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言情小說 > 巫靈 > 罪妃 > 第十七章
選擇背景顏色︰
選擇字號︰

小竅門︰按左右鍵快速翻到上下章節

罪妃 第十七章

作者︰巫靈

    「你不相信也得信,王是這麼吩咐我的,要不然……我也不想搶走你的孩子,給自己攬這麼個苦差事。」蕊妃狀似無奈的苦笑。

    馮慕妍心一寒,心里開始動搖。她在宮里的這段時間,蕊妃總是幫助她,甚至在她被宮人們欺負時,也是蕊妃出現制止他們的無禮,她沒有理由對她說謊啊。

    所以蕊妃真的是奉命來帶走孩子的?她不懂……尉鞅為什麼會突然做出這種決定?「為什麼?總該有個理由吧?」

    「因為你是席國人,是殺他的刺客,你是逼不得已才替仇人生下孩子的,難道你還會愛這個孩子?」蕊妃苦笑說,「所以,王為了防止你對孩子不善,或拿孩子做為要脅,才決定由我接手養育孩子。」

    「不,我不會這麼做的!」她激動的反駁,她沒有逼不得已,她是心甘情願生下孩子,她深愛著孩子呀!

    「無論如何,王的命令已下,我也只能照做。」蕊妃甩開馮慕妍抓住她衣袖的手,抱著孩子轉身離去,「妹妹,很抱歉,孩子我只能帶走了。」

    「別走!稈孩子還給我、還給我—」她哭喊出聲,起身下床想追過去,沒想到她才一踏到地板,全身便虛軟無力的跪跌在地,根本沒力氣追上。

    「娘娘,小心!」產婆和宮女趕緊扶起她,「您現在身子虛,得在床上好好的休息,不能下床呀!」

    「別攔我,我要我的孩子,我的孩子—」她淚如雨下的看著蕊妃將孩子抱出她的寢房,卻沒有任何力氣阻止,一顆心都快碎了。

    她還以為尉鞅已經原諒她了,沒想到這全是她自以為是的想法,他還是不信任她、防著她,硬生生的將她和孩子分開。

    不!她不甘心,她要把孩子要回來,誰都不能把她和孩子拆開!

    「我要去見王!」她激動的將產婆和宮女推開,腳步踉蹌的往外走。

    「娘娘……」她們驚慌的想上前攙扶阻止。

    「誰都別想攔我,我一定要見王,求王將孩子還給我!」

    馮慕妍不顧阻攔,執意走出門去,擔心的產婆和宮女只好亦步亦趨的跟在她後頭,就怕她在半路不支昏倒。

    尉鞅听到妍兒已經平安生下孩子後,便急急中斷早朝,馬上趕往蓮宮。

    他無法壓抑自己興奮激動的情緒,他們的孩子終于出世了,他真想立刻飛奔到他們母子身邊,緊緊的將他們倆抱住。

    他才走上通往蓮宮的渡廊,渡廊對頭卻出現馮慕妍不顧產婆及宮女的阻止,踉蹌行走的身影,他訝異的加快步伐走過去,想不透她才剛生產完,為什麼沒有休息就下床了?

    「妍兒?」

    馮慕妍看到尉鞅正朝她走過來,用盡全力的想快點走向他,他趕緊伸出手扶住她的身子,就怕她跌倒,「怎麼了?」

    她緊抓著他的手,激動的說︰「把孩子還給我!」

    「什麼?」他皺起眉,完全听不懂她在說什麼。

    「我求你把孩子還給我!」她一邊哭一邊激動的解釋,「我愛孩子,我是心甘情願生下他的,求求你讓孩子回到我身邊,讓我親自養育他吧……」

    她無法眼睜睜看著孩子啼哭,卻不能親自哄抱安撫他,她也忍受不了孩子餓了,卻不能親自喂孩子喝奶水,為什麼要剝奪她養育孩子的權力?這種懲罰比將她千刀萬剮還要讓她感到痛徹心肺呀!

    妍兒哭得肝腸寸斷,只是一個勁兒的要他還她孩子,尉鞅听得一頭霧水,干脆問向她後頭的產婆及宮女,「到底是怎麼回事?妍妃的孩子到哪兒去了?」

    「剛才蕊妃來蓮宮,將孩子給抱走了。」產婆照實回答,「蕊妃說是王授予她的旨意,無論妍妃生下的孩子是男是女,都交由蕊妃帶回梅宮養育。」

    「什麼?本王根本沒命令蕊妃這麼做!」尉鞅訝異的皺起眉,蕊妃假傳旨意將孩子給抱走是想做什麼?

    馮慕妍錯愕的瞧向他,「你……真的沒命令蕊妃這麼做?」

    「妍兒,相信我,我不曾有過這樣的念頭。」

    「那……為什麼蕊妃要將我的孩子抱走?」稍微一松懈下來,她就全身虛軟的倒在尉鞅懷里。

    「妍兒,你還好嗎?」他著急的問。

    「我要孩子……孩子還我……」她虛弱的低喃,身心極度的疲累已經讓她快要撐不住。

    「你放心,我會把孩子還給你的,沒有人和你搶孩子。」他在她耳旁柔聲輕哄著,不忍心看到她心力交瘁的模樣,他一定會將孩子抱回來還她的。

    蕊妃這麼做肯定有什麼不良意圖,他們得趕緊找到她,不然在她手上的孩子恐怕會有危險!

    尉鞅馬上命令身後的侍衛及太監們,「快去把蕊妃和孩子的下落找出來!」

    「遵命!」

    蕊妃獨自一人抱著孩子來到花園的大池邊,不讓任何人跟隨,神情顯得有些恍惚詭異。

    她瞧著懷中的孩子,眼眸慢慢黯了下來,語氣異常冰冷,「是兒子呀……」

    為什麼不是她?如果是她幫王生下孩子,不知道該有多好?她都在王身邊這麼多年了,是全心全意的愛著他,毫無怨尤的替他打理後宮事務,付出所有心力,卻比不過一個想殺他的馮慕妍,她到底算什麼?

    她好恨、好怨,這孩子一出世,王的心思肯定會完全被馮慕妍及孩子霸佔住,她和其他妃子連半點都分不到,只怕得獨守空閨到老。

    只要馮慕妍和孩子都不見就沒事了,她可以先解決孩子,再想辦法解決掉馮慕妍,她這是在為其他妃子著想,後宮紀律不該為了馮慕妍一個人被徹底打破!

    先把孩子給解決掉吧,很簡單的,一點困難都沒有,只要將孩子丟入池子。她舉高孩子……

    「蕊妃,你在那里做什麼?」

    背後突然傳來男人極度溫柔的詢問聲音,蕊妃轉過身來,才發現尉鞅不知何時已經來到她背後,兩人只剩兩三步的距離。

    她用著有些茫然的眼神看著他,「王,您不是還在早朝嗎?」

    「已經上完早朝了。」尉鞅揚起笑容,朝她伸出手,「把孩子交給本王,咱們好久沒一同散步了,要陪本王散個步嗎?」

    她的神色怪異,恐怕是被刺激到,連自己在做什麼可怕的事都不知道,所以他只能想盡胳法安撫下她的情緒,別激怒她,才有可能平安的把孩子從她手中救出。

    「臣妾當然願意陪王散步。」她欣喜的漾起笑,正要將手中的孩子交出來,卻猛然一震,又將孩子緊抱在懷中,後退了一步,「不,孩子不能交出去!」

    「蕊妃,快停步!」尉鞅心驚膽戰的看著她離池邊越來越近,忍不住靠過去,「危險,別再往後……」

    「您也別過來!」蕊妃哀怨的瞪著他,「臣妾明白了,您是想把孩子救走,才不是真的想和臣妾一同散步。」

    「蕊妃,本王是真的想和你一同散步,孩子是累贅,所以本王才會要你把孩子交出來,讓其他宮人抱走,這樣孩子才不會吵到咱們倆的獨處。」

    「真的是這樣嗎……」她有些動搖了,她有好久沒和王獨處了。

    「當然,本王什麼時候騙過你了?把孩子交給本王吧,嗯?」

    尉鞅試著再慢慢向前,靠近蕊妃,但她迷蒙的神色卻又突然凌厲起來,沒有上他的當。「別過來,我不會把孩子交給任何人的,這孩子根本就不該出世!」

    她不會受騙的,他此刻的溫柔言語都只是在哄騙她,目的只是想要回孩子,要回他和馮慕妍心愛的骨肉。

    她不會讓他得逞的,無論如何,誰都別想把孩子從她懷中搶走!

    「大膽蕊妃,你簡直不知死活!」來軟的不行,尉鞅干脆改變計畫,板起冷厲的面容,怒聲斥責她,「本王要你將孩子交出來,你竟敢不交?本王的命令豈容你違背!」

    蕊妃被他突顯的強硬氣勢狠狠嚇了一跳,下意識就要跪身求饒,「請……請王息怒!」

    尉鞅的眼神一凜,突然沖向前搶過蕊妃懷中的孩子,動作利落迅速,毫不拖泥帶水,千驚萬險的終于將孩子給平安救過來。

    其他躲在一旁的侍衛們見孩子已脫險,便緊接著上前將蕊妃給壓制在地,不讓她再有機會做出任何危險的事情來。

    「啊—王—」蕊妃被狠壓在地,哀怨的瞧向退離她好多步的尉鞅,「臣妾不甘心,臣妾好不甘心呀……」

    她也想生他的孩子,為什麼她就不行?她就是咽不下這口氣呀!

    尉鞅在確定孩子完好無缺,沒有受到任何傷害後,便將孩子緊抱在懷里,小心翼翼的護著,原本緊張的心終于放下。

    「蕊妃,你太讓本王失望了。」他氣怒的瞪了蕊妃一眼,便偏過頭不再瞧她,命令侍衛,「將蕊妃軟禁在梅宮內,等候處置。」

    「遵命!」

    蕊妃猶如大夢初醒,驚慌的趕緊求饒,「請王恕罪,臣妾是一時鬼迷心竅,才會做出錯事,請王再給臣妾一次機會……」

    蕊妃做得太過分了,孩子是無辜的,她竟然狠心的想將孩子丟入池里淹死,就算孩子平安的被救回來,她的行為還是不能原諒。

    但尉鞅一時之間很難平心靜氣的對她做出適當處置,干脆帶著孩子馬上離去,不想听到蕊妃繼續哭喊的聲音,擾亂他的心……  

上一頁返回目錄頁下一頁單擊鍵盤左右鍵(← →)可以上下翻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