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言情小說 > 淺草茉莉 > 一夜皇妻(下) > 尾聲
選擇背景顏色︰
選擇字號︰

小竅門︰按左右鍵快速翻到上下章節

一夜皇妻(下) 尾聲

作者︰淺草茉莉

    到牢里探過對她歉聲連連的阿瑪後,恭卉獨自步出宗人府。

    萬歲爺開恩,讓她阿瑪再坐足一年的牢就出獄重生,至于牒子也會給,不過降級了,不再是位王爺,但依然是皇親,這已是萬歲爺極大的恩典了,而她知道,只是萬歲爺給她的大婚賀禮,證明他是真的接受她了。

    她含笑走著,正思忖著從此終于雨過天晴,她將能真正幸福的過日子,忽然,一個頤長的身影踱到她身邊。

    「永璘,你怎麼來了?」她驚喜的看向眼前高大的男人。

    他臉色卻不太好。「你出門都不必向我報備一聲的嗎?我找不著人,能不出來尋嗎?」

    「我不過是……」

    「住口,我是病人,你不照顧我,還找了理由隨意亂跑,是想氣死我不成?!」他口氣極差。

    瞧著這使性子的男人,恭卉非但沒有生氣,還掩嘴笑了。

    自從兩人將事情說開後,她的心結沒了,可這男人卻似乎還解不了余毒,就怕萬歲爺隨時反悔,又對她「動手動腳」,所以盯她盯得緊,也更黏她了,就怕她消失,更怕又出現一個葛爾沁。

    原來他是這麼沒安全感的人,經過這些事後,她才算是真正了解他了吧。

    永璘摟著她登上了轎子,他身子還虛著,卻專程乘轎子找人,這份心,她瞧在眼底,更是笑在心底!缸致的臉蛋染著嫣紅,朝他煞是嬌媚的倚著。

    女人安穩在懷,永璘總算是安心了,讓人將轎子抬起,凝視著她嫣紅的粉頰、水亮的明眸,忍不住低下頭準確的攫住胳唇,火熱的舌盡情在她口中翻攪。

    抱卉微嗔的推開他。「御醫交代,你的身子躁進不得的。」他不是個听話的病人,她得時時提醒他「節制」。

    偷香不如意,他馬上翻臉,一張臉臭得可以。

    「永璘!」她不得已,只得使出撒嬌手段,重新挨回男人身邊,一臉委屈的望著他。「人家是擔心你的身子再不好,咱們可能就成不了親啊,萬歲爺說過,你進不了禮堂,就甭拜堂了。」

    他倏地眯了眼,看她粉嫩的臉上滿是當新嫁娘的期待,就算有再多無處發泄的火氣也在一瞬間熄滅了,寵溺的將她摟進懷里呵寵。

    「知道了,我就算爬也爬進禮堂,容不得這身子出錯!」他恨恨的說。

    倚著他,恭卉嬌笑。「對了,提起萬歲爺,有一件事我一直想問你,萬歲爺送我去葛爾沁身邊時,說是給了我劇毒,事後又說沒有,你後來怎知萬歲爺說我身上沒毒是假的?」那日他與皇上的對話,她始終放在心中惦記著,只是沒機會向他問清楚。

    「哼,皇阿瑪惱你壞他的事,又氣我私自將你由葛爾沁身邊弄回,這毒自然不肯痛快幫你解,但我知道這毒應該沒有立即斃命的危險,皇阿瑪只是留著這步棋,好牽制我听話,而且他怕我將來真為了此事怨他,沒將事情真的做絕,可是經過葛爾沁城下威脅之事後,皇阿瑪真被惹惱,並遷怒于你,因此才打算要你自盡不如就讓你自個毒發身亡的主意,可我怎能讓事情走到這一步?只好使計逼死自個,讓皇阿瑪妥協先為你解毒再說。」

    她一听,莞爾一笑,這才終于得知,原來她被送進他屋里的那日,宮里人逼她喝下的是解藥而非毒藥,她曾以為自個決計活不了了,哪知峰回路轉,她的生命在這男人的狡計下,又轉活了下來。

    為了她,他還真是費煞了不少功夫在與皇上斗智啊,可惜父斗不過兒子,最終還是得認栽。

    「永璘,謝謝你始終肯信我……」恭卉揚睫巧笑,眼角有淚花,歡喜幸福的淚花。

    他蹙了眉,星眸半閉,狀似倦懶地用指頭勾住她的發絲把玩,可狡詐的雙眸閃著陰損的寒光,勾著發絲的力道倏地多了份想殺人的感覺。

    「其實,我並沒有真信你,你最好一五一十對我交代仔細,那日在葛爾沁的軍帳里,你們都做了什麼?!」

    她一愕。這是秋後算賬嗎?!

    不過這回,她終于可以說實話了。「唉,事實上,葛爾沁這人真的不壞,他發現自己實在無法對我用強的,又不甘心就此放我離去,所以,我與葛爾沁聊了一夜他的初戀情人……」

    【全書完】

    想重溫永璘與恭卉初相識的曖昧氛圍?請看花園系列119《一夜皇妻上》尋找正解!

上一頁返回目錄頁下一頁單擊鍵盤左右鍵(← →)可以上下翻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