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言情小說 > 淺草茉莉 > 寡情爺(上) > 第十章
選擇背景顏色︰
選擇字號︰

小竅門︰按左右鍵快速翻到上下章節

寡情爺(上) 第十章

作者︰淺草茉莉

    烈日猶如嵌在天際的火球,幾乎灼傷諸天日的碧眼,脫去他身上一層皮脂。

    漫漫長日,無窮無盡,他拖著沉重的步伐尋找那抹笑著流淚的身影。

    在哪里……那哭哭笑笑的身影在哪里?

    「王子怎麼了?」來人驚愕的問。

    這人服飾特異,頭上纏著包巾,身上也有特殊的飾紋裝飾,可這些都不是最教人注目的地方,最教人側目的是他的眼,他的左眼也是碧色眼珠。

    因為只有單眼,看上去特別奇怪,不若諸天日的雙瞳碧眼,顯得空靈醉人,此外,這人的碧色眼珠顏色也較深,少了諸天日所擁有的清透晶燦。

    「公子他似乎走火入魔了!」蘇子兵憂心的告知。

    「這怎麼可能?他乃是神之子,我裴族的傳人,怎可能轉神成魔?」有著單眼碧珠的人不信。

    他是澤人,裴族長老們派來的人,專程由北方趕來,在見到傳人後,他整個人傻了。

    只見王子寂靜的坐在長榻上,一動也不動,睜開的雙眼清澈卻無神,這是一具有如行尸走肉的軀體,他們那睿智的傳人怎麼會變成這樣?!

    「公子……受到打擊了。」蘇子兵困難的說。

    「什麼樣的打擊會讓意志堅強的王子走火入魔?」澤人不可思議的追問。

    所謂的走火入魔即是心神俱喪,只活在自己的魔障里,若無法破除魔障,傳人將一輩子痴呆!

    「夫人她……死了。」蘇子兵難掩哀慟。

    一尸兩命,連他得知後都要驚瘋了,更何況是公子,他幾乎是在夫人斷氣的同時走火入魔的,根本就不能承受夫人的死訊!

    「王子妃死了……那很好啊,這麼一來,王子要另娶公主就不會太麻煩,也將可以盡快的生下碧眼傳人不是嗎?何故因此而走火入魔?」澤人不解。

    「你有所不知,公子他--唉!他愛上夫人了。」

    「王子愛上王子妃了?」這可教他吃驚了。「你確定他會愛上一個平凡人?」

    「確定,若非如此,他又怎可能走火入魔,至今七天過去,還走不出魔障。」

    澤人瞪大了眼珠。「他怎跟姬公主一個樣,都成了情種了?!」

    「是啊,我也沒想到他會跟他母親一樣為情所困,終究、終究還是陷入了情債里--唉!」蘇子兵重重的嘆氣。

    一听,澤人立刻慌了手腳。「那怎麼辦?傳人要有事,全族可都要亂了!」

    蘇子兵即使同樣著急,卻也束手無策。

    「不成,我裴族不能因此而滅族!這樣好了,我將他暫時帶回裴族聖地去醫治,找長老們一起商量救他的方法。」澤人道。

    「帶他回裴族聖地?」

    「沒錯,那是他母親出生的地方,說不定對他有所助益,讓他早日回神。」

    「嗯,這事老爺若同意,咱們可以試試。」蘇子兵並非裴族人,所以並沒有單眼碧珠,但曾受哈設王的救命之恩,因此自願到東霖國服侍保護碧眼傳人,只是就算此刻服侍的王子命危,他也不敢擅自將人帶回裴族聖地,這一切還是得問過主子的爹才好決定。

    裴族位于東霖國以北千里的地方,百里之地盛產金礦,富裕得毋需依附任何國家,即成為這世上最多金又輝煌的一族,也因其財富驚人,幾乎與各國都有經濟往來,一些體質財力不佳的國家,皆曾向裴族借貸縴困過,儼然是各國的金主,地位舉足輕重,只要稍施壓力,甚至可以逼毀一個國家的經濟命脈,毀滅一國的根基。

    然而裴族人雖極度富裕,卻也極為神秘,尤其王族幾乎無人見過,但盛傳裴族傳人都擁有一雙清碧眼眸,足以迷惑人心,操縱財富,可惜雙珠的碧眼傳人代代只出一位,其余的王族或百姓都僅有一眼是碧色。

    而現今的裴族之王,哈設王曾生了一位碧眼公主,不料姬公主卻為情拋棄了族人,遠走他國,導致裴族斷了傳人,所幸姬公主所生之子一樣擁有懾人的碧眼,只是這雙碧眼的主人此刻卻緊閉雙眸,旁人再也窺見不到那清澈的碧玉珠色。

    這引起全族人的恐慌,如今年邁的哈設王早已病危,再無可能生出子嗣,姬公主所生的碧眼王子雖回到裴族聖地,卻走火入魔,命在旦夕,若後繼無人,裴族必將受到天譴,也必有大亂發生。

    族里人心惶惶,暗夜泣聲不止。

    「他還是沒有清醒?」澤人憂心忡忡。

    「不僅沒有清醒,眼角還淌下血淚來了!」蘇子兵焦急回報。

    「血淚?!」

    「事態嚴重了,再不想辦法讓他走出魔障,怕是要一命嗚呼!」

    澤人不禁大驚。

    「澤人,外頭出事了!」這時門外有人匆忙來報。

    「出了什麼事?」他蹙眉。

    「有一頭狼在山谷外叫囂著要闖入,族里的人抵擋還遭到咬傷。」

    「有這種事?是什麼樣的狼敢大鬧我裴族聖地?」澤人大怒。

    「是一頭銀色的狼。」

    「阿葛?」蘇子兵聞言,立即聯想到從前在國師府相當受寵的阿葛。銀狼相當罕見,加上它又想硬闖,實在很難不讓人有此想法。

    「阿葛?你是說王子妃生前養的那頭狼?」澤人訝異。

    「沒錯,銀色的狼不多,那也許是阿葛。」

    「有可能嗎?這里離東霖國京城有千里遠,那銀狼不可能獨自來到這里--」

    蘇子兵搖頭。「這很難說,這銀狼被夫人養得極具靈性,說不定真的是它。」

    「就算是它,它真正的主子都已經死了,尋來這做什麼?」

    「我也不知道,總之,我先出去瞧瞧是不是阿葛再說!」

    蘇子兵一眼就認出阿葛來。

    它消瘦得只剩一具骨架,原本一身漂亮的銀毛,此刻完全骯髒的糾結成一團一團,若非與它相處甚久,只怕他也決計認不出它曾是那頭漂亮驕傲的銀獸。

    想必它是經過千里不吃不喝的狂奔,才會出現如此狼狽的模樣,它一定是特地來見主子的!他激動的將阿葛帶至諸天日的床前。

    銀狼一見到床上那氣息混亂、久睡不醒的人,竟然淚流不止的撲上前,朝著諸天日哀嚎。眾人見了無不愕然稱奇。

    只是雖然驚奇,房里也有人不解的發出疑問︰「奇怪了,這頭銀狼沒有待在東霖國蘭府,是怎麼來到這里的?」

    裴族一共有三位長老,分別是離恨、離愁跟離情,他們此刻全都關心的聚集在這里,而問話的就是其中一名長老離恨。

    裴族聖地位置隱密,不僅有天然的高山流水築勢,為防外族入侵,他們還設置了機關重重,這頭銀狼如何活著尋到此處?簡直是不可思議!

    「我也不清楚,不過,它本來就靈性極佳,說不定它憑著本能意志,這才找來的。」蘇子兵說。

    離愁也感動道︰「嗯,瞧他見到王子時流淚的模樣,確實讓人動容。」

    眾人瞧它哭嗥過後,虛弱地在王子的床邊趴下,蘇子兵送上去的羊奶它也疲累的只喝了幾口,便再無食欲的閉上眼,似乎見到了王子後,它終于可以安下心的睡一覺了。

    「我也覺得不對勁,阿葛很忠心,就算夫人已死,也不可能輕易離開夫人的墓旁,它為何會千里尋來?難道蘭府出了什麼事?」蘇子兵不禁憂心的猜測。

    「蘭府若出了什麼事,咱們也幫不上忙。如今的王子都自身難保了,這頭銀狼怕是白跑一趟了。」離情搖頭。

    蘇子兵默默的盯著因累癱而熟睡的阿葛,祈禱著別讓夫人的府上也出事,否則那真是雪上加霜,眾人也真的無能為力了。

    可,夫人都已死,蘭府究竟還能再出什麼大事?

    【全書完】

上一頁返回目錄頁下一頁單擊鍵盤左右鍵(← →)可以上下翻頁