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言情小說 > 淺草茉莉 > 婚期 > 尾聲
選擇背景顏色︰
選擇字號︰

小竅門︰按左右鍵快速翻到上下章節

婚期 尾聲

作者︰淺草茉莉

    李終白女士的回憶錄在她過世後發行,厚厚的五百頁文字里,壓根沒提到官花蝶和貝海亮的情史,甚至連這兩人的名字也很少出現過,出現的目的還只是在交代作者的族譜,不過李終白倒是對孫子與孫媳婦的事著墨不少。

    書狸描述官達人與貝莉莉,兩人從小就是一對打打鬧鬧的歡喜冤家,對兩人結婚的過程以及差點離婚的始末,都記載得還算詳細。

    手術後的貝莉莉經常拿這本回憶錄來研讀,因為從里頭可以填補不少她生命中的空白,像是,官達人那家伙根本就是個騙子,利用花言巧語引誘她走入婚姻,而且這整個過程包含騙色以及詐欺,她發現後堅持要離婚,他又給她精神上的迫害,讓她產生罪惡感和內疚感,最後蠢得跑去開什麼刀,搞得自己記憶喪失,一切得像孩子般重新學習。

    遍納結果,這家伙真不是好人!

    而這結果是她清醒後與他相處三年,再加上自己研讀奶奶的回憶錄後所得到的結論。

    早知道當初醒過來後,就應該要堅持離婚的,現在才不會被他一天到晚氣得肝火旺盛——

    「老婆——啊!」官達人又被過肩摔了,揉著**,他一拐一拐的拐回她身邊。「又怎麼了?」怎麼無緣無故又對他家暴了?

    「多美今天又吃你豆腐了!」她生氣的控訴。

    「哪有?我怎麼不知道自己被揩油了?」他一臉的無知。

    貝莉莉眼帶殺氣。「還裝蒜?新大樓落成的晚會上,她緊跟在你身邊,一下摟你的腰,一下用大胸部擠你,這女人真惡心!」她氣呼呼的指控道,表情十足的厭惡。

    他聞言失笑。「這是禮貌的觸踫。官太太,你想太多了,太小氣了吧!」他反而調侃她。

    「我小氣?你知道那女人有多可惡嗎?逮到機會就挑釁我,今天晚上她還告訴我,她曾經為你懷過孕,有沒有這回事?」她揪著他的衣領問。

    他眉毛驚恐的高揚,「沒、沒,當然沒這回事。」他矢口否認。

    「無風不起浪,倘若沒有,她一個單身女郎為什麼敢這樣講?」她逼問道。

    「這個……你沒看老太婆的回憶錄嗎?上面行說她是騙人的——」

    「奶奶的回憶錄上只寫她懷孕住進我們家,沒說那孩子是誰的,我本來以為那是她跟男友有的,可是,她今晚那曖昧的神情以及囂張的言行,我強烈懷疑她說的是真的!」貝莉莉怒氣沖沖,十指關節在他面前擠壓得劈咱作響。

    闢達人毛發豎起,死命搖頭否認。

    老太婆還是一樣陰險,故意把重要部分寫得不清不楚,真是害死他了。「老婆,你要相信我,我除了跟你生,不會在外頭胡亂撒精蟲的,真的,我發誓!」他像只可憐的小麋鹿,爬到她身邊,抱著她圓潤的大肚子苦苦自清。

    「哼,那多美為什麼每次都要針對我?有時講的話真讓我恨得牙癢癢的!」她忿忿的說。

    「多美太無聊了,我會要她適可而止的,不許她再鬧你了。」他馬上保證。多美這女人也真是的,明明自己也有了論及婚嫁的未婚夫,還三不五時的以激怒小勾為樂,她真是吃飽太閑了!

    「不用你出面,這女人我自己對付,我有老公,她也有未婚夫,我如法炮制,就不信她不抓狂!」貝莉莉打算以牙還牙。

    闢達人一听大驚失色,「你也想獻身?」

    「‘也’想獻身?多美曾對你干過這種事?」她火冒三丈了。

    「沒、沒有,我用錯字眼,沒有‘也’,沒有!」他急忙訂正。

    可惜遲了!

    「官達人,今天你最好說清楚,不然我不會放過你們這對奸夫yin婦!」

    「老婆,你都六個月身孕了,不要動粗吧!不要,不要——啊——」

    砰!

    ***

    「媽到底有什麼秘密,這麼怕奶奶的同憶錄會供出一切?」女兒出生後,貝莉莉瞧著正在喂奶的丈夫問。

    「我是私生子。」官達人回答。

    「這我知道啊,你跟母姓,明顯就是私生子,可是你也不曾因此而困擾過,不是嗎?」

    「就是啊,但是事情若爆發開來,會困擾的是對方。」女兒喝完奶,他熟練地輕拍寶貝女兒的背。

    「你是說,對方的家庭會因此受到傷害?」

    「不只如此,還有他的身分。」他逗弄起懷里的女兒,女兒被逗得咯咯笑,好可愛,人人都說這小功貝長相像他,可是他覺得女兒一雙慧黠的眼神跟老婆如出一轍。

    「身分?他是名人還是要人啊?」

    「都是。」

    「誰啊?」貝莉莉好奇得要命。

    「你很想知道?」他神秘兮兮地朝她眨眼。

    「嗯嗯。」她點頭如搗蒜,這件事媽從來不曾向人提起過,自己偷偷去問過老爸,他也閉口不談,只說這是隱私,他不道人長短,所以她好奇很久了,可惜苦無答案。

    「附耳過來。」官達人向她招招手。

    她乖乖靠過去,片刻後,她杏眼圓睜。「不會吧?」

    他抿著嘴,抱著女兒攤了攤手,一副這是事實,他也很無可奈何的樣子。

    「總之,他是我媽的初戀,當然啦,也是見不得人的不倫之戀,對方對我們母子很愧疚,我記得五年多前,老太婆一度傳出病危時,那老家伙還曾經去探望過她……」

    貝莉莉眼楮瞪得更大,失憶後,為了找尋記憶,她廣為閱讀「舊聞」,在舊報紙上她讀過這則新聞,去探病的真的是那個人……

    【全書完】

上一頁返回目錄頁下一頁單擊鍵盤左右鍵(← →)可以上下翻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