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言情小說 > 巫靈 > 罪妃 > 第四章
選擇背景顏色︰
選擇字號︰

小竅門︰按左右鍵快速翻到上下章節

罪妃 第四章

作者︰巫靈

    再一日,小女娃準時的出現了,同樣在早上時留下半顆饅頭就走,尉鞅對她的好奇越來越深,很想和她說說話。

    所以在快接近正午時,他便從倉庫深處走出來,躲在門後,等著小女娃出現。

    果不其然,沒過多久,門外出現有人小跑步的聲音,緊接著倉庫門被慢慢推開一個縫,陽光從外頭透了進來。

    一雙細瘦的小手捧著食物伸進門內,正要將東西放在地上,他看準了時機,趕緊抓住她的手腕,不讓她走。

    「啊—」小女娃嚇了好大一跳,松開手,半顆饅頭就這麼滾到骯髒的地上。

    「別叫,我並沒有惡意。」尉鞅從門後現身,瞧著害怕蹲在門外的小女娃,「我只是想和你說說話。」

    但她並不想和他說話呀!馮慕妍緊張的低著頭,根本不敢瞧里頭的大哥哥,只想把饅頭放了就走,沒想到他竟然會抓住她的手,讓她跑也跑不了。

    尉鞅注意到她右手掌心有顆小紅痣,但引起他更多注意的是她粗糙的小手,顯然做了不少工作。

    她應該還不滿十歲吧?這麼小的孩子就必須以工作換取溫飽,真是可憐,雖然他此刻的處境也沒比她好到哪去,甚至比她還要糟糕,他還是忍不住心疼起她來。

    「小女娃,你叫什麼名字?」

    她一直低著頭,沒有回答他的問題,甚至吭都不吭一聲,靜靜的和他僵持著,像是想比看看誰先認輸似的。

    難道她是啞巴?但她剛才明明有叫出聲。他緊皺起眉,試著想引誘她說話,「為什麼要幫我?為什麼總是留半顆饅頭給我?」

    她只是純粹覺得他可憐,才會把三餐的饅頭留一半給他,但她不敢和陌生的他說話,只能繼續閉著嘴,希望他趕緊放開她,她還得去工作。

    「你是啞巴嗎?還是听不懂我說的話?」

    她終于抬起頭來瞪了他一眼,像是在說她才不是啞巴,之後又低下頭,施力想收回自己的手,但他還是不願意放。

    看來她听得懂他的話,甚至是會說話的,只是不願意開口,雖然幫助他,對他還是猶有顧忌。

    「你……」他從門縫中望出去,發現不遠處一名在馬場工作的男子恰巧經過,他機警的縮回手,免得被發現,卻也讓她逮到機會趕緊把門關上,一溜煙的跑走了。

    「嘿?小女娃!」尉鞅來到一旁的窗邊,看到她已經跑得遠遠的,像是怕他會把她給吃掉一樣,不由得輕笑出聲。

    他有多久沒有開心的笑過了?經過這兩年的顛沛流離,他還以為自己早已忘了該怎麼打從心底開懷的笑,再也笑不出來,直到和她意外的相遇……

    看著地上已經髒掉的半顆饅頭,他將饅頭拿起,將上頭沾染的泥塵拍掉,不想浪費。

    這是她對他的心意,真真實實,沒有任何虛假,對此刻的他來說,就像是無價之寶,讓他異常的珍惜。

    原來還是有人願意對他好,沒有任何利害關系,就只是單純的想對他好……

    「殿下!」

    先前和尉鞅分散的護衛,此時終于靠著他一路留下來的暗號線索找到他,「屬下來遲,請殿下見諒。」

    「沒事,你們能夠順利脫險就好。」尉鞅關心的問,「那些叔父派出來的刺客呢?」

    「已經全都剿滅了。」

    「那就好。」他的眼神凌厲,這筆帳他會牢牢記下,總有一日會加倍還給叔父的!

    「殿下,趁現下沒人,屬下護衛殿下離開這里吧。」

    「呃?」尉鞅突然有瞬間的猶豫,看著手中的半顆饅頭,小女娃的身影在他腦海中盤旋不去,讓他不想這麼快就離開。

    至少……他也要見她一面,親自向她告別吧?他甚至連她的名字都不知道……

    「殿下,還有什麼事嗎?」護衛困惑的看著尉鞅猶豫不決,不明白到底有什麼事情拖住了他的腳步。

    尉鞅回神,拋去內心的猶豫,不再眷戀這里的一切。「趕緊走吧,別再浪費時間。」

    「是。」

    尉鞅跟著護衛一同離開,在離去之前,他轉身看了倉庫最後一眼,內心也暗暗做了決定。

    他會記住她的,如果他之後大難不死,他會回報她的。

    他這個人有恩報恩,有仇報仇,她的恩情他必定會加倍還給她,只要給他機會的話……

    夕陽西下,馮慕妍照例又帶著半顆饅頭來到倉庫,但這一次她卻在門外猶豫不決,遲遲不敢推開門。

    那個大哥哥會不會又躲在門後嚇她?他的力氣好大,她不想再一次被他抓住,逃都逃不掉。

    但如果不開門,饅頭就不能給他……她苦惱的蹙起小小柳眉,真不知道該怎麼做才好。

    想了好一會,她終于下定決心,鼓起勇氣伸手將門給推開,然後馬上往後退好幾步,就怕大哥哥又伸出手來抓她,但等了好一會,門內都沒有動靜,大哥哥似乎沒有躲在門後?

    她掙扎了一下,慢慢靠近門邊,卻發現門內的地上,她晌午給他的半顆饅頭還好好的放在荷葉上,不曾動過。

    「咦?」她訝異的瞪大眼,之前大哥哥都會把饅頭吃掉的,這次怎麼會連動都沒動?

    因為困惑,她終于鼓起勇氣進到倉庫內,發現門後沒有大哥哥的身影,便慢慢的往倉庫深處走去。

    走到底,來到他曾經躲過的地方,卻沒看到有人在,她不死心的在倉庫繞了一大圈,確定里頭沒有半個人後,小臉蛋上出現了淡淡的沮喪與落寞,緊繃的肩膀也垮了下來。

    「原來他已經走了……」

    看著手里的半顆饅頭,既然大哥哥已經離開,她也就沒有再留下來的必要,于是一口一口慢慢吃掉,好填滿自己其實只有半飽的肚子。

    之後她離開倉庫,以後不必再時時刻刻掛心大哥哥會不會餓肚子了。

    對她來說,這只是幼年生活的一個小插曲,沒多久她便漸漸淡忘,不曾再想起。

    直到十年之後……

    馮慕妍在真正成為尉鞅的女人隔日,太監便帶著聖旨及許多珠寶發飾、綾羅綢緞來到蓮宮,宣達封妃的旨意。

    馮慕妍恭謹的在前殿跪迎聖旨,听著太監宣讀聖旨內容,心中卻波瀾不興,沒有半點開心的感覺。

    「黎國馮慕妍,蕙質蘭心,出塵脫俗,封為 妍妃 ,長駐後宮,伴隨王側,欽此。」

    「感謝吾王恩寵,萬歲萬歲萬萬歲……」馮慕妍叩首謝恩,之後便起身接過聖旨,小心收起。

    「娘娘,恭喜呀。」太監馬上揚起了討好的笑容,「娘娘得到的賞賜比其他妃子剛封妃時要多上足足一倍,可見王對娘娘不是普通的喜愛呀。」

    「感謝公公告知,辛苦公公了,這里有份薄禮,請公公務必收下。」馮慕妍朝身旁的芝心瞧了一眼,芝心便將裝著銀子的小繡袋遞到太監面前。

    「娘娘,奴才只是來傳個旨而已,不辛苦,一點都不辛苦。」但他還是笑著將小繡袋收下,便領著其他太監開心離去。

    芝心正欣喜的指使其他宮女將賞賜全都收好,馮慕妍看也不看那些賞賜一眼,直接轉身往內走,只想回到寢房內休息。

    她橫躺在臥榻上,有些困倦的閉眼小憩。

    「娘娘,您似乎看起來不怎麼高興啊?」芝心進到房里,「剛才那個公公說了,王對娘娘特別喜愛,這可是一件好事呀。」

    「那些話听听就算,別太盡信。」

    「為什麼?」

    「尉王只是給我的珠寶賞賜多了點罷了,你不也知道他對待我的方式,和其他妃子沒什麼不同嗎?」

    他昨晚並沒有留在蓮宮過夜,完事沒多久後就離開了,甚至他在和她歡愛時,長劍就放在床旁伸手可及之處,連半點松懈都沒有。

    她本來以為是尉鞅不滿意她的服侍,之後她要芝心向其他宮女打听,才明白這是他的一貫做法,到現在沒有哪個妃子能將他留下來過夜過。

    他根本不信任任何人,連和他有肌膚之親的妃子也是,看來她們的計畫想要成功,很難。

    芝心雖覺棘手,但仍不放棄,「我就不信他沒有松懈的時候,只要是人,就會有弱點。」

    「但問題就在,咱們根本不知道他的弱點在哪。」馮慕妍瞧向她,「芝心,咱們真的能有成功的機會嗎?」

    她很不安,尉鞅的內心、舉止無法捉摸,讓她不知道自己該怎麼做才能迎合他,甚至抓到他的心。

    「不試試看,又怎知到底有沒有機會?」芝心眯著眼,臉上透著殺氣,「況且咱們也沒有後路可退,不是尉王死,就是咱們死,已經別無選擇了。」

    馮慕妍的眼光黯下,她不想死,她必須活著回去,所以就算尉鞅無法捉摸,她還是得想辦法拼上一拼!

    她也不相信他沒有弱點,她要想辦法找到,一定要……  

上一頁返回目錄頁下一頁單擊鍵盤左右鍵(← →)可以上下翻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