跌撞撞。

    「我以為你終于找到幸福。」怎樣的言語,都道不出一個長輩對晚輩的不舍。

    「謝謝體諒,您會讓我走吧?」

    「我會讓你走的。」到這地步了,成全她讓她換個全新的環境展開新生活,或許是最好的決定,但,他仍覺得,得為韓書英這個得人疼的孩子做些什麼事。

    躺在病床上,見不到韓書英的身影,打她手機,也總是進入語音信箱,鄭仁宇急了,病床再也躺不住,一直想要離開醫院去找韓書英。

    劉慧琴忙阻止他,「你腦震蕩,醫生吩咐要你躺著好好休息。」

    「我沒事,我要出院。」

    但怎會沒事,從樓梯上摔下來撞到頭,腫了一大塊,連坐起來他都覺得頭昏目眩。

    「你這孩子就不能愛惜自己一點嗎?就算不為自己著想,也該考慮到父母的心情,你爸一听到你摔下樓梯,就急著訂機票要趕回來,你就不要讓我們操心了。」

    「那可以找人去接書英過來嗎?我要見她。」

    「有什麼事情等你痊愈了出院再說。」劉慧琴沒答應。

    她說話時眼楮有些閃躲,讓鄭仁宇覺得事情有些不對勁,「你見過書英了?」

    「沒有。」

    「應該是她送我到醫院的,我想也是她通知媽的,真的沒見到她?」

    「你到底想說什麼?覺得是我趕走她的嗎?」

    「如果不是,就請找人把她接來,不然我就自己去找她。」

    「沒錯,是我叫她走的,因為她把你害成這樣子,我沒辦法讓她繼續待在你身邊,就像之前我說的,我反對你娶她,所以你就死心吧。」

    沒想到母親會如此反對他和韓書英在一起,鄭仁宇的心情糟透了,他第一次覺得母親非常不可理喻,「她到底有什麼不好?你為什麼那麼討厭她?她單純,就算受傷也老是自己躲起來不與人計較,媽不是說月老廟的月下老人很靈驗,我現在也相信媽的看法是正確的,書英就是我在月老廟遇到的,媽也許不相信,但是我真的認為書英是月下老人替我找來的有緣人,我們甚至連求的簽詩都是一樣的,你不覺得這意味著,我和書英的姻緣真的是命中注定嗎?」

    「真的假的?」听完兒子那番話,劉慧琴突然覺得自己做錯了。

    但是,她還是有一絲遲疑,「我兩次看到她和其他男人糾纏不清,我也听說她的交友狀況很復雜,我怎麼能夠讓你娶一個三天兩頭就換男朋友的女人……」

    「那不是事實,那根本都不是她願意的,一直以來,她都是被男人背叛的那個可憐蟲,就連我也是一樣,一直糾纏著她不放,卻又要和高瑀薇訂婚,一直到訂婚那一刻,我才發現自己喜歡的人是她,若媽要怪,也應該怪我,是你的兒子讓你丟臉,怎能怪書英?她到底有什麼錯?」

    事實怎麼和她所听到的截然不同?她好像錯很大,這下該怎麼辦才好?

    鄭仁宇扯下手上的針管,拿出他的衣服,即使仍舊暈眩,還是套上衣服走出病房,這回劉慧琴無法阻止他,因為她知道自己真的做錯了。

    他離開之後,賀峻益才踏進病房。

    罷剛鄭仁宇和他母親的對話,他都听到了。

    連他都覺得韓書英是個可憐蟲,感情運真的奇差無比,過去他什麼忙都幫不上,這次他真的希望自己能盡一點微薄之力。

    「賀執行長是來探望仁宇的嗎?很不巧,他剛離開。」

    「鄭夫人,我能跟您談談嗎?」

    「和我談?」

    「嗯,是有關鄭執行長和韓書英的事情。」

    她是該听听旁人如何說,尤其是一向商譽良好的德者,「嗯,我知道韓書英是您的秘書,也正想听听關于她的事情。」

    門敲得很凶,門外的人活像要把門板給踹掉,韓書英行李收拾到一半,听到鄭仁宇的吼叫,連忙把行李箱塞回櫥櫃。

    鄭仁宇如果發現她要離開,她肯定走不了,所以得不著痕跡才行。

    把行李箱塞好之後,她才緩步走出房間打開大門。

    「你怎麼跑回來了?我正打算等一下去醫院看你,你應該在醫院好好休息才對啊,怎麼可以亂跑!」

    鄭仁宇定定的看了她許久,然後一語不發地將她抱住。

    「仁宇,你怎麼了?」

    「看到你真好。」他看著她笑說。

    一個自信又自負的大企業家,因為愛情,變得有些傻氣,他的真感情韓書英感受到了,他為她所做的轉變,她也看在眼里,但他做得越多,她就越難過。

    就要分開了,他的好,往後她只能記在心底深處。

    「身體有沒有不舒服的地方?」

    「有。」

    「那快點去醫院給醫生好好檢查!」

    「我不舒服的地方是這里,很餓,我到底幾餐沒吃飯?一整天了吧?」

    听著他搞笑,韓書英卻只擔心他的腦袋,她心疼的伸手摸著他的頭,擔心的問︰「頭還暈嗎?醫生怎麼說?該不會有後遺癥吧?」

    她的問題很多,眼里盡是不安與不舍。

    看來他注定要當個不孝的兒子了,這個女人他怎麼也放不開啊!

    「當然暈,從樓梯跌下來,還腦震蕩,肯定會有後遺癥,所以你要為我的下半輩子負責,知道嗎?」他耍賴地說著。

    「嗯。」韓書英表面在笑,心底卻在淌血,她注定是要負他的。

    「太敷衍了,要說,我會負責到底的,快說。」

    「我會負責到底。」只要他開心,她不介意說說善意的謊言。

    「韓書英。」

    「什麼?」

    「不管發生什麼事情,都不能離開我,有任何事情都交給我處理,知道嗎?」

    「知道。你不是餓了?我去幫你煮點東西,乖乖去沙發坐著。」

    為愛洗手做羹湯,這也許是最後一次,她想珍惜這次的相處,所以這一頓飯,她做得比平常用心,注入的不是山珍海味,而是她全部的感情。

    「今晚我要留在這里。」

    「不行。」

    「你就不能乖乖順從我一次嗎?」

    「如果你真的愛我,就要為我想,你這樣從醫院跑出來,又留在我這里的話,我會被扣分,所以你以後要好好听從長輩的意思,有話好好說,不要忤逆,這樣長輩才會說,你喜歡的肯定是個懂事的好女人,知道嗎?」

    她說得很有道理,但是做起來肯定很難,「我媽如果跟你說了什麼難听的話,你不要放在心上,她是好母親,不是存心為難你,一定是誤會了一些事情,我會說服她的。」

    「好,我相信你一定可以做到。」

    「韓書英,我愛你,你只要相信這個就夠了。」

    「嗯,我相信。」她起身走到他面前,踮起腳,吻了他,「鄭仁宇,我也愛你。」

    雖然已經很晚,但是鄭仁宇還是听了韓書英的話,乖乖回家,一踏進家門,劉慧琴就奔上前相迎。

    「你怎麼回來了?」

    這問題可把他問傻了,「我不該回來嗎?」

    就算母親在氣頭上,應該也不至于像把他趕出家門,這問題真的挺怪的。

    「韓小姐呢?」

    「她在她家,是她要我無論如何都要回家休息,所以媽不要再把我跑出醫院的事情怪道她頭上,她真的是個好女人。」

    「我知道。」

    在他離開醫院之後,賀峻益找上她,把韓書英過去遇到的事情全盤告訴她,當然也包括她請調國外的事情。

    她知道自己錯怪韓書英了。

    被她逼走,韓書英不但不怪她這個被蒙蔽的母親,還不讓賀峻益告訴她兒子她請調國外,那樣好心腸的女人,她竟然把她看成母夜叉,真是太有眼無珠了。

    但鄭仁宇並不知道他離開後發生了什麼事情,所以對于母親的轉變,有些錯愕。

    「發生什麼事情了嗎?」

    「你快去機場。」

    「該不是真的要把我趕走吧?我絕對不會去國外坐鎮的!」

    「不是那樣的,是韓小姐要離開台灣了。」

    「什麼意思?書英怎可能離開台灣?我才剛從她那邊回來啊!」越听越不懂了。

    「韓小姐她請調澳洲,要搭今晚的飛機離台。」

    這不是真的吧?!他和韓書英分開還不到半個小時,在那之前,她還親口答應他,不會離開他,會對他負責一輩子。

    「媽,你從哪里听來的消息?」

    「是鼎盛集團的賀執行長親口告訴我的,他說韓小姐請求他把她調派國外分公司,當然我很清楚她為什麼那麼做,一定是因為我對她說了那些話,你快去阻止她。」

    「你叫我去阻止她?」

    「對,我知道是我誤會了韓小姐,也知道她是怎樣的女人了,所以你快點去阻止她離開。」

    「那你以後不會再反對我和書英在一起了?」

    「不會了,你就把我的話帶過去吧,如果你們想馬上結婚也可以,或者你就干脆和她一起出國,當作提早度蜜月,婚禮要在澳洲舉行也可以,你們開心就好,還有……替我跟她說抱歉。」

    「媽!」鄭仁宇一雙眼楮都亮了,他一把抱住劉慧琴,激動的說著,「我愛你!」

    「我也愛你,兒子。」劉慧琴拍拍他的背,再度催促,「快去吧。」

    「嗯,我一定會把書英帶回來的。」

    看著兒子匆忙離去的背影,劉慧琴很慶幸沒有因為自己一時失燦邙鑄成大錯。

    尾聲

    飛機就要起飛,韓書英拿了份報紙,找到自己的座位,就座後扣上安全帶,便把視線轉向窗外。

    天暗蒙蒙的,連星辰都沒有,她連想要好好記住台灣的天空都是一種奢求。

    失戀,似乎成了她的拿手經歷,如果這經歷可以寫在履歷表上,那絕對是輝煌得令人贊嘆。

    有誰像她,總是在愛情路上跌跌撞撞,過去,失戀只是痛一下,這回卻痛得好像連靈魂都掏空了。

    往後她應該沒有力氣愛上其他人了,所以在搭上飛機的那刻,她決定以後再也不談戀愛,要把心力都放在工作上。

    因為窗外看不到任何景色,她只好閉上雙眼沉澱在自己的心情。

    一直到飛機快要起飛前,她才感覺身旁的位子有人坐下,但她沒有睜開眼注意一旁的乘客。

    「小姐,你那個位子應該是我的。」

    旁邊突然有了聲音,但是那聲音卻讓她產生一種不該有的錯覺。

    天哪,她真的病得不輕。

    為了讓自己徹底清醒,她終于睜開眼,轉向一旁的乘客,一看就呆住了。

    鄭仁宇?!姑听不夠,連幻覺的病癥都出現了?

    「我說你坐的位子是我的。」鄭仁宇的幻覺笑著對她說話,連聲音都配合得惟妙惟肖。

    「夠了、夠了!」她猛甩著頭,想讓自己清醒一點。

    「你才夠了,是想甩出腦震蕩嗎?在飛機上腦震蕩的話就很傷腦筋了。」鄭仁宇看不下去,伸手按住她的頭顱,把她的臉固定住,與他相向。

    「你……該不會是真的……怎麼可能?!」

    就算神通廣大,也不可能知道她搭這班飛機,況且除了執行長知道她今天離開,沒有第二個人知道了,她連她那票姐妹們都沒告知。

    「好奇我為什麼在這里?」

    矮書英呆呆的點著頭,等待答案。

    「我媽叫我來的。」

    「怎麼可能……」

    「覺得我媽怎可能知道你搭這班飛機走?想知道?」

    她再度點頭,依然只能等待答案。

    「賀執行長告訴她的。」

    懊,結果她還是被出賣了,但執行長也沒真的出賣她,是她沒交代清楚,只請求他不要告訴鄭仁宇,沒讓他別告訴其他人。

    「韓書英,你真的很沒有責任感。」

    她的確是沒有徹底執行自己的承諾,所以被罵是活該。

    「你說過要對我負責到底的吧?」

    「對不起,我可能做不到。」善意的謊言既然無法擺平他,她只好說實話了。

    「只因為我媽要你離開我?」

    不想道長輩的不是,韓書英沒有回答這個問題。

    鄭仁宇看著她半晌,繼續說話,「我剛不是說了,是我媽叫我來找你的,她還要我幫她帶話給你,賀執行長什麼都跟她說了,我媽還說要跟你說抱歉,還有,她還說我們可以提前度蜜月,或者直接在澳洲結婚也可以。」

    矮書英越听,眼楮睜得越大,前後落差太大,她簡直不敢相信自己剛剛听到的。

    「不願意?」

    她像個傻瓜般的直搖頭,但又覺得搖頭不對,又點頭,但怎麼回應都覺得不對,整個人突然茫然了起來。

    「手上套著我給的戒指還想落跑?你想都別想!」他干脆一把抓起她的手,讓證據說話。

    證據確鑿,她的手指還戴著他為她套上的戒指,此刻它正閃閃散發著耀眼的光芒。

    「韓書英,我再問一次,要不要嫁給我?」

    「我願意。」眼底含著淚,直到這一刻,韓書英才真正感受到幸福灌頂。

    她再也不是失戀女王,絕地大反攻,敗犬也能大獲全勝。

    【全書完】

    欲知月老廟還給了哪些桃花簽,為有情人指點姻緣,請看——

    *綠風箏花園系列1501求桃花之《發霉宅妻》

    *元柔花園系列1502求桃花之《打包舊愛》

上一頁返回目錄頁下一頁單擊鍵盤左右鍵(← →)可以上下翻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