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言情小說 > 巫靈 > 獨寵千金奴 > 尾聲
選擇背景顏色︰
選擇字號︰

小竅門︰按左右鍵快速翻到上下章節

獨寵千金奴 尾聲

作者︰巫靈

    盛澔在休養了約一個半月之後,傷勢才完全康復,過沒多久,盛澔和鈺璃就接到皇帝召見的消息,要他們一起進宮一趟。

    他們倆盛裝打扮,不敢有任何疏忽,一起到達皇宮後,便經由太監的引領,來到御書房內。

    一進到御書房,兩人便馬上朝坐在椅子上的皇上跪身行禮。

    「微臣盛澔參見皇上。」

    「鈺璃參見皇上。」

    筆上朝兩人擺擺手,「都起來吧。」

    「多謝皇上。」皇上先是關心盛澔的傷勢,「盛澔,傷已經完全好了嗎?如果還有什麼問題,盡管傳喚御醫診治,不必有任何掛慮。」

    「多謝皇上的關心,微臣已經好得差不多,足以為皇上效力了。」

    「哈哈哈……那就好。」盛澔的回答讓皇上非常滿意,幸好他這次能夠死里逃生,順利康復,如果失去了像他這麼有力的人才,他可是會感到非常惋惜。

    筆上接著轉頭看向鈺璃,語調倒是嚴肅起來,「鈺璃格格,抬起頭來讓朕看看。」

    「是。」鈺璃有點戰戰兢兢的將微低的頭抬起來,讓皇上能夠清楚看到她的面容。

    「朕真是好奇,到底是怎麼樣的一個姑娘,能夠讓盛澔貝勒及博宣貝勒搶破了頭,甚至還因此決裂?」皇上輕蹙起眉,只因鈺璃漂亮是漂亮,卻也沒到傾國傾城之姿,讓他有些不解,「妳可知道,妳的罪可大了,朕的兩名得力助手,差點就毀在妳的手上?」

    鈺璃緊張得趕緊再度跪了下來,「鈺璃惶恐,懇請皇上恕罪。」

    「皇上,請別怪罪鈺璃!」盛澔馬上維護她,「這是我和博宣之間的問題,和鈺璃無關,她只是無辜受到牽連而已。」

    「瞧瞧你,緊張成這個樣子,你還真以為朕會對她做什麼?」皇上輕笑一聲,笑盛澔的過度反應,「鈺璃格格,妳起來吧,朕不會怪罪于妳,反正事情已經告一個段落,大家都沒事就好。」

    「多謝皇上。」鈺璃暗自松了口氣,才又站起身來。

    「本來兩男搶一女,讓朕很頭疼,不知道該將妳指婚給誰才妥當,既然博宣貝勒已經主動退出,朕也就沒有任何掛慮了,將妳指婚給盛澔貝勒,兩人盡快擇期完婚,讓這件事徹底做個了結吧。」

    鈺璃和盛澔欣喜的對望一眼,趕緊跪下謝恩,「多謝皇上成全。」

    「沒事了,你們可以退下了。」

    「謝皇上。」

    兩人一起退出御書房後,相視一笑,終于可以放下心來,有了皇帝的旨意,他們之間不再有任何阻礙,可以正大光明的相守在一起。

    接下來就只剩準備婚事而已,真期待成婚那一日趕緊到來,真正圓了他們期待已久的夢想。

    他們欣喜的準備離開皇宮,在宮廊上行走,沒想到博宣恰巧從他們對面走了過來,兩方在宮廊中間不期然的相遇,頓時有些尷尬,三人都不知道該說什麼才好。

    兩方沉默了一會,倒是盛澔率先有所反應,對博宣道謝,「博宣,感謝你的成全。」

    「博宣哥,謝謝你。」鈺璃也趕緊道謝。

    「別謝我,我承受不起。」博宣故意擺起高姿態,看起來一點都不領情,「我一定會請皇上幫我指一個比鈺璃更好的女人,並且過得幸福快樂,讓你們反過來羨慕我。」

    他們倆頓時錯愕的說不出話來,或許該說……不知道該回些什麼話。

    「還有別的話要說嗎?如果沒有,我趕著去辦事了,恕我先行離開。」話一說完,博宣就從他們身旁擦身而過,繼續走自己的路。

    鈺璃有些沮喪的瞧向盛澔,表情就像是在問──博宣一點都不領情,咱們該怎麼辦?

    盛澔輕蹙起眉,一時之間也不知道該怎麼辦才好。

    沒想到博宣突然停下腳步,轉身朝他們喊道︰「對了,你們到底想要什麼禮,直接告訴我吧,別讓我為了該送你們什麼成婚賀禮而傷透腦筋。」

    「呃?」他們倆錯愕的一愣,頓時無法反應過來。

    「怎麼,這個問題那麼難回答,甚至難到能讓你們發愣?」博宣終于勾起一抹淡笑,他們倆一起呆愣住的表情真的很可笑。

    直到這一刻,盛澔他們才明白,博宣剛才是故意不給他們好臉色瞧的,就是想捉弄他們一番,趁機替自己出一口氣。

    「你們可別認為我剛才所說的話是騙你們的。」博宣特地強調,「所以你們倆婚後一定要過得幸福,要是真的反過來羨慕我,我肯定不饒你們,因為你們辜負了我成全的心意。」

    他們兩人忍不住笑開了,對博宣的掛心擔憂終于可以放下,內心萬分感謝他的成全,成就他們這一段得來不易的姻緣。

    接著換盛澔喊回去,「咱們很期待你找到屬于自己的好姻緣,能讓咱們羨慕更好,咱們會很開心的祝福你的……」

    曾經斷絕五年的友情,就在這一刻又重新建立起來,一點一滴慢慢找回過去的信任及關心,不再為了同一個女人而起爭執。

    彬許要回到從前那樣非常友好的關系是有些困難,但至少已經有了新的開始,這對他們來說,便是非常珍貴的一件事,值得他們好好珍惜……

    既然皇帝吩咐盛澔和鈺璃盡快完婚,他們當然是以最快的速度準備婚禮,終于在眾人的期待下順利完成婚事,結束了之前的風風雨雨。

    遍後沒多久,鈺璃就纏著盛澔說想去西域一趟,一路上順便游玩,好當作他們的」蜜月旅行」,盛澔雖然不太懂」蜜月旅行」到底是什麼意思,也不明白她又為什麼非得回西域一趟不可,還是順了愛妻的意,甜甜蜜蜜的帶她出門,不管她說什麼,他都照做不誤。

    于是當他們再次回到西域,鈺璃甚至還憑記憶回到五年多前,她掉入流沙的那個地點,想要解開她心中一直存在的困惑。

    照理來說,流沙的形成必須具備一些要素,最重要的就是要有水,但這附近根本缺乏水源,又怎麼會出現流沙將她吞沒,她真的很困惑。

    她一直在想,這里該不會一直藏著一個看似流沙的神秘洞穴,其實正是一座穿越時空的隧道,隧道的另一頭連接的便是二十一世紀,所以她才會從清朝到二十一世紀去,然後又循著相同的途徑回到清朝來。

    看著眼前黃沙一片,找不出任何異樣,鈺璃試著想要再往前走走看,卻馬上被盛澔制止,不希望她涉險。

    「鈺璃,別再往前走了。」盛澔從身後緊緊環住她的腰,就怕她一不小心又掉入流沙當中,再發生一次意外,「如果知道妳來西域就是要找那一處流沙,我死也不會帶妳來的。」

    那種生離死別的痛苦經歷一次就夠了,直到現在,他對那一幕依舊印象深刻,那種椎心刺骨的痛,想忘都忘不掉,他痛恨自己當年的束手無策。

    「澔,沒事的,別那麼緊張。」她輕笑出聲,乖乖的依偎在他的懷里,安撫他害怕的心緒,「對了,當年我被流沙吞沒後,你曾經有再來尋找過嗎?」

    「有,而且不只一次,但奇怪的是,那處流沙像是消失了一樣,無論我怎麼找都找不到。」他一直感到困惑不解,卻也沒有人能夠給他答案,甚至鈺璃到底是怎麼逃過一劫的,她自己也說不出個所以然來。

    「難道那流沙還會跑?」還是會不定時出現?

    鈺璃看到腳邊有根枯樹枝,干脆檢起枯樹枝,折成好幾段,然後隨意的往前方的沙地上丟,想看看有沒有哪根樹枝會沉下去。

    結果等了好一會,還是一點動靜也沒有,鈺璃沮喪的微噘起嘴,沒想到還是一無所獲。

    所以她兩次的穿越時空真的都只是湊巧而已?還是這一切都是上天冥冥之中幫她安排好的奇遇,除了她之外,沒有其他人遇到這樣的事?

    「鈺璃,咱們回去吧。」盛澔只想趕快把她架離這個危險的地方,他可不希望兩人好不容易終于能夠相守在一起,卻又得面臨意想不到的分離,「別再想什麼流沙了,妳現在心里只能想著我,我會將妳困在我身邊,什麼危險的事,妳都別想去做。」

    他已經不想管流沙帶給他的諸多困惑不解,他只希望兩人接下來能夠幸福平安的相守,直到老去,他就已經心滿意足了。

    「好好好,我就只想著你。」她偏過頭,對他漾起甜美的笑容,「就依你的,咱們回去吧。」

    她就把在二十一世紀的那五年時光,當作是一場奇異的夢吧,她的歸宿還是在這里,因為她真正的家人、她所愛的人都在這兒。

    現在的她好幸福、好快樂,只要能和盛澔互相依偎著,無比的滿足喜悅就能充盈著她的心口,讓她此生再也沒有遺憾了。

    希望這樣的幸福能夠永遠延續下去,就算到了好久好久以後,他們之間的愛也不會有任何改變。

    她對兩個人有信心,在經過這麼多波折之後,彼此之間的情感更加堅定,無堅不摧,任誰都動搖不了……

    盛澔把鈺璃帶回馬車上,開始踏上回程的路,車輪揚起了滾滾黃沙,經由風的吹動,在空中飛散開來,車後的景象像是蒙上一層黃色紗帳,什麼都看不清楚。

    而就在剛才鈺璃丟下枯枝的某一處沙地上,原本靜靜躺著的樹枝,卻緩緩沉了下去,逐漸被流沙給淹沒,直到再也看不見為止。

    這是一個謎,一個難解的謎,未來還有沒有人會遇到,沒有人敢肯定……

    【全書完】

    欲知「雙龍搶珠」其他精采的跨時空追愛故事,請見──

    陽光晴子甜檸檬系列285雙龍搶珠之《染指下堂妻》

    艾林甜檸檬系列286雙龍搶珠之《強佔鳳凰女》

    香彌甜檸檬系列287雙龍搶珠之《情纏桃花妃》

上一頁返回目錄頁下一頁單擊鍵盤左右鍵(← →)可以上下翻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