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言情小說 > 巫靈 > 天降仙姬 > 尾聲
選擇背景顏色︰
選擇字號︰

小竅門︰按左右鍵快速翻到上下章節

天降仙姬 尾聲

作者︰巫靈

    典秋水將鞍作俊彥他們給送回的時間點,就是他們當初消失的時間點,所以在從車子內追出來的保鑣眼中,鞍作俊彥他們像是從沒消失過一樣,狂風一散,他們倆就好好的站在風暴中心,一點事情都沒有。

    這樣很好,省得他們必須多費唇舌解釋些什麼,況且要真的解釋了,人家還不一定相信,以為他們是不是受了什麼刺激,突然腦袋有問題。

    唯一的奇怪之處就是趙莞清身上的鏡子不見了,關于這件事情鞍作俊彥並沒有追究的意思,而他們這些身為下屬的人,當然也就默默閉嘴,反正他們只要做好自己的事就好。

    他們離開中國,各自重回自己的生活軌道,不知不覺間半年過去了——「啊……俊彥,我真的不是故意爽約的啦……」

    小套房里,趙莞清正對著電腦螢幕努力裝可憐,希望能讓心愛的人消消火,這個時代要談遠距離戀愛已經不是什麼問題,只要電腦一打開視訊,就算對方在南極洲也能立即通話見上一面。

    電腦視訊內的鞍作俊彥冷著一張臉,咄咄逼人的質問︰「是你先答應這幾天的假期會過來日本的,我連機票都幫你訂好了,你到快出發前才告訴我不能來,這是在耍我嗎?」

    他們倆雖然一個在日本、一個在台灣,各有各的事情要忙,久久才能見到一次面,感情不但沒有變淡,反倒越來越好,看來真的注定要在一起了。

    「我也不想這樣,可是指導教授突然丟了一份急件給我,要我在限期之內幫他完成,如果去你那里,我就完成不了急件,沒辦法向教授交代。」

    她也很期待這次兩人的見面,可她如果和指導教授鬧翻,她接下來的日子會很痛苦呀,為了大局著想,她不得不忍痛放棄見面的機會。

    「所以你就有辦法向我交代嗎?在你眼里,我連你指導教授的一份急件都比不上?」他就是不爽,什麼指導教授的狗屁急件,去死吧,這種東西也敢和他搶女人!

    「不是這樣的,俊彥……」

    「你不來就不來,去和你的急件約會吧,再、見!」

    「啊!俊彥——」

    螢幕視訊一關,鞍作俊彥率先停止通話,賭氣離線了,趙莞清傻眼的瞪著電腦螢幕,胸中有一股氣越悶越多,最後終于忍不住恭頭尖叫出聲,「啊——氣死人了,他一點都不懂研究生的辛苦,研究生可是全天下最廉價苦命、沒人權的工讀生,他以為我真這麼愛替自己找麻煩嗎——」

    尖叫完之後,胸中的氣也消下不少,而她的人也跟著沮喪,沒辦法和他見到面她也很難過,也是千百個不願意呀。

    「討厭的男人,討厭死了……」

    這一天,趙莞清因為心情低落,什麼事情都做不好,,路忙到夜深,才把該處理的事情處理完畢,草草吃了一點宵夜,就倒上床去睡覺,希望睡完一覺後,她的心情也能跟著好轉,別再繼續悶悶不樂。

    隔天中午,小套房外居然傳來奇怪的聲音,過沒多久房門打開了,走進來的人居然是鞍作俊彥。

    雖然兩人昨天才不歡而散,但鞍作俊彥今天一早還是搭飛機從日本飛來台灣,她曾經給過他自己房間的備分鑰匙,這下子倒是派上用場了。

    他拖著小行李箱,一進到小套房內,雙眉忍不住又皺了起來。這間套房一如他第一次進來時一樣亂得可以,一點進步都沒有。

    眼不見為淨、眼不見為淨、眼不見為淨……

    一遇到她他所有的高標準都得降低才行,要不然被氣死的人只會是他自己。他將行李箱暫時放在小客廳內,很想對客廳內的一片凌亂視若無睹,但是習慣任何東西都該有條有理擺在該放位置的他終究還是控制不了自己的手癢,認命的開始幫她整理起來。

    「該死,我為什麼一定要做這些事情?」他低咒一聲,扯松脖子上的領帶,將外套脫下,暫時放在一旁,然後卷起兩邊衣袖變成她的老媽子,沒好氣的為她做牛做馬。

    大致整理一下之後,小客廳終于干淨一此——,順眼不少,他才來到床邊瞪著還在夢鄉會周公的趙莞清。

    「都已經中午了你還在睡,該不會是昨晚又熬夜趕什麼東西了吧?」

    他很想惡劣的吵醒她,不讓她再好睡下去,但最後還是沒有這麼做,只能無奈的嘆了口氣,在床邊坐下,貪看她熟睡時毫無防備的睡顏。

    真是個沒良心的女人,為了她不能去日本,反倒他排開工作千里迢迢的飛來台灣,好不容易到了,她居然還在睡大頭覺,連個開心的迎接都沒有。

    真不知道自己到底是看上她哪一點了,在日本有多少比她又美又會打扮的女人主動黏上他,然而他腦中所想的卻是不知道她在台灣有沒有好好照顧自己、有沒有飲食不正常餓到自己、有沒有其他男人覬覦她,其他女人怎樣都入不了他的眼,他的心早已被她給佔得滿滿的,連個空隙都沒留。

    雖然她一點都不是他心中的理想完美女性,但他就是栽在她手上了,沒有任何道理,他也已經認了。

    只能說他真的是上輩子欠了她,這輩子無論如何都要來還債。

    最後他還是忍不住伸手捏了她的鼻子,帶著寵溺的語氣念著,「還睡,太陽不只曬**,都快要下山了。」

    「唔……」臉上有不明的騷擾,還無法呼吸,趙莞清終于迷迷糊糊的從睡夢中蘇醒,微微睜開猶帶睡意的眼楮,「是誰在……捏我鼻子……」

    「我都進來這麼久了,還幫你整理客廳,你卻一點反應都沒有,你的警覺性會不會太低了點?」

    這聲音……趙莞清猛地睜大眼,終于清醒了不少,在看到坐在床邊的男人後既開心又激動,沒想到會有這樣的驚喜,「俊彥?」

    本以為不知還得再忍耐多久才能再見到他,結果他居然主動飛過來找她,她真是愛死他了!此刻她心中正滿溢著甜蜜滋味,就算被甜死了也不要緊。

    她伸出手迫不及待抱住思念的他,給了他一個熱情的擁抱,這下子鞍作俊彥終于感到滿意了,回摟住她的腰,故意在她耳旁輕念,「你這個不守信用的可惡女人……」

    「好嘛,不守信用的可惡女人任由你隨意處置。」她在他懷里笑著撒嬌,知道這一招肯定管用。

    沒想到鞍作俊彥因為這一句話眸光一黯,露出有些邪惡的笑意,「那我就不客氣了。」

    「呃?唔……」

    趙莞清都還沒意會過來他的回答,她的臉蛋就被他捧住,來了一記火辣又煽清的熱吻,完全不給她喘氣的機會。

    小桂勝新婚,忍耐已久的情火一發不可收拾,非得好好燃燒一回才有辦法滿足。

    就在趙莞清真以為自己快窒息而死時,鞍作俊彥終于轉移陣地,往她敏感的脖子進擊,將她柔軟的身子重新壓回床上,她的睡衣早被撩高,露出白嫩的小肚肚,而他的手也早已探進睡衣內。

    趙莞清忍不住呻吟了聲,她剛才那句話可一點都沒有挑逗的意思,這個男人倒是非常直接的想歪了。「我指的任由你處置……才不是這種處置法。」

    「既然是任由我處置,當然是我想怎麼處置就怎麼處置。」他可為了她禁欲很久了,此時不吃更待何時,當然是毫不客氣的先飽餐一頓再說。

    這男人真的是……趙莞清只感到又好氣又好笑,但她也渴望他渴望得緊呀,只好意思意思掙扎一下,之後就任他在她身上為所欲為,兩人火熱又激情的在床上糾纏難解,甜甜蜜蜜的歡愛一回。

    直到情火終于暫時平息下來後,他們倆才躺在床上大口喘氣,空氣中依舊彌漫著激情過後的氣息,久久不散。

    將心愛的女人徹底拆吃入腹一次,鞍作俊彥旅途的勞累也跟著散去,此刻的心情好得很,看著躺在身側臉色嫣紅的女人,更是不由自主揚起笑意,簡直是百看不厭。

    他轉身撈起丟在床邊的長褲,從口袋內掏出一個暗紫色的絨布盒,盒蓋一打開,里頭放著一枚鑽石戒指,鑽石一遇到光線,就散發璀燦的色澤,閃閃發光。

    他將戒指拿起,再度回身,握住趙莞清的手,就將戒指套入她的手指,大小剛剛好,完美到了極點。

    「咦?」趙莞清看著自己的手上突然多出一枚戒指,忍不住贊嘆出聲,「哇!鑽石戒指,這是真的嗎?」

    「當然是真的,難道你認為憑我的身家,買不了真的鑽石戒指?」他沒好氣的瞪了她一眼。

    確認那是真的鑽石戒指,趙莞清眼楮都亮了起來,好奇的把玩著,「你怎麼會突然想要送我戒指?」

    此時鞍作俊彥臉上出現可疑的紅跡,遲疑了好一會才說︰「其實我覺得……‘鞍作莞清’這個名字听起來也挺不錯的。」

    「噗!你干麼幫我亂改姓氏,像是在冠夫姓……」趙莞清突然頓了下,終于明白了他的意思,雖然心中極度開心,但她還是故意強忍著,似笑非笑的瞧向他,「你現在是在向我求婚嗎?」

    「你說呢?」他頗別扭的拐了一個彎回答。

    這麼不干脆?那她也來裝傻,「喔,那就當作是我多想……」

    「嫁給我!」鞍作俊彥挫敗的嘆了口氣,趕緊坦承,「是,我現在正是在向你求婚,嫁給我好不好?」

    「這麼沒誠意,就在我的床上?」她繼續忍住笑,故意刁難,雖然她早就心花怒放,迫不及待想點頭答應,卻還是要故意矜持一下,才不讓他太輕易就得到她的答復。

    「你還敢說。」他此刻真有一股想掐死她的沖動,「如果你按照約定去日本的話,相信我,排場絕對不會只有這樣。」

    他本來已經打算好她這一次去日本時要向她求婚的,他的餐廳、鮮花什麼都訂好了,就只等著她出現,沒想到她為了那該死的教授急件拋棄他,破壞了他的求婚大計,他昨天才會非常沒風度的結束視訊,因為他當時已經氣到快抓狂了。

    都是她害得他的求婚場地從高級又浪漫的餐廳變成她的凌亂小套房,什麼氣氛都沒了。

    直到此刻,趙莞清才明白自己居然在不知情的情況下破壞他的求婚大計,難怪他要抓狂了,如果是她,應該也會很崩潰吧。

    「好嘛俊彥,不知者無罪嘛!」她趕緊再蹭到他懷里,笑著討饒,「別氣別氣,其實在這里也挺好的呀,簡單又溫馨,呵呵……」

    鞍作俊彥也順勢摟上她的腰,對她的欲望又因為她的主動「挑逗」而蠢蠢欲動,「所以你是答應了?」

    「什麼?我剛才有說什麼嗎?」她繼續裝傻,還眨著一雙無辜大眼。

    「你現在在拿喬是吧?」鞍作俊彥冷冷一笑,眸中又燃起不容錯認的欲望之火,「不要緊,反正我都已經飛來台灣了,有的是時間和你慢慢磨,看來賴在床上其實也挺不錯的,在沒達成共識之前,我們就別下床吧。」

    趙莞清看著他越來越靠近的邪惡笑容,終于感到大難臨頭,非常後悔自己剛才干麼刻意刁難,「等等,我……唔唔唔……」

    她想求饒已經來不及了,他也不讓她太早有機會「達成共識」,兩人又在床上開始火熱的互相糾纏,一次又一次,直到太陽真的要西下了,趙莞清都還沒有機會走下床。

    他才不會讓她跑掉,這輩子,她注定要成為他的「鞍作莞清」……

    【全書完】

上一頁返回目錄頁下一頁單擊鍵盤左右鍵(← →)可以上下翻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